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美留学生日报》翻译

trigger warning:本文部分言论可能会让《北美留学生日报》的一些忠诚读者/支持者感到不快,特此指出。

首先,我要向《北美留学生日报》翻译《Free Speech Is the Basis of a True Education》一文的翻译表示诚挚的道歉。听说我专栏文章 Free Speech Is the Basis of a True Education - so kind, yet so cruel - 知乎专栏 中的骂文让您感到非常不适,如果的确如此,这是我的责任。这不是我的本意,我表示道歉。

因为我想攻击的,并不是作为翻译的你,而是《北美留学生日报》的翻译流程。那篇文章中,发贴人,翻译,加上编辑,就有三个人,我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人参与,所以我把这篇翻译糟糕的文章的出现,归因为整个《北美留学生日报》的编辑出版流程的问题,我用的也是「你们」,针对的是翻译的这个行为,而不是你个人。如果说大家认为我是在攻击翻译个人,我在这里澄清一下。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我从整个文章的排版风格来看,认为不可能《北美留学生日报》中有人看不出来翻译的问题,这种擅自篡改原文的习惯,很可能是一个习以为常的现像。

既然原文发贴者 @林国宇 在评论里说「还希望您能一一指正,而不是这种类似“我不说问题在哪里,反正你们就是有错”的批评吧」,「我都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您也的说得明白一些是不是?」 那我就略说一点,咱们互教互学吧。

有啥错指出来,我坦然承认,该道歉道歉,你要是承认翻译的不好,我也就收回之前的骂文。

(那个「那能否麻烦您自己翻译一个“尊重了作者”的版本呢?」就算了吧,评球的不一定能踢球,评戏的不一定唱很好,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水平,不敢糟践原文。)

没错,这篇文章我看着很难受。让我觉得别扭的,一个是上面那一堆的乱插的图片,还有一堆的黑体重点。所以我就点去原文看了一下,发现人家文章干干净净,什么重点都没有。把文章翻译过来就翻译过来,非要用黑体跟御笔一样大摇大摆做高亮,看着恶心。实在是想用黑体,至少也应该加上一句:「文中黑体由译者所加」,否则对作者有何尊重可言。

除了这黑体,原文的很多段落在译文中都被一段分成两段。我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翻译规则,可以随意拆分人家的段落。

当然,这些问题不一定是翻译的,也有可能是编辑的,或其他人的。所以我还是说,我不是针对你,而是《北美留学生日报》的翻译出版流程。

好了,这些格式上的,一目了然的说完了,下面说翻译。

题目。

原文有题目,大标题《Free Speech Is the Basis of a True Education》,小标题《A university should not be a sanctuary for comfort but rather a crucible for confronting ideas.》

这个在译文里没看到。

题目不翻译,那好吧。不过文章中有这么一句:

芝加哥大学校长Robert Zimmer,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大学教育的真正意义的文章,其中指出思想自由是真正教育的基础,并坚决反对言论控制

这里面的黑体很有意思。因为「真正教育的基础」这个词,原文章中出现过,就是题目中的「the Basis of a True Education」。但是人家题目是《言论自由是真正教育的基础》,不知怎么,到这总结的黑体里,变成了「思想自由」。去原文里搜,凡是出现「自由」的,都是「free speech」,「free and open discourse」,都是言论自由,出现「思想」的,都是「debating ideas」,「exchange of ideas」,「express their own ideas 」,或「a crucible for confronting ideas 」,指思想的交换,表达,与冲撞,和「思想自由」还是有距离的。既然整句话在套题目,不知这「思想自由」是怎么引申出来的。

当然这一句也不是翻译,所以这总结的人是谁,我不知道,是读的原文还是译文得出的结论,我也不知道,就是随手评论一下。

接下来正文第一段

Free speech is at risk at the very institution where it should be assured: the university.

翻译是:

大学本应是言论自由最该被保障的地方,现在却正在亲自给这种自由制造着巨大的危机

原文是「at risk」,被翻译出一个「巨大的危机」,还要加上「亲自」这样的形容词。从下文或许可以导出「亲自」的意思,但是原文没有,就不要加。

第二段:

Invited speakers are disinvited because a segment of a university community deems them offensive, while other orators are shouted down for similar reasons. Demands are made to eliminate readings that might make some students uncomfortable. Individuals are forced to apologize for expressing views that conflict with prevailing perceptions. In many cases, these efforts have been supported by university administrators.

