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水面主战舰艇发展考

韩国水面主战舰艇发展考

长文预警,全文9400字,图片若干。

最近回答了一个关于韩国海军驱护舰队的问题,那就顺着水面舰艇这个路子说说韩国海军吧。


韩国护卫舰有哪些级别型号?-达瓦里希熊的回答


韩国1948年建国以后,海军舰艇主要依靠美国援助,本国舰船工业只能提供简单的维修保障,整个50年代,韩海军主要以美制鱼雷艇等小型舰艇为主力装备,如美国ELCO公司的PT-103型鱼雷艇。进入60年代,美国开始向韩国廉价提供二战剩余舰艇,韩国在自主建造KDX-1驱逐舰前,共接收美制驱逐舰3级12艘。

1963年,美国援助给韩国3艘“弗莱彻”级驱逐舰,分别命名为“忠武”(DD-91,后更改为DD-911)、“汉城”(DD-912)、“釜山”(DD-913),这三艘驱逐舰的到来的意义不啻于当年中国海军获得“四大金刚”,是韩国海军首次拥有正规的海上作战力量。

“忠武”舰(原美国海军USS DD631 ERBEN)


“汉城”舰(原美国海军USS DD686 HALSEY POWELL)

“釜山”舰(原美国海军USS DD673 HICKOX)


1973年12月,韩国接收2艘“萨姆纳”级驱逐舰,分别命名为“大邱”(DD-917)、“仁川”(DD-918),两舰分别于1993年和1994年退役。

“大邱”(原美国海军USS DD703 WALLACE L. LIND)

“仁川”(原美国海军USS DD727 DE HAVEN)


1972年至1981年,韩国陆续接收7艘美制“基林”级驱逐舰,分别命名为

“忠北”(即忠清北道,DD-915,1972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05 Chevalier)

“全北”(即全罗北道,DD-916,1972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30 EVERETT F. LARSON)

“大田”(DD-919,1976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18 New)

“光州”(DD-921,1977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49 Richard E Kraus)

“江原”(即江原道,DD-922,1979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714 William R.Rush)

“京畿”(即京畿道,DD-923,1980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83 Newman K Perry)

“全州”(DD-925,1981年接收。原美国海军USS DD876 ROGERS)

这7艘舰艇在1998年至2000年间退役。其中“江原”、“全北”、“全州”三舰作为水上公园展出。

上述美制驱逐舰都是传统的火炮鱼雷驱逐舰,战后被美军大量输出给同盟国家。在巨舰大炮时代不被列强看重的驱逐舰,在朝鲜半岛却是重量级的存在。虽然是旧式驱逐舰,但对于以鱼雷艇和炮艇为主力的朝鲜海军,韩国海军在前期依然占据了明显的装备优势。但是好景不长,1967年10月,埃及海军的183P型“蚊子”导弹艇击沉了以色列海军的“埃拉特”号驱逐舰(英国Z级驱逐舰),塞德港的一声炮响给半岛送来了社会主义……的导弹。1968年至1973年,朝鲜先后从苏联引进了10艘“蚊子”级(可携带2枚P-15,即“冥河”反舰导弹)、12艘“黄蜂”级(可携带4枚P-15导弹),这些导弹艇的到来使得韩国海军短暂的装备优势瞬间瓦解。

