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人的信仰

前言:信仰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对某人、某物的信奉和尊敬,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信仰是人类群体稳定存在并发展进步的基石之一,没有信仰的人不过是一群智力较高的动物罢了。


一、引言

“中国人没有信仰”,这一观点流传很多年了。

说出这一观点的人往往确认这是事实,且通常并不满足于仅仅是陈述,他们认为其后存在着一个推论:没有信仰=>缺乏敬畏、心灵不被约束、欲望泛滥=>种种痛苦和焦虑、争权夺利、食品问题、诚信问题、……,总之,一切社会问题都可以归结到这里。这一观点在看似合理而严密的论证下,被用来批评中国的社会现状与中国人的民族性,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拥趸。

然而,这一暗含着某种对比和矮化暗示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中国人并不缺少信仰,在持续近五千年的发明、实践、总结、积淀之下,我们的信仰有着丰富的内涵。事实上,中国人的信仰完全不同于天启宗教(犹、基、伊)的信仰,东方的华夏先民与西方的闪米特人在文明肇始期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本文将约其要职,在狭义与广义两个层面阐述中国人的信仰,笔墨着重于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力求在最小的篇幅内完成论述,避免冗长的分析、考据、比较(以免求全导致本文变成数十万言的专著)。


二、狭义信仰的层面

狭义的信仰一般指宗教信仰,具体含义是:“人群对其所信仰的神圣对象(包括特定的教理教义等),由崇拜认同而产生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及全身心的皈依。(来自百度百科)”

天启宗教(犹、基、伊)具备以上特点。在七世纪伊斯兰阿拉伯文明崛起、十八世纪基督教欧洲文明兴盛后,天启宗教成为世界哲学和文化领域的显学。尤其是基督教欧洲文明兴盛是和地理大发现相联系,其对全世界各文明的政治军事征服使得天启宗教族群掌握了文化上的话语权。天启宗教的重要特点是一神性、排异性、自信性,天启宗教族群敏感地辨识着外部人群的信仰特征,将自身视为正确的标杆,将多神信仰贬称为低级,将无神信仰贬称为无信仰。两百年间,基督教欧洲文明引领着全世界的变革与发展,其价值观自然而然的对外输出,并逐步具有了一定程度的普遍认可性,也缓慢地影响了世界其他文明对自身信仰的判断。科技工业和军事的巨大优势无疑大大增加了天启宗教族群的优越感,并使得世界很多文明开始自我否定,启动了自我改造以“向先进文明靠拢”。这样的大形势下,中华文明信仰成为了一个虚无的存在。中华文明中缺乏人格化的绝对力量崇拜,与天启宗教在根本上是不同的,因此,天启宗教族群的强势必然导致双方均认可“中国人没有信仰”这一论断。

本质上,这是力量差异带来的自信差异。

前言中已说明:“信仰是人类群体稳定存在并发展进步的基石之一,没有信仰的人不过是一群智力较高的动物罢了”。凡是强盛过的文明,必有自己的信仰。作为一个广阔区域的核心文明、作为一个延续数千年的文明,中华文明必有自己的信仰。

本部分将概述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并按传统的三教(儒道释)予以分别。

(一)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默化于心的儒教信仰

儒教信仰是中国人信仰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儒教又称圣教、国教,以儒家思想为最高信仰。儒家思想的核心概念源自学者所总结的五帝三王历代先贤的圣言圣行,由周公旦制度化,由孔子、曾子、子思、孟子系统化,由董仲舒、二程、朱熹、王阳明、王夫之等人加以侧重点不同的发扬。从汉代起,儒教就一直是中国的国家宗教,数千年间指导着中国人的世俗生活。

数千年的潜移默化,儒教信仰早已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结合,不知不觉间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思想深处。这种烙印是如此之深,再加上儒教不要求去教堂、不要求做五功,所以中国人普遍的不能感觉到其存在。下面,我将举出儒教信仰的核心,这些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毕生践行的,完全可以称作儒教版的“十诫”。

1、尊重知识、重视教育

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是最重视教育的。孔子最重要的尊号是至圣先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韩愈),由此可见一斑。对知识的渴望、对教育的推崇,是我们中国人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的。《论语》开篇是“学而时习之”;童蒙读物《三字经》开篇就讲不教性迁、玉琢成器之理,并举孟母、窦燕山之例;童蒙读物《千字文》收尾之句是“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这都是中国人最希望教给孩子的道理。

