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朋友圈的藏狐,却落得如此下场。

火遍朋友圈的藏狐,却落得如此下场。

大家好,我是基本上无法保证每周一更的三水叔。

今天我们不讲罪案,来扯一扯「自尊与尊重」的话题。当然,写完之后我很可能被你们叫做「道德帝圣母婊」,没关系,我会习惯的。

事情要从这个木雕说起:

是的,就是这只小小的木雕藏狐,席卷了我们所有人今年春夏之交的朋友圈。萌蠢而又不屑的神情,背手而立的姿态,下腹部的迷之凸起,加上木料天然色的神奇组合,让这只小木雕马上成为了热议话题。

当然啦,这么一只小藏狐,其实价格相当不低。原因也很简单:成本。

以我们团队最近12个月里接触的50多名日本手工作家来说,几乎所有的手工艺人的生活都不怎么富裕,然而成本却是显而易见的:吃喝拉撒睡我们就不提了,做手工艺品的话,无论是陶器、瓷器、金属器物、玻璃(硝子)、织物、木工,至少你得买一些工具——哪怕是最小规模地制作,在这方面的投入成本也要人民币几万元。


其次便是原材料:陶瓷器所用的胎土需要通过专门的渠道搞到,而且很多作家在追求自己的风格的时候,会将各地所产不同的黏土进行配比混合;金属器物的选材,直接影响到产品的耐用程度和美观程度,以及使用的安全性;木工所使用的木材,大部分师傅都会亲自跑到山里的林场去挑选,即便这样,裁开木料的时候发现有黑点、粗糙的棕眼,甚至是木纹和颜色的细微差别,也会让挑剔的手工艺人将大块大块的材料弃之不用。

而在这些显而易见的成本背后,有着一大块我们看不到的成本:创意成本。

我们用半年时间看过了不下三万件日本的手工陶瓷器,很少在里面能发现「仿造品」:每一名作家都在竭尽全力追求自我的风格,无论是器型、用材、釉料还是烧法,些许的差别就会产生出完全不同的效果。因此尽管我们看过的器物数量颇多,但完全不会感觉到单调。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匠人精神」,但我们深入接触过这些手工艺人,更多的感觉到的是,这些人身上存在着「匠人的自尊」:如果被别人——仅仅是如果而已——指出自己的作品与某位同行颇为类似,他们会马上找来对方的作品观察,有意识地避免与别人雷同。所以在这样的行业气氛之下,日本的手工艺人的数量尽管相当庞大,但却在近十年里,层出不穷地涌现出了很多独具特点的青年手工艺人——而这,也是能够支撑起日本手工艺复兴潮流的一个重要因素。

因为工作原因,我们也经常会走访这些手工艺人的住处和工房。以我们8月份刚刚造访的几位住在日本东北地区(对,就是发生过311大地震的那个地区)的4位瓷器师傅来说,4个人的家都处于偏远的山村,有2位的家里甚至没有手机信号。从国道开车下来,还要继续在土路和石子路上开上一个小时,最后我们实在迷路了,纯靠一路打听和误打误撞,才把车开到了密林深处的一处小村落里。


而这位作家,我妻淳,自己接近80平米的住宅兼工房,月租金只要600人民币。院子里有他自己的猫,有农田里爬过来的青蛙,有顺着山中小溪流下来的螃蟹,还有林子里时不时出现的野猪。


我们问到他为何住在如此偏远的地方,他有些羞涩但很简单地回答我们:因为便宜。向他身后的房间里望去,堆放的满满的,并不是准备出售的作品,而是因为有各种小瑕疵所以准备扔掉的废品。而这样庞大的「废品堆」,在很多手工艺人的家里,是司空见惯的。


原因也并不复杂:因为要追求与他人不同的自我风格,因此所有的手工艺人都会将大把的时间放在「尝试新方法」上:也许是釉料和土质进行了少许的调整,也许是稍稍改变了制作时的手法,也许是烧制或者热加工时改变了燃料,也许是木料的干湿程度不同而换了工具... 等等这些变化,在我们购买者的眼里,只是「啊,今天的蓝色似乎透明感增加了」,「这次的花纹手感有了提升」,「表面的处理变得更加成熟了」等等,然而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伴随着一周、一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持续试验和总结,以及那满满一屋子的废品。这,就是我要说的「创意成本」。

而我们在生活中,正如我刚才说到的,我们往往会忽视这样的「创意成本」—— 但我相信,有品位并且懂得「事物之间细微的差别就可以左右审美」的人们,至少会肯定这些尝试的价值,会明白这样的创意来之不易。在这里我真的要感谢一下那些支持我们事业的朋友们,你们的理解,其实是对这些有着卓越创意的手工艺人莫大的尊重。

但是,我想我们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听说你会设计啊?帮我们免费设计个LOGO吧,我请你吃饭。」