蚊子级导弹艇

黄蜂级导弹艇

冥河导弹


此外,由于冷战时期韩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朝鲜庞大的地面武装,所以韩国不得已将整个国家的军事资源向陆军倾斜,海空力量则更多的依赖韩美军事同盟,也就是傍着美军的大腿。因此,投入不足的韩国海军是一支典型的“绿水”海军,战绩乏善可陈。如韩国海军首艘驱逐舰“忠武”舰,服役大事记如下:1965年3月在东部近海拦截了一艘朝鲜间谍船,活捉了船上的8名间谍;1966年10月在郁陵岛附近海域拦截一艘朝鲜间谍船;1968年8月在济州岛西归浦附近海域拦截一艘朝鲜间谍船,活捉3名、打死11名间谍;1969年6月在西部近海拦截一艘朝鲜间谍船,打死船上11名间谍;1969年10月击沉一艘70吨级间谍船;1974年7月击沉一艘间谍船,打死船上10名间谍。1993年3月该舰退役,由于服役期间的“赫赫战功”,后被保存在韩国战争纪念馆永久展出(抓获击沉6艘间谍船的功勋略章清晰可见),相对于国共海军在东海的正面对撞,半岛海上冲突的烈度可见一斑。

70年代中后期,韩国经济开始起飞,由于海运贸易在国家经济运行所占比重逐渐升,陈旧的海军装备对于保护海上安全力有不逮。1975年7月,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召集军方和造船业相关人员,下达了建造“韩国型”驱逐舰的指示,要求国产舰艇能够保护海上运输线和对外贸易安全,在海上对抗中全面压倒朝鲜海军。不过,国家领导人的意志是一回事,造船能力是另一回事。对于只有1000吨以下舰船建造能力的韩国造船业来说,设计建造当时国际主流的4000至6000吨级驱逐舰无异于天方夜谭,雷达、武器、动力、材料等关联科技也几乎是一片空白。因此,韩国造船业决定放弃好高骛远的目标,采取“小步快跑”的方式,先从1500吨级驱逐舰(后更改为护卫舰,后文统称护卫舰)入手,逐步积攒设计建造经验。1978年4月,韩国现代造船厂完成设计工作;1981年正式建成服役,这就是“蔚山”级(울산 급;Ulsan Class)首舰:FF-951“蔚山”舰。

蔚山舰

“蔚山”舰体整体使用钢材,上层建筑使用铝合金,舰内木制材料较多,从马岛海战的教训来看此种设计并不利于防火,但韩国在后续舰艇的建造中并没有对此进行修改。由于缺乏经验,总体设计不合理,“蔚山”舰在下水试航时出现失衡,舰尾明显下沉,不得已在船艏加上了水泥块作为配重。韩国海军在后续的舰船建造中修改了发动机舱的位置,勉强解决了这一问题,所以2号舰“汉城”舰(FF-952)时隔4年才建成服役。由于预算超标、边建边改,全部9艘“蔚山”级的建造超过了10年时间,最后一艘“清州”舰(FF-961)于1993年服役(由于韩国国土狭窄,所以舰名出现大量重复,所以看起来很容易混淆)。

汉城舰

清州舰


进入80年代,由于美援的驱逐舰队已经极度老化,新锐的“蔚山”级问题不断,建造进度也难以满足海岸防卫的需要,韩国通过设计建造“蔚山”级积累的经验,于1982年建造了吨位稍小的“东海”级哨戒舰,首舰为“东海”舰(PCC-751)。“东海”级哨戒舰没有制导武器,凭借舰艏的76mm主舰炮、机关炮、鱼雷和深水炸弹遂行近岸巡逻和反潜任务。1983年,在建造了4艘“东海”级后,又放大排水量建造了改良型舰艇“浦项”级,首舰为“浦项”号(PCC-756)。“浦项”级陆续建造了24艘,两型舰艇合计建造了28艘,与“蔚山”级一起成为了韩国海军近岸防卫的中流砥柱。
“东海”舰
“浦项”舰
总的来说,“蔚山”、“东海”以及后续的“浦项”级护卫舰(哨戒舰)与同时期国际主流护卫舰相比,设计上并无出彩之处,但韩国人凭借比较稳健的步伐,完成了韩国军舰的整体更新换代,并为韩国造船业积累了军舰设计建造经验。对于韩国人来说,驾驶着国产军舰参加“环太平洋”(RIMPAC)军演,一方面感到十分自豪;另一方面,“跟美日等国相比,韩国海军更像是驾驶着舢板参加演习”——时任韩国海军参谋总长崔相和大将语。

