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台湾,用爱发电?

真爱台湾,用爱发电?

引言:为什么要写这个话题?

台湾在当今华人世界扮演着“政治课堂”和“社会发展实验室”的角色,好坏两面,都值得我们观察与思考。知乎上关于台湾的答题和文章一直都较为分散,最近看到了《海峡评论》专栏,感觉这个专栏一是集中于台湾议题,二是对于台湾时事评论的立场较为中肯。

但可惜专栏目前的大部分文章都是以政治和历史为主,对于台湾这个“科技岛”而言,缺少了经济、科技等方面的议题,无疑是有缺憾的。所以,我本人愿意用我的某些专业或者不够专业的知识来与各位探讨台湾的经济、科技问题。因此,我想本人的第一篇专栏文章就来和大家聊聊台湾目前的能源危机。





极端气候,台湾能源危急

今年恰逢厄尔尼诺年,全球气候频现极端的异常:在巴黎,塞纳河水暴涨,搞得卢浮宫都要把文物放在高处以防受灾。而在台湾则出现了罕见的高温,6月1日下午,台北气温飙升到38.7℃,这是台北气象站设站120年以来录下的6月最高温纪录。因此,在那几天台湾的用电负荷随之到达极限。

这是台湾电力公司(以下简称“台电”)5月31日的通报:

近日气温居高不下,再加上昨晚台中火力电厂6号机破管解联,供电更加吃紧,在全力冲刺需量竞价减少负载后,今(31)日13时53分全台用电量仍达3442.48万瓩,备转容量率1.64%,备转容量仅余56.42万瓩(含试运转中的林口新1号机80万瓩),创10年新低,供电灯号亮红灯。

这是台电6月1日的通报:

今(1)日气温再度攀升,供电仍然吃紧,台电表示,今日气温比昨日高,但13时44分全台尖峰用电量3,412万瓩比昨日尖峰3442.48万瓩低了约30万瓩,感谢媒体的报导呼吁及政府机关与民众的响应节电。今日备转容量率2.81%,备转容量仅余95.73万瓩(含试运转中的林口新1号机80万瓩),仍属供电警戒的橘色灯号,也恳请民众持续节约用电。

从以上两则通报,可见目前台湾电力供应的紧张程度。6月初备用容量就只有1.6%,这要是到了气温更高的7月8月,备用容量很有可能突破1%的红线。到时候,台湾供电警示灯号必然会变成黑色。

供电灯号变成黑色的后果无非两种:一是区域限电,也就是会提前通知你一声,什么时候你家会停电;第二种就是不通知你直接拉闸,也许你正在洗澡或做饭的时候,突然就停了电,那就悲剧了。

只要一提到台湾缺电,就有个百用不厌的梗:用爱发电——台湾部分“环保人士”发明的黑科技。关于用爱发电,现任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李明贤在《新闻深喉咙》里有一段精彩描述:

我中午在国民党党部办公,突然一下子整个大楼都停电了,一片漆黑。当时我们几个人手拉着手,想用爱发电,把大楼里面的灯亮起来,结果电流量太小了……

废核游行中惊现“用爱发电”标语

那么,为什么台湾的电力供应如此紧张?“用爱发电”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一切的源头从那座让台湾整个社会撕裂的核电厂——“第四核电厂”说起。





经历坎坷的“核四”

关于““核四””的维基百科简介:

龙门核能发电站是台湾新北市贡寮区一座兴建中的核能发电站,因所在地名“龙门”而得名,由台湾电力公司兴建营运;为台湾第四座核能发电站,故原名第四核能发电站,2009年3月3日改为现名,但其原名简称“核四”或“核四厂”较为常用。厂址规划可供六部核能发电机组使用,现有两部发电量各1350百万瓦特(MW)之进步型沸水式反应堆(ABWR),该型反应堆为通用电气公司与日立(通用电气日立核能)合作设计日立制造之第三代核反应堆,为日本以外第一个使用该反应堆设计的核能发电站。全台第一座使用分标,而台电擅自变更石威设计处有八百项之核能厂。
核四照片

