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寒苍-晗樱-S1-α

在我的Blog上观看。

现实主义写作训练。

世界:平凡。
世界线:1。
人物:戴寒苍,命月晗樱。
情节:Scene1,α路线。

****

“有时候,我忘了我已不相信自己的话了,我就辩护的好。”——《堕落》,加缪。


戴TY的名字并非一开始如此奇怪。刚生下来时,他的父母对他寄予厚望,找到了村里最有名的算命先生,先生说他日后必然非凡,所以名字要起得大气,于是便起了一个相当大气的名字。然而在起完名字后,先生表示这名字太大了,会招致神明的惩罚,但由于名字已经起完所以也管不了这么多,于是就这么定了。TY的父母对这个名字很满意,想着这么牛逼的名字即便是被神明惩罚也值了,全然不顾这个还没有决策权的小奶娃的意见,皆大欢喜。给完筹金后,先生表示很高兴,于是另外透露了一个天机——“这娃命被水克,不能下水”。三年后,他被健忘的父母带入小河中戏耍,差点溺亡,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学会游泳。

大约五岁时,TY的父母由于工作原因,将其留在了一个偏僻的乡下,由外婆带着(此时他的爷爷奶奶以及外公都以辞世)。这或许是TY第一次感受到无助,然而接下来,这个拥有牛逼名字的小屁孩很好得发挥了他们的特殊能力——健忘与愚蠢。这种无知的状态持续了大概三年——直到他的父亲第一次回来看他。那时,一种奇妙的感觉从他的心头滋生,之前在学校遭受的嘲笑和对自己觉得并不亲的亲戚的恐吓显现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他觉得自己得有个朋友,然后他有了个朋友,这个朋友被他称为“TY”,帮他度过了无助与恐惧中的四年。

初中时,他被父母接回了工作地,环境的更替的复数次并没有使他习惯多少。之前是因为没有口音而被嘲笑,这次是因为有口音被嘲笑,不过这本质上都是一回事,不过这次的嘲笑还加上了另外的要素——贫穷。但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因为处于初中二年级的他觉醒了某种力量——在对这种力量的修炼中,转眼,他就大学了。

大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原有的名字替换成了TY,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过或许就是这个力量所推动的。这个力量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似乎有这么一件事,是他必须要去做的。这件事一开始并不清楚,他总是在尝试,但贫穷限定了他的资源和天赋。但这种情况在他的家庭稍微富裕了一些的时候改善了,并且也使得这件事情逐渐明晰——他并不知道是这个力量让他明白了这件事,还是这件事让他控制住了力量。总之,一切仿佛都在向着Happy end发展。然后,他毕业了。

TY毕业已经一年了,这一年中他换了两份工作,尝试了三四种新的兴趣,包括但不限于画画、摄影,甚至是异装等。虽然这些兴趣大都没有延续下来,但却无意中带给了他比大学时更加健康的身体。不错,他的体重下降了十公斤,身体的线条也更加好看了——即便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社会性别为“男”的人所应有的。

但他还是放弃了这些爱好,可能是由于时间成本太高,也可能是由于新鲜感的消失,亦或是财力不足,他“暂时”搁置了这些新的兴趣。不过最近他又重拾了开源事业,做了一两个项目,项目的过程是痛苦和激情并存,简而言之,是精彩的。但论其成果,却都是不完善的,总是不断有这样那样的bug和不断想添加的新需求,不过这其实也正常,哪个健壮的系统不是长年累月完善起来的。
然而,由于搞出来的东西实际上也没什么人用,所以也就被他暂时搁置了。

这一切或许都并不是问题,谁都有放弃的时候,在这个时代,扔掉十个八个一时起意的兴趣也不是稀奇事。问题在于伴随着这些项目的完结,他越发得沉默了。不久,他便做出了决策——即便是暂时放弃了兴趣,却还是要保留某些习惯,以免失去激情。所以今夜的他仍然一个人穿着那种不符合自己社会身份的衣服躺在这个租来的一百平的房子内——由于定期的保洁,房子的卫生还是很不错的。但似乎房子的面积,或者说,是二氧化碳的密度,和一个人的心境有着某种神秘的关联,密度高了,觉得闷,密度低了,又觉得空虚,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明明是由于之前住的四十平公寓太小才选的这里,现在一看似乎没有本质的区别,还花了更多的钱。

“下一次,租个六十平的单间就行了”。他常常这么自言自语。

这是一个深夜,他这阵子的持续性失眠并没有在这一天得到突然的改善。辗转了几个来回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觉得有些渴。他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拿起了手机,却又立马将其扔在一边,随即将身子挪到了床边,踉跄着下了楼,烧了壶水。他是在镜子前等待烧水壶完成工作的,镜子中的他没有以妆容和假发遮盖原始的性征,但却穿着LO服——楼下没有开空调,衣服很快就被汗所污染了。

“Shit,这可是Baby家的限定......”