90年代,韩国国家总体实力已经彻底将朝鲜甩在了身后,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和雄厚的造船能力,韩国开始向“中等强国海军第一名”的目标迈进。

驱逐舰方面,命名为KDX计划(Korean Destroyer Experimental),分为三个阶段:KDX-1为3800吨级中型驱逐舰,突出反潜和舰对舰打击能力,计划于90年代末部署到位;KDX-2是标排5000吨级的导弹驱逐舰,配备垂直发射防空导弹,具备区域防空能力,于2000年代前半叶部署到位;KDX-3是满载排水量10000吨级的大型区域防空舰,装备相控阵雷达、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等装备,在2000年代后半叶部署到位。
KDX-1
KDX-2


KD-1型驱逐舰是韩国自主设计建造的首型多用途驱逐舰,原计划建造12艘,共建成3艘(DDH-971“广开土大王”、DDH-972“乙支文德”、DDH-973“杨万春”),分别于1998年至2000年之间服役,反潜和反舰水准基本与世界同期同吨位舰艇持平,但防空能力较为贫弱。其在韩国海军的地位和意义相当于中国海军的112、113舰,在21世纪初是韩国的“招牌”、“门面”。由于是韩国首次设计建造的3000吨级以上大型主战舰艇,缺乏经验,该型舰存在诸多技术问题,导致在航率不高。根据韩国海军的使用情况来看,主要是存在无法较长时间保持最高航速、中级以上海况下舰体摇摆严重等问题,韩海军认为其性能无法达到预期,而且3000吨级舰艇无法实现远洋训练和部署要求。此时韩国又遭遇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经济遭受重创,因此KD-1在仅建造3艘后取消了后续建造计划,节约资金给KDX-2的建造和KDX-3的研制。

DDH-971“广开土大王”号

DDH-972“乙支文德”号

DDH-973“杨万春”号

KDX-2型驱逐舰是在KDX-1型驱逐舰基础上的改进型,原计划建造6艘,建成服役6艘(DDH-975“忠武公李舜臣”、DDH-976“文武大王”、DDH-977“大祚荣”、DDH-978“王建”、DDH-979“姜邯赞”、DDH-981“崔莹”),分别于2003年至2008年间服役。KD-2基本克服了KDX-1所存在的问题,性能稳定,舰体和设备可靠性良好,除反潜和防空能力,舰艇建造期间还预留了“玄武-3”巡航导弹上舰潜力。根据韩国海军使用反馈来看,该型舰主要问题是MW-08型三坐标雷达的探测能力有限,使得STIR240火控雷达和SAM Block 3A防空导弹等的性能受到影响。

2008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816号决议,允许成员国派遣飞机和舰艇到亚丁湾地区打击海盗,韩国对此反应积极,于2009年3月开始将海军特殊战战团(특수전전단,UDT/SEAL)和KD-2级驱逐舰联合编组为“清海部队”,赶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首批护航舰艇为“文武大王”舰,此次护航实现了韩国首次独立海外派兵。目前在亚丁湾的韩国海军护航编队已经是第22批“文武大王”舰(多次轮替部署,不是一直在那儿)。特别是2011年1月21日,韩海军第6批护航编队“崔莹”舰上的特种部队实施突袭作战,成功解救了被劫持6天的韩国三湖海运会社的化学品运输货轮“三湖珠宝”号,救出全部21名被劫船员,其中仅船长受伤;13名劫船海盗中,打死8人、抓获5人;突袭部队有5人轻伤。这也是韩国军队首次在海外成功进行人质解救作战,消息一出,韩国举国轰动。此外,“崔莹”舰还参与了2011年利比亚撤侨行动。总的来看,6艘KD-2是目前韩国海军当之无愧的中坚力量。

DDH-975“忠武公李舜臣”

DDH-976“文武大王”

DDH-977“大祚荣”

DDH-978“王建”

DDH-979“姜邯赞”