以这段资料为引子,我来为大家讲讲““核四””为什么生世坎坷。

首先是它采用的技术是沸水堆!对,没错!搞出大新闻的福岛核电站也是用的沸水堆技术。

其次,兴建早在1980年就提出。之后的几年便发生了“三里岛”和“切尔诺贝利”这两场举世震惊的核电厂超级大事故,受此影响,之后对“核四”的反对声浪不绝于耳,“核四”停了建,建了停,这场“马拉松”持续了30多年。

wikipedia相关词条:linkhttps://zh.wikipedia.org/wiki/龍門核能發電廠

2011年,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的大地震,并引发海啸。而这场大地震引发的最大的次生灾害,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福岛核事故”。这场事故不仅让全球的核电发展计划陷入了停滞,也再度掀起台湾岛内的废核声浪。2011年后,台湾接连爆发几次反核大游行:

2013年的“三零九反核大游行”,由“台湾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等150个民间团体共同发起,参与总人数约22万人,涉及北、中、南、东及离岛澎湖等多地,创下历来反核游行最多参与人数纪录。其中仅台北场涌入约12万人,凯达格兰大道被人潮挤爆。

同时阮经天、许玮宁、钮承泽、李烈、于美人、吴念真、张震、蔡康永等多名艺人也参与其中。 绿营的吕秀莲、苏贞昌、蔡英文、施明德、许信良、谢长廷、游锡堃,等以及亲民党刘文雄也出席到现场助威。

台湾电影人支持反核行动

2013年的“519终结核电大游行”

2014年“308全台废核大游行”:爆发于2014年3月8日,主办单位宣称总人数达到8万人,警方则估计凯道集结人数有2.2万人。

2014年4月26日的凯道反核、忠孝西路反核。这场游行活动从26日到28日凌晨,最后被警方强行驱散才告终结。台北市警察局估计参与总人数有22000多人,其中占领忠孝西路的民众约有2000人。

来源:中国时报 2014年4月26日 台北凯道、忠孝西路废核大游行

于是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小马哥选择了投降:“核四”一号机不施工、只安检,安检后封存,二号机全部停工,“核四”将全面停工,未来是否运转则须交由“公投”决定。




民进党的“非核家园”

说起民进党,大家想到的无非是台独、本省人、分配正义等等,但民进党同时也是绿党,环保党。自成立伊始,他们就积极投身“反核运动”,并成为多个环保组织和多次环保游行的幕后主脑,“环保议题”也成为其吸纳选票的重要管道。

在执政层面,民进党也就“核四”问题,与国民党多次展开攻防大战:

  • 1996年5月21日,张俊宏、翁金珠、颜锦福等民进党立委提“废止所有核能电厂兴建计划案”。
  • 2000年5月20日,陈水扁指示““核四”再评估”,暂缓”核四”工程各项采购与工程招标。2000年10月16日,“行政院长”唐飞因主张续建“核四”,与陈水扁立场不同而辞职。
  • 2001年1月30日,国民党、亲民党、新党党团等九十一人提动议案。最终以135:70的比数表决通过决议:反对行政院停建“核四”决定,立即复工续建核能四厂。
  • 2011年,民进党、绿党、环保团体、学术界人士等呼吁停止运营核一、核二、核三厂。


与此同时,民进党也在民间积极推进反核运动,尤其是关于““核四””是否兴建的“全民公投”:

  • 1991年,民进党律师林义雄与退休公务员张国龙等发起创立“核四公投促进会”,并已发动数波徒步行走全台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行动。
  • 1994年5月22日,在台北县县长尤清支持下,贡寮乡举行“公民投票”,投票率58.3%,反对”核四”者高达96%。· 1996年3月23日,时任台北市长陈水扁于台北市举行“核四”公投。
  • 2002年9月21日,林义雄率领“核四公投促进会”环岛呼吁“核四公投”及公民投票立法运动。
  • 2003年3月17日,林义雄等“核四”公投促进会成员在行政院发动静坐守夜、要求陈水扁政府在2004年大选前举办“核四”公投。

谢长廷现身反核游行现场

小英在2012和2016年两次领导人选举时都提出了“非核家园”的主张。2016年的竞选中,更是提出了“推进非核家园,10年内不涨电价”的梦幻主张,成为最后胜选的重要一招。

2015年,小英在民进党中常会上就提出了“2025非核家园”的建设目标,并且提出了从执政的13个县市做起,省下一座核电厂的计划。

来源:台湾“中央社” 2012年10月18日 蔡英文在“双北站出来 核四不运转”记者会上讲话

从此,“2025非核家园”成为小英和民进党又一神主牌。小英今年上任后,也在多个场合不断强调“2025非核家园”是既定原则,永远不会变化。


蔡英文竞选宣传片 非核家园 视频链接:v.ifeng.com/vblog/other



“2025非核家园”终究是南柯一梦

核电到底行不行?