汇丰2016年发布调查报告《教育的价值:未来的基础》显示:“中国内地父母对子女教育经费的重视程度名列全球第一……子女教育支出最为刚性……如需在财务上进行取舍,……有近六成(59%)内地受访父母表示,子女的教育经费是他们最不可能削减的支出……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2%)……几乎所有(97%)的中国内地父母都是自己承担子女教育所需资金……几乎所有受访父母都希望子女进入大学深造。”

中国人所渴望与推崇的知识是广义的,并非仅仅是腐儒所谓的道德文章。周代官学要求学生掌握六种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包括道德礼仪、体育作战、识文断字(以明古史时事)、以河洛三易为代表的古代数学与哲学,这应该是对全面素质教育最早的阐述了。在古代中国,除了经史文章,医、卜、相、数、百工等在中古以后,也是社会普遍认可的体面职业。在今天,“让孩子学点手艺”以免“一辈子打短工”,也是爱子女的父母们的共识。

2、勤劳与艰苦奋斗

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的勤奋是举世闻名的。勤奋是基于对生活的通盘考虑与计划布局而自我控制懒惰与欲望,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微观生活上的映射,素为儒家崇尚。如孔子读书,“韦编三绝”;如孔子见宰予昼寝,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如《孟子》中:“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如朱子家训有云:“黎明即起,洒扫庭除”等。

勤奋是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非洲人坐拥大片优良土地,不事劳作,故穷困甲于天下;欧洲人如今不尚劳动,故发展疲态已显,我们中国人,只要有稳定的发展时机,我们就能凭借艰苦奋斗,在几十年间出人头地、家兴业旺。例如在印度尼西亚,华人占人口不到4%,但却操控了40%以上的经济。这些华侨的祖先当年下南洋一般是先在码头当搬运工,攒几年钱就经营杂货店,从事本地人嫌累不干的活计,从五毛八毛的挣起,两三代就成为富豪。

3、处事执中

按儒教学说,执中是处理问题的最高智慧,大到治国理政,小到日常琐事,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均可以、并应当应用。执中的含义大致为恪守中道、无过无不及、执两用中、和而不同、通权达变,其反义则是非黑即白、非敌即友的简单思维方式。子曰:“舜其大知也与……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说明做事前明辨左右,随后在左右之间的某处取一个合适的点着手,这是圣人传下来的大智慧。

这种思考处事方式便是儒家十六字心传中的“允执厥中”,也即是简单意义上的中庸之道。

中庸之道是无上大道,是只能接近但永不能到达的最高境界,值得为之努力。《论语·庸也》:“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中庸》:“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中庸之道又是极易入门、万事可行、行必有果之道。《中庸》:“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即人皆能行之。

4、有强烈的家庭责任感、看重亲缘纽带

在中国人心中,“四世同堂”是一个美好的褒义词;在中国人心中,“天伦之乐”是最美好惬意的享受。孩子是生命的延续,从生理角度看,举世皆然;但从心理角度看,其他文明族群少有像中国人这样看重亲缘纽带的。春运这一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是最好的证明。

儒教要求人们讲孝悌和慈爱。孝,指对父母还报的爱;悌,指兄弟姊妹的友爱;简言之: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另一方面,儒教所谓的孝悌并不只是单方面的顺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孟子》:“申之以孝悌之义……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则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则恶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间不责善,责善则离”。《诗经-小雅-棠棣》:“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诗经-小雅-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论语-颜渊》:“父父子子”。以亲情为纽带能够缔造最为稳固和强大的家庭关系,推而广之则可以构筑稳定和谐的社会,这是儒教的要求,也早已被中国人全体践行。

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对家庭成员的称谓是最多的。英文cousin,就把你同一辈的亲戚(堂/姑表/姨表 兄/弟/姐/妹)都包含了;英文grandmather,就把你奶奶辈的女性亲戚(亲/姑/舅 奶奶/姥姥)都包含了。这些都说明了这一点。再举个例子,我国广大农村住宅装修的时候,常常会在大门上方用瓷砖贴上“家和万事兴”,亦是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重视家庭的明证。

