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首发于一地鸡毛
我姥姥画风不太对

我姥姥画风不太对

1.

我的大学在爱城,姥姥去年回国前都是在卡城租房住。俩城市很近,所以偶尔放假我会滚去姥姥哪儿住几天。有一回去姥姥那儿,吃到小沙果还挺好吃,是她从门外那两棵树上扒下来的。临走姥姥说要再给我带点,一塞一大袋,我说不用了不用了,你留着吃吧。姥姥说她还有呢,还有呢。说着把小储藏室的门儿打开,我一看,我勒个去,满坑满谷的果子啊……

姥姥你是把树撸了吗?!!

2.

小时候脾气倔啊,谁给我灌药都灌不进去。只有姥姥,追我三条街也一定要我吃下去,而且不光是药,很多不明所以的东东也顺带被灌下去了,比如三七粉,比如药茶,比如酸溜溜的中药。

3.

上超市买菜,我看着葡萄特价,就随口说要不要买也不知道甜不甜,姥姥“噌”地伸手摘了两三颗吃了:“还行。”我0.0

“姥姥,不可以吃的吧……”左顾右盼。

“你要么?”说着塞给我一颗。

4.

姥姥是“反同派”的,发现这一点之后我饶有兴趣地跟她好好讨论了一下。我说文明发达的社会应当具有一定的包容性,发展趋势是这样的,姥姥说我同意你的看法,但是同性恋是一种病。我问那左撇子也是病咯?姥姥说对右撇子来讲就是病。我突然发现好有道理。

5.

带姥姥一起出门旅游,住宾馆,每天姥姥会把赠送的沐浴乳洗发膏啥的塞进包里,连带咖啡、糖粉、茶叶包。我说我们临走那天拿不就得了,咱得住三天呢。姥姥说你每天拿,他们每天做扫除都会给,这样可以拿三份。我哭笑不得:“这种咖啡要放在咖啡机里煮的,拿回去咱家又没咖啡机。”姥姥说:“先拿着,以后再说以后。”以后我还确实发现了姥姥的高瞻远瞩,她把剩下的咖啡当泡茶一样喝了……

6.

通常来讲,越是身边熟悉的人就越不容易震惊到我们,因为长期相处中早就把脾气秉性摸清了。但是姥姥绝对是个例外,她似乎时刻准备好了刷新我的普世认知。

(***11/10/2017更新***)比如我偶尔回一趟卡城,这是姥姥给我铺的床(kang)。




幅员辽阔啊有木有!!!占地一公顷的床都见过没有!!!!!

妈蛋我都笑岔气了。

7.

以前我还住在大姨家的时候,姥姥来的那天是可以看出来的。首先房间会突然变得干净,原来胡乱堆砌的材料被整齐码好。姥姥的优点是绝对不会随便丢弃别人的东西,哪怕看起来像废纸。

常坐的椅子下面居然放了一双拖鞋!!!这双拖鞋把我感动得差点晕过去。

8.

说起不会乱丢东西,不仅家人的东西她不会丢,连别人遗留的东西她都不会丢。前几天一个大爷来我屋里找两年前放在这儿的日历。我现在的出租屋就是以前姥姥住的。我心想,大爷你真行,来出租屋找两年前的东西,见了鬼了能找到。结果大爷一形容,我想起来书桌底下还真有本日历,原以为是姥姥放在这儿的。最后大爷乐呵呵地捧着两年前的日历走了。

9.

我搬宿舍的时候,新宿舍有很多以前学生留下来的乱七八糟东西。我头天扔了一大部分,姥姥转天过来我这儿。她一来,这东西就算是扔不了了,能不往家淘东西就不错了。在姥姥眼里,什么都可以废物利用。很多厨具之类的姥姥叫我留下了,剩下的哪怕几张塑料垫子我不要的,姥姥也自己拿回她出租屋了。事实证明,姥姥的智慧是对的,那些捡来的玩意在后面或多或少起了作用。

10.

姥姥在我宿舍的时候,看见超市废弃的纸箱很多,捡了几个回家,奇迹般地变出个书柜和调料收纳盒给我。当时就感觉,我已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姥姥天赋本能般的创造性无人可比。

11.

姥姥在卡城华人超市的海鲜部做事,自然买东西方便,尤其是各种鱼类肉类。她切的有着厚厚肉质的“三文鱼骨”,有着饱满贴骨瘦肉的大棒子骨,全都以内部超低价流出。店里每年还给员工蛋糕券一张,过生日的时候可以用。姥姥不按她生日走,就等着我来的那天用掉。本来想换最贵的栗子味的,但是听说栗子的不好吃,就换成芋头的,人家给她加高再加高,直到奶油都快顶到盖子了。拿回家我们一起吃这个大蛋糕。姥姥似乎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断不敢奢侈的,尽管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12.