翻译是:

看看最近全美国的校园新闻吧:由于部分学生对演讲者身份感到不满而抗议,许多讲座被临时取消;而另一些讲座则因为同样的原因在中途被几名观众的激烈喊叫给打断。


一些大学生要求教授撤换课堂的阅读材料,只因这些书籍的价值观与他们不合。越来越多人因为发表与大众观点不一致的意见而被迫道歉。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妨碍少数人表达意见的行为受到了学校的管理层支持、甚至帮助。

一段话被生生拆成两段,中间插了一张图。

一开始被生加了一句话「看看最近全美国的校园新闻吧:」。

受邀演讲的「受邀」和「取消邀请」完全没翻,反而加上了个「临时」二字。用「感到不满」来形容「deems them offensive」,显然过轻,应该是指「让他们反感」,「觉得厌恶」。「相似原因」(similar reasons)被翻成「同样原因」。

「撤消」(eliminate)翻成了「撤换」,「可能让部分学生感到不适」(might make some students uncomfortable)被翻成了「这些书籍的价值观与他们不合」。「越来越多人」里的「越来越多」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些行为」(these efforts)被翻成了「这些妨碍少数人表达意见的行为」,一个「支持」(supported)被翻成了「支持、甚至帮助」。

第三段:

Yet what is the value of a university education without encountering, reflecting on and debating ideas that differ from the ones that students brought with them to college? The purpose of a university education is to provide the critical pathway by which students can fulfill their potential, change the trajectory of their families, and build healthier and more inclusive societies.

翻译是:

然而,如果缺乏了直面、反思并辩论与不同的观点,从而使学生们的观念在四年之中有所触动,大学教育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说的是,大学教育的真正意义就在于提供一个批判性的平台以供学生们来实现自己的潜能改变家庭的轨迹,并建设一个更加健康、更加包容的社会

一段话又被生生拆成两段,中间插了一张图。

「反思并辩论与不同的观点」这句话是病句吧?而且明明是「ideas that differ from the ones that students brought with them to college」,就被翻译成了「不同的观点」,然后冒出一句「从而使学生们的观念在四年之中有所触动」,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

「我想说的是」?你想说的,作者没说的,就别说好么?

「关键的途径」(critical pathway)翻译成了「批判性的平台」。

好了,我大概看到这里就没有细看了。每一句都有错译,我看不下去了。后面大概扫了一下,差不多吧。 感觉找出一句没有翻译错误的话还真挺难的。

最后提一个吧,就是副题,也是文章最后一段里提到的 「crucible for confronting ideas」。这个「坩埚」(crucible)被翻译成「擂台」实在是莫名其妙。其实就应该直接翻译成「坩锅」,而且作者应该是暗指 Arthur Miller 在 1953 年的名剧《The Crucible》,就是《萨勒姆的女巫》,影射文中提到的麦卡锡主义的戏,但是放到当下却依然极有时代感,这时也用「坩锅」这个词,正好影射本文如过度的政治正确下的振臂一呼,就如当然 Miller 写《坩锅》。翻译成擂台,不仅这个寓意全失,反而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感觉。(此处感谢 @无尽之羊皮盾贱法 在评论中的讨论,请大家到评论中读他的观点)

大致如此吧,我觉得这里面的很多翻译问题是不言自明的,就比如把一个段落拆成两段,私加一堆的黑体这样的,根本就不是需要学过什么翻译才会知道的常识。这显然不只是一个翻译的问题,而是整个流程,整个体系的问题。这样做,就是对原作者的不尊重。

至于什么「我都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文章自己发的,十万转估计都数不过来了的老江湖,这里的问题,就算大部分看不出来,也应该自己知道一点问题所在吧。既然是自己发的文章,不管里面有什么,总要负点责任,而不是推到手下。

老实说,如果在 《北美留学生日报》他们就是这样指导手下去翻译的,连基本的翻译原则都没有,我觉得在这个地方学到的垃圾可能比收益要多。最终,我们都是要「develop the skills necessary to build their own futures」(不知道为什么翻译成了「会让学生能为自己、......,建设出一个精彩的未来」),学到什么样的技能,什么样的做人原则,决定了自己的未来。

最后再发点牢骚吧。

这事我觉得好讽刺。反对政治正确的人用类似于政治正确的逻辑来质疑我,那我只好用政治正确的方式回应了。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话,还是加一个 trigger warning 比较好,对吧?

编辑于 2016-09-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