5、有以“智仁勇”为核心的自我要求

自我要求,即是修身。修身是持续进行的自我完善,一向是儒教的核心要求,如《大学》有言:“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周公《诫伯禽书》:“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诸葛亮《诫子书》:“静以修身”之类,皆属此意。

儒教所要求的修身,其核心为“智仁勇”。《中庸》:“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论语-子罕》:“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智、仁、勇,此三者天下之通德”。

仁,指仁爱,是最高的道德原则,要求从自身、到亲人、到众人,皆要关爱、爱护。唯仁者能无敌于天下,《孟子集注-梁惠王章句上》中苏氏曰:“……孟子以来,自汉高祖及光武及唐太宗及我太祖皇帝,能一天下者四君,皆以不嗜杀人致之,其余杀人愈多而天下愈乱。秦晋及隋,力能合之,而好杀不已,故或合而复分,或遂以亡国“。知,通智,指智慧。人非生而知之,需学而知之,故智慧要从学习中来,《中庸》:“好学近乎知”,不亦宜乎?勇,即勇气,儒教不好小勇,《孟子-梁惠王章句下》:“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一人衡行于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

故,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在同等条件下,拥有全世界最好的道德水准。散居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也普遍是最友善、犯罪率最低的族群。另一方面,在危急关头,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又是最勇敢强大的群体,这也使得我们成为了全世界主要上古文明中唯一延续至今的,能够在数千年间保持种、地、文不变。

6、有“治平”的抱负

儒教希望每个受教育的人都有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抱负。

《大学》为《四书》之首,《大学》对学者的最高要求便是提升自我、完善自我,以平治天地、以明明德于天下。故朱熹倍加推崇《大学》,以斥贬世间神道虚妄之教、短视功利之学,朱熹在《大学章句序》中云:“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有聪明睿智能尽其性者出于其闲,则天必命之以为亿兆之君师,使之治而教之……俗儒记诵词章之习,其功倍于小学而无用;异端虚无寂灭之教,其高过于大学而无实;其他权谋术数,一切以就功名之说;与夫百家众技之流,所以惑世诬民、充塞仁义者,又纷然杂出乎其闲。使其君子不幸而不得闻大道之要,其小人不幸而不得蒙至治之泽,晦盲否塞,反覆沈痼,以及五季之衰,而坏乱极矣……”。

前文说过,儒家思想的核心概念源自五帝三王历代先贤的圣言圣行,其人皆以天下兴衰、百姓亡苦为己任。例如伊尹,事见《孟子-万章章句上》:“伊尹耕于有莘之野……汤使人以币聘之……(伊尹)曰:‘与我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吾岂若使是君为尧舜之君哉?吾岂若使是民为尧舜之民哉?吾岂若于吾身亲见之哉?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

这是一种内在的、强大的、潜伏的、有追求的精神力量。在这种自我甚至难以觉察的力量的带领下,即便是快餐文化产品的领域,我国的网络小说也体现出了与美剧、日漫等不同的特质,格局和故事背景明显超越对方,主角的行动力、责任感、拼搏心平均也超越对方,甚至出现“位面”这类概念(私以为,位面不用于平行世界,是比平行世界更高的存在)。

7、士大夫治国

儒教主张,治理国家需要特殊的人才,即官员行政应是一种专门的职能,并非每个人都可以。这种思想,加上上节所说的抱负,逐步地变成了中国“士大夫治国”的特点。士大夫是一个特殊的、相对固定的、不因政权更迭而改变的阶层,是知识分子和官僚的混合体。士大夫直接接触、管理人民,并将可能危害人民的力量(即国家暴力机器)与人民隔绝开,形成一个特殊的中间层,尽力使人民安定、使社会有序。

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同样主张专家治国论,他认为国家政权应该让经过训练、有知识才干的人来管理,反对选举民主;同时他还主张通过教育来培养治国人才。可惜的是,苏格拉底死于民主,西方世界从此(或许到伏尔泰?)再无专家治国论,数千年来其人民或是被国王/教会/领主实行混乱的领导、或是手握选票看着走马灯般演出的商人政客。

进一步的,为使士大夫阶层更加“精英化”、并增加流动性,儒教中国还发展出了科举这一举世罕见的制度。科举符合儒教基本理论,绝非后世所妄议的制民之策(亡唐者黄巢、亡清者洪秀全之流,科举未能成为其全部志向,读者宜推敲分辨之)。以科举为代表的“竞争性官员选拔考试”更被英国所学习,成为如今西方世界低级公务员的录用方式。

