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代理人问题:利益绑定

如何解决代理人问题:利益绑定

在我们平时遇到的各种经济活动中,有一个比较普遍的,令很多人都头疼的问题,叫做代理人问题(Agency Problem)。而如何对付代理人问题,有很大的学问。

首先来说说什么是代理人问题。随着一个经济体越来越发达,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变化就是社会分工的细化。小到吃饭理发擦皮鞋,大到看病投资打官司。在这样的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和技能,而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和别人互相交换各自的专业技能,达到共赢的目的。

在我们和别人交换专长的时候,每一次交换都是一个雇佣关系和技能租借关系。比如我找一个装修队帮我装修房子,我们签好合约规定装修费为50万元。那么通过支付装修费,我租借了这个装修队里的所有成员的装修技能,包括水电工,木匠,砖瓦匠,油漆工,等等。

但即使有白纸黑字的装修合同在,作为房主我还是会面临一个代理人问题。因为我不是装修专业人士,而施工队在装修时我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现场监督。对于装修队来说,他们装修的不是自己的房子,因此在这个雇佣关系中,主人(Principal)和代理人(Agent)的利益并不一致,甚至有冲突的地方。对于主人来说,我追求的利益是用最好和最健康的材料,完成最漂亮和最耐久的装修。而对于装修队来所,其追求的利益是花最小的成本,用最次的材料,在不被主人发现的情况下最快的把这笔钱赚了以后去做下一个装修生意。两者利益冲突的地方在于代理人(装修队)用的材料越好,花的精力越大,他们能够赚的利润越小。

这个装修的例子绝不仅仅限于个例。事实上在各种经济活动和价值交换过程中,都可能出现这样的利益错配。而且这样的利益错配,并不是近代才有。事实上我们在千年以前的祖宗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且给出了一个非常有效的解决办法:利益绑定。

利益绑定,在英语里也有个说法,叫做Skin in the game。


在古希腊的一所摔跤学校门口,写了这么几个字:Strip, or Retire(要么脱,要么滚)。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古希腊的摔跤学校里,所有参加的学生都是裸体学习摔跤并进行比赛的。在这里没有观众:你要么脱了衣服进来参加,要么别进来。也就是说只有真正想进来学习摔跤,并且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意愿的学生,才有资格踏入这所学校的门槛。学校不欢迎打嘴炮的看客。进入学校就必须把自己的输赢的利益绑定,这样才能真正学到摔跤这门手艺。这是Skin in the game(利益绑定)的最早的出处之一。


几千年前的文明,古巴比伦,留下了一部经典的法律,叫汉谟拉比(Hammurabi's code),是流传至今最古老的法律之一。在汉谟拉比中有一条是这样说的:如果建造的房子倒塌压死了住在房子中的住户,那么建造房子的建筑工也应该被处死。如果房子中的主人的孩子被压死,那么建筑工的孩子也应该被处死。

在那时候,建造房子的质量很难检查,建筑工最容易做的事情是在房子的地基中偷工减料,以此获利。因此如何保证建筑工履行自己的责任是一件令人十分头痛的事,于是有了上面的法令。

这条法令背后的逻辑是:一眼还一眼(Eye for eye)。如果房子倒塌砸死了房主的孩子,那么房主会经历非常深刻的丧子之痛,而这种痛苦,建筑工是体会不到的。因此为了让建筑工像房主那样关心房屋的质量,需要制定法律以让建筑工在房屋倒塌时体会到和房主相似的痛苦,所以会把建筑工的孩子也牵涉进来。当然,以我们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条法律,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条很残酷和不公平的法令:孩子无罪,凭什么让孩子去为大人的过错背黑锅?

古巴比伦绝不是运用利益绑定原则的唯一国家。公元400多年时,罗马帝国和匈奴帝国为了保证互相不侵犯,会互换领导人的孩子以保证对方在发动进攻前有所顾忌。如果其中一国的君主想要侵犯另外一国,那么至少他也要承担失去自己孩子的风险,体验到被侵犯国人民的痛苦。

战国时期,国家和国家之间通过互换人质以保证和平的做法非常普遍。秦庄襄王异人年轻时被当作人质送往赵国,被吕不韦发现当作“奇货可居”,用千金把异人偷出赵国,做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生意之一。那个人质,是利益绑定的又一个例子。

在任何主人(Principal)和代理人(Agent)发生的雇佣或者技能租借关系中,聪明的主人总是会想方设法来降低代理人问题,并提高代理人和主人之间的利益共同性。当然我们现在是现代社会,不能再沿用古巴比伦用孩子一命抵一命的野蛮方法。因此我们要在合法文明的框架下设计降低代理人问题的解决之道。

举个例子来说,公司的股东(Principal)和职业经理(Agent)就是一对典型的主人和代理人关系。对于很多大公司来说,他们应对代理人问题的主要手段是给职业经理公司股票,或者公司股票期权,将职业经理人的收入和公司的股票价格挂钩起来。背后的逻辑就是:如果经理人有了很多公司股票,那么他就会把自己放在公司股东的位置上来考虑问题,而不是把自己纯粹当作一个打工仔。当然最后这样的激励机制是否凑效取决于很多复杂的因素,比如该经理人本身的道德水准,他的薪酬设计,公司的治理水平和文化,等等。


美国投资大师巴菲特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非常深刻。他曾经说过:在生意和投资上要想成功,你需要把自己和公司的利益绑定在一起。而他自己就是这么以身作则的:巴菲特作为伯克西哈撒韦公司的主席,他每年的薪水是10万美元。对于如此大规模的一家公司来说,巴菲特的薪水确实很低。也就是说巴菲特主要的资产都在公司股票里,而他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公司股票的增值。这样的安排就能在最大程度上绑定主人(公司股东)和代理人(作为经理人的巴菲特)的利益,真正做到同荣同辱。


