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怕的设计熟练工

那些可怕的设计熟练工

今天是吐槽来的。我发现周围有几种设计师现象:

1.这个产品需求这么小,于是主动变成线框图工,轻松没烦恼。

觉得需求小,需求太常见,觉得交互设计没什么好发挥的嘛,就只是摆摆布局分分钟搞定啦,也没必要去和pm太较真了。(然而要真这样,还用得着专门的交互设计职位干啥,pm自己上就好了。)

2.这个产品需求这么小,我做起来真的没什么成就感呢,于是消极怠工。

觉得需求小,自己不用太动什么脑子就搞定了,没挑战啊,我真的很没成就感。我被大材小用了,随便做做吧。(然而成就感到底是什么呢?难以名状)

3.这个PM真的太不靠谱了,我做不了啊。什么?你非要做,那我就按你说的做吧。你非要这样我也没办法。

觉得PM不靠谱,一开始就抵触就排斥,然后发展成吐槽PM,最后表示拧不过PM,就按对方的意思给人家弄了。事后还表示,其实我也是受害者!(然而你讲清楚靠谱的需求是什么样的了吗?)

说说这几种现象的心理由来:

第一种,经验主义,不求甚解型。

感觉入行几年的设计师赶脚很容易就变成这样了,因为做久了设计看久了产品,分分钟能把某个需求套到某个已知的框架里去。(这也是为什么很多PM总拿你的设计去对比他见过的东西,对上了满满都是安全感)但这种事谁不会干啊?交互设计师该干嘛?靠超强大脑吃饭的啊!更加详细的了解需求动机,产品策略以及其他,分析设计难点,最后再去产出方案。就这么点步骤,你要深入研究一下怎么着也得费个大半天了。尤其是对那些你看起来小,但可能是产品关键功能的设计点啊。这中间训练的更重要的是一种成熟的设计思维方式。

第二种,把精神寄托在他人他物上的。

很多人觉得跟着一项牛产品,做一个牛功能自己就是在做大事情,可现在他们却在做一直抱怨的小需求。有没有赶脚眼熟,有点像抱怨生活过的太平庸的红男绿女们的套路啊。真正的『大事情』『大需求』到底能有多少呢?真的做一个『大事情』『大需求』就有成就感啦?要做不成是不是就该自我否定了?当然不好去说这样的价值观是对是错,只是感觉站不住脚的地方比较多。况且,眼下的小事都不能一板一眼的做好,还谈什么大事情。扪心自问一下自己,你知道自己产品中的XX页面有没有一个XX bug呢?等有一天能把产品这些细枝末节的小功能小设计都摸得透透的了,再去成大事,也不迟。最关键的是,你自己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自己提高了什么,学习了什么。这才是别人剥夺不了最根本的成就感。

第三种,嗅觉敏锐,解决问题能力不足的。

谁身边没有出现不靠谱PM或者不靠谱需求的时候,太正常了。有些同学的嗅觉很敏锐,能初步发现问题。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不知道怎么解决了,或者说不想去解决。然而,与其做违心的设计,干嘛不把问题说清楚?常见套路,问&说环节:1.这个需求要解决什么问题?2.你大概设想的解决方案会是什么?3.我觉得哪些不靠谱?4.我为什么觉得不靠谱?5.我建议我们可以怎么做?要真还是解决不了了。怎么不去找同僚。比你经验更足的设计师,拿出更周全更靠谱的解决方案?三次两次下来,设计师和PM的合作和沟通模式也就彼此熟悉了,多少也知道怎么配合的更默契。可谓是利人利己的大事情一件啊。长远的来看,自己也蛮舒心的。

说白了,其实我觉得还是个人的心理和态度问题。日复一日的工作,有一天真的把一部分人磨成了一个设计熟练工,而不是优秀的设计师。还真挺可怕的。

编辑于 2016-07-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