共享经济的发展

共享经济的发展

最近几天看了很多关于共享经济的讨论,有的关注共享经济的定义,哪些是共享经济,哪些不是,有的则直接过渡到有关共享经济发展的讨论。如果你还没有看过,我非常建议你先看下这些文章,写得都非常好:keso的《分享经济的边界》,霍炬的《在行、分答、Airbnb和共享经济》,共享社的《滴滴、Uber和Airbnb是伪分享经济吗?》神州和滴滴是伪共享经济?国外为了Uber早就操碎了心》《或许是一篇可以厘清“真伪共享大讨论”的综述》

在看这些文章的时候,我的大脑是分裂的,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处于行业中的缘故。就像你在雕刻雕像的脚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有关整个雕像的描述。这种宏观和微观的冲突,让人禁不住思考,二者之间的联系是什么?这种思考很痛苦。

思考之后,我有一些新的想法。从现象推发展方向是比较困难的,但是知晓了过程和原因就比较容易想清楚。

首先说一下对共享经济的理解,我比较认同这样定义宽泛的共享经济:基于分享未充分利用的资产的经济模式,可以是有形或无形之物,可以收费或免费。这样来算,优步和快车中的大部分、顺风车、airbnb、部分租车平台都是共享经济。当然这样的定义,必定是不会让理论主义者满意的。因为共享是一个如此伟大的词,这么松的定义肯定是少了些真善美。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可能需要再增加一条筛选标准,即共享行为是否因共享而产生。这样一算,优步和快车自然从一开始就不是共享经济,因为这两种的模式的司机之所以送你从A地去B地并不是因为他们本来要去而顺路带你,而是他们本身就是为了送你从A地去B地,所以才有了这次行为。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就只有顺风车和airbnb了,而且也不能保证这两个平台的每次交易都是共享经济。

当然,纠结定义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毕竟学界也没法达成共识。但是思考定义,有助你思考这个问题本身。下面要讨论的是宽泛的共享经济。

keso说

但我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综合作用,将导致分享经济很快就抵达它的边界。其一是受益于分享经济,越来越多的人会更愿意购买资源的使用权,而不是购买资源的所有权,这将导致不再有可供分享的物质资源;其二是人的趋利性导致职业化服务提供将逐渐挤出业余化服务提供,谋生者挤出分享者,在此过程中不断降低成本以最大化收益

霍炬说

按照现在的市场状况,我有一个比较个人推论: “越倾向分享物质资源这端,越容易成为纯粹的商家提供使用权租赁服务。越倾向于分享时间这端,越容易成为专业人员的谋生平台。

keso和霍炬都非常敏锐地观察到,供给端开始职业化,平台有介入迹象。但是他们误以为是因为存量物质资源有限导致的,或者是因为谋生者挤出分享者导致的。

这些推论都不是很完美。比如,如果是物质资源有限导致的,那么如何解释兼职越来越少?既然存量有限,平台应该大力挽留才对呀。如何解释现阶段巨量的存量都还没有开发完,这些现象就开始发生了?谋生者挤出分享者也起不到多少作用,因为需求是如此的庞大,谋生者时间和能力有限,根本就吃不完这些流量。

另外,为什么快车和优步这么明显,而顺风车就不明显。为什么这些变化在出行领域比住宿领域要更明显,而住宿领域中,国内的又要比airbnb更明显。

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

出行领域比住宿领域的更明显,是因为住宿领域远要比出行成熟。任何一个市场需求,总是先满足有没有,再满足个性化。就好像饿的时候,先满足有没有面包,再满足面包是否带来独特的体验。而迅速满足海量面包需求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标准化、规模化。这就是出行领域的现状,海量的出行需求被点燃,用户渴望稳定的、高效的出行方式,就像渴望住宿领域的酒店一样,你能想象你现在出去旅游,但是基本上没有酒店是什么情形吗?

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在短时间内就渴望稳定的、规模化的运力,自然诸多措施偏向职业的运力,兼职的运力日渐转向其他模式,比如顺风车。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优步和快车正急于打造出行领域的酒店。这就是共享经济在优步和快车上变化的原因,这是市场和平台共同选择的结果,并不是共享经济模式本身演变的结果。物质存量确实会有影响,但远不是现在。

这样来说共享经济在出行领域就结束了么?当然不是,前面已经说了,优步和快车对标的是住宿领域的酒店,顺风车对标的才是住宿领域的Airbnb。你看顺风车不就一直很共享经济么。定位不同而已。

Airbnb为什么就没有发生这些?Airbnb并不强求标准化、规模化的房子,或者是职业的房主。Airbnb也不会做出利于谋生者的措施,而赶走分享者。因为住宿领域已经有酒店了。那些有特色的,各种主题的好玩的房子,难道酒店打造不出来?你看看迪斯尼的酒店,不也很牛逼么。标准化对Airbnb一定是一条不归路。拼标准化,Airbnb一定拼不过酒店,Airbnb的优势在于独特的体验,本地化的体验,和房东的交流等等。所以Airbnb才不愿意把拿钥匙这件事线上化,逼着用户和房主进行交流。国内的短租走了样,主要还是因为国内的酒店服务、价格和供给本身有欠缺,即使没提供什么独特体验,也还是活得挺好的。

同理,顺风车也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当标准化、及时化的出行唾手可得时,为什么我要选择非标的顺风车?

至于是否物质的共享经济是否会更容易成为平台提供使用权,分享时间是否就容易成为谋生者的平台。其实都不一定。快车现在不就成为了很多谋生者的平台了么。这取决于市场和平台的选择。

知识共享领域和出行领域很像,都是连酒店都没有,就被移动互联网点燃了需求。我觉得这个领域一定会出现对应的快车和顺风车,一种提供标准的规模化的服务,就像酒店,这种平台会被谋生者占据,甚至平台会规模化地雇佣或培养提供服务的人,用户并不关心服务者到底是谁,只要按需付费即可。我想起我在自学编程的时候,是多么渴望这样一个平台,帮我找bug,回答技术困惑。一种提供个性化的、非标的体验,就像Airbnb,这种平台不像前一种穷尽办法鼓励交易量,而是注重交流和体验,用户应该是享受类似XXX的午餐的服务,并且关心和自己分享知识的到底是谁。

由于知识共享并不像出行那么刚需,所以上述平台的出现和成型也会稍慢一些。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峰的思考

编辑于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