8、推崇规则、秩序、稳定

儒教在社会生活方面的最高理想是具有良好稳定的秩序,也就是和谐,而“礼”和“化”则是达成这一目的的两种手段。礼,是行为的规范,以某种恰当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颁行天下,人民践行之,则可以逐步获得稳定和秩序。“化”则是针对不能尊礼的人而行的,其意思是教育、改进、感化,既不放任自流使社会有失序的风险,又不似天启宗教实行强制手段。其实行,兼顾了人与社会的双重利益。

举例说明,除法律外,于民间则广泛存在家规和乡约,皇权不下县,然民间有三老;于朝廷则有成宪,自古君权、相权相互制衡,力求决策稳妥恰当、力求避免独裁引发失序(重点说明:自汉朝以来,中国核心政权的主流绝非独裁政治)。相权之相者,前文所述士大夫之所尊者也。

儒教信仰下的中国人不轻易破坏秩序。遵守秩序则行事成本低、推翻破坏则代价极大,且重新建立新的秩序并不容易。但当秩序带来的痛苦达到阈值时,则中国人会选择推翻旧秩序、建立新秩序,此即儒教所赞扬的“汤武革命”。

9、大一统

自上古起,中国人就有着强烈的国家统一观念,其后的儒家继承并发扬之。《诗经》有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春秋公羊传》:“元年者何?君之始年。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

董仲舒是大一统思想的积极践行者,其立论深刻的影响了接下来两千余年的中国政治格局与中国人思想。大一统,即是政治上的,也是思想上的。

政治上,有鉴于三代诸侯攻伐及七王之乱,以晁错、董仲舒为代表的当时学者,主张政权统一、以郡县制替代分封制和半分封制(郡国并行制)。这一举措的施行,使得汉帝国的行政成本、分裂隐患大幅降低,使得汉帝国的动员能力、抗风险能力大幅提高。进而使得接下来三百余年不仅无严重边患,还有力拓边;内部除王莽之乱外,基本无内部的战乱,保证了政局的稳定和人民生活的安定。

思想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应当说明,罢黜百家,并非焚书弃智的禁止百家之学,而是在国家中央政权层面上以单一思想作为价值观和指导思想,这也是儒教组织化和国家化的开始;至于独尊儒术,所尊的儒也并不是原教旨主义的儒学,而是以儒学为核心,充分吸收了道、法、阴阳五行等百家学说的新学说,从这个角度来讲,儒学又是与时俱进、包容兼收的。思想上的大一统,使中国人道德准则、行事方式趋同,增加了内聚力,为后来的一个个盛世奠定了基础,也使国家统一被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所认可。

10、天人感应与人本主义

天人感应之说,起源自《尚书·洪范》:“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晰,时燠若……”,意思是说君主施政态度能影响天气的变化。子曰:“邦大旱,毋乃失诸刑与德乎?”。《孟子》:“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以上,皆表明代表着最高力量与决断的“天意”与居于其下的“人世”存在联系,“天”就是儒教的最高神。

天人感应的第一层的字面含义,是君权神授。即帝王是上天所派授,统治万民。帝王德行善,则上天嘉之,不善,则上天罚之,《诗经-大雅-文王》:“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孙子,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这一层含义与天启宗教和很多上古文明的信仰是一致的。然而,这不是儒教对天人感应的真正定义。

儒家对天人感应的真正定义,也是对天意、天帝的真正定义,即:天即是人、天意即是民心。《孟子-万章章句上》:“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天与之……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天子能荐人于天,不能使天与之天下……昔者尧荐舜于天而天受之,暴之于民而民受之……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是天受之;使之主事而事治,百姓安之,是民受之也,天与之,人与之……尧崩,三年之丧毕,舜避尧之子于南河之南。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讼狱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尧之子而讴歌舜,故曰天也。夫然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太誓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此之谓也”。可见,最高的神是天,而天其实就是人。这是儒家学说中的伟大的人本主义,抛弃了制裁万物、不可捉摸的人格化的神,而代之以人民,即全体人民就是天。对此,毛泽东有一个十分经典、恰当的论断:“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此之谓也。

