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mage
走出抑郁,通常从无用的方式开始 | 吕旭亚

走出抑郁,通常从无用的方式开始 | 吕旭亚

简小单简小单
分享嘉宾 吕旭亚
荣格心理分析师 美国加州整合学院心理学博士

我是吕旭亚,是一个心理学家,也是荣格心理分析师。来找我的人大概都是生命碰到困境,心里有痛苦或者生病的人。所以抑郁这个主题是最常见不过的。

国际卫生组织提过,21世纪人类所面对的心理卫生最困难的一件事情就是抑郁。

几年前我去参加一个心理治疗的专业会议,中间有一个主题是有关于抑郁。其中一个老年的荣格心理分析师James Hillman,他看着我们问:“是他们疯狂还是我们太麻木了?是人生病还是这个社会病了?”

之后的讨论完全翻转了大家对抑郁的理解:抑郁变成是一个很温柔的提醒——对于我们个人、集体、人类社会。难怪21世纪我们是一个抑郁的年代,因为我们如果不麻木不仁,我们就要抑郁了。

很多人走进我的治疗室里,跟我分享或者求助有关他们的生命经验。

我想跟你们分享一位女性的故事,她是一个科技公司的高级主管,能力非常好,带团队非常好,一个计划接着一个计划的做;使命必达的结果是会好好的犒劳自己,她会去买当季的新衣、买彩妆、带家人旅游。

在一次新年的假期结束之后,她如往常一样去上班的时候,但觉得没有办法走进办公大楼。她回家了,打电话给老板说,我今天请病假,她心里想大概是放假症候群吧。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走不进去,她开始慌了,开始求助,她求助医师,最后找到我,这是三个礼拜之后,她说你一定要帮我。

两年后她决定选择改变人生方向,往艺术的方向去。从我们见面的第一次以后,她没有踏进办公室一步。

她经历了什么?她所有的能力一步一步的消失:不再能够敏锐地思考,很好的行动力也消失了。她连床上都没有办法睡,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居家的衣服从早到晚窝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非常恐慌和害怕,就像所有抑郁症的人所经历到的,恐惧、无助、愤怒、悲伤,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样的状态用象征的语言来说“很像黑暗”:是黑色的森林、黑色的大海,灵魂走入了暗夜,我们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出路。几乎像是死亡。

我们常常称这个过程叫做“暗夜的灵魂”,因为它趋近死亡。既有我们所认识的世界瓦解了,我们所认识的自己消失了;可是新的自己没有看到,也找不到。痛苦变成了唯一的陪伴。

抑郁很像是一个河流的改道。你生命之流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开始碰到了阻碍,生命之流再也流不出去了。你曾经喜欢的东西不再喜欢,你开始跟这个世界保持距离。

这个距离一旦拉开以后,有一种心理的流动开始往里面走,这时候抑郁的人开始像人在黑暗的森林里想找出路一样,要找出新的路。

心理大师荣格(瑞士人)也得了抑郁症。在他30多岁时辞掉了学校的工作。他每天去走苏黎士湖畔走路,问自己“这么干枯的生活,我没有一点点活下去的力气。要怎么办?”

他想到在他小时候四五岁的时候,喜欢拿小石头叠起来玩,创造一个他自己的小世界,一玩就玩好几个钟头,完全忘记时间。他决定把这个孩子再找出来,于是开始每天散步的时候在湖边捡石头。

这是荣格离开抑郁的开始,他为自己所做的。

我也跟我的女病人做同样的事情,我跟她讨论:在她的生命过往,有没有一个时刻,现在回头一看还是充满了乐趣。

她想到了,有一年陪家人到国外生活,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就参加了一个摄影课,带着照相机出去看光、看颜色、捕捉这些东西,晚上到暗房去看着这些影像浮现出来,在里面会沉迷掉忘记时间,甚至会错过最后一班的地铁。

我说,“那我们试试吧,请你把封存已久的照相机拿出来”。她后来选择艺术这条路,重新找到一个心理之流流到她生命的方法。

另外一个朋友是怎么样走出暗夜的?他完全无法工作,也不能够出门,唯一的方式就是出去走路。每天没有固定的时间,觉得可以了就出去走。

他说,“我离开家门的时候不知道去右边还是左边,就看我的身体怎么样带着我去”。他每天走三四个小时,在这个城市里游荡;直到三四个月后,有一天他知道不必走了,可以重新回到他停下来的生活,重新开始。

不同的人,在寻找生命的河流改道转向的时候,有不同的方法。他们通常都是从无用的地方开始,像一个小男孩一样的堆石头、涂鸦、写字、走路……这些无用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却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指引。

这个时候所开启的那个世界跟我们原来所熟悉的东西全然的不同,精神之流所要流向的方向恰好不是你原本熟悉的方向。

做这些事情看似“无用”,你不是为了成为一个画家而涂鸦;不是为了成为一个作者而书写;你种一个植物下去不是希望它长出多美丽的果实,而是你等待着看它发芽的过程……

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平常我们称之为乐趣、兴趣、打发时间的事情,通常跟美、艺术、大自然有关,跟心灵的追寻有关,与生命的意义、哲学、宗教有关。

这些东西不能够替你产生金钱的利益、名声,可是在抑郁的时候,却变成了很重要的一条路。这些路充满了一些特质,就是象征。它允许我们从潜意识里带出一些经验可以回应我们意识里的呼喊,有一个自己被遗忘在后面。

正是因为它“无用”,你的兴趣“无用”,你渴望所发展的东西这个社会不支持。所以我们把它一步一步的落在后面,直到有一天它们反攻,它们回来要求你的注意。所以这些特殊而奇特的治疗方法变成了打开跟唤醒我们内在象征生活的一种。

所谓的象征生活就是那些梦、白日梦,那些喝杯茶的乱想想出来的东西……这些内在所呈现值得我们注意。

我会开始邀请这些朋友跟我一起工作的时候注意他的梦,记录他的梦;我鼓励他去看小说,而不是去看工具书;会鼓励他看电影,看很好的艺术电影,让他可以浸润在生命力另外一个流动里,因为生命渴望、灵魂渴望被看到。

当他被看到的时候,实质的这个自我就可以得到一个整合和开阔,我们的生活不再是扁平的。

而因为这个抑郁所拉开的深度和灵性所追寻的,哲学所追问的生命的一体拉开了高度,这个整合的人生因为抑郁而开展。

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于《孤独,我们共同的隐秘|简单心理 · 造就Talk》,演讲嘉宾吕旭亚。视频与文字版权归简单心理、造就共同所有。

往期嘉宾分享回顾(点击即可查看):

转载务经授权,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无用即有用」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