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落
首发于脚落
一本LONELY PLANET的写成

一本LONELY PLANET的写成

唏嘘的是,生活在21世纪的大多数人类都是伟大梦想和渺小肉体的矛盾体,似乎每个人都有能力比徐霞客和马可波罗走得更远,但恐怕再无人能达到上述前辈让游记成为史料的成就;互联网的平民化让旅行和旅行信息都变成唾手可得的廉价品,而LONELY PLANET依然把旅行信息当作这个快速无常时代弥足珍贵的奢侈品!


准备


15年4月,我接到了LONELY PLANET的第一个项目,是撰写《贵州》(第三版)指南。接到通知时,自己还是有些小激动——从读者变为作者,也算是圆了自己很久以来的一个梦想。


一本书的写作是有一个小团队的,项目前期我能接触的就是各位资深作者和编辑了。编辑会统筹每位作者的调研和写作项目。有的时候或许不是你首先想去的地方,但你也要考虑整本书的安排,比如我,负责的是可能贵州的冷门区域——黔北。编辑最后还补充了一下,因为后来出版了《湖南》,所以新版《贵州》就不用再调研凤凰了。


“这个地方有什么好写的嘛~”可能是我接到这个任务的第一声嘀咕,但很快我就改变了想法。因为到正式调研开始前,作者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利用各种渠道来收集当地资料,这些资料的来源上至豆瓣书列上的学术论文,下到当地市民关注的民生新闻微信公众号,每一天,作者都要让自己感觉身处贵州。


此外,我还要利用人脉,设法找到身边有没有当地朋友(感谢SCU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海纳百川的生源,让我在学院qq群里发一条消息就找到了铜仁和遵义同学),让他们介绍一些城市里最好的餐馆,最热闹的商业街区,最近几年城市的新变化,以及他们自己是如何看待贵州和所在的城市。


其次,还要采访一些资深人士(编辑会帮助你,但主要还是依靠你的人脉有多广,或者脸皮有多厚),他们会给你更为全面和专业的建议,有些会成为后来编辑“当地人推荐”时内容来源。这里感谢贵州的李明松和李丽老师,前者主持着贵州喀斯特溶洞的一次次探索,后者致力于保护贵州民间的乡土文化。


在此基础上,要做调研前最重要的一件事:筛选目的地的景点(poi),撰写调研大纲和日程规划。这些目的地的选择可能来自上一版的内容和朋友和资深人士的推荐,也可能来自以下的信息源:


世界遗产:赤水(中国丹霞)、海龙屯(中国土司)——列入世界遗产预备名单的梵净山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遵义会议会址 | 杨粲墓 | 海龙屯 | 湄潭浙江大学旧址 | 务川大坪墓群 | 复兴江西会馆 | 尚稽陈玉璧祠 | 茅台酒酿酒工业遗产群 | 红军四渡赤水战役旧址|石阡万寿宫 | 万山汞矿遗址 | 东山古建筑群 | 寨英村古建筑群 | 思唐古建筑群 | 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旧址 | 石阡府文庙 | 楼上村古建筑群。——17处国宝列入调研计划的有12处 。


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习水县土城镇、赤水市大同镇、松桃苗族自治县寨英镇、赤水市丙安乡丙安村、石阡县国荣乡楼上村、务川县大坪镇龙潭村、江口县太平镇云舍村——7处调研其中5处


国家地质公园:绥阳双河洞国家地质公园、赤水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均有涉及


国家自然保护区:习水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赤水桫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贵州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佛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考虑交通、游客接待能力以及调研线路的基础上,作者不仅要选择你计划前往的目的地,更要提前确定撰写的字数,甚至撰写的内容和段落格式。(事实上,很大一部分攻略要写什么,怎么写,都在出发前确定好了)。然后,就可以确定旅行规划,准备上路出发了。


D1 从成都坐汽车前往赤水,住赤水;


D2 赤水:调研赤水城区,住赤水;


D3 赤水周边:红石野谷、四洞沟和大同,住大同镇;


D4 赤水周边:调研赤水大瀑布、燕子岩、丙安,住丙安;


D5 丙安—土城:丙安、竹海、土城镇,住土城镇;


D6 土城—习酒—仁怀:调研土城、习酒镇,住仁怀;


D7 仁怀:调研仁怀和茅台镇,住仁怀;


D8 仁怀至遵义:调研遵义的住宿信息,住遵义;


D9 遵义到息烽:调研息烽集中营(新增),以及遵义景点、交通信息,住遵义;


D10 海龙囤和娄山关:住娄山关镇,(杨粲墓采用第三方调研);


D11 前往绥阳,湄潭(新增):调研绥阳大风洞,住湄潭;


D12 湄潭(新增):调研浙大旧址和核桃坝茶园,住湄潭;


D13 前往沿河(新增):住沿河;


D14 沿河—思南(新增):调研沿河乌江画廊,住思南;


D15 思南—石阡(新增):调研思南古城,住石阡;


D16 石阡(新增):调研石阡城镇、古建和温泉,住石阡;


D17 石阡(新增):调研楼上村和尧上村,住尧上;


D18 石阡—梵净山:调研梵净山食宿信息和活动(云舍村采用第三方调研);


D19 梵净山—铜仁:调研梵净山,住铜仁;


D20 铜仁:城区调研,住铜仁;