DDH-981“崔莹”

解救“三湖珠宝”号


KDX-3型驱逐舰是大型区域防空舰,舰船总体设计脱离了KD-1和2级的模式,参考了美国“阿利·伯克”II A级驱逐舰,但吨位有所扩大。原计划建造6艘,目前建成服役第一期3艘(DDG-991“世宗大王”、DDG-992“栗谷李珥”、DDG-993“西厓柳成龙”),分别于2008年至2012年间服役。根据韩国海军的使用情况来看,该型舰问题主要在于建造和维护费用过于高昂,舰载直升机保障系统超过6级海况下(浪高4-6米)就无法使用等。不过,该型舰使得韩国海军跻身世界“宙斯盾”舰俱乐部,而且仅就纸面数据而言,KD-3是亚洲范围内综合作战能力最强的驱逐舰,在主要技术性能上超过了竞争对手:日本的“爱宕”级和中国的052D级驱逐舰。

DDG-991“世宗大王”

DDG-992“栗谷李珥”

DDG-993“西厓柳成龙”


除了雄心勃勃地扩大驱逐舰队,韩国开始瞄准更大的目标:航母(准航母)。而另一方面,1994年日本开工建造“大隅”级两栖攻击舰也给了始终将日本海自作为竞争对手的韩海军极大刺激。对于缺少万吨战舰建造经验的韩国造船业,也采取了和中国类似的“引进模仿-自主建造”模式。1995年,韩国大宇重工以1300万美元的低价购入俄罗斯“新罗西斯克”、“明斯克”号2艘航母。根据俄韩两国协定,韩国大宇需要将两艘航母拆解成废铁回炉。但在接收了航母后,韩国只将“新罗西斯克”号拆解,并开始着手测绘“明斯克”号,准备对其进行改装。不过天不遂人愿,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经济极端窘迫的韩国无力继续航母改装工作,只得以530万美元的价格将“明斯克”号出售给中国某企业作为海上乐园。

明斯克号

不过韩国并没有放弃“准航母”梦想,终于在《2000- 2004年中期防务计划》中列入建造2艘大型两栖攻击舰的计划,计划名为LPX(Landing Platform Experimental)。韩国海军于2002年10月正式订购两艘LPX。首舰就是网络上喧嚣一时的LHP-6111“独岛”号(Landing Platform Helicopter-6111),2007年服役。这艘舰装备性能网络上的资料很多,这里就不赘言了。从韩国海军使用的情况来看,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有:一是“独岛”号采用的是内燃机,而非涡轮燃气发动机,所以航行速度偏慢,巡航速度在19节以下,最大速度只有23节,战时会严重拖慢以第7战团为主体的舰队机动速度;二是舰上的直升机兵力不足,不能发挥“超越地平线”的攻击运输能力;三是舰上的“守门员”近防系统安装位置不合理,很容易误击己方直升机。最后就是该舰的非作战性公务活动过多,由于其“标杆”效应,韩国国内不断的有参观、访问和联谊活动,造成该舰战备训练受到严重冲击,舰长曾因活动过多而连续数周不在舰上,以至于该舰得到了“演唱会专用舰”的雅号。

“独岛”号

舰上的“守门员”近防炮


“独岛”级2号舰LHP-6112 “马罗岛”号(马罗岛,韩国最南端岛屿;同样的,独岛不仅是韩日争议岛屿,也是韩国的最东端岛屿)的建造原本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推迟,但由于韩日岛屿争端再度升级,2014年8月韩国国防部正式确认“马罗岛”号会按计划建造,并将于2020年左右形成战斗力。但目前存在的隐患是:主建筑方——韩进重工由于经营不善,造船事业部门有可能被打包出售,虽然韩进宣称出售计划不会影响军方订单,而且企业只是整合普通船舶部门,并不影响特殊船舶部门,但消息一出还是引起了国内的普遍担忧。不过就目前状况看,“马罗岛”号建造计划未被取消。

