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邦妮:情绪生病了,但这并不令人羞耻

柏邦妮:情绪生病了,但这并不令人羞耻

简小单简小单
在此前的《孤独,我们共同的隐秘|简单心理 · 造就Talk》中,我们也邀请到了奇葩说辩手柏邦妮。她在现场分享了自己很私密,也很动人的一段经历:关于抑郁症,关于爱自己。

相信你会喜欢~

分享嘉宾:柏邦妮 作家 编剧 奇葩说辩手

今天,我想讲讲自己曾患抑郁症的一段经历。这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而有时候正是由于讲述得艰难,才显得它更加珍贵。

2014年的春天,有一段时间我一个多星期不想出门,看见什么人都讨厌。我不想打扮、不想吃饭,不想淘宝,所有以前让我觉得热情和快乐的事,我都不想做。

那时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新书发布会。但看镜子里的自己时,却觉得自己非常胖丑,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在发布会上跟朋友聊天,他说的话好像传达不到我这里,周围所有人说的话就像一种噪音。

我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口头和文字表达能力是我职业能力的一部分。但在那段时间,我觉得非常艰难。我要费劲全力才能明白别人在跟我说什么;而我要表达出一句话也变得困难。

后来我给曾得过抑郁症的好朋友发了一条短信。我说:亲爱的,我可能有一些抑郁。她说,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然而,我给她发一条短信都已经竭尽全力了,何况是电话!

在生活当中,患有抑郁症或者有疑似抑郁情绪的朋友们,遇到最多的困扰就是别人说:矫情!这是一个无病呻吟的病,是不是你们文艺圈的人不得抑郁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艺圈的?

我很真诚地跟大家说:如果你周围有这样的朋友,或自己处在这样的一种困境当中,那真的是非常难受的状态。如果我们的身心是一部手机的话,那段时间我只有30%的电可用,电量带不动你的手机程序。

大家对于抑郁症最多的三种反应是:第一,你也会得抑郁症?这不可能。第二,你为什么发愁?跟我说说啊。第三,你不开心,我们讲点开心的事好么?

对于第一点,很多人都觉得抑郁症应该是那种多愁善感,看起来浑身散发负能量的人才会有的病。可是我觉得抑郁症就像感冒和发烧一样,它不挑人。微博上打满鸡血充满正能量的我,凭什么就不能得抑郁症?

第二点,我对2014年的春天那段时间印象深刻,因为那段时间我没有任何烦心事,工作顺利,情感稳定。然而,或许就是没有问题,我才不得不平静地面临一个事实——我的情绪生病了。

第三点,难过的反面是开心,抑郁的反面并不是难过,而是有生命力。想吃、想玩、能爱、能动,对一切充满了热情,那肯定不是抑郁症;什么都不想做,没有动力和意愿做事,那很可能就是抑郁。

当时我有个朋友对我说:你可能是抑郁症,要不要心理咨询一下。我特别生气,我说你才抑郁,我没有病。他说,你还记得你的朋友谁谁谁吗,她就是抑郁症。他把我给点醒了。

因为2009年的时候,我身边有一位非常亲密的朋友,她不想洗澡、不想吃东西,整天处于非常颓废的状态,当时我以为她是身体生病了,要看中医。很多时候越是亲近的人,我们可能越是倾向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误解是最深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强大的人,开朗,热情,其实我不是的。我只是更倾向于这么塑造自己,粉饰自己,把自己打造成理想的人。当我越去认同那个理想的我,越去压抑那些不好的东西时,就成了我难以承担的原因。

我从2014年开始看心理医生。第一年经常有朋友跟我说,我看了一两次,没用。我说你以为是去吃麻辣烫吗?吃完就饱了。你的心出了问题,背负了很多你承载不了的东西,这是经年累月的

每个人的心就像一口井,平常在健康的状态是活泼地往外冒水,你的生命之泉、你的情绪都特别健康。但慢慢地那里塞满了石头、落叶和烂泥,你觉得泉水冒不出来了,或者这口井有些浑浊了,这很正常,但不是一天变成的。

