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课幸福心理学 —— Live 后记

一课幸福心理学 —— Live 后记

* 题图:在 Gratitude Journal 记录某个瞬间「正在用便签纸准备本场 Live 叙事结构」。Live 重复收听入口:【www.zhihu.com/lives/751410016975589376】,现已开通「结束后购买」

感谢各位参与9月2日晚上8点Live现场的知友。应部分现场知友的需求,这篇后记主要对讲述问答的内容作必要的注释补充,同时也试图让 Live 的内在线索更图穷匕见、直指人心。


0. 标题《幸福感,用理工科思维拆解》


Live 原拟标题《一课幸福心理学》。感谢 Live 团队经验丰富的多轮反馈,斟酌磨合,最后我取定的标题终于有一些「通俗易懂」的意思,避免了曲高和寡卖不出。不过,或有必要为认真的知友多作一点解释。「理工科思维」这个定语,比「审辨式思维」更清晰地表达「不掺鸡汤的干货」这个意向。但这个标题也可能引起误解,不能区别于 Live 中作为批评靶子的「符号逻辑思维」——更具体地说是「认知心理的冯-诺依曼体系计算机隐喻」。这个 Live 偏自然科学的背景其实是「以神经网络模式识别解读的 Dennett 意识模型」。 Live 中讲了 Dennett 意识模型是什么,没有时间展开讲神经网络是什么,模式识别又是什么。如果有知友因为这个 Live 而对这两个话题有进一步了解的兴趣,这里强烈推荐蒲慕明老师两小时的大脑神经网络科普讲座,以及吴恩达教授一学期的机器学习入门课程

1. 哪些幸福感研究你觉得靠谱,哪些又觉得不靠谱?为什么?


  • 怎样告诉你,我体验的幸福

这段想说这样一条通识:「体验本身不可能以知识的方式告诉你,但发生体验的途径有可能以知识的方式告诉你」。通过三个基于直接体验的实验素材(「传球计数」、「红蓝药丸」、「研表究明」),通过类比茶酒咖啡、悲剧小说、初恋前后、面对死亡的准宗教体验前后,使现场知友获得这样一种特定的体验——「人生中特别有意义的体验可能在未来发生,但是现在并无法以知识的方式预习」。

这一小节还附带分享了另外两个体验:「短时记忆时间尺度上的体验主体理性认知能力极度受限」、「宗教信仰的原因不是科学教育缺乏,而是信仰体验丰富」。请留意,前者是「传球计数」实验大部分参加者实际发生的体验(一小部分参加者并未发生体验,只在知识层面得到分享),后者只是我作为无神论者的个人体验经历限于知识层面的口头分享。

未参加 Live 的知友可以点这个【优酷链接】完成「传球计数」的视频实验。短时记忆容量限度与前一段的冯-诺依曼体系计算机隐喻还有一层循环论证的意味,参见本专栏文章《风之结构?幡之结构?仁者心之结构》。身为无神论者的宗教体验分享曾写在知乎:什么让你坚定了无神论观点? - 李晓煦的回答
  • 打乒乓的鸽子行为主义实验为啥靠谱?好多社会心理研究为啥不靠谱?

这段的参考书是《这才是心理学》第九章,背景是前一小节「短时记忆时间尺度上的体验主体理性认知能力极度受限」。大部分行为主义实验的操控因素比较单一,对每一个实验动物个体几乎都有接近100%的效果(勘误:Seligman狗的习得无助实验,其中习得自助的组效果的确是100%,但习得无助的组效果只有七成——7只自助的狗中5只习得无助)。与之相比,几乎所有社会心理学的实验落实到个体,有效的概率都比100%差很远,而且这个个体有效的概率受到很多难以操控因素的调节。《这才是心理学》第九章举了一个例子,社会经济环境、个体价值观、人格特质三个因素彼此交互、预测犯罪概率。彼此交互意味着任何一个因素的效果都被其它两个因素的水平所调节。如果一个研究只考虑前两个因素,第三个因素人格特质在群体上的分布就以(不完全归纳的)统计概率作用到最后的个体结果。在真正实施的社会心理学研究中,有更多甚至还没有被研究的因素都可能调节「研究报告的关系是否成立」,所以经常发生不能被重复验证的情况。注意到,3个两水平的因素乘起来,就有8种情形要比对,超过了短时记忆的独立对象阈值(≤4,不再是7±2; Cowan, 2001),可以解释为什么因素个数稍多的心理学研究结论很难传播。
  • 纯开脑洞的思想实验和「我有个朋友」的个案见证