该级3号舰为LHP-6113“白翎岛”号(白翎岛,韩国最西端岛屿),但建造计划很早就被韩国国会国防预算委员会否决,至今仍未有复活迹象。

说完大舰,再说小舰。在“蔚山”、“东海”、“浦项”等护卫舰队日益老旧的情况下,1998年10月,韩国又推出了“韩国型护卫舰”——FFX计划,也就是“仁川”级(大邱级)护卫舰。该型舰在设计期间明显受到了德国MEKO护卫舰的影响。该级目前第一期6艘已经全部建成,第二期首舰、7号舰FFG-818“大邱”也已经服役。
“仁川”号
“大邱”号

至2020年代末,韩国设想海军水面舰艇将清一色的由3艘KD-3 batch-1(现役的宙斯盾舰)、6艘KDDX(就是网络上盛传的所谓KDX-2A,该舰学名KDDX,袖珍版宙斯盾舰)或者3艘KDX-3 batch-2、“仁川”级和“大邱”级护卫舰、“独岛”级两栖登陆舰组成,甚是光鲜亮丽。

关于KDDX和KDX-3 batch-2的问题,韩国早在21世纪初就制订了6艘大型宙斯盾舰(也就是KDX-3)的建造计划,分为一期和二期。一期3艘如期完工服役,而二期由于多轮经济危机、“天安”舰事件影响(这个后文详述)以及国防方向调整而搁置,后来韩海军放弃“高大上”的巨无霸战舰,提出了KDDX“袖珍版宙斯盾”方案,建造数量增加一倍——6艘,预计2019年至2026年建成服役。但由于朝鲜弹道导弹威胁日益增大,韩国海军中的“远洋巨舰”派(以前合同参谋本部议长崔润禧为代表人物)又重新拿出了KDX-3 batch-2的建造方案,声称KD-3等相控阵雷达和防空导弹可以有效防御朝鲜导弹威胁。最终在2013年12月在联合参谋会议上通过了4兆韩元的追加建造3艘KDX-3 batch-2计划,计划于2027年部署到位。在有限的军费下,二者很难兼得,韩国至今仍没有拿出一个确切的意见,仍然在两者之间摇摆。根据今年披露的信息,韩国国防科学研究所(ADD)在提交防卫事业厅的《2020年间发展规划》中,依然是在2026年前建成KDDX驱逐舰,并对现有的3艘KDX-3 batch-1进行性能改良,没有提到追加新建KDX-3 batch-2,看来两方人马的较劲还未结束。这份规划里还有PK-B(为了应对朝鲜的新式炮艇)计划、KD-1和KD-2性能改良等,这里不再详述。
韩国KD-3驱逐舰舰载雷达监测朝鲜导弹试射


以上就是韩国主要水面舰艇装备的发展脉络。

在组织形式上,在90年代初期,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支撑下,韩国海军提出“远洋战略舰队”构想,计划建成三支“机动战团”,每支机动战团由2艘大型“宙斯盾”驱逐舰(前文所说,KDX-3驱逐舰原定计划建造6艘)、2艘远洋护卫舰(“大邱”级)、1艘登陆舰(“独岛”级)和2艘潜艇组成。但由于预算有限,韩国先行构建了一支机动战团,即第7机动战团。第7机动战团于2010年2月1日组建,归韩国海军司令部直属,下辖三个机动战队(71、72、73战队),以2015年竣工的济州岛西归浦海军基地为母港。包括3艘KD-3“世宗大王”级驱逐舰、6艘KD-2“忠武公李舜臣”级在内的韩国海军所有的精华舰艇全部归属第7战队,表明这个战团的创立初衷就是准备与敌海军进行远洋决战。

此外,韩国海军的麾下,还有1支“第5辅助舰队”(제5성분전단,ROK Navy Component Flotilla Five,也归海军司令部直属)、3支“海域舰队”以及潜水艇司令部(韩国的“舰队”只管水面舰艇和岸防兵,管不着潜艇,韩国的水下作战力量自成体系。韩国的潜艇部队以后有机会单独成文介绍)。