以上十条。

韩愈:“民之初生,固若禽兽夷狄然。圣人者立,然后知宫居而粒食,亲亲而尊尊,生者养而死者藏。是故道莫大乎仁义,教莫正乎礼乐刑政。施之于天下,万物得其宜;措之于其躬,体安而气平。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文武以是传之周公孔子,书之于册,中国之人世守之。”

自上古至于今,以上十条所代表的儒家道统早已深深刻印在中国人心中,这就是中国人的儒教信仰。儒教信仰根植于我们内心,是我们道德、观念的来源,决定了我们政权、社会、家庭的结构。儒教信仰早已默化于中国人心中,这种默化是如此之深,如果不仔细思考发觉,多数人甚至不会注意到。在儒教信仰的指引下,中国成为了全世界唯一的延续数千年至今的古代原生核心文明,并一次又一次的在不同时期成为最强大与最先进的文明,成就与信仰是如此的伟大,值得每一个中国人为之骄傲。

(二)人生的第二方案:释道

中国的传统宗教信仰还有两种,分别是佛教信仰和道教信仰,其信仰者的数量占总人口的比例不大,但其“宗教特征”相对于儒教来说更明显。佛教追求智慧与觉悟,道教追求自由与解脱。信仰佛教和道教的人组成宗教团体,称为教徒,通常居住在特定的地方并不参与世俗生活。佛教徒和道教徒要舍弃家庭,一般不承担社会责任,主要精力用于感悟佛法与自然。
佛教和道教在民间拥有为数不少的追随者,这些追随者通常信仰并不坚定,与佛教和道教的互动更多的是交易,即以供奉、布施换取功德、运气的回报。追随者中只有极少数最终会成为佛教徒或道教徒。即便如此,这也成为了中国人人生的第二方案,即出家、出世。佛教和道教在此不多介绍。

儒教信仰、佛教信仰、道教信仰共同构成了中国人的信仰主体,其中儒教信仰是核心。自中古以来,儒道释三家被称为正教,三者各成体系又互相借鉴,共同丰富着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三、广义信仰的层面

中国人的广义信仰、也就是中国人最深层次的信仰是什么呢?

请看如下的文字:

1、《韩非子·五蠹》:“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说,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

2、《淮南子》:“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豖希、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3、《孟子·滕文公上》:“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尧独忧之,举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泽而焚之,禽兽逃匿。禹疏九河,瀹济漯,而注诸海;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

4、《列子·汤问》:“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毕力平险,指通豫南……杂然相许……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5、《山海经·北山经》:“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6、《墨子-非命》:“故昔者三代圣王禹、汤、文、武,方为政乎天下之时……出政施教,赏善罚暴……昔桀之所乱,汤治之;纣之所乱,武王治之。当此之时,世不渝而民不易,上变政而民改俗。存乎桀、纣而天下乱,存乎汤、武而天下治。天下之治也,汤、武之力也;天下之乱也,桀、纣之罪也。若以此观之,夫安危治乱,存乎上之为政也,则夫岂可谓有命哉。”

7、《荀子-天论》:“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因物而多之,孰与骋能而化之!思物而物之,孰与理物而勿失之也!愿于物之所以生,孰与有物之所以成!故错人而思天,则失万物之情。百王之无变。”

这些文字中有一股朝气、有一种不信邪的勇气、有思考和努力。太阳太多,弓箭射下来;洪水太大,修河道驯服;山挡路了,搬走;海害人了,填平;猛兽多,建巢;疾病多,用火。天命?天命可制而用之!这些朝气和勇气、思考和努力是从上古到今天一直在中国人身上存在的;这些朝气和勇气、思考和努力使得我们成为了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人不服神鬼、不畏山川、不拜天命,相信天地之间人为最大、相信人类可以控制一切,崇尚人的主观能动性,这便是中国人最最根本的信仰。


四、总结

前文讲述了中国人的信仰,包含以儒教为主、道释为辅的狭义的宗教信仰,和崇尚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广义信仰。每一个中国人,细细的审视自身,应该都能确认前文所述信仰的存在。“中国人没有信仰”这一暗含着某种对比和矮化暗示的观点可以休矣。


三九先生于北京凤凰岭

编辑于 2018-01-11 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