他面无表情地对着镜中的自己嘟囔着。他凝视着自己,觉得自己很丑陋,但下一刻,又觉得自己不是那么丑陋,就在这种无聊而反复的意识漂流中,水开了。他拿出杯子,将昨晚没喝完的半杯倒掉,用水冲了一下,倒满了开水。

“看来一时半会是睡不着了。”他将水杯放在桌子上等待冷却,然后缓缓走到了窗边。

城市很大,也很繁华。即便是在郊区,也只能在这深更半夜才能将人造灯光的踪迹消去多数。得益于晴朗的天气,他透过玻璃向天空望了望,几颗星星那微弱的光映射到了他的眼中。这种平日罕见的景象让他透不过气来,虽然这更可能是由于那并不适宜的衣服,他还是莫名得难过了起来。为了透透气,他打开了窗户,将半个身子都伸了出去。

他的期望落空了,夜晚的风并不是那么平静柔和,有些冷,还有些糙。当然,即便有些不舒服,这风反而对驱散他的汗液十分有效,稍许,他便感觉舒服了一些。于是便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抬起了头,他视界中的景象也由楼房转移到了这些楼房上方的天空。

不知是除去了玻璃的影响——他的光学学的并不好,还是夜里的风,他清醒了许多。那些星星在他眼中也变得更加清晰了,虽然并没有童话中一闪一闪的跃动感,但也比平日要活泼的多。然而,这些占据了他视界大部分的星星以及周边单调的天空却并没有在他的意识中占据相同的空间,占据着他意识中绝大部分空间的,是那轮整体很圆,却又在局部有些扁平的月亮。月亮虽然不够圆满,但亮度却很是不错,差不多到了可以用“皎洁”这个词来形容的程度。

望着这个月亮,他想起了那双眼睛。

****

第二天是周六,TY像往常一样和同事在公司在项目中愉快得玩耍并由衷地“享受”着这种玩耍。在被故意调低了亮度的显示器上是一个运行着的终端,终端被tmux分为了四个工作区,光标停留在右下角的那个区域——此区域的工作目录名为“NotesLife”,此目录中存的是一些被他作为日记的文档,每个文档都以YYYY-MM-DD形式格的日期作为文件名。日记本身使用markdown进行编写,简洁又不失丰富。

他用vim打开了一篇日记。这种行为对他而言是非常自然的,得益于过去的习惯,他几乎每天都会记上那个几个琐事在日记里然后同步到Github。虽然这一年来每篇日记中的平均字数越来越少,他的确还是在记录着。然而和以往不同,现在的他做出了和惯性完全相悖的行为——此时正在编辑的日记文件名并非今日,而是六天前,也就是上一个周日。此行为的反常在于他在半年前做出的那个决定——绝对不会再修改以前的日记,也不允许翻看。虽然这个行为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道理,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得由于自己的原则性遵守着,直到刚才。

“你小子在干什么,活干完没就在这摸鱼。”在盯着日记发呆的时候,一个沉稳的男声从方无的后脑勺之上传来,随后,仿佛是膝跳反射一般,他迅速地按下了快捷键,切换了屏幕上的工作区。

“不要随便窥视别人的隐私,明明都中年了连这点scene都没有么。”TY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小,这种小声和他的身躯融合起来,显得有些弱气。但与这种表面上的感觉相反,他说的话却是毫不留情,让人感到十分不舒服。

“你这小子,一直都这样说话?”中年男人离开了方无身后,一步就走到了他的侧面。“怪不得没有女朋友。”

“我没女朋友吃你家大米啦。”他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手也没有离开键盘。刚才的情绪波动并没有对他在现实中的身体产生任何影响。

“怎么,有什么害羞的事情?”中年男人社会经验十分丰富,并没有对他眼中的这个小屁孩的话语产生任何情绪反应。

“你在搞笑么,我什么时候会害羞。”TY的反驳没有丝毫迟疑。

“是吗,那你有什么必要这么遮遮挡挡的?”中年男人体态虽然比较丰满,但却十分敏捷,趁TY不注意,他已经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在转眼之间就将屏幕切回了方才的终端。