关于台湾的核电目前的争议主要在以下几点:

首先是台湾的地质条件,台湾处于亚欧板块和菲律宾板块交界处,断层密布、地震频繁,因此很多人认为台湾特殊的地质条件对核电设施造成很大的威胁。

其次是技术。除了核三,核一、核二、核四都采用的是由GE公司研发的沸水堆,而福岛第一核电站也是沸水堆。这一点也让不少台湾民众方了。

再者,就是位置了。核一、核二、核四都位于新北市沿海地区。而新北和台北是台湾人口最为密集的地区,也是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两市加起来接近700万的人口,再加上附近的基隆和宜兰,也就是台湾全岛近三分之一的人口都生活在核电厂附近。不少人认为,这不就是在大台北旁边安了一颗定时炸弹吗?于是大家就坐不住了。

以上就是核电在台湾引发争议的几大主要原因。但是,经过作者多方的资料研究和查证,这些理由确实存在,但也被夸张了。



压水堆和沸水堆

先谈谈技术。福岛核事故中,大家经常会听各位专家提到沸水堆和压水堆这两个名词。要真正解释清楚这个词很难,你得去大学核物理专业进修个几年才行。那么我就简单形象地给大家讲讲这两者的区别。

其实,这两者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就是核反应堆把水(冷却剂)加热沸腾,然后利用蒸汽去发电。只不过沸水堆只有一个回路,把冷却剂在主泵带动下直接加入反应堆,然后经过燃料棒加热成蒸汽,去推动汽轮机。最后经过汽轮机的蒸汽在被冷凝成水,进入下一个循环。

沸水堆工作原理示意图

而压水堆为两个回路,一回路中冷却剂(水)在主泵的带动下从底部进入反应堆,然后从上部流出进入蒸汽发生器,通过U型管对二回路的水进行加热,然后二回路的水会被加热沸腾为蒸汽推动汽轮机,在冷凝成水,进入下一个循环。而一回路的冷却剂在稳压器的作用下,始终保持高压状态以确保不会沸腾。


压水堆工作原理示意图

如果还是觉得以上解释有些啰嗦的话,那就这么理解好了。沸水堆里经过燃料棒的冷却剂是直接被加热沸腾为蒸汽去推动汽轮机的。而压水堆中,经过燃料棒的冷却剂在加压下是永远不会沸腾的,他是间接加热另一回路里的水变为蒸汽去发电。所以,沸水堆和压水堆顾名思义就是这么来的。

因此,沸水堆就脆弱了。因为冷却剂既用来变成蒸汽发电,同时也要作为减速剂,用来降低反应堆温度。一旦主泵停止运转了,就相当于没有冷却剂补充到反应堆内,能量棒裸露并继续反应使得反应堆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最后引发爆炸,福岛事故的原理大致如此。而压水堆,冷却能量棒和加热成蒸汽的是两种水,而一回路的水永不沸腾,会始终进入反应堆中冷却能量棒,因此,不会因为主泵出问题而出现沸水堆那样危险的状况,可补救的措施也相比于沸水堆多一些。

来源:环球网,日本福岛核电站4号反应堆内部图

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沸水堆的系统简单,因此运行难度、造价要比压水堆低。压水堆的结构相对复杂,造价高,运行维护难度也大。而且,沸水堆发展时间更长,技术也要更为成熟一些。因此,选择沸水堆还是压水堆,是需要综合情况考虑的。