这段的参考书是《这才是心理学》第四章。参考书主要讲个案见证的无效情形,为什么个案见证对于不完全归纳的统计结论完全没有帮助。Live 中补充讲了个案见证的有效情形:思想实验可以支持个体层面有效的演绎命题,为第 3 部分的身体实验作一个研究法的背景铺垫,同时与鸡汤心理学的个案举证不完全归纳范式划清界限。留意到,「传球计数」、「红蓝药丸」、「研表究明」这三个实验都是同类研究法。

2. 聊一聊积极心理学的幸福感学说(Seligman 的 PEM 模型)

  • 吸冰毒为啥没用,听音乐为啥有用(体验的参照律)

这段可以参考《真实的幸福》的 Habituation 关键词索引页码。不过,Live 中将这个现象更微观地解释为神经网络的机制——识别相对量。如果用冯-诺依曼体系的计算机来比喻人脑,就会有先入为主的错误预设:同样的灰色光波频率会有同样的最终体验;如果用神经网络的模式识别,就不会有这样的错误预设。「红蓝药丸」实验结论并不是「个体体验是错觉」,而是我们基于计算机隐喻的预期(反事实假设)是错的。

这里还特别推荐了@Mon1st 的专栏文章《多巴胺=快乐?没那么简单!》,介绍了通过大鼠表情评测主观幸福感的研究方法。
  • 倒过来写的《西游记》为什么是个伤感的故事(体验的峰终律)

这段的参考书是 Kahneman 的《思考:快与慢》(或译《快思慢想》)第五部分。如果嫌看书累可以先看 Kahneman 的TED视频。
  • 苦乐的短时记忆瞬间如何串成几十分钟到几小时的心流、或者更漫长的一生(幸福感体验的多维度)

这段与其说是鼓吹 Seligman 的 PEM / PERMA 多维度幸福感模型,不如说是批评这个模型的现状:仍然倾向于以记忆复现的特定瞬间体验为最终的评价,仍然倾向于为瞬间幸福感或生活满意度给出单一的评测指标。在 Live 中,首先以茶酒咖啡的苦味鉴赏作为具身隐喻,指出即使一瞬间的体验,都不应该仅仅作单维度的测评;进而,鼓吹 PEM 应该是瞬间、持续时段、超越时间的三种不同质评价对象,不应该是一瞬间意识体验的愉悦感、投入感、意义感。这一命题是Live潜藏的主题,在第3部分用于拓展 Dennett 的 Multiple Drafts 意识模型。

3. 心流与天人合一

  • Csikszentmihalyi 为啥不要命地玩冒险运动?

这部分学术史八卦除了参考《真实的幸福》中 Seligman 的自述,还比对了 Csikszentmihalyi 的访谈 (pdf, p. 14)。关于心流的8个特性,Seligman 的讲授引用自 Csikszentmihalyi《当下的幸福》。可留意其中一个特性是日常的自我意识淡出、心流内容所延伸的自我意识凸显。
  • Dennett 的科幻《我在哪里》

文见《心我论 / The Mind's I 》的第13篇。Live 中以认知心理学著名的鸡尾酒会听觉实验解释 Dennett 的模型为什么是多个并行的 Drafts,在问答阶段还特别就此谈了「潜意识」这个术语学术史意义与 Dennett 学说背景下的意义,对比二者的差异。关于 Dennett 的 Multiple Drafts Model,科普书可以读 Susan Blackmore 收入牛津大学 VSI 系列的小册子 《Consciousness / 意识新探》 。 Blackmore 研究过模式识别能力和迷信倾向的正相关。对 Dennett 的意识学说有进一步兴趣的知友,荐读 @翟刚 陆续发表的系列专栏笔记《Dennett and His Theory of Mind》。

Dennett 思想实验中的无脑肉身有头颅五官,与 H. Putnam 著名的缸中之脑思想实验恰好对称。Dennett 主张,思想实验虽然大开脑洞都不具有技术可行性,但不同的思想实验之间仍然可以比较哪个相对更具有技术可行性,「颅脑分离无线连接」技术可行性比「缸中之脑黑客帝国」明显更高。

有一个蛮有意思的例子在 Live 中没时间讲:为什么几乎在所有语言中「心灵」都在胸口而不在头颅——因为与情绪有关的意识内容,在身体体验上直接感受到的是心脏和呼吸,此时意识内容反推出的第一人称位置不在视觉的头颅,而在心、肺的胸口。所以「心灵」总是被感受到在胸口。有小说写到,当主角感受到对恋人的爱的时刻,胃隐隐生痛,体验到爱情发生在胃部。
  • 长跑中的(以及网游中的)双重自我