“......”二者看着终端上的日记,同时陷入了沉默。

# YYYY年MM月DD日
......
## 黄昏
他们拉我去聚会,但其实我TM一点也不想去。不过这次领导也在场,所以不去也不太好——这样来几次这公司就没我的容身之处了。虽然对于完全看不到未来的的我而言,换个公司、频繁跳槽也不是什么事,不过由于最近那种额外的疲惫所以暂时还不想去准备面试跑来跑去的。

聚会过程没有任何的意外,无非就是吃吃喝喝闲聊,我对他们的话题没有任何兴趣——即便是有兴趣也懒得发言。当然,我并非一开始就是如此的,过去我也曾尝试过加入这些讨论,然而当我发现我的严肃认真的发言在他们看来不过是狗屎之后便打消了这种念头,他们要的只是消费以及被消费的谈资而已,这毫无意义。我也没有喝酒,因为我觉得那玩意很TM难喝,无法带来任何快感,所以即便是领导表示出了些许的不满,我也没有任何妥协的迹象。总之就在这种无聊刷手机的过程中,时间最终非常明智得放过了我,聚会就这么结束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的一次活动基本就毁了我的整个周末——虽然我周末也只是在发呆而已,但我认为即便是发呆也比这种行为有价值。然而这次却不同,因为我在归程发现了她——虽然感觉整体的设计和装束华丽得过于浮夸,非常不符合我的审美习惯,但她的那双眼睛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在假装离开众人回家之后,我立马返回了她所在的那个展览柜,看着她的眼睛,不知不觉中在那呆呆站了许久,或许是一个小时,又或许是两个小时,也或许更长。我最终是被这家商场的员工赶走的,那家店的名字叫做“MagicDoll”......

“年轻人,看来你的想法很多啊。”中年男人早已将手早已离开了键盘,并放在了TY的一个肩膀上。“这个社会,没你想的这么简单。”接下来的语气与方才的豪爽不同,分贝小了几度的同时也显得有些沉重,同时将TY肩膀上的手移开了。

“你是想说你曾经与我一样,但最后还是无可避免得成为了无聊的中年人么?”TY并没有被这忽然严肃的氛围吓到,尽管他的心里的确有些不适,但这并没有体现在身体上。

“......”中年男人顿了顿,“或许吧,你说的没错。”他没有反驳,但很快便恢复了刚才的轻松状态——他丰富的社会经验告诉他,生活和工作不能走得太近,不能把所有的同事都当做是朋友。“看起来你对那个娃娃很感兴趣?”他紧接着转移了话题。

“不是娃娃,是人偶,它很明显不是你们所想的那种东西。而且就算是那种东西,使用起来也很麻烦好么?不要想得这么简单。”
“看起来你在某些方面的经验也很丰富。”
“我只是对任何东西都很严肃而已。”

几句交锋之间,话题已经被成功转移了,按照既定的惯性,这个中年男人应该返回他的工位,继续着他尚未完成的工作,然后大家各自回家——回家前可能还会一起去吃顿饭。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再次陷入了沉默,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中,大约过了五分钟,中年男人再次说话了。

“小子,有想法是不错,但要注意保护自己。即使你现在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但最终还是要承担责任的。在这个过程中,要务必保持清醒,不要迷失自己。”他站在了一个长者的立场,说着这些明知会被TY厌恶的话。

“......”而TY却少有地没有作出反驳。

“她的眼睛的确很漂亮。”中年男人慢慢转过了身,走向了自己的工位。“对了,还有一句忠告。”然后在半路停下来。
“结婚前,要务必考虑清楚。婚姻为你带来脱离空虚的价值后,可能会顺便毁了你的一切。”

****

周日的休息是TY一直所坚守的底线,虽然这个休息对他的身体本质上而言并不会造成特别的改善,或者说并非是绝对必要的,而且放弃这种休息还能给他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但他仍然如此坚持着。这对他而言,是一种仪式,是保证自己不被某些无聊玩意湮没的重要的仪式。所以,今天他也保持着这个底线。