大陆主要选择的是压水堆技术,关键在于大陆的核电厂规模较大需要考虑的第一要务就是降低风险,显然压水堆比起沸水堆来说,风险要少一些,而且大陆的核电企业规模,技术实力,资金储备,人才队伍建设也到达了建设与运行压水堆的要求。相比于中广核等大陆领军核电企业,台电的实力有限,因此选择沸水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更何况,福岛大新闻的原因,一是反应堆设施过于老旧,二是东电在安全管理上实在是太过疏忽,可以说福岛核事故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而核四采用的是先进型沸水堆(ABWR),是沸水堆家族的最先进的产品,其配置可以说是沸水堆类型中的毕业级配置,安全防护和运行性能,尤其是抗震能力都相较于核一时代的沸水堆有了很大的提升,而台湾的核安文化氛围在国际上还是处于前列的。因此,从技术角度担忧,惧怕核四,显然是杞人忧天了。



真的很近吗?

再来讲讲地理位置吧。全球各地的环保运动,抗议者都会有这样的观点就是别建在我家附近,无论是px、垃圾发电厂还是核电站、电信基站。的确,核一、核二、核四都在新北市沿海地区,也就是说,大台北地区的近七八百万的民众都生活在核电站附近,于是大家愤怒了,核电站怎能建在离我家这么近的地方呢?但是距离真的很近吗?无图无真相,距离近不近比比就知道:

以下我们通过百度地图测距工具,来看一下核一、核二、核四与台北市的距离,台北市的参照为中正纪念堂:

这是核一(新北市石门区)与台北的直线距离为29.1公里。


再来看看核二(新北市万里区),距离是24.3公里。


而核四(新北市贡寮区)呢,这个数字是40.8公里,核四反而是距离台北市中心最远的。更何况,核一,核二和核四都位于新北市人口稀少的郊区。


当然从绝对数值上看距离似乎很短。那我们再来和大陆的有关情况进行一下对比:

先是大亚湾核电站,它的70%电力输送到香港。它到盐田中英街、罗湖关以及尖沙咀的距离分别是31.5公里,43公里和49.7公里。


再是田湾核电站,距离连云港市政府24.6公里。


秦山核电站距离嘉兴南湖和杭州市中心(下城区)38.6公里和76.9公里。


如果还觉得不够,我们再来看看法国核电站的分布:


作为“核电”狂魔的法国,其大部分的核电站都在内陆河岸地区。比如在巴黎塞纳河上游约90公里就有Nogent核电站,要知道巴黎附近可是法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即便是在法兰西岛的边缘,其人口密度也是不容小觑的。而在里昂罗讷河上游30公里处也有一座核电站Bugey,而里昂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其下游40公里左右又有一座核电站,该核电站距离法国另一大城市圣埃蒂安只有24公里。波尔多加隆河下游43公里处就有Blayais核电站,将要关闭的Fessenheim核电站距离瑞士巴塞尔37公里。

这么对比看来,位于新北市的核电厂的距离台北市中心人口密集区的距离其实并不算特别短,和大陆的情况基本一致。而且相较于大陆较大的土地面积,台湾地少人多,因此,这样的选址已经是较为不错的了。

而根据国际惯例,核电站500米范围内为禁区,5公里范围内为限制发展区,应急计划区的半径为10公里,而日本福岛核电站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安全撤离区都在20公里到30公里,更何况,只要提高安全意识和强化核安全制度,像福岛和切尔诺贝利那样的事故发生的概率是很低的。

马英九曾经说过,台湾资源有限,人口密集,因此98%的能源来自于进口。能源是未来发展的保障,而台湾可选择空间实在太小,如果就因为一些原因而放弃可靠稳定的核能发展,实在是有些可惜了。我不能说,也没资格说台湾民众的担忧是错误的,但是,在民主开放的氛围下,连讨论核电发展的空间也没有。至少在我看来,民粹、非理性的力量在这场社会运动中占了上风。

回到现实,目前台湾的能源结构是这样的:火力发电接近80%,核能16%,剩下来的才是再生能源,再生能源部分还包括水力发电!试想一下,如果按照小英“2025非核家园”的目标,台湾要在现有发电量的基础上减少16%。目前台湾电力的备载率都已经低到了个位数,如果再一下子少掉16%是什么概念?以目前的能源供应状况来做预判:不用到“无核家园”那天,2019年核一厂除役后,台湾就要陷入供电危机。

