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码”文明吗?

方便疫情管控的健康码,极大地打开了城市管理者的思路:防疫能搞个码,文明何如?各地为了“创文”,搞运动式执法很累,若能通过“码上管理”把人管起来,诱惑实在很大。


苏州的“文明码” 目前主要包含两个模块,“文明交通指数”和“文明志愿指数”。试水过后,将来可能纳入什么内容,那就不知道了。理论上,可以无所不包。


交通违章也好,志愿服务也罢,相关部门以前肯定也有记录,一样有人管着你;“文明码”主要的改变,是将这些信息收集到一起,通过赋分方式,可视化动态展示,并以文明之名,试图对不同人群进行区分识别。


以前,不会有人拿出交通违章记录,在交通处罚之外再处罚你,影响你的工作生活;有了“文明码”,苏州官方已经明说了,“文明码”可作为警示和惩戒综合文明指数低于下限人员的电子凭证以及外来人口积分入户志愿服务电子凭证。


文明属于道德范畴,与违法违规是两个层面的事情,如果因为文明积分不高被剥夺实体权利,肯定会有合法性方面的质疑。人们会问,法律依据何在?那些被惩戒的人,又是否具有申辩的权利和补救的渠道?


除了一事二罚以及道德问题法治化,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谁有权确定文明的标准和分值?如何通过赋分不同事项,公平、准确、全面地衡量一个人的道德品质?


人性是复杂的,文明有不同的面,也有不同的价值,想要通过一个“文明码”,一网打尽所有文明的标准和内涵,并且准确地进行量化赋分,未免过于自信了些。


“文明码”并不能真正衡量一个人的文明程度,只能衡量城市管理者想要推广的所谓文明,其中恐怕主要是为了管理便利而夹带的很多私货。

而且,文明码所涉及的信息收集,如何避免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网络运营者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

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对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进一步具体化为:权责一致、目的明确、选择同意、最小必要。“文明码”收集的信息,是否属于最小必要,有没有市民同意?走人大授权程序了吗?


是的,健康码也没问我们同不同意,但那毕竟是防疫需要,是基于公共利益的短时行为,是不可以泛化的。

在苏州“文明码”之前,杭州还尝试过渐变色健康码,通过集成电子病历、健康体检、生活方式管理的相关数据,探索建立个人健康指数排行榜。此举很快遭到公众质疑。


杭州卫健委回应,渐变色健康码仅仅是个设想,初衷是为了促进健康生活方式的养成,目前没有上线计划。同样遭遇质疑之后,苏州“文明码”后续如何,拭目以待。

可以肯定,通过技术手段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以可视化方式达到某种管理目的,这种想法或冲动,“文明码”不会是最后一个。城市管理者要有“法无授权不可为”的法治意识,不能为了管理方便,随意扩张权力,滥用“码上管理”。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舒圣祥专栏”

发布于 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