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尸体与一次欧洲人口灭绝

当那座城市里的士兵们看着城市上空那一具具飞翔的尸体时,他们不会想到,欧洲历史中最恐怖的一次人口灭绝即将拉开帷幕......

中世纪的公元1345年,黑海的北岸有座古城,名叫卡法。当时这座古城是克里米亚地区享誉盛名的贸易中心,后来因为城中商人之间的一次冲突,激怒了金帐汗国的一位蒙古王子,王子一怒之下率领蒙古军队围攻卡法,卡法守军坚守城池,决死抵抗,曾经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在卡法城墙之下竟然一筹莫展,双方就此开始了漫长的拉锯......

转眼就到了两年以后的1347年,有一天卡法守军突然发现蒙古军队的攻势停止了,似乎在蒙古军队里出了不小的麻烦。正如卡法守军所猜测的那样,围城的蒙古军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很多士兵感染了一种怪病,人患了这种病以后,首先会持续高烧,流鼻血,紧接着在耳后,腋下,大腿内侧等处会出现奇怪的肿块,并且伴随着严重的皮下出血,而且那皮下出血实在是太过夸张,以至于出血部位的皮肤肿胀成紫黑色,这种病不仅传染性强,而且死亡率近乎100%,发病的士兵几乎没有活过三天的。眼看自己的围城大军就要土崩瓦解,那个蒙古王子恼怒之下心生一计,他命人把病死的蒙古士兵的尸体放到投石机上,然后把死尸像巨石一样空投进卡法城里,由此掀起了人类历史中第一次细菌战。卡法城里的守军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具具黑色的尸体呼啸着从自己的头顶上飞翔而过,然后在城里的街道上摔的汁水四溅到处都是。紧接着,那种恐怖的疾病就像幽灵一样爬到了守军士兵的身上,痛苦的呻吟开始在全城响起。在这无以名状的恐惧之下,坚持了两年卡法守军的终于崩溃了,被吓疯了的守军不顾一切地夺船而逃,给蒙古人留下了一座被恐怖瘟疫毁灭的死城。那些逃跑的守城士兵所乘坐的小船,渐渐地驶向了欧洲,这也使得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被这种恐怖瘟疫所毁灭的,将不仅仅是卡法而已……

说到中世纪的欧洲,大家可能会想到高大雄伟的城堡,英勇无畏的骑士,风度翩翩的贵族等等等等,今天在大家的心里,欧洲依然是个文明开化的地方。但是中世纪的欧洲,我只能用“一塌糊涂”这四个字来形容。事实上,中世纪的欧洲完全没有公共卫生和个人卫生的概念,那个时代的欧洲没有下水道(古罗马的下水道也已荒废),也没有普及公共厕所,人们有时直接在家里的地板上豪爽地拉屎,方便完了再用铲子把屎搓到墙角去,讲究一点的人家在便桶上方便,便桶被装满之后怎么办呢?直接从二楼窗户泼到大街上,这样一来行人在大街上被屎尿泼的满头满脸的情况屡见不鲜。有的国家甚至曾经还有规定,任何人从窗户倾倒粪便以前,要大声警告过往行人三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冲突。而且这些排泄物被泼到街上以后通常不会被清理干净,反而会被行人和牲畜踩成新的路面,一下雨这些用屎踩成的路面在雨水的浸泡之下会变得泥泞不堪,甚至能淹死小狗。法国巴黎曾经把城里收集起来的粪便堆到城墙外边去,但是这些大粪不清理只会越堆越多,最后墙外的屎几乎要漫过城墙去了,为了防止敌人踩着屎翻过城墙,法国人经过讨论最后决定:加高城墙。

公共卫生差劲也就算了,个人卫生更是无从谈起,中世纪的欧洲人有一种奇怪的观点,认为人在洗澡的时候毛孔会张开,空气里的有毒物质会趁机进入人的身体让人生病,而且中世纪的欧洲在基督教的严格主宰之下,无论贫民还是贵族都要严格遵循基督教的戒律。当时欧洲人认为自己只受洗于耶稣本人就行了,除此之外不用再做任何洗浴,所以在中世纪的欧洲人看来,洗澡的人既不卫生又不虔诚,因此欧洲人对洗澡这事深恶痛绝。即使在中世纪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欧洲人的个人卫生情况也是一塌糊涂。法国国王亨利四世憎恶洗澡,他周围的人说他整个人闻起来就像一块腐肉,他的第二任妻子在初次见到他的时候竟然被他身上恶臭的体味熏的晕倒在地。亨利四世生活在16世纪,而当时欧洲人的卫生状况相对于之前的中世纪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所以中世纪的欧洲人身上什么味这事你真不能细想。中世纪时有的欧洲宗教人士因为过于虔诚,几十年来拒绝洗澡,以至于身上的伤口长了蛆。恶劣的卫生条件,为各种微生物的繁殖提供了绝佳的温床,在欧洲各地的一片恶臭之中,一场恐怖的人口灭绝已悄然拉开了帷幕。

从1347年开始,拜占庭,热那亚,威尼斯等地相继爆发疫情,人在得病以后流鼻血,高烧不断,浑身无力,腋下两腿之间出现肿块,嘴里冒出一阵阵腥臭,四肢关节就好像被火烧一样疼,最后就是严重的皮下出血,身体的一些部分变成紫黑色,几乎没有人可以活过三天,有的人甚至早上发病中午就死了。死去的患者往往因为皮下出血,尸体变成紫黑色,所以后世的欧洲人在回忆这场浩劫时,给这种病起名为“黑死病”。