「你是不是文案写的不错?你看看300块钱给我们写一篇怎么样?一个字三毛钱,不少啦!」

「给我们出个创意方案吧,我们经费不多,你看100能搞定吗?不用太复杂,越简单越好。」

对,这不是那些听起来远在东瀛的日本手工艺人的生活,而是你我身边的例子。每每有朋友跟我吐糟这种「被人看不起的出价」的时候,我觉得,那些人真的不懂得尊重「创意」,更不懂得尊重能够做出这些创意的人。

我知道你们会吐槽说「中国没有好广告」「中国没有好创意」「中国没有好设计」,对,正是因为这个社会里有太多不懂得用合适的酬劳去买单的人,所以我们才能拜其所赐,活在这种好东西凤毛麟角的日子里。然而我们还是要言归正传,聊聊开篇的那只「藏狐」。

几乎是在朋友圈里看到了这只藏狐的时候,我们团队马上联系了这位作者:田岛享央己。他也很意外,确实没想到遥远的中国也会有人对他的小木雕感兴趣:

(这是我们的日天社长用facebook messenger直接跟作者的聊天记录,翻译如下:)

日天:您好,我看到了您制作的藏狐,特别喜欢。您能告诉我一下价格吗?

田岛:多谢您的信息。因为这个是要在展会上出展的作品,所以现在不方便出售,也不能预约制作,实在抱歉,请多关照。

日天:明白了,多谢您。那么请问「不思议的2人」和「鲸头鹳」,这些的价格是如何的呢?还有您的主页上(哪怕是已经断货的),那些作品的价格可以请教一下吗?

田岛:「鲸头鹳」的价格是10万日元起(约6500元人民币),和手掌差不多大小。「不思议的2人」的价格是8万日元(约5200元人民币)。因为最近订单很多,所以制作的话,要等到明年春天才有时间。请多关照。

日天:谢谢您的回信,请多关照。


(作品鲸头鹳,上色用油画颜料,纯手工雕制)


至于「藏狐」的价格,之后我们打听到,大约是9万日元,也就是5900元人民币左右。是的,看到这个价格,肯定你会觉得「怎么这么贵?」

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但如果你去他的主页翻一翻,你就会明白,他在每一个作品上会花费多少心思和时间 —— 走心的作品的独特感是不会骗人的。


田岛本人也并不是寥寥之辈,他的作品在日本很多现代美术馆中都有收藏和展出,比如下面背景中的木雕女孩,现在就在东京六本木的新国立美术馆中展出。

我们更是能从照片中,看到在田岛先生的刻刀下,木材发生的神秘的变化:


我们经常说「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对这些手工艺人来说,如果没有人为他们的作品买单,愿意承认这些创意、尝试和劳动的价值,那么他们是活不下去的——至少无法依靠这些手工作品来支撑自己的生活。但正因为每一件作品,都是作者们用双手亲自制作的,所以制作周期也长,价格也不低,而这正是手工作品的价值所在。所以盗版、仿品的出现,尤其是低成本粗略制作的那些假货们,对于这些手工艺人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就在昨天(本文写于9月8日),田岛发了一条博客:「小心假货」。内容我就不详细翻译了,大家看看图也就明白了:

就问你服不服?天朝马爸爸的淘宝,分分钟教你做人。

这些店家都开着呢,我也给各位晒晒截图:

田岛本人确认价格5200元的木雕,淘宝只要198!而且是「日本雕刻大师田岛享央己第二波作品 预售」。

「原版复刻」—— 话说我真不觉得随便哪个工厂做一双AJ11都能叫「复刻」,你们觉得呢?

「大师复刻版,藐视一切藏狐木雕!」,是的,连原版你都藐视了呢。

这个有些隐蔽,但是「Shidokou」是田岛的工房和博客的名字。「精致丁丁」,啧啧啧。

======================

田岛本人在自己的博客里,表达了如下的「萌蠢感抗议」:

「就,这样子吧

我真的好困扰啊。

我的中文,只会说:谢谢,拉面,饺子,什么什么啊撸哟...

完全不知道怎么抗议。


只能每天用自己的意念力,一早一晚,向着中国的方向发去「雅蔑蝶雅蔑蝶」的电波。」

(突然觉得藏狐好像田岛桑本人... 心疼...)

然后田岛的老婆,也没饶过他:

「人家那边要是有个身高一米八,长得像金城武似的人,站出来说「这藏狐就是我做的」,你就完蛋了啊!」

「就你这样,长得跟一只脏了吧唧的短腿猫似的人,到中国去喊「我才是原作者!」,你看看谁理你?」

「人家是帅气的杜宾,你是个短腿猫,你这辈子没出头之日了!」

最后田岛桑发出了绝望的求救:

「请大家给我出出主意。

多谢各位了。」

=======================

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们欠人家一个道歉。

田岛桑的「小心假货」的博文:

shidokou.blog20.fc2.com

然后,请允许我给这些「聪明」的淘宝商家们一个忠告:

你们要抄,我们管不了;你们要卖,我们也管不了。但是在我这里,你永远是小偷。

谢谢大家看完我这篇道德帝圣母婊风十足的文章。

发布于 2016-09-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