然而不同于以往,今天的TY没有在家里——在那个对于二氧化碳浓度过低的地方放空自己,而是走上了地铁。他使用耳机产生了随身而动的BGM力场,拿出一本书无聊得看着,在这种状态中时间过得总是很快,他到达了目的车站。望了望前上方写着4->的牌子,跟随着指引走出了地铁站。人的密度并没有随着场景的切换变少,但由于绝对空间体积的变化,二氧化碳的密度低了许多。人们走来走去,汇成了几条河流,TY就在最宽、最汹涌的那条河流中流动着,大概十五分钟后,他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标准的现代综合型商城,划分为不同功能的若干层和中间的螺旋式走廊构成了它的主体,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商户,只要是合法的,基本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当然,这个容身之处的成本还是不低的。租一个店面的成本和店面的位置非常相关,这个一般是根据店铺运营者对于自己营业额的期望和商品性质决定的,对于那些一般不怎么会有人感兴趣、去购买的商品或者装饰品之类的店面,一般都会放在不怎么起眼的位置——比如那些拐角、夹缝之中。而现在处于TY对面的,就是这样的一家店面。或许连“店面”都称不上,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展示柜而已。

“......”TY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店员,欲言又止,直到最后也没有发出询问。而是不断地观察、观察着对面这个人偶的每一处,试图找到一些信息——上次他已经得知了她的名字叫做Sakura,是某个濒临破产的、不知名的手工作坊的作品。但这点信息是完全不够的,TY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得到她的冲动,所以,他需要得到一个方法,一个如何才能得到她的方法。而作为一个商品,最合理的方法自然是消费。通过交易来获取商品似乎是这个社会天经地义的铁则,所以,他正在寻找的,自然也就是商品的价格,其具象化的表现也就是价格标牌。然而TY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这样的标牌,似乎Sakura的身上并没有除了构成她的必要存在之外的任何东西。这作为一个这样的一个标准的现代综合型商城中的商品显然是失职的,也是不怎么可能的,所以TY仍然在尽力找着——这让他的姿势在店员眼中变得十分可疑。

“客人,你在做什么?”店员走进,质问着TY。

“嗯?啊,不好意思。”TY礼貌得道了个歉。“我在找东西。”

“没关系,不过客人很面熟啊,是不是上周也一直看着我们的这个商品?”
“啊,大概吧,不过只看了一会。”

TY含糊其词,不想让对方想起他是在若干次提醒后被赶走的。

“这样啊,那么您在找什么?”店员友好得想要伸出援手。

“这个嘛...”TY犹豫了一下,他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但还是问出口了:“Sakura的价格是?”

“嗯?”店员迟疑了些许,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虽有又迅速得憋住——这让他的面颊通红。“Sakura是说这个吧?”他指了指人偶。

“是...怎么。”TY感到有些不爽,不过这种不爽已经在方才的犹豫中被预演过了,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没什么。”店员很快恢复了营业姿态,然后问道:“您,今年多大了?”

“干什么,人口调查?”
“不,只是觉得,您其实可以选择更加符合您这个年龄的,比如那家。”店员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家店面。

“......”TY当然明白店员为什么会这么说。他对那家店再熟悉不过——那是一家卖DD娃娃专卖店,一般裸娃价格在三千左右,加上几套衣服也不过几千,还是可以轻易承担得起的。

“怎么,你们店连报价都分阶级?”虽然做过了充分的准备,TY还是表现出了些许的愤怒。

“没有,只是个人建议而已。”店员微笑着。“那么就说了,这个东西的价格是——”

TY在归程的地铁上,不断回想着Sakura的姿态,虽然外表过于浮夸,虽然衣服过于繁复,虽然皮肤过于透亮,虽然嘴唇过于妖艳,虽然头发过于晶莹,但那双眼睛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深处——他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了什么,那似乎是纯净的天空,又似乎是整个浩瀚的宇宙。此刻,他下定了决心,他要改变自己。为了得到Sakura,他要改变自己,即使放弃一些东西。

****

TY选择了离职,之前的环境对于他计划的实行实在过于障碍,所以他在第二天就提交了离职申请。公司内部对他的这个决定非常惊讶,不过又纷纷表示在意料之中——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不过介于流程,领导还是找他谈了次话,他顺利通过了流程,他感谢了公司,感谢了领导,感谢了大家,在一番寒暄之后,他迅速得拿到了离职证明。在这个过程中他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情商,大家纷纷表示很受用,除了那个窥视过他秘密的中年男人。那个男人似乎想对TY说些什么,但TY并不想听他说,总是用一些空洞无意义的话题掩盖过去——就像他们在聚会时惯用的那样。