第5辅助舰队成立于1986年,与第7机动战团一样归海军司令部直属。主要下辖第52水雷战队、第53登陆战队、第55补给战队、第59工程兵战队。这支舰队主要负责“打杂”,如登陆作战、布雷和扫雷作业、海上运输保障、战地基建工程等,值得一提的是“独岛”号就在第53登陆战队。

韩国的3支“海域舰队”类似于中国海军的水警区和日本海自的地方队,第1舰队(位于江原道东海)、第2舰队(位于京畿道平泽)、第3舰队(位于全罗南道木浦)分别负责日本海、黄海、朝鲜海峡方向的海上守卫任务。而与朝鲜、日本发生冲突最多、上镜率最高的也是这几支地方舰队。但从装备上来说,相对于第7机动战团的豪华配置,韩国的三个“海域舰队”可算寒酸至极。三支舰队的旗舰分别是2艘KD-1级驱逐舰和FF-813“全北”号护卫舰(不过想想也对,反正KD-1级毛病多,也跑不了远海,用来看家护院正好),各下辖一个驱逐舰战队(第3舰队没有驱逐舰)、一个哨戒舰战队和一个高速艇战队,另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保障船部队和岸防部队。主要作战兵力均为“蔚山”级、“浦项”级护卫舰,以及“虎头海雕”高速炮艇(就是第二次延坪海战中被朝鲜炮艇打沉的那型)这样的老舰旧艇,目前韩国正在使用“仁川”级护卫舰和“尹永夏”级高速艇汰换上述舰艇。
韩国海军主要海军基地


纵观韩国海军的发展史,始终在“星辰大海”的梦想和与北方同族的贴身扭打中挣扎。

在冷战期间,韩国已经能够长时间保持对朝海军装备的优势;进入90年代,朝鲜经济濒于崩溃,难以对韩国海军构成威胁,韩国海军的“远洋”梦开始付诸实施,这一波造舰高潮在2007年“独岛”号服役后达到高潮,韩国在10余年间拥有了13条大中型作战舰艇,后续造舰计划源源不断,一时间信心爆棚。可以说,2010年之前的韩国海军甚为狂傲,除了在美帝海军第7舰队面前不敢造次,完全没有将破败不堪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锅盖”还没全部揭开的中国海军放在眼里,一心一意追赶日本海上自卫队。但2002年第二次延坪海战给韩军敲响了警钟,随后的“天安舰”事件更是将韩海军彻底打懵,原来装备简陋的朝鲜海军依然可以在非常规战场给韩军以沉重打击,只好又掉过头来继续强化早已看不上眼的近岸兵力,打造PKG-A“尹永夏”级等高速艇,用以替换数量庞大的“虎头海雕”高速艇。


第二次延坪海战被击沉的韩国海军“虎头海雕”高速艇

“天安”舰

这样就将KD-3驱逐舰、“独岛”号等大型舰艇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韩国海军在大洋深处与中俄海军互撸反舰导弹的几率并不很高,而朝韩两国却时常爆发海上冲突,形式以依托岛岸的近距离短促摩擦为主。根据韩国媒体披露的影像,双方交战距离一般在3000至5000米之间,甚至是多次互相撞击和零距离交火,加上朝韩双方在“不扩大事态”方面形成的默契,这种杯中风暴式的偶发冲突几乎年年上演,而笨重强大的宙斯盾舰是难以适应这种作战方法的。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第二次延坪海战虽然通过电影形式又一次赚足了眼泪,片尾韩国护卫舰群对朝鲜炮艇的暴打也让屏幕前的韩国人出了一口恶气,而实际上韩国虽然派出了“浦项”级哨戒舰前来支援,但由于朝鲜岸导部队已经准备开火,韩国哨戒舰群并未敢靠近,朝鲜炮艇最终负伤撤回朝鲜。此战过后,韩国海军修改了作战规则,由5级对应体制修改为3级,开火权限下放。遇到朝鲜类似挑衅时,将以“虎头海雕”级高速炮艇为引导,“东海”、“浦项”级等哨戒舰在数千米外掠阵,如韩军获胜则痛打落水狗,如韩军失利则出手支援,同时配以2-4架值班战斗机用以应对朝军岸舰火力。在韩国修改了应对措施后,朝鲜再未在海上主动挑起类似冲突。
南北军舰冲撞