有天姥姥突然跟我说她想吃爆米花,我惊喜万分。因为印象中她从来把自我需求放在极低的位置,几乎没提过她到底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特别的个人偏好。兴冲冲地带她去买爆米花,我说这儿的爆米花只有咸咸的黄油味,就算有甜的也和国内的不一样。她说没关系,是爆米花就行。然后我们买了最便宜的。回家爆了一大盆,我们一边嚼一边看《非诚勿扰》。

13.

第一次去姥姥的出租屋时,看见姥姥房间有两把椅子。姥姥颇为自豪地说,别人屋里都只有一把,就她这里两把。是因为其中一把椅子是坏掉的,背部的板子掉了,房东本来想扔的,让姥姥拦下来,然后素以能工巧匠著称的姥姥用一根尼龙绳修好了椅背,于是我们有了两把椅子。这份珍贵的财产居然还被保留了下来。后来我住进姥姥的出租屋时,在储藏室找到了它,感激不尽。

14.

也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姥姥好像突然间依赖起我,她不止一次幽怨地说她不会外语什么都做不了。但事实上姥姥的外语水平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她70多了啊老天爷,还会说几句外语简直人精了!

“捂得油来客……”

她的英语都是以这个开头,是单位要求学的。对于鱼类名称的掌握,她比我强得多。

15.

记得有一回姥姥说起我小时候,那些事我基本不记得了。她问我想做什么,我说我想坐汽车,姥姥就推个婴儿车带我坐公交上“家乐”逛了一趟。

16.

提起已经过世了的姥爷,姥姥说当初怀舅舅的时候很想抽烟,那时候哪儿有那么多烟抽,姥爷就自己不抽,把烟剩下来给姥姥抽。我说不对啊,孕妇可以抽烟?姥姥说人怀孕就会有瘾,各种各样的瘾,有喜欢吃酸的,喜欢吃辣的,姥姥是喜欢抽烟。姥姥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抽烟的,不过后来还是被姥爷知道了,姥爷才开始不抽的。

17.

佛手瓜是姥姥的另一个瘾,也不记得是怀我妈还是怀我大姨的时候,突然间疯狂地吃,一天拌那么一大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也就那一阵。过了那几个月就不想吃了,再也不想吃了。在那之后一辈子也没碰过佛手瓜,连带着我前20年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种蔬菜。

PS一句没什么关系的废话: 我大娘怀小娟儿时爱看电视剧,成天守着电视看。结果娟儿现在人生两大爱好:电视剧和睡觉。娟儿是我表姐,嫁不出去的那个。

18.

某天我们聊起大学选专业的问题。姥姥一直希望我当医生,我问你怎么不自己去当?她说她想当的,分数也够,但是体检的时候因为鼻炎被刷下来,所以才转的林业。以前农林医都是在一块儿的。我问鼻炎跟医学有什么关系,姥姥说她也不清楚,闻不出药品?那时候包分配,只要指标不到就不行,哪儿像现在想干啥干啥。我说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闻不出味道?回忆起来,小时后姥姥确实常常让我闻饭菜看馊没馊。我傻缺,被问那么多次也没反应过来是姥姥鼻子不好。这次是姥姥头一次坦诚自己闻不出味道的事实。

姥姥说,你的缺陷最好不要让人知道,自己要懂得掩藏起来。

19.

姥姥说以前她脑子里长过一个瘤子,后来做手术切掉了。这个我有印象,很小很小的时候去医院看望姥姥,看见姥姥的左眼缠着纱布,还有根电线留在外边。只有一只眼睛的姥姥还是笑呵呵的。我问怎么还连电线啊?姥姥说纱布里边有个小灯泡的,一通电就亮,然后她告诉一声看不看得见亮,看见了就说明眼睛没瞎。

姥姥说那时候傻,总怕不给大夫塞红包人家不好好治,心里惴惴不安,还跑去人家家里送红包,包了大概五千块。大夫没什么表示,让她放下钱就回去了,该咋治咋治。等后来治好了准备出院了,大夫把她拉到一边,递过来一个红包,说当初他要不收,姥姥肯定心里不踏实,现在治好了,就物归原主了。

我说,医德啊。姥姥说,这是中国人的良心,她一辈子都记得这个大夫。

20.

姥姥出租屋是有WiFi的,但是她不会上网。用的是我表妹淘汰下来的旧手机,好歹也是智能的,就是机子比较慢。给她连上了也下了几个新闻客户端,然而由于各种原因网络不是很稳定。不过姥姥已经足够开心了。

“都是你给我下的这玩意,我现在一闲下来什么都不想干,就想看手机。”

听她这么抱怨我还挺高兴的,姥姥也要与时俱进的嘛。我是不能想象不上网的生活。姥姥以前就只能拣些《大纪元》报纸看,《大纪元》又是法*轮*功的根据地。偶尔有些养生的法子被姥姥记下来,用在她身上或是我身上。饶了我吧……

21.