代理人问题在投资中也很常见。举个例子来说,基金投资者(主人)和基金经理(代理人)之间,就是典型的雇佣关系。基金投资人看重基金经理的投资技巧,通过雇佣关系来租借基金经理的投资技能,帮助投资者获得更好的回报。但是,就像任何雇佣关系一样,这里面有一个潜在的代理人问题,即基金经理和投资人的本质利益并不是完全趋同的。投资人想要低风险,高回报,希望付给基金经理的报酬越低越好。但是,基金经理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收入。由于基金管理费是基金经理管理的资产规模的百分比,因此对于基金经理来说,关键是要管理更多的资金,而不是给予投资人更好的回报。

美国著名的投资人Charles Ellis曾经写过一本畅销书,叫《The Partnership》,讲述的是高盛公司的发迹历史。在书中的一个章节作者提到,管理高盛资产管理部门(GSAM)的合伙人在经历了几年的挫折之后有一个瞬间醍醐灌顶,忽然意识到该部门的主营业务并不是设计出最好的投资策略,而是如何集聚他们可以管理的资产。换句话说,业绩不是最好并不是大问题。是否圈得到钱,并且从这些钱上收取相应的费用,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所以在基金投资这个行业,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利益错配,而不是利益绑定。举个例子来说,一般基金经理的收费标准是管理费(比如每年1%-2%)外加业绩分成(比如每年10%-30%不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基金赚钱,投资者有的赚,经理也有的赚(管理费+业绩分成);但是如果基金亏钱,投资者亏了,基金经理却继续赚钱(管理费照收,最多没有业绩分成)。也就是说,投资者需要承担风险自负盈亏,而基金经理则旱涝保收,在任何情况下都有的赚。


那么投资者应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呢?还是通过利益绑定。聪明的投资者,会要求基金经理在他兜售的策略里,至少投入相当一部分自己的储蓄(比如基金经理自己的30%以上的家当)。在这种情况下,当投资者赚钱时,基金经理跟着一起赚;而当投资者亏钱时,基金经理也应该亏损至少相似的程度,经历类似的痛苦。这样的利益绑定,是保证基金经理把投资者的钱当作自己的钱来看待,以最大的认真负责态度来对待这些资金的最好办法。事实上这也确实是很多大型机构在投资对冲基金以前会考虑的关键因素之一。

利益绑定原则,不光在金融投资领域很重要。这个原则的适用性非常广泛,可以跨越任何行业和不同领域。区分一个人是否聪明的地方之一,就在于他能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辨别别人有没有言行一致,把他的利益绑定在他兜售的东西上。


1981年5月13号,当时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梵蒂冈遭到暗杀袭击。上图是当时教皇在被袭击后,其保镖抱住他的情景。

教皇被袭击后,立刻被送去 The Agostino Gemelli University Polyclinic,意大利最好的医院之一。后来教皇一有健康问题,第一个去的便是这家医院。

教皇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去教堂祷告,而是去了一家现代化医院。这一细节让人感到有些讽刺。英语里有句话叫做Practice what you preach,意思就是言行合一。如果你向别人宣传要信上帝,要虔诚的祷告,那么至少你需要在行动上有所表示,用真正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确实是上帝的忠实信徒。

言行不一的兜售和宣传,很容易被聪明人看穿,因此这些把戏只能去忽悠那些傻瓜。


比如这位知名经济学家,从2004年开始就唱空房价,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利益绑定。对于这样的经济学家来说,在电视上随便张口说说他对于房价的预测是没有成本,只有好处的。如果房价真的下跌,他就可以继续兜售自己对于经济精准的预测,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出场费。而如果房价上涨,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如果有一种利益绑定式的惩罚机制,规定唱空房价的经济学家,在房价上涨时受到和房价上涨幅度相匹配的经济损失,体验一下那些踏空房市的老百姓的真实痛苦,那么我相信这些经济学家在给出他们的建议和意见之前会三思而行。



又比如这位经济学家,为多家P2P公司做推广宣传,但也是没有利益绑定。只要P2P公司愿意付出邀请这位教授的出场费,对他来说就是一门保赚不赔的好生意。站一下台,讲两句话,就有不菲的收入。而这家公司到底是不是正规,有没有玩旁氏骗局,这位教授是不关心的。

如果规定每一个教授代言过的P2P平台,一旦倒台之后他自己也要受到和其他投资者相似的经济损失,体会一下那些被欺骗和忽悠的投资者的痛苦,那么相信这些教授也对自己的言行更加谨慎。

反过来也是一样,投资者在做出自己的投资决定之前,需要调查清楚的最重要问题就是:对方有没有和自己利益绑定?

比如对方向你卖保险,你应该问他:你自己花了多少钱买保险,占你收入和净值的百分之多少?你为自己的老婆和老妈买了什么保险?

比如对方向你出售化妆品,你应该问他:你自己买了多少这样的化妆品?你有没有为你的老婆和老妈购买?

比如对方向你推销理财产品,你应该问他:你自己买了多少?如果该产品下跌20%,你损失多少钱?你从销售该产品中获得的好处是多少?

只有确保利益绑定,才能从根本上降低代理人问题,最大限度的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编辑于 2017-04-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金融、投资、商业和经济。内含大量数据,搜索关键词可以找到相关资料。百分百全部原创,没有任何广告、软文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