离职后的生活远没有工作时轻松。由于还有些积蓄,预交的房租也还够两个月,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去立即找工作。这段时间中,他购买了《编程之美》、《算法大全》、《程序员面试宝典》等书,在LeetCode中刷题,针对各大公司的招聘需求针对性得学习react等框架、学习webpack等构建工具,他甚至还专门去找一些没什么意义的类bug以便于提交issue。两个月后,他获得了一份工作,薪水是现在的两倍。

新公司公司规模较大,氛围虽然感觉不好于之前的,但也还不错。作为业界的领头羊之一,改一个控件需要走两周的流程是十分正常的。在这种公司,技术本质上只是作为面试的门槛而已,它们在实际的工作中并不重要——这对于TY有些难以忍受。但他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快,而是表现出十分努力的样子。他虚心请教他的导师——即便那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他主动承担部门的一切活动——即便在过程中他感到恶心;他在聚会中总是在敬酒——为此他专门训练了酒量。然而即便是如此,年底的绩效评优中他并不是A,而是B。领导对他的新年寄语中写的是——“再接再厉,争做部门伟大的基石。”

“QNMB的基石。”TY对着屏幕上的寄语恶狠狠得说着。随后,他离开了房间,坐了比以往更远的地铁到达了那个商场——即便是如此忙碌的一年,他还是保证着这样一周一次的频率来看Sakura。

TY看着Sakura,对方的外观没有任何变化,即便是没有人员维护,壁橱里也没有落上任何的灰尘——据后面和他混熟的店员说这是由于经营者根本就不认为会有人来以买为前提仔细验货,所以就直接弄了个方便的无尘环境。不知何时,也或许是从一开始,Sakura在他心中就根本不是什么人偶,而仿佛是一个人。

“哟,钱攒够了么?”店员比起一年前随意了许多,虽然话语了仍然带着那种让人不爽的嘲讽。

“......”TY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仍然是沉默。“怎么,这段时间有人来买么?”

“没有,除了你估计没什么人有这闲心吧——毕竟这东西作为没有实用性的娃娃还是太贵......”
“她不是娃娃!”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的反驳了,但那种愤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店员不再说多余的话,转身离开了。

TY仍然注视着Sakura,只不过这一次,他长久以来积攒的、自己给自己的莫名其妙的压力终于爆发了。他判定现在这种稳步积累的策略是错误的,他渴望着,他需要更快,他渴望着能够更快得得到Sakura,这样他就能解放了,从一切的压力、一切的怀疑和嘲笑中解放了。

TY回到了家中后,开始思考之前做法的错误。他查阅了许多“人生经验”,知道了如何真正得让人舒服,如何不让人嫉妒,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友善的倾听者,如何广交朋友,如何收集资源,如何融入大众。然后他改变了策略,不再像去年一样什么都包,而是配合着随便哪个领导者做事;不再锋芒毕露,而是保留着自己的能力;不再逞强,而是寻求大家的帮助;不再从表面接受领导的任务,而是分析领导真正的需求,即便是没有,也要自己造一个让领导有面子的需求;不再只是陈述自己的观点,而是倾听他人的诉求,即便那只是废话,他甚至还交了一个女朋友。这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确被改善了。

但有一点似乎并没有变,那就是他对Sakura的追求——某次偶然的机会中,他将他对Sakura的追求作为一个故事叙述了出来,这个故事意外得引起了共情和大家的兴趣。这一切被他平时优秀的表现增幅了,这个故事在部门中、乃至其他部门中传开了,相当一部分人都对TY的这种追求报以了尊敬的态度,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偏执狂——似乎大家都喜欢用这个词来褒奖某类人。

TY从未有如此愉快的感觉,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人被他人肯定,而且是许多人——这在他过去的人生中从未有过。他开始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真正有价值的了。这种愉快的感觉让他更加投入地以现在的模式工作,更加投入地研究如果下次还有机会讲这个故事,如何将其讲得更好。

又一年过去了,虽然绩效还没下来,但TY没有任何恐惧和焦躁。他做的很好,作为一名员工他是光荣的,而这个公司也是公平的,恰当的付出一定会有回报。他的预想是正确的,他今年的绩效是——A+。

“小戴,我给你申请了,两周后有一个答辩,过了你就能直接升17级专家,没过也能到16!”在他看着绩效单的时候,部门主管L麦面笑容对他说着。

“谢谢主管,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他很充实,他从未觉得Sakura与自己如此接近。“这是值得的。”虽然与Sakura的见面频率已经由于各种活动被完全打乱了,但这不过是阵痛。他觉得,他很快就能把Sakura带回家了。

****

“纯粹的,纯粹的,纯粹的,纯粹的,我......纯粹的......”