在黑死病出现后,热那亚政府紧急调动武装力量全面封锁领海,任何试图强行靠岸的外来船只一律开炮轰沉。威尼斯共和国也下令,所有外来船只必须在岸边隔离四十天以观察疫情。在意大利语中quaranta意为四十,后来这个词也因此演变成了英语中的quarantine,意为隔离。在热那亚也被疫情渗透后,意大利各地紧急封锁国境,禁止热那亚公民入境,可是这一切在这场恐怖的瘟疫面前没有任何意义。有个热那亚商人去意大利北部的一座名叫皮亚琴察的城市串亲戚,但是因为封锁禁令,那个城市拒绝他入城,当天正好下着大雨,那个商人就一直站在城门外冒着大雨苦苦哀求,天黑以后,那个商人的亲戚终于忍不住了,偷偷地打开了城门,带他回家过夜,几天以后,皮亚琴察城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没有人知道这病是如何传播的,更没有人知道要如何医治这种病,乞丐病死在大街上,贵族病死在城堡里,整个欧洲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最开始欧洲一些医生自以为知道这种瘟疫的传播途径,他们表示,之所以人会得这种病是因为空气里充斥着腐败的物质,人吸入这种臭气以后就会病倒,所以中世纪时很多欧洲医生制作了这种乌鸦一样的面具,他们在鸟嘴的位置塞进各种香料然后戴在脸上防止自己吸入腐败的臭气。但是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这种面具屁用没有,欧洲的医生在这种瘟疫面前就像普通人一样毫无还手之力。于是又有一些人站出来表示,人之所以会得这种病,其实是因为上帝发怒了,人类的罪孽激怒了上帝,所以上帝降下瘟疫以示惩罚,要想避免感染,人们就应该向神父忏悔自己的罪行,虔诚地祈祷请求上帝的原谅,但是这依然没用,人们仍在死去,于是人们又觉得一定是自己忏悔的诚意不够,不少人一边骂着脏话侮辱自己一边抡起鞭子把自己抽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以示自己真心实意地向上帝谢罪。耶稣受难时33岁半,所以这个自虐的活动要持续33天半,有不少人在活动中把自己活活打死。但是这也一样屁用没有,人们依然在不停地死去,不仅如此,神父也并没有比普通人更能抵御疾病。这让人们失望透顶,人一失望就会愤怒,于是纷纷表示,这一切都是犹太人搞的鬼,犹太人害死了耶稣,必须要清算犹太人以平息主的愤怒,基督徒把一群群犹太人推入火堆活活烧死,如果有犹太人逃出来,围在四周的基督徒就一哄而上用大棍子把浑身着火的犹太人打的脑浆迸裂或者乱刀捅死,当然,这一样是屁用没有的。人们彻底绝望了,最后甚至有人认为这种疾病是靠视线传染的,你有病,你可别看我,你要盯着我看我就也有病了!所以好多病人在生病以后,他的亲人会把他的房间用木板封死,任其活活渴死在屋里。父母抛弃孩子,丈夫抛弃妻子,人们纷纷表示世界末日已经近在眼前了。

从我们今天科学客观的角度来看,如果感染黑死病不是因为空气里的毒物,也不是因为向上帝谢罪时诚意不够,更不可能是犹太人搞鬼,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在这诸位不妨先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得了传染病,那你的病很显然是别人传染给你的。但是把病传染给你的那个人,他的病是怎么来的呢?是别人传染给他的。那如果我们一直向前追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得这种传染病的人,他的病是怎么来的呢?其实包括黑死病,流感,天花,艾滋病在内,有很多传染病最开始是从动物身上来的。智人从一万多年前开始驯养野生动物之后就开始了人畜混居生活,和动物的近距离接触使得各种恐怖的瘟疫开始屠戮人间,给全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6世纪拜占庭帝国内就曾经爆发过一次严重瘟疫,被称为查士丁尼大瘟疫,当时人们上街时脖子上都得挂个牌子写上自己的姓名,因为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可能突然就死了,脖子上有名牌收尸的时候比较方便。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全球感染5亿人,死亡1亿人,要知道当时全世界一共才17亿人。15世纪,欧洲人登陆新大陆以后,各种致命的传染病轮番扫荡美洲,美洲的印第安人口被灭绝了95%,传染病就这样永远地改变了美洲的民族人口比例。

中世纪黑死病之所以会在人群中迅速传播,其实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欧洲人身上的跳蚤。在一些啮齿动物比如家鼠的身体里存在着一种病菌名叫鼠疫杆菌。在跳蚤吸食了老鼠的血以后,这种鼠疫杆菌会在跳蚤的前胃棘增生,造成前胃阻塞,这一效应被称为Blocking,中文译作菌栓。凡是有菌栓的跳蚤由于前胃被堵住了,吸食的血液会很难进入胃里被消化,这让跳蚤始终处于饥饿之中,于是就更加疯狂的吸血。吸入的血液在和体内的鼠疫杆菌混合后再由跳蚤呕吐回血管里,造成宿主感染,对于随地大小便还一辈子不洗澡的欧洲人来说,每个人都是一座会移动的跳蚤巢穴。就这样,这场恐怖的瘟疫横扫整个欧洲,轻而易举地就埋葬了欧洲2000多万人。2000多万人差不多相当于中世纪欧洲人口的40%,欧洲人口几乎被腰斩,用了150年才恢复过来。40%的人口死亡是个什么概念呢?把整个欧洲打成一片糜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仅仅消灭了欧洲人口的大概5%左右,黑死病造成的死亡相当于欧洲连续打8次世界大战。最后因为欧洲人死的太多了,很多地方都被黑死病变成了无人区,这病想传染都难了,黑死病才在数年之后渐渐平息......


知乎:河森堡 zhihu.com/people/hesenb

微博:河森堡 weibo.com/5992829552/pr

编辑于 2016-10-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