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资管!

你好,资管!

我觉得,我有必要从一份档案开始。

姓名:蔡某某,后被称为老蔡

性别:爱好女

生日:属龙,自己猜吧

专业:行政管理(公务员方向)

供职:宇宙行

履历:人力部——运管部——现金柜员——对公经理——业务总监

介绍履历,并不是像一般的书一样,前面先写一堆作者很牛逼的经历。因为本人好像也并没有,再说了,虽然自己心里认为有,但毕竟这种东西由别人来写比较好,既然现在(我觉得将来也是)没有人会帮我写这个,那我就自己写了,主要也是一个出场仪式而已。




作为金融民工,开始的故事我想都差不多一样吧,尤其是这种大金融机构,无非就是一个齿轮。出厂后就安装,无非就是齿轮放的部件不同,你只需要负责按规则转就好了,你想随便转?不行,转不动的。或者哪里别的齿轮掉了,又安你去补位。转顺了,可能就变成一个大一点的齿轮,带着几个其他齿轮一块儿转……

因此,一个人从事什么岗位,很多时候都是很偶然的事情。我所干过的岗位,跟我的专业也没有一点关系,我学习的专业其实是考公务员的。然后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之前不让我成为一名理财经理或者个贷经理之类的,总之领导一句话,然后就把我给安置好了。至于喜不喜欢,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前途,不是领导考虑的问题,也不是我考虑了就能实现的问题。所以,就转呗。公司客户经理理所当然,资产业务、负债业务是基础了。后来因为各种偶然,我把单位里大家都不会做的业务都做了,黄金租赁、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支付等等,再到后来又负责资管业务。所以我就成了各个条线的负责人,每块业务都要转,每条线分别带着几个小齿轮连轴转。以至于时至今日我常常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中。


然而,做资管业务,则并非偶然。


第一次接触资管业务的时候,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资管业务。直到某天跟其他单位的人老Y吹水的时候,发现了有一种叫“资本市场业务”的东西。我听了半天,中间出现了很多牛逼的字眼,例如:预警追加止损,结构化,回购,通道,管理人,劣后,杠杆,二级市场……作为一个齿轮,我第一次觉得别的齿轮很牛逼,毕竟从来就没有人在我面前说过这个事情。最关键的是,那家伙他们,一年光做这个就赚了3000多万中间业务收入(后来发现其实很少)。当时心里就想,那老子也组织开干,没理由我干不成啊。仿佛眼前又多了很多白花花的银子。跟着考核走,是每一个银行人所具备的基本素质,哪项业务中收高,必定考核高。所以,如果现在你跟我说银行可以贩卖人口了,我想我会跟你讨论具体怎么个卖法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就是所谓的银行的“资管业务”,然后知道其实就是”配资“,再后来才知道其实也就是“拉皮条”……当然这个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

于是我带着我要赚中收的初衷,在某个秋高气爽的早上终于把老Y约出来,打算仔细地请教。席间,这位小哥积极而热情地跟我说了一堆术语。“我们行的资金是不会有风险的,全部都是做成结构化……这中间我们是不能直接进入二级市场的,需要找个通道……” 通道?结构化?优先?什么鬼?我是一个连股票帐户都没有的人好吗?我是一个宁愿买六合彩也不愿买股票的人好吗?吃完饭除了觉得他并非一个很合格的讲师之外,我依然啥也不懂。

宇宙行有一个好处就是,当你想学一样什么东西的时候,你都可以找到一种东西,叫《xxx业务管理办法》。宇宙行的业务,前前后后各种各样加起来总共有一万多种,没有一个人能全部懂,所以各类的管理办法和业务规章,就是运作的说明书。啃吧!于是从股票质押、到二级市场流通股投资、到限售股投资……一项一项地啃。两天后终于大致懂点皮毛了。不就做结构化嘛!然后配优先嘛!然后就赚差价嘛!等等,市盈率又是啥?资产净值?估值?总股本?举牌?策略?好吧,工行说明书毕竟不是教科书。于是又当当了一堆东西回来,证券教材、基金教材……啃得好像都头昏脑热,那段时间,整个脑子就是这些东西。接下来就是解决怎么做的问题。这个业务究竟哪个部门在搞?谁在管?报给谁?怎么推?于是又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基本把所有我认为可能有关部门都串遍了。

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抓住了单位大老板,说,我要做资管。领导翘着眉毛,做啥!?然后我就用我非常浅薄的资管知识在10分钟时间里给他培训了一遍,其中有8分钟用于介绍这个业务能有多少中收。领导说,哦,就是做资管嘛。做吧!反正单位没人做过,你先牵头看看。



自此,我主动地扛多了一面大旗,牵着自己的头,开干。我依然记得,那个时候还是2014年。这就算是出山了。

每一次一个新的业务组织开展,都会有几个阶段,首先是迷茫期。出山的第一个问题,妈的项目哪里找???