来源:台电官网 “民国104年”(2015年)台湾各系统发电比例

既然核电势必要去除,那要试着发展下别的替代能源吧,下面我们来一一讨论:


污染严重的火电

火电是目前台湾最主要的能源供应方式。但是,烧煤这种产生大量pm2.5的事情,作为“环保急先锋”的民进党政府会干吗?当然不会了。这次,我们把目光投向台中。台中有一座世界目前排名第一的超级火力发电厂,正是由于这座火力发电厂的存在,导致台中及附近地区,pm2.5多次爆表。

除了要求台中电厂降低发电量,2015年4月,台湾中部6县市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从2016年1月起,在辖区禁止燃烧生煤和重油。

云林、嘉义、台南、彰化、台中都是民进党执政县市,基于选票的需求,民进党对于火电的态度只能是限制甚至取消,因此靠火电代替核电这个建议,民进党根本不敢提出来。

当然,也有人说会那还有石油和天然气发电啊。对不起,由于台湾石油和天然气匮乏,必然意味着这些资源大量进口,这又需要花费台湾大笔的外汇储备,相应的电价也会提高。因此,这个办法至少在短期内也没有实时的可能性。更何况,石油、天然气也是石化燃料,利用他们来发电也会增加碳排放,这显然与民进党的环保低碳政策又起了冲突,对于小英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条件有限的水电

台湾的降雨多,而且有东部地区最高的玉山,水能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但是,对比台湾的巨大用电缺口,水力发电的供应量远远不能补上这个窟窿。台湾最长的河流——浊水溪也就187km,即便落差大,但是可供利用的水能还是有限,其他的河流资源就更不能指望了。

台湾地处热带亚热带季风气候区,枯水期和丰水期区别明显,河流的水量差距巨大。2013年春季,台湾降水量严重不足,居民用水都成困难,很多河流都因为降水不足而断流。如此一来,单纯依靠不稳定的水电供给,同样无法为台湾能源问题解决根本问题。



一点也不靠谱的“绿能”

几乎等同于民进党党报的《自由时报》,前几天发布一篇歌颂小英、热爱呆丸的报道,主要内容就是说台湾绿能发电首度超越核能!

来源:中天新闻《新闻深喉咙》

看到这儿我已经无语了,为了凸显政绩,居然把水力发电和抽水蓄能发电也算到绿能发电的范围内。去掉水力和抽蓄发电,真正的绿能发电就只剩下了24万度的风电和36万度的太阳能。《自由时报》能下次别再这么下贱好吗?从八天胜过八年,到绿能超越核能,绿媒为了跪舔而指鹿为马,李代桃僵的能力也是让我涨了见识。

虽然马不会像蔡那样会宣传,把绿能描述为未来五大重点产业,但是马在任内还是为绿能做了一些实事。提出了“万座阳光屋顶,千座风力发电机组”的建设计划。万座阳光屋顶已经完成,但千座风力发电机组就没那幸运了。是的,你没猜错!又一次被民众和环保团体给盯上了。谢龙介在《新闻深喉咙》透露了内情:原来当要架设第315座的风力发电机组的时候,遭到了苗栗当地的民众抗议。原因是风力发电机会产生低频噪音,影响了当地居民的夜间休息,千座风力发电机组建设计划因此戛然而止。

有人会说,既然人多的地方会吵,那就建在离岸地区,就像东海大桥周围的风电机组啊?台湾人也想到了!台湾有一个叫澎湖列岛的地方,那儿有很好的建设离岸风电场的条件。因而,政府便在澎湖建成了大型风电场,发电场建好了,澎湖那么小个地方,哪用得了那么多电?肯定要输送到台湾本岛啊,结果海底电缆要在云林接上电网的时候,被民进党籍的云林县长李进勇给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影响了当地民众的生活品质!

