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杂 食
《冯火》:年轻艺术家的自由创作

《冯火》:年轻艺术家的自由创作

如果你问我广州有什么极具特色的独立杂志,我必定向你推荐《冯火》。

2013年,正在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就读的冯伟敬迷上了网络小说,希望为自己写的东西建立一个发表的平台,于是乎,一本以冯伟敬创作的网络小说《艺术王》为主打内容的流行读物就此诞生了。命名“冯火”,只因当时冯伟敬觉得这个名字非常棒,若日后有了孩子,大概也会以此起名。《冯火》就是那么一本个人化的产物,它没有明确的定位,每期内容均不设主题,仅由各个连载的栏目组成,至于连载的内容,亦由身为主编的冯伟敬一人把控。印制、分销及拉广告等工作则由冯伟敬的室友朱建林分担。逢每月21日上市,《冯火》是一本名副其实的月刊,32开,骑马钉装订,因每期数量太少(仅100册左右)无法上机印刷,所以一直采用着手工印刷装订的方式。

《冯火》的内容主要以绘本和文字为主,创作者大多和冯伟敬一样,拥有美术学院的教育背景,其中不乏受到艺术圈广泛关注的艺术家,譬如前12期的封面艺术家宋拓、现正连载中的徐坦等。在冯伟敬的构想中,《冯火》应是一本人见人爱的通俗读本,他曾在他的专栏《开口梦》中表达过自己对《冯火》的期待,希望“《冯火》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杂志,没有之一”。事实上,但凡看的人都知道,《冯火》从未照顾过读者的胃口,向来以创作者们单向的个人表达为主。刘茵的封面创作以少女心为主题,画面人物常带着初恋的感觉;冯瀚婷的“冲出菜市场”栏目由多个关于蔬果的小故事组成,以手稿的形式呈现;陈拍岸的“迅速史”则始终用一种较真的态度坚持着对日常的戏虐。


2014年7月,《我叫阿史》系列漫画开始在《冯火》连载,并迅速成为了《冯火》最具人气的栏目之一。《我叫阿史》人物造型以冯伟敬和朱建林的好友史毅杰以及三人的老师黄小鹏为原型,情节由冯/朱/史三人商议敲定,再由朱建林绘画完成,内容多以艺术圈现状为观察点,揶揄讽刺中亦带有自嘲的意味。譬如,面对展览上介绍自己作品的采访要求,阿史放弃了语言的阐述,选择把作品放在头上,即便是一座大型雕塑;当被问及艺术与日常的关系时,阿史一言不发,内心则模拟着把提问者暴打一顿的情景……各中境况都是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常常会遇到的。

“我叫阿史”同名展览于2015年3月在OCAT当代艺术中心西安馆展出,参展艺术家即冯伟敬、史毅杰、朱建林三人,漫画《我叫阿史》由此走向了真人化,成为了一个艺术项目。事实上,归因于主创的艺术家身份,《冯火》的作品性一直是一个被讨论的话题。策展人吴健儒认为“《冯火》像是某种艺术家书的实验产品。”《艺术界》杂志则评论道:“对于身兼编辑和撰稿人身份的艺术家们来说,文字也是当代艺术创作工具中的一种,无异于对视觉材料的使用,但更加强调的是思维方式而非形技法。”“《冯火月刊》也许是艺术家异想天开地‘开创历史’的方法,在自我建制框架之下,单向的表达和传播成为了作者与读者的共谋,艺术家和他们的读者们都将获得即时的快感。”即便冯伟敬坚持声称《冯火》是一本流行刊物,但其创作视野及发行渠道的局限性却注定了《冯火》无法成为主流的事实。然而也正是这种无厘头的生活剪影、天马行空的创作演绎、充满手工质感的装桢设计,汇聚成了《冯火》独一无二的趣味性,彰显了“不希望被归类”的自由与随性。

不知不觉,《冯火》已经满三岁了!自2013年创办至今,每月一期从未间断。这对独立杂志来说并不容易。毕竟《冯火》只卖一块钱,实际上每一期都要贴钱做。要问原因?冯伟敬的回答却很简单:“因为我很讨厌做事做到一半突然没了,我觉得这样很垃圾。”

编辑于 2016-08-1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