姥姥就像所有的姥姥一样,非常唠叨,戒心也很重,总怕人偷她骗她。她说我外套口袋浅,容易掉东西,我却从来不放在心上。然而这件事上她说得没错,我手机时常会漏在外面半截,也因为这个摔过。但当时我上高中啊,哪儿听得进去,没理她。有天我大早上起来准备出门,姥姥又在说那堆老生常谈的玩意,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应着,一边套上外套。忽然姥姥就停顿了,幽幽地看着我。

“你看,你自己都没发现……”

“?”O.O

“昨晚我给你缝了个口袋。”

我一掀衣服开襟,哎呀我去!!!

姥姥,你赢了……TvT

22.

此次回国,姥姥把枫叶卡丢了,现在在国内申请补办。她自己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过来。几乎每次在电话里都问我,想不想她过来。我说,这事不要问任何人,全看你自己想不想,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

人到七十而从心所欲,姥姥真的可以不用考虑别人了。

23

我还小的时候,姥姥参加过一些设计院的文娱活动。还记得她天天练习同一首歌,听得多了我也会唱了。

于是,大人们就看见一个幼儿园小屁孩一脸陶醉地唱:

“一~杯~一~杯~我也不会醉哎~满脸都是爱~情的泪~”

这首歌叫啥不记得了,就这句歌词还会偶尔在午夜时分鬼魅般地回荡在脑海……

24

还有个项目是老年模特队。姥姥有一张穿旗袍的照片,可以说是黑历史了。我当初看了一眼就捂脸跪了,以后都不敢去回忆。

25

姥姥讲她年轻时候去农村干活,为了多吃饭研究出的套路。

刚去的时候人人都盛一碗饭,有吃得快的,有吃得慢的。慢一点的往往吃第二碗时就没饭了。

后来她们就开始第一碗只盛半碗,第二碗再添一满碗,这样一顿就能吃到一碗半。

曾经有个男生过来跟女生一桌吃,以为女孩肯定吃得少,于是他就慢慢磨。一顿饭过后就长记性了。╮(╯▽╰)╭

还有个男生姥姥说特别坏。他吃饭讲笑话,别人不发笑,他自己笑得前仰后合,把哈喇子都喷进菜里。其他人嫌弃得放筷,他就一个人包圆。

当时住在农民家里,人家弄的一道菜,姥姥多年后仍念念不忘。不记得名字,看起来无非是把辣椒刨开了,填上肉馅而已。但就是特别香,不明白怎么会那么好吃,天天吃都吃不腻。

这帮城里娃娃本来下农村是帮人家忙的,结果把人家饭吃得溜干净。好些人家留着逢年过节吃的,就叫姥姥他们扫光了。等回家的时候,人人都在腋下加了块布条。

*那年头没布做新衣,胖了的话就在衣服侧边缝布条加宽。


都是些过去的故事,细细碎碎不成形,但充满了生活气息。姥姥年轻时想必也是个爽利豪气的姑娘。

26

九月姥姥飞回了卡城,我周末坐灰狗去看她。

晚上吃过饭,我说想去大姨家后边的小山谷走走,姥姥说她也去,忙不迭地上厕所换鞋。我说不急啊不急,姥姥还是一溜小跑出来,拉着我,生怕我跑了。

吹着初秋微凉的晚风,我们居高临下,看夕阳映照山谷,黄叶缤纷,秋水荡漾,视界极致开阔辽远,令人心旷神怡。

我说好漂亮啊。

姥姥也说,是啊,这一排的别墅一个比一个高挡……

27

姥姥问我会开车么。

我说会。

“你敢开么?”

“敢,坐的人不敢。”

“都谁坐你车?”

“同学、同事。”

“吵不吵你?”

“吵,全程骂街,特别没素质,下车就翻脸不认人。”

“哪天我们租辆车,专门练练。”

“姥姥,明年吧,明年您至少不是73了……”

28

周日返回大学,姥姥送我。在地铁上,她不厌其烦地跟我说要多吃蔬菜多吃饭,你太瘦啦。我心不在焉地应着。

“多吃白菜。”

“嗯。”

“白菜补充纤维素,免得你大便干燥。”

“嗯。”

“……我在你行李箱里放了两颗。”

“嗯?!!”

“就两颗小的……”

“姥姥你给我带白菜?!而且放行李箱干嘛啊?!!跟我说啊!”

“那……要不拿出来?”

“没事……算了。”

“平时多吃水果,现在葡萄挺甜的。”

“嗯。”

“我给你放了一包……”

“姥姥?!!”

“……你回去哈,把箱子清理下,然后敞开盖,放几天,省得有味……”

“好……”

“你书包里两块山芋车上吃……”

“还有别的么?”我问。

“还有果汁。”

我翻出来看了下,想起昨天在大姨家随便挑了瓶果汁喝,姥姥给带的也正是那个口味的。







相关文章:

亲爹亲妈传

关于我爹的补充

早餐的故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