长跑体验在前一段用于解释「参照律」和「峰终律」。这里用来解释 Dennett 的学说:意识内容通过模式识别、其中主要的叙事脑补出第一人称视角的意识自我。条件是跑过疲劳点之后仍然专注于400米跑道继续跑圈。要点在于四肢运动的意识内容位置能与日常视觉意识内容位置分离开,在时间节奏上,视听觉头颅中心的意识内容和四肢身体重心的意识内容也明显区分,前者的变化过程以秒为单位,后者通过呼吸调节与每圈跑道大约2.5分钟的周期渐趋同步。

跑道唱片身体唱针的体验,派生于位置信息相对不明确、因而弥漫整个场景的音乐听觉内容。所谓天人合一,即反推出的意识位置弥漫整个场景,人(的身体)不再需要与环境区分。

网游的双重自我,源于网游叙事和日常生活叙事在时间上隔断、内容彼此完全独立。Sherry Turkle (1995) 出版了相关的专著 Life On The Screen

4. 《真实的幸福》告诉你怎么做

  • 幸福日志与宗教仪轨

Gratitude Journal 是日志而不是日记,因为它要求每天投入的时间和努力都尽可能少,可以与刷牙类比。这类低投入的习惯最适合作为日常仪式有意识地构建、巩固。Gratitude Journal 的文献和研究 (Emmons & McCullough, 2003) 可参考《真实的幸福》。Ritual (准宗教的仪轨)如何有意识地构建、巩固,还可参考Ben Shahar 的畅销书 Even Happier 第二篇,以及C. Duhigg 的《习惯的力量》。

跑圈的身体实验,最终指向的是这样一个命题:瞬时的意识内容脑补出日常的意识自我;持续时段心流体验脑补出对应的持续稳定的「大我」;人生超越时间的多个并行叙事,其中主导的叙事脑补出赋予使命的意义自我。幸福日志的操作,是意义自我通过设计、巩固最低投入的日常仪式,持久地干预意识自我和心流大我。Live 中还特别讲到,存在主义的「追寻人生意义的整个过程就是人生的意义」(语自 柯文哲@TEDxTaipei2013,可追溯于萨特的「存在先于本质」)如何操作化地对应到 Dennett 的「意识内容派生意识自我」。

有一句话在Live中呼之欲出却没明说出来:如果那些短时记忆瞬间前后串起的并行叙事不能模式识别出心流主线,那就没有心流内容、不再派生「大我」;如果一生的亿万瞬间前后串起的并行叙事不能模式识别出主题叙事,那就很难有超越时间的人生意义,不再派生赋予使命的意义自我

Live 在问答环节有另一句话具有类似的重要性:回答「美好的生活与最后的死亡之间的落差」——死亡没有体验,面对死亡是真正的体验,美好的生活以什么方式结束会以压轴权重影响整个人生的评价,所以宗教在做这样一件事,让死亡具有很特别的正面的意义,不只是宗教,所有的信仰(包括执政党的共产主义信仰),都倾向于强调死亡可以有很特别的正面意义,这是所有的宗教、信仰的共同主题

这里人生意义的定语「超越时间」,某种程度上来自柏拉图洞穴寓言的隐喻:洞壁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投影;生活世界是理念世界的投影;短时记忆瞬间测量到的心理状态、心理过程是凝固的人生叙事本体在时间上的投影。「凝固的」可以是宿命,更可以是使命,可参读本专栏文章《浮生若派,使命必达》,以及知乎问题:如何理解时间? - 李晓煦的回答。相关知乎问题还有:如何安慰老人面对死亡的心情? - 李晓煦的回答
  • 盖洛普公司的优势心理学
《真实的幸福》第2部分,围绕着全书核心的操作建议展开,谈如何开发人格优势和美德。这部分内容脱胎于 Donald O. Clifton 的盖洛普公司优势心理学团队的工作。建议参考盖洛普出版的《优势识别器2.0》。

在 Live 中,以及在《真实的幸福》中,Clifton 教授给人的印象似乎是盖洛普这样的大公司某一支小团队的外聘学术指导。其实他老人家2003年过世之前是盖洛普的董事长,因为他在做教授的时候创办的企业收购了历史悠久品牌爆表的盖洛普公司。APA (2003, p. 87) 盛赞他是「优势心理学之父、积极心理学的爷爷」。

我用《优势识别器2.0》自测过,消费体验写在知乎:如何系统地分析自己的人格? - 李晓煦的回答
  • 助人为乐与习得自助
《真实的幸福》还特别强调感恩答谢、助人给予这两种操作实践的幸福感干预效果。此外,习得自助也是抗抑郁重要的干预方法。这部分内容也许需要另一场 Live 才能展开。

最后,感谢参加 Live 知友们的点赞。

相关网址:
「智者乐赞,仁者乐赏」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