所以很多朋友希望看一两次心理咨询就能很快的解决内心的问题,这有点操之过急。一个坏习惯的养成都需要一段时间,改变它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你内心的问题累积了一段时间,改变它也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对自己有一些耐心,我们慢慢来

我头一年咨询时每次都哭,老师说我的心像是有很多破洞的房子,很多洪水在流。我一个好朋友说她说每次做完心理咨询都特别轻松,想吃饭,可是我每次哭得都不想吃饭。我大概咨询了十个月左右,有一天出来以后觉得好饿,闻到旁边有烤串的香味,第一次觉得我想吃东西,这是第一个我好一些的标志。

又过了一段时间,每次我都是倾诉,有好多的话要讲,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有一次我和咨询师相对无言。他说,柏邦妮,我没想到你有一天会没话讲。我也没有想到,心里觉得这又好多了。

大部分的人去看心理咨询是需要很强动力,也有很强的阻力,我的阻力有几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我们不太愿意承认自己的心理情绪生病了,更愿意承认身体生病了。感冒发烧不丢人,这是生理决定的。如果承认了我心理有问题,我情绪有问题,别人怎么看我?我怎么看待我自己?

第二点是个人的阻碍和困惑。我是一个创作者,我很敏感且感情充沛。我很怕把自己治好了,万一我不敏感了,没有那么多愁善感,那我怎么创作呢?我的能量怎么来呢?我很害怕。滋养我们的不仅仅是光明还有黑暗的部分,如果把黑暗的部分都摘掉了,只剩下光明,会变成什么样啊?会变成一个乏味正确的好人吗?

第三个困惑是,我觉得心是我们幽微、敏感、精细的所在,是我们灵魂最后的栖身之所。打开心门让一个陌生人走进来,不设防,把你心里最多的东西都给他,是需要勇气的。

我经历的心理咨询是非常好的心理咨询。咨询室在普通的小区居民楼,周围长满了树和砖红色的老房子。那是一个很干净的小房间,淡蓝色的,房有蜜色小沙发,还有长的非常好的植物,冬天时阳光会一直照进来。我坐在这个地方,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安全、温暖,能让我喘口气的地方。

后来在我很累且不得不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我不能去咨询的时候,我都会假想我在那个地方跟我自己待在一起。我觉得我们要给自己携带一个小毯子,你的毯子可能是一本书,是你信仰的某个人,是某段感情,也可以是类似这样的某种支撑。

在心理咨询之后,我发生了的一些变化

我改变了以前很多自己的观念,比如,我曾很害怕会特别依赖咨询,永远想逃避在小房间里不出来;我很害怕移情给心理咨询师;怕自己沉溺在这种关系里,不愿意往下走。但其实都没有。我真的是薄情的人,大概咨询三年多以后,就变成今天下午我想去美容或者逛街,那就不去咨询了。

我觉得成长和痊愈是自然而然的,就像你病好了就不想去医院了似的。我很感谢我的老师给我带来所有的东西,但是我并不会因此沉溺或者变相依赖他。我听过很棒的一句话,学校是要让你成为自己的老师,受教育的目的不是把知识塞给你,而是掌握一种学习的能力,成为自己的老师,心理咨询也是一样的。

我也发现,心理咨询对我最大的帮助是给我内置了一个人格。心理咨询师的声音,他的观点、想法,好像内置成一个人格陪伴我,防御我。接受心理咨询之后,我发现原先爱自己的方向和方式可能是错的。原来我的自爱,有点像情侣之爱,那种关系特别亲密但也脆弱,容易对自己有过高的期许。但稍稍有一点风浪,就容易对自己失望。

更健康的爱自己的方式是,你和你自己是好朋友。在你不顺时,对你自己失望时,那个声音说:没有,邦妮,你已经很努力了,这个事情不怪你。那个声音非常的理性,跟你有一些距离,但是很安全可靠。它持续的陪伴你,这样你的感受就好多了。