我又问老Y,你们这些都哪来的?飞来的吗?老Y又当了一回不称职的老师,项目到处是啊,所有的人都有可能给你推项目啊!券商啊,基金子公司啊,劣后啊,总行啊……我又问,那,哪里来的最多,最靠谱?老Y答,都可能靠谱也可能都不靠谱啊。其实项目都很多啊。

好,那就跑呗。于是我特地抽出一部分的时间,让人打电话约,然后就开始跑券商,营业部,总部。好像,都在搞新三板耶,好像也并不是很多项目耶,好像,后面谈着谈着,都变成了跟我谈能不能派个人去我们那儿驻点开户了。好,找找通道公司。好像,好像通道公司都是有主的项目比较多耶。都是银行报的咧。后面谈着谈着,都变成了跟我谈一些非标的项目能不能通过他们公司走。好,找劣后!私募、资产管理公司、还有我认识的所有上市公司的老板!好像,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喔,都有固定的合作银行喔!没合作银行的是刚成立的喔!

…………

这段时间大概持续了3个月左右,我在市场上横冲乱转,头破血流。就这样吧,不搞了吧。

当然了,对于这个业务,是否要让它流产,我纠结了很久。我还应该花精力在这上面吗?我这些时间可以搞很多其他业务的。直至很偶然的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偶然打开好久没点过的知乎。问问吧。于是,就有了一个关注度还颇高的提问,结构化和质押类业务,项目的来源。其实,我也就那么一问,然后逛了几圈特地邀请了几个咖。让我很意外的是,二蛋出现了。所以很多时候生命就是这么偶然又必然。这位北方的朋友把处女邀献给了我,给了我一个长长的细细的解答。二蛋成为了我的老师朋友。我想这就是知乎的魅力吧,这就是知乎的收获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当时对于项目的来源还是不太了解,但是突然觉得,不迷茫了。干!资管,我回来了。


迷茫期过后,我顺利地过渡到第二个阶段,失落期。

项目渐渐多了,渐渐有了。确实,各种渠道都有项目,各类项目都有。北京的有好几个券商朋友连着报了好多质押的票儿,渔村这边项目也多,定增、持股计划等等。我每天下班前都要记一下,谁谁谁要投哪个票,哪哪哪要融多少钱。记得有一次开会又说到这个事情,我说手上的项目在跟进的有二十多个亿,都在推进。我看到了老板一副崇拜又惊讶又怀疑的眼神。果然,开始推的时候就各种问题了。某某票亏损,某某票质押率过高,不能做。定增这个是三年的,那个是新三板的,不能做。量化对冲这个策略不对,那个没有过往业绩,不能做。

谈100个人,里面有10个人是有项目的。100个有项目的人,有10个是可以给你项目的。给你的100个项目,有10个是有可能推进的。100个推进的项目,有10个是可以真正落地的。我觉得这尼玛,我谈个对象成功率都比这个高好多倍啊。

所以,一个字,失落。失落到后来每天都要抱着试试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个项目。试试咯,不一定能成的。报一下咯,比较困难咧。那时根本就没有学会用一颗积极的平常心来对待这件事情。


终于,N个项目之后的某一个项目,让我告别了失落,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抓狂期。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级市场流通股组合的投资。把要素都谈好了,把流程都走好了,把批复都拿到了,把账户都开好了,把三方账户都挂上了。我数着日子等着往账户打钱那一刻的到来。然而,终于那一刻还是没有到来。当时,开始清理信托的伞,所有接了homs的项目,对不起,不能做了。

那一天我真的是想撞墙了。没错,就是找了很久的对象,谈了很久的恋爱,然后结婚那天女孩说不能嫁了,不好意思。那几天看新闻,一直在想会不会有哪个地方有人去监管层门口集会扔鸡蛋的,如果有我个人要赞助一车臭鸡蛋!



====================



以上,就是一个银行的资管从业者,所经历过的心路历程。我并非想吐槽,因为这些现在还历历在目的经历,回味起来现在都觉得甜蜜无比。

因为,最后的我还是没有放弃,从一个人乱撞,到现在专门组织一个小团队来负责。从不知道谈什么业务,到现在为一个项目千方百计地设计怎么规避怎么操作。从到处问人,到参加分行的资管业务研究课题。

然而,最最重要的,是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看到了很多东西。

我原以为,券商就是在我们网点找人开户炒股票,基金就是和网点的理财经理合作忽悠各种有钱大妈来买基金。现在想想都觉得脸红,原来我们的同业同志是这么专业,原来外面的人是这么玩的。而自己终于得以从一只井底之蛙,进化成为一只知道自己在井底的井底之蛙。

我学会了,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所有的业务,为每一个虽然不可能做成的业务拼了老命去沟通联系协调。两周前,我接到一个需要在5个工作日内从0开始的定增,虽然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但也还是拖了一班人加班加点地开会电话改合同定方案。尽管最后因为其他原因没做成,但我很开心。你可以享受每一次敲定合同后的喜悦,每一次产品成立的兴奋,每一次中收到账的欢欣,当然也有每一次产品爆仓的失落。各种各样的1号资管2号信托,都是自己千辛万苦谈回来对象后生出来的孩子,这就是这个业务的魅力所在。

我想,这也就是我喜欢资管的原因吧。

你好!资管!还好认识了你!

编辑于 2018-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