来源:中国时报 云林民众抗议海底电缆从云林接入岛内电网

这就是台湾的绿能状况:火电有污染,水电不稳定,核电不安全,绿能不开心!更何况,风电、太阳能都是不稳定的能源供应方式。在大陆,风电、太阳能都是重点扶持发展的能源供应行业,北部地区的甘肃、内蒙、新疆都有优良的风场。但现在那些地区,风电成了“垃圾电”,被电力供应部门限制使用,也就有了所谓“弃风限电”的说法。对于电网来说,供需的平衡非常重要,但是,风电则是一段时间内输出大量的电能,一段时间内它又发不出电了。这种极大的波动性对于需要的稳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的电网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而说到太阳能,还是一声叹息。因为台湾地方太小了,而太阳能电板是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资源的,假设用太阳能来等量代替”核四”的发电量,那么所需要铺设的太阳能板的面积至少要160平方公里,相当于台北市五分之三的面积,这在寸土寸金的台湾岛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同时台湾也不是适合太阳能发电的好地方,台湾气候多雨多云,真正充分日照的时间满打满算下来,平均一天也就3到4个小时后能够用于发电,再加上目前光电转换效率只有20%,可想而知,太阳能发电终究也不切实际。

唯一可以拯救台湾绿能的方法,只有通过储能技术来解决。但储能技术目前还处于发展阶段,储一度电的成本是发1度电的10倍!不管采用任何发电方式,如果想用绿能替代核电——涨电价,而且是大幅度的涨电价是不可避免的!蔡当初为了骗选票,乱许承诺,现在轮到自己打自己脸了!





“涨价”or“核电”,台湾你必须做出抉择

总结以上分析,都把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了每一个台湾人的面前:要么涨价,要么使用核电,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选项。比起查抄党产、转型正义、修宪建国,这才是攸关台湾未来前途命运的头等大事。没有电,百姓的生活会回到工业革命之前的时代,而台湾的经济更是会直接崩盘。

台湾美国商会在6月2日发表的《2016年度白皮书》,对蔡政府能否确保能源供应无虞,以正面临「特别挑战」形容。

面对未来极不稳定的能源供应,外商们忧心忡忡,而那些爱台湾的台湾本土企业家们同样坐不住了。张忠谋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到南京设厂?除了红色供应链的巨大压力以外,缺电才是悬在台积电头上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啊!

选前,为了选票最大化,小英不顾实际情况的疯狂“开支票”,上了台之后,菜发现自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无论是涨电价,还是用核电补足缺口,跳票是一定的。接下来不用想,国民党、反核团体乃至时代力量都会对新政府的能源政策大力批判。因为背负选票压力,民进党自己的立委都对政府的能源政策表达了极大的不满。说好的"2025非核家园"呢?说好的十年不涨电价呢?如今看来两样都注定是一场空。

批判归批判,现实的缺电危机你蔡政府还是要面对啊!?你林全内阁总要拿出办法应对啊?于是,他们提出了两个办法:一是实行分时电价,鼓励全民节电;二是重启核一厂已经停休了17个月的1号机组。

分时电价实际上就是涨电价了,这个方案的倡导者就是那个kuso“文林苑”的张景森。自台湾发生缺电以来,张景森成为节能用电的积极倡导者,除了提出分时用电以外,还提出了公共场所冷气调节到28℃的主意。最近这位老兄又火了,这次是因为他提出要轻便着装,以提高冷气温度,节约能源。于是,这位老兄便穿着T恤,跑到“立法院”接受备询。但是只穿了一个上午便破功,下午张“主席”(他另一个职位就是“福建省主席”)便又穿着蓝色衬衫回来,原因居然是“立法院”里冷气太足,怕感冒了。

来源:凤凰新闻

另外,民进党执政的6个主要县市用电量居然不减反增,其中就包含了“赖神”和“花妈”执政的台南与高雄!你民进党不是说好了带头节电,省下一座核电厂吗?这一消息被蓝营“立委”王育敏拿来质询林全、李世光的时候,两位经济学专家无言以对。

节流同时,还得开源。目前新政府的办法也只有一个:恢复启用核一厂的1号机。听到这个消息,那些反核团体坐不住了。当年,他们可是和民进党一起站在反核运动的最前沿,如今看到战友居然背叛自己,狠狠地插了自己一刀,搁谁也不能忍啊!于是便一起跑到台北地检署按铃,控告林全危害公共安全罪。