很多人会认为抑郁是伤心难过,恰恰不是。我的亲身体会是,抑郁是没有来得及的,没有释放的难过,你没有允许自己完成它未尽的难过。伴随而来的还有深深的内疚,负罪感和自我的评判,它们会反扑过来把你打倒。

我30岁时结束了一段五年的感情,对我的打击和创伤都很大。但我的坏毛病是,我向前逃跑,我很难面对这么痛苦孤独的感觉,我倾向于赶紧找下一个伴侣。但其实正常的分手以后,那种难过、伤心,对所有一切的怀疑,到慢慢的重建、康复,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但我并没有允许自己这样。我很快地跑到下一段关系当中去,那些没有来得及释放的悲伤才是它吞没我的原因。

在咨询两年三年之后,当我从那种内疚、自责当中慢慢走出来,我才发现我对前任有很多愤怒,这是我曾经不允许自己释放出来的情绪。有一句话是大家一直在听的,叫做不恋过往,不惧未来。我当然的状态是既恋过往,又惧未来。你没有那个心去活在当下,在那时候非常的累和疲惫,是最可怕的。

我的另一个变化是跟父母的关系。我特别渴望自己是完美的孩子,让父母以我为荣,我能做的都做到了。但婚恋这方面我没有办法让父母满意。我还没有结婚,可能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曾做过一个梦,梦见我妈妈来到我家里,打开浴室的窗户把我从22层的屋子里给扔出去。我哭醒了,内心有很害怕、内疚、悲伤的感觉。但我接受了一段时间心理咨询以后,便接受了这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小孩。

在接受自己之后,你传达出来信息和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当你犹疑地跟父母说,我会好的,你放心,我不结婚也挺幸福的。你自己心里都不相信的时候,你爸妈怎么会信呢?而当你幸福地得意洋洋地跟父母去相处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也会不一样。

去年我跟我妈妈有一次长谈,她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她说,你不要因为我们给你压力,就勉强自己去结婚,你只要觉得幸福,我们就会很开心,你过的快乐就是很大的孝顺。我心里如释重负,这也是我体会到一件特别好的事。

去年之前,我还特别不愿意长大。我上一本书的名字叫《老女孩》,我完全不想成为一个女人,也完全不想承担一个女人的责任。之前我无论是品位还是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是很女孩儿的感觉。可能这和我的经历有关,我20岁的时候就承担责任,去苦苦打拼,很拼的过了10年,没有怎么享受过一般少女所享受被人追求,谈恋爱的经历,就直接到了30岁。

人生特别有意思的是,下一个十年你会拼命的攫取上一个十年没有来得及享受的东西。在那个阶段如果没有很好的完成自己,可能到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就会特别回头想去补偿自己,想去打捞自己。

这一两年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成长特别神奇。去年有一天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受,这个感受在我30年的人生当中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一瞬间我觉得非常坦然,没有任何羞愧感、内疚感,焦虑感。感觉很好,但那不是自恋,就是很平静的,内心很饱足很完整的感觉。那一个瞬间就像一枚通透的水晶一样,照亮了我的人生前30年,也照亮了我人生中的后30年。

在一条漫长的人生时光长河里,那个当下像一枚水晶,我就在里面待着。我很希望大家都能够有这种感受,在那个瞬间好像我长大了,成熟了,这个过程一点都不痛苦,好像自然而然的来到一个新的人生阶段。我不愿意赖着再做女孩儿了,大人的责任没有那么恐怖,当一个大人还能享受很多权利和自由,还是挺好的。

经常有人问我说你想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我就经常想到我喜欢的一个作家,他叫卡佛,临死之前,他说,这一辈子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吗?我得到了。

你想得到什么呢?我想爱人,我想被爱,我想叫自己亲爱的。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于《孤独,我们共同的隐秘|简单心理 · 造就Talk》,演讲嘉宾柏邦妮。视频与文字版权归简单心理、造就共同所有。
转载务经授权,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第一次尝试~」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6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