“小戴?喂,小戴!”TY的肩膀被旁边的L重重拍了一下,瞬间清醒了。

“呃,主管......可能是昨天演练得太晚了,刚才有点迷糊”TY的确觉得有些迷糊,但又隐约觉得不是迷糊那么简单。

“没事,清醒了就好。”L松了口气。“还有,别叫我主管,叫我L,反正这次没意外我们就平级了。”

“嗯。”TY拍了拍自己的脸,又将胶片(PPT)过了一遍。

答辩开始了,由于是跨级答辩,所以人员配置比较严肃,评审席上坐满了人,一个二十级,两个十九级,四个十八级,好几个十七级——他们当然并非是TY这个部门这个技术方向的,不过多一些人评价总是好的,为了避免出错,这是有必要的。

TY站在投影幕布前,迅速收集了一下现场的人员配置,二十级的领导当然是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十九级的则坐在他的两边,十八级的四个独占了第二排,剩下的全部坐在后面。他们情绪稳定,目光如炬,神情严肃,像极了一个训练有素的狼群。

“咳咳。”TY感受到了压力,现在的他就像是被狼群盯紧猎物一样,极力避免任何差错。“那么,答辩就开始了。”他打开了PPT,讲了起来。

PPT是很丰富的,这对于他而言也是自然的。第一年的他被描述为初入公司、十分有干劲但缺乏适当的方法的新人,在这一年,他独自完成了许多开发任务,得到了很多开发测试人员的信赖,是组里的小能手。

“虽然缺乏适当的方法,但作为新人而言有着尤其突出的潜力,也是因为这点我重点关注了他。”L在第一年总结结束后对着评审们说着。

评审们,在听的时候虽然神态各异,似乎都在努力想着如何说点什么,但都在L这句话之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与此同时,TY的压力也减小了不少。他松了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第二年我修正了工作的方法,我感受到集体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我什么都做不到。”
“在这一年,我们完成了对以往不合时代的代码的大重构,提高了十倍的性能,这将使得我们在未来的两年内都无需担心。”
“虽然我是这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但这一切本质上还是大家一起努力地结果,不是任何一个个人就能够做到的。”

当然,他没说那段代码是原来不知道哪个SB写的SB代码,用正常方法重写了一遍就达到了这个效果。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无数个这样的事例为自己的努力做出了证明。此刻,他觉得,成功几乎已经是唾手可得了。

“好。”二十级似乎很满意。“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但转眼又回归了严肃。“你,为什么会来这家公司,他有哪一点吸引你?”

“......”TY知道,这是答辩的必备题目,他也早就预备好了答案。但此刻,他却有些动摇。

“怎么,小伙子,没准备?”某个十九级有些不满意。

“因为钱。”
“什么?”评审中的大半、连带L都一脸懵逼。

“我需要钱,需要钱去得到她,得到我的梦想。”TY话锋一转,开始背出那预备好的讲稿——这也是那个故事的最终版本。

“那时候我刚毕业一年,觉得生活没有未来,梦想也无法实现,很绝望。我无法施展我的能力,只能每天以愤世嫉俗的态度浑浑噩噩混日子。”
“这一切一直持续着,直到我遇见了她——Sakura,那个人偶。她很特别,白皙的肌肤,华丽的服饰,还有美丽的眼睛,没有一处不是精雕细琢的。”
“我一直看着她,看了许久,我一直在思考她为什么会如此吸引我,难道只是纯粹肉体上的吸引?不,我觉得并不是那样。”
“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我的梦想。那遥不可及,却又并非无法达成的梦想。”
“这听起来很可笑,是吗?从一个人偶身上看到自己的梦想,多么愚蠢——当时我也这么想过,但真的是如此吗?梦想不就是那种华美的、复杂的、却又充满魅力的存在吗?”
“所以我想得到她,我询问了她的价格,那个价格,是我以那时那种态度下做那种工作再久也无法消费的。”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来了这里,我才知道我之前的确错了,公司教给我了许多,教会我如何为人处事,也给了我希望——去得到Sakura的希望。”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