而对于核一厂1号机是否启用,林全、李世光也是支支吾吾,反反复复,让人搞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想的。林全给记者的解释是废核是要做的,但是核一还没有到期,所以重启核一1号机组也是合理的。李世光则给重启1号机组找了个化解尴尬的名词:并联发电,不是重启。

看到自己的队友这样自打脸,民进党的“立委”们如坐针毡,邱议莹就对自己同一条战线的行政团队发飙了:

“过去民进党政府一直告诉大家要推动非核家园,我非常遗憾,民进党政府竟然上来不到一个月就告诉大家,我们要重启核一,何等的丢脸!即使我今天是执政党成员,我都必须这么讲。”

6月6日,就核电问题,民进党内部召开了行政立法协调会。在这个会上,民进党的“立委”们一顿痛骂,大喷口水。最终大家达成了四点共识,重启核一计划等同于胎死腹中:

  1. 确认2025年达成非核家园及核一厂、核二厂、核三厂不延役等目标绝不改变;
  2. 台电要对外透明公开供电与需电状况,包括缺限电情势评估;
  3. 请“经济部”等努力提出与落实各种节能措施,以降低电力需求负荷;
  4. 对核一厂一号机恢复运转的安全疑虑,请原子能委员会公开透明提供各种安全评估资料供社会检验。

最后这一切,当然还需要蔡自己来兜底:

蔡在6月8日民进党中常会上表示,“我们在中常会再一次的确认,2025年完成非核家园的目标,我们从未改变,也不会改变。”

大饼好画,做饼却难。蔡为了骗取选票,只管告诉民众这个绿能的饼2025年能吃到,却无法告诉大家如何才能吃到。反正这中间的锅,都有“行政院”来背!而且到2025年即使实现不了,也不要紧,她就算能连任,也是到2024年就完了。下一个背锅的,管他蓝绿,不关我的事!

看看以上种种,脑袋唯一想起那句话就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当初修建“核四”的时候,绿营是那样的义正言辞,冲锋陷阵,打出“非核家园、用爱发电”的标语;当初为与蓝营争夺选票时,又喊出“非核家园、十年不涨电价、绿能发电”的口号。现在上台才知道,当初所有的承诺,都是给如今的执政挖下一个又一个的巨坑。面对立委、环保团体和社会大众的压力与责备,却又没有人出来主动承担责任,还是一声叹息啊……

不管怎么说,为了民生、经济和环境,台湾你必须做出抉择,不能再等了。





总结

类似台湾关于环保议题的抗争,其实在大陆也广泛存在:一直以来被到处追杀的PX化工厂就是一例,由于PX化工项目到处碰壁,导致国内相关产业的大量原料需求只能从日、韩、新进口,对于我国石化工业的整体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这样的“环境邻避运动”在全球都很普遍。保护地球家园是每一位地球人的责任,但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民粹、理盲大量充斥在这些环保运动当中,极端环保主义甚至直接对正常的经济生产发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我们总会看到环保运动中那些诸如“用爱发电”、 “核电厂可以建但别建在我家旁边”之类的非理性、不负责任的标语。而像民进党这样的政治团体,在这些环保运动中不断煽动非理性的情绪,加剧社会的盲目对立情绪,更可恶的是他们将自己的执政需求包裹在环保外衣之下,牺牲的却是整个台湾的民生经济。

要发展,还是要环境,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从台湾这场能源风波中,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只有不断呵护、培养和发展社会当中的理性因素,不断提高公民的科学素养和理性精神,我们才能在发展与环保两者之间找到真正的平衡点。





后记

这是我本人的第一次发表的独立评论,由于缺乏经验,所以,无论是语言表达还是观点陈述都有不足之处,望大家海涵。另外,由于本人并非核电专业出身,对于核电的了解也不够深入,如果有文章中存在专业上的纰漏欢迎大家指出纠正。

另外感谢@wufi 吴老师对于本人稿件的修改和润色,使得这篇专业而又严肃的文章,能够以较为易懂且有趣的方式呈现给大家。

今后,我也会抽出时间。基于本人的专业知识,为大家写出更多有关于台湾经济科技方面的评论文章,为大家带来真真实实的干货,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也支持海峡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