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谭
首发于白水谭
我们走了一些弯路

我们走了一些弯路

今天,是个沉痛的日子。

大街上,一辆出租车熊熊燃烧着。奄奄一息的人满身血污,他试图爬起来,却被身后包着头巾的少女一脚踹翻。接着,第二脚,第三脚。。。直到他也没了气息,像身旁那些不会再站起来的人们一样。

小巷子里,一对母子被一群人围住。几个打头的人揪住了小伙子,母亲试图上来保护他。一个人把她推开,举起了手里的钢管,一下下的敲在她的头上。她的视线变的模糊,却依然摸索着自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早已经被一把钢刀砍成了肉泥。

更多的人们,躲在家里,商店里,透过锁孔和猫眼,像我们从零星的视频里一样看着这人间炼狱。回首七年前,除了咬牙切齿,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在民族政策上走了弯路,走了大大的弯路。

走上这条弯路,是因为我们学习前苏联进行了民族识别的民族政策。识别出来干什么呢?进行利益分配啊,从此“一等少民二等汉”,高考加分、计划生育放宽,汉族人政策弱势的同时,部分少数民族开始分泌迷之优越感。

优越感这东西一上来,分裂思想就生根发芽。而利益分配到了谁的手里呢?官僚啊,毕竟少数民族也有姓赵的人啊。

所以长此以往,一个教育程度偏低的少民觉得自己很优越,又在经济上极其的穷困,怎么办?上街把汉人砍走呗。

配合“两少一宽”服用,这颗药丸味道更佳。

掀桌子没事,骂人打人没事,砍两下其实也没事,顶多道个歉,因为这很清真。但是你不能烤猪肉,因为这有违民族团结。

看见这张图片上的相关推荐了吗?大写的“没有依法治国”啊!如果民族识别是几十年前前辈们匆忙定下的愚策,那现今执法的人这种“民族团结大过天”的方式又该谁来背锅?

引用一段知乎上很常见的话。

这两年,我们放回了许多老贵族(指少数民族旧上层)和他们的后代。有些同志说这叫‘宽以待人’,还有人引经据典,说这是‘远怀夷人’。我只想问在座的同志们,我们的民族政策原则是什麽?

主席曾说过,民族问题,归根结底是阶级问题。我党处理民族问题的主要方式,就是民族矛盾阶级化,化民族冲突为阶级斗争。我们就是靠着这个方法,团结西藏、新疆的少数民族劳苦大众,推翻了贵族奴隶主统治,维护了国家统一与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完整。如今,我们却要放回那些曾经的奴隶主和宗教头子,寄希望于他们来‘念我恩惠’!是地地道道的政策倒退!丢了阶级斗争这件战无不胜的武器,我们必将陷入历代王朝与少数民族尖锐对立的怪圈,永远不得解脱!

1984年1月《大胆向中央建言几句》,李学智

我们曾经是打破枷锁,解放农奴的金珠玛米。现在呢?恐怕在南疆,有些人眼中的阶级斗争就是被压迫的他们和武警的殊死搏斗吧?

民族问题不止存在于新疆和一两个民族身上。你看韩红像个纯藏族人吗?不像吧。但是人家听说藏族人在机场被抓了,第一反应不是自己作为一个军人要听从指挥,而是上微博为自己的民族发声。“我的同胞被抓了,我要给他壮声势。”

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个军人啊。那一个少民警察呢?他听到自己民族的人砍了汉族人,会不会心中也有摇摆不定的天平?

这就是民族政策的祸了。你害怕人家分裂,却先人为的割裂一个族群,逼着“非我族类“者,其心必异”。

而现在的很多问题,一百年后看也都是民族问题。比如说香港问题。单从香港来看,现在遇到的困境再明显不过了,就是阶级的剥削。可是没有人来做香港人的金珠玛米,于是香港人开始仇恨政府,甚至敌视内地人民。当你变成了大资本家的统战对象,你就别嫌弃惹一身骚。谁又能说未来香港底层那疯狂而荒谬的民族自决主张和骚乱,发展不到个别民族的恐怖主义行为的程度呢?

至于为什么我们会在弯路上越走越远,为什么我们会成为大资本家的代言人,为什么我们会成为阶级斗争的对象---还用问吗?

愿这样沉痛的一天不会再降临。愿无辜者的血与泪不会白流。

编辑于 2016-08-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