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锻打一:深度锻打的本质+如何在故事的高潮部分煽情

深度锻打一:深度锻打的本质+如何在故事的高潮部分煽情

徐湘楠徐湘楠

我分享一下我经常说的所谓“深度锻打”,但这项能力的本质是基本功,可以这么说,当你把随手拆解内容的习惯保持一段时间后,就肯定会自然地明白我想讲什么了。所以我分享这点的时候,也不过是把一些注意事项拿出来分享一下。

(一) 深度锻打本质

二维生物是无法理解三维空间的,但三维生物可以用二维平面理解三维空间吗?是可以的,比如一个立方体:


他在纸面上是平面的吗?是的。但影响你知道他是一个立方体吗?不影响。

一个真实的立方体就相当于一个核心创意,但问题在于,我们没有能力把一个货真价实的立方体放在一个二维空间里,所以我们只能把一个立方体的投影放进二维空间。同样的,我们的核心创意也不会是文字所能直接呈现,所以我们只能把核心创意的“投影”放在文字里。

因此很简单,理解核心创意和文字的关系,其实就是理解立方体和这张图片的关系,我自己的思考是,人类倾向于通过两种“东西”去“知道”这是一个立方体,第一个是“内容”,也就是这张图片本身,第二个是“路径”,也就是看到一个类似的图片,理解那张图片里是一个立方方体,所以深度锻打,本质是把一个创意打造成一个有“既定路径”的“内容”,更准确的描述是,深度锻打是将“泛泛表象”打造成“独特意向”的过程。

而这种锻打的另外一种解释是——深度锻打即用内核的外在的表现来体现内核的内在属性——这不需要理解,反正下一章我也会提的,大致意思明白就行。

(二) 用深度锻打来解释煽情

在一个问题里,题主问如何在一个故事的高潮部分煽情。

首先你得保证那个是高潮,因为在我看来,能把故事压进高潮的人就不多,大部分人都是在无病呻吟。

所谓高潮是什么呢?打个比方,比如你放风筝,在离地面100米的高空有40米/秒的台风,那么你放风筝的过程就很像写故事,故事在风筝下落和你的拉扯中交替上升,你感到手里的风筝线越来越紧,最终在100米的高空,你觉得手里的风筝线要断了——这种要断不断的临界感就是高潮。

可见高潮是一个在渐进线下通过调整读者体验达到的紧张状态,而制作渐进线和调整读者体验都是非常精深的活,所以初学者不能把故事逼进高潮非常正常——我之所以这么解释,是因为这个题主很可能在问“为什么我的高潮不煽情”结果我们发现他很煽情,之所以读者不感动是因为那不是高潮。

另外,如果一个人能完成一个完美的高潮,感动读者是一定会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这就像是拉紧的风筝线,比如你的风筝线已经非常紧了,那么下一步不管发生什么读者都会非常感动——如果风筝线断了,风筝飞上高空,阳光刺透阴霾,这是一个挣脱枷锁的奋斗的故事;如果风筝线没断,你在大风里坚持,这就是个抵抗灾难的坚持的故事,两者都会很感人——所以高潮是故事张力的来源,张力让读者投入,投入让读者的情绪翻倍,读者情绪翻倍让读者感觉到自己的触动,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那么在完美高潮的情况下如何煽情呢?这就要讲到深度锻打的问题,因为你需要把你想煽的“情”,锻打成一种有“既定路径”的“内容”。

比如题主说自己写父子情不感人,这说明他有可能犯了一个非常基础的错误,那就是不知道父子情到底是什么,当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往往会把父子情幻想成任何一种感情,而不把父子情的特殊点提取出来——碍于字数我可能会在下个篇章里再介绍“深度锻打”的方法,这里只说煽情的要点。

我们仍然要在“父子情”这个创意中寻找“路径”和“内容”,同样以立方体为比方,立方体的“路径”是“看到这个照片就想立方体”,“内容”是照片,但问题是,现在我们要拍摄“照片”,而不是理解“图片”,这意味着我们要从“照片”的基本单元开始创作,而“照片”的基本础单元是什么——对的,是光线、材质这些,照片可以说是这些元素赋予灵魂。

那么情感的基本单元是什么——是情绪,这点非常关键。

就像是读者是通过光线、材质的有机结合识别一幅画一样,读者也是通过情绪的有机结合去识别情感,换句话讲,读者无法感知所谓的爱,但他们能感受悲伤、愤怒、兴奋、激动,再换句话讲,你一定要把一种情感,拆解成最基础的情绪,甚至把基础的情绪,再拆解成基础的动作(读者靠识别动作识别情绪),读者才能从情绪中,通过路径接受到你的情感。

这种最终被还原成基本情绪的情感,就可以达到煽情的效果了。

至于路径,很简单,就是生活日常或者是特殊故事。至于故事背景,属于怎样写高潮的领域(即渐进线),在这个话题下不用提了。

时间有限,不举例了,有事评论区里问,我会在评论区里补充,然后一起整理到公众号里。

下一篇会讲一下“深度锻打的直觉养成”。

「知识精贵,街头送人;体力有限,收点盘缠。」
2 人赞赏
猫弟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