十秒钟的沉默后,以二十级为起始,评审席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很满意,L也很满意。甚至,有一个十九级,两个十八级和好几个十七级的眼中泛起了泪花——他们一定是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这小子不错,要好好培养。”答辩结束后,二十级对L给出了TY的评价。

****

TY成功升到了十七级别。他逐渐远离了那些尊敬着他的同事,认识了更多的十七、十八、十九级。之后是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级。他和这些级们都打下了不错的关系,五年后,他升到了二十级,这个级别的他已经不再需要去做直接和技术相关的了,而且实现了基本的财务自由。这五年中他也换了两三个女友,经历了恋爱的甜蜜和分手的痛苦,也结识了能够谈心的哥们。这些人中有不少是慕名而来的,而他也没有辜负这些人的期望,不断得重复着那个故事。

生活逐渐稳定,不为财务所担忧,这一切都让TY觉得进入这个公司是正确的。他也在一年前成立了自己的家庭,对方是一个温柔的妹子,被他和Sakura的故事所打动,锲而不舍得追求他,最终可喜可贺地修成了正果。他们决定一年后生一个孩子,来满足父母的心愿——他与父母也和解了,他长大了,懂事了,明白了父母的苦处。

一切都很好,很光明。他过上了令人羡慕的生活,也满足于自己的事业。直到那一天。

那天,他在计划和妻子的接下来的旅行,这次他们打算去日本京都——那正好是四月份,赏樱的季节。正在他为选什么镜头而苦恼的时候,妻子忽然拍了下他的背。

“来看看,好可爱。”妻子的手指向笔记本的屏幕。

“什么啊。”他顺着妻子的手望去。“这是......”那上面是一个三分之一的DD娃娃,名字是Sakura。

“......”无视妻子的干扰的、长达五分钟的沉默。

“我出去一趟。”丢下这句话,他夺门而出。

到高铁站买了一张行程五个小时票后,他坐上了高铁。在高铁上用信息告知了自己的状况后,他关闭了手机,呆呆地望着窗外不但倒退的景象,望着它们的植被类型从阔叶变为了针叶。他下了车,并在四点左右到达了目的地。

商场一如既往得繁华,虽然有些角落已经显露出了陈旧感,但整体仍然被人气打磨得非常干净。他已经三年没有来这里了,那或许是和第一个女友分手后,也或许是和第二个女友热恋时——总之,他只能凭借模糊的记忆寻找那个壁橱。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时间不断流逝,他也早已把商场翻了个遍,但却没有丝毫的壁橱的踪迹。他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低头保持着沉默。

“TY?”就在这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这个声音,他很熟悉。

“你......”在他面前的,就是之前的那个店员。

“对啊,好久不见了。”店员比起当年胖了不少,胸前的标志看起来是升了几级。“听说你混得不错?”

“我有一个问题。”TY无视了对方的寒暄,直奔此次的主题。“Sakura去哪了?”

“我就知道。”店员苦笑。“你来这,也只有这个目的了,虽然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

“Sakura会被回收了,因为你最后一次来看她后的两年之内都没有人表现出兴趣,她被当做了废品,回收了。”

“什...么...”TY觉得有些难受。但,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受。

他在思绪中寻找着Sakura的记忆,很模糊,在回溯的记忆流中,他的妻子、前女友、朋友、L、二十级、十九级不断得出现,还有他在工作中得到的肯定,在大会上的演讲。

“不过这样也蛮好,你现在看起来挺幸福的。”
“不过,还是有些遗憾。”

TY的确在遗憾,他在回想他为何感到遗憾。

“爸爸,这个叔叔是?”店员的身边跑过来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五岁左右,有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

“这个是戴叔叔,爸爸的老朋友。”店员摸了摸孩子的头,眼中充满了爱意。

“你的孩子?之前没听你说过...”
“那时候我们还没这么熟嘛...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哦。”TY看着小女孩,笑了笑。“你很漂亮呢,要听爸爸的话哦。”

“嗯!”小女孩回应着。“戴叔叔是来做什么的呢?”

“......”
“叔叔给你将一个故事。”
“好。”

故事讲完了。

“那么,Sakura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呢?”小女孩听入迷了。“叔叔说的那么神圣,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嗯。”TY顿了顿。
“大概,是那女神一般皎洁的躯体,和华丽、精致的衣服吧。”

编辑于 2016-06-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