说到这里,简单总结韩国海军存在的问题。

一是发展思维混乱。与目标明确、步伐坚定的中国海军相比,韩国海军明显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该要什么”。近20年来,我们看到了一支盲目贪大求全的“暴发户”海军,看似威猛雄壮,却在朝鲜海军的潜艇和快艇威胁下处处被动。2010年“天安舰”事件后,2011年4月韩国国防部对国防改革法律修正案进行了立法预告,取消了“大洋海军”的建设目标,声称着重致力于应对朝鲜的非对称威胁等局部挑衅及全面半岛战争威胁。但2013年,韩国国防部又再次将“大洋海军”建设目标捡了回来,这其中的反复让人眼花缭乱。

二是投送方向有限。东亚地区强国林立,向来有“怪物房”的美誉,夹在中日俄之间的韩国海军可以施展的战略空间并不多。加上韩国海岸线长达2400余公里,沿海地带城市密布,海岸防卫任务沉重。朝鲜半岛周边已经是世界上盾舰最为密集的地区之一,韩国海军凭借现有规模能够立足已属不易,投送远海还属于白日做梦。

三是国力基础薄弱。韩国海军现在近似于“面子海军”,重金打造的“大而全”的KD-3、“高精尖”的FFX确实满足了韩国人的虚荣心理,但这些主战装备只是海军建设的冰山一角,“冰山”之下的海外基地体系、远海监测体系、支援保障体系等才是一支远洋海军的基石,才是烧金钱、烧时间、烧科技、烧国力的重点。近年来韩国经济并不十分景气,加上在应对朝鲜弹道导弹威胁、开发“玄武”系列巡航/弹道导弹等对朝反制武器方面撒钱甚多。特别是前者,对朝核导的监测、侦察、评估、打击等方面预算投入是上一财年的4倍。另外还需要维持一直50余万人的庞大陆军,钱怎么扒拉都不够花。看着“锅盖”已经完全揭开的中国,韩国只能又羡又妒。

四是装备发展跑偏。这并不是现今韩国海军出现的问题,韩国自造舰艇从初期就已经出现了“特异化”倾向。如“天安”舰所属的“浦项”级哨戒舰,排水量不过1200吨,柴燃交替动力赋予其超过32节的高航速,装备了2座76mm主炮和2座双联装40mm炮。“蔚山”级护卫舰更是可以飙到35节,作为80年代后期服役的护卫舰,“蔚山”没有强化导弹等制导武器,却一反常态的装备2门76mm炮、4门40mm炮,其中主舰炮可以以每分钟80发的射速倾泻火力。新锐的“仁川”级护卫舰作为一款标排2800吨的小舰,却安装了一门127mm大炮,而比其大的多的南森级、MEKO、054A也不过安装一门76mm炮而已,且“仁川”级同样可以跑出32节以上的高速。由此可见,朝鲜的高速炮舰已经给韩国海军装备发展打下了深刻的烙印,韩国舰艇异常突出舰炮火力和高航速,确保打得过、追得上。
“仁川”级护卫舰的127mm大炮

对于韩国海军未来的发展,应该是收敛“远洋决战大舰队”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已经超出了韩国的国力承载范围,转而建设一支装备适中、规模适中、能够应对近海冲突的海上作战力量。说到底,不摆平北边的邻居,一切都是白扯。

全文完。

编辑于 2017-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