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資訊失速的時代( 七 ) — — ,以「 時間 」為邊界的平台《 Personetics 》】。

【 資訊失速的時代( 七 ) — — ,以「 時間 」為邊界的平台《 Personetics 》】。

作為知名網路社群《 Msirp 》的對手,《 Personetics 》中描述的環境不是一個現成、固定、凍結的世界,它是一個以「 時間 」為邊界的平台。《 Personetics 》一語來自拉丁語和希臘語詞素的結合,「 Persona 」( 人 )加上「 Genetic」( 創世 )。「 Genesis 」是《 舊約 》第一章,內容講述世界如何產生,稱為「 創世紀 」。作為普通詞彙,「 Genesis 」有本源、創造,和產生的意思。一九零五年,英國生物學家 William Bateson 創造了「 Genetics 」這個詞來命名他所從事的遺傳學研究。「 Genetics 」在這裡有追本求源的意思。《 Personetics 》的創辦人 — God Golem 以引述二十世紀八零年代控制論和心靈學新近分支,來輔助說明這個應用智慧電子學雜交的「 產物 」。進到《 Personetics 》中,用戶即被視為類人類( Humanoid )。而類人類的「 居民世界 」可以在數小時内準備好,這是把一個成熟的程式餵入機器所需的時間。給機器的記憶體提供一個最小已知數集合;用門外漢能理解的語言說,就是給其記憶體載入「 數學的 」物質。此類物質便是類人類所要「 居住 」的宇宙的原生質。我們現在能夠給即將入住這一機械數位世界、但僅限於在其中維持生存的人,提供具有無外性質的環境。這些人無法感到物質上被囚禁,因為在他們看來,環境並沒有邊界。此媒介只有一個維度、類似於我們也有的,即 — 「 時間的持續流逝 」God Golem 受採訪時侃侃而談:「 我們在現實的每分鐘是相對於電腦世界中的一整個時代,無論你的實體肉身來自何處、在《 Personetics 》裡,全都只有倚靠時間所分割的群組。」


顯然 God Golem 認為時間是宇宙的基本結構、是一個會依序列方式出現的維度。長久以來,時間一直是宗教、哲學及科學領域的研究主題之一,但學者們實則還無法為時間找到一個可以適用於各領域、具有一致性且又不循環的定義。故、《 Personetics 》的系統表象仍與其他社群平台無異、但其用戶所載用的程序便是一種為了打破電腦時間同步通訊協定( 稱為:Network Time Protocol )的機制,這項運算技術能改變《 Personetics 》中的內在社會敘事方式,雖然 NTP 仍是在使用中的最古老的通訊協定之一( 在 1985 年前開始 )。所以依附在上頭的使用者、他們的時間並不直接類比我們的時間,因其流速是受到數式的控制,是某些程式設計定理決策的生產結果。這些維度與物質空間毫無關係,只是系統創造中所使用的、雖抽象而邏輯上卻成立的架構。而對於《 Personetics 》上被視為類人類( Humanoid )的用戶群來說,物質上可構成或數學上才可能的這一「 區別 」是不存在的,因為他們的世界是純粹數學上的統一體。儘管該「 數學 」的搭建積木是普通物體,例如:繼電器、電晶體、邏輯電路 — 總而言之,數位機器的整個龐大網絡。從現代物理學可知,空間的存在取決於這些物體,物體意義上一無所有的地方,空間也就停止了( 塌縮為零 )。而網際網路是在每一台電腦之上「 建立 」一個共通環境的概念,將 PC 擠到背後,變成只是提供運算能力的機器。就像微信( WeChat )這類 App 讓手機差異變得不再重要一樣,所以這些類人類用戶的世界是由專門創制的數學系統來充當的,工程師在公理數式中選擇一個「 群 」來作為所創宇宙的支撐及存在主體。


在《 Personetics 》所詮釋的世界裡、更是一種技術系統已幾乎領先於其他社會系統的環境,人性與技術的傳導關係已被「 時間 」所串聯與分配。因此,《 Personetics 》逼視用戶得重新程式化他們的皮表,在《 Personetics 》中,疆界的設定不是種族、不是實體國家政權與其相對影響力、不是地域空間的分別,而是一種具備速度理解的自覺,一種「 時間 」作為界線的可控性。換句話說,內部的「 時間落差 」能決定如何詮釋群組中的存有敘述。我們普遍認知、人類所存在的空間被稱作三維,而「 時間 」則是第四個維度,每個人在不同的情況下對時間進程會有不同的感覺。即便我們透過物質科技的發展,從汽車到飛機、縮短了到達世界各地的時間,我們依然無法隨心所欲的去到任何一個時間座標。但在《 Personetics 》中就不一樣了,這個平台倚賴的運算技術將註冊者以「 時間認同 」進行物理常數的分類,包括:國際單位制中的時間理解( 稱為「 機械計制 」的認同 )、「 光 」在真空中的速度詮釋( 或稱之「 光速認同 」 )、速率的上限值( 可視為「 時間逆流 」認同 ),等項目。這些對於「 時間落差 」的選擇便成了內部社會群落的獨有疆界。列舉一個顯著例子,在《 Personetics 》中持有「 時間逆流 」認同的社會,能以訊息身份本體變慢的機制、將已成為「 死物 」的過期資訊物變回某時段以前的狀態。選用這類系統的用戶,可依憑《 Personetics 》內部算式,傳遞訊息給「 過去的人 」。正如《 Personetics 》創辦人 — God Golem 所云:「 在現實的每分鐘是相對於電腦世界中的一整個時代 」,畢竟 — 「 時間 」在這個世界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 *本文中提到的網路社群《 Personetics 》實為作者所杜撰  )。

编辑于 2016-11-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