D21 铜仁—万山—玉屏:调研万山贡矿遗址(新增),晚上前往玉屏乘坐火车返贵阳或成都。


调研


出发上路的前一天,毕业答辩终于过了。这一天背上大登山包,佯装那些逃离都市的白领离开成都。上路的时候除了带上普通旅行者携带的必需品外,需要额外带些装备:


录音笔(采访用)、贵州地图册、上一版的贵州指南、你的名片、相机、笔记本电脑(是的、路上还必须写稿)以及一些十分必要的纸质文件。


等到达赤水后,我呼吸一口当地还算清凉的空气,剩下的日子就要开始时而游客、时而记者、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暴走暴吃的生活,整体而言,狼狈有美好。


身为作者要为所有的游客担心,他们可能坐飞机、坐火车、自驾甚至骑车过来,所以要问清楚各个方向的交通状况。但凡见到汽车站要具备职业敏感,车站班车的目的地、发车频率、早晚班的时间、票价和时间、还有车站的咨询电话、都要厚着脸皮问道。这个时候你可以说自己是记者,但我实在没有这样的底气——一般告诉汽车站自己是为写毕业论文而调研西部乡村公共交通来收集信息的学生,大多数时候汽车站服务人员会热情回答。当然也有过车站因为我不厌其烦的问题而叫来保安把我撵走的个例。这个时候只能给汽车站留下一句狠话:“你等着,老子是来自北京来的记者。“


在较大的城市和游客集中地,收集汽车信息就比较容易,他们不仅设有信息咨询台,而且照几张信息显示屏的照片就能收集到大多数信息。


住宿信息的收集就要借助自己去亲身体验了,上一版的住宿地点、旅行点评网站的热门住宿、还有忽然在路边发现的看起来顺眼的住宿,大概都要瞧一瞧看一看,价格适中的我会选择住一晚。当然,作者也会推荐看起来非常奢华一看就住不起的酒店,这个时候只能对前台说:我是来替领导看一下房间的!


对了,忘了说,LONELY PLANET调研是匿名调研的,不会接受商家的任何赞助(其实不匿名也没关系,当你跟人说自己是孤独星球的记者,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当一名LONELY PLANET作者一天工作的节奏是,如果调研村镇或者自然景区,那么白天调研晚上整理资料,如果调研城市,回到住处的时间会更晚的一点,因为作者还要去夜市、酒吧或者咖啡馆踩踩点。回去之后收集整理这一天的资料,然后准备第二天的行程。


例如,调研途中某一天的onenote笔记的局部:

这仅仅是一天收集信息的部分,还有部分写在笔记本上,或者在老版指南上直接标注,一天下来,琐碎而疲惫。然而,作为新手,我还是会发现某些信息遗留了,这时候只能求助万能的百度贴吧和blued(貌似暴露了性取向)


更麻烦的是,要在调研的第十天左右提交某一规定内容的调研样稿,这意味着每天走断腿身疲力尽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写稿子。交完这份样稿之后的行程便会轻松一大半。


按照规定计划是21天行程,但时间和路线还是可以自由调整的,总有些不可抗拒因素(比如雨太大,景区关门、手机坏了、道路塌方、错过班车、今天好累等)让整个行程拖延,最终31天全部结束调研。


在这31天里,要忍受的是,所有的事情要一个人自己处理,因为恐怕路上在无人与自己同行;去到一些大家都不可能去过的地方,甚至网络上的信息几乎寥寥,或许这些地方真的很平庸,或许迎接自己的完全是惊喜;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要有记者的敏锐思维,时时刻刻捕捉信息。

遵义革命遗址,但事实上也是一座值得观赏的教堂建筑


探访铜仁的万山矿区,因为汞矿枯竭而衰退的三线建设城镇。


湄潭的茶园,湄潭这座城市跟茶叶和浙大有着不解之缘。


海龙屯的堡垒之上,调研时申遗的缘故没有开放,也是偷偷爬进来的。


写作


拿着别人的钱出去玩,当然还是要含着泪替人工作的,如果说调研期间某些时刻还能说得上享受的话,写作完全是痛苦的:这不是写旅行日记,不是充满感情的公路文学,而是一本有着固定文字风格的工具书。好在,LP还是有自己的理念的:编辑和作者团队更希望呈现多元化的贵州。


黔北地区的民族风情并没有那么浓厚,这些地区看起来更像是四川、湖南,而非“典型”贵州的印象。大家对于遵义的认知或许依然停留在革命老区的印象。红色的景点肯定必须要提及,但我在写作中删减了篇幅。地区概览写作中刚开始没有预留遵义的历史章节,后来跟编辑争取后再加入当地历史,因为海龙屯、杨璨墓承载了当地更为传奇的历史,远比遵义会议重要。


同理,新版的贵州写作中也加入了关于三线建设遗迹的内容,我探访了万山矿区,采访了王小帅导演,也希望能唤起大家对于这段近乎被人遗忘的当代史的关注。


除了写作地方攻略外,编辑鉴于我的专业跟少数民族历史有关(自己是个学渣),鼓励我去写背景文化章节“贵州人”,这一部分需要很深的底蕴和更多对当地的了解。为了去写作,特意去贵阳贵州省图书馆查阅了两天资料(最后半天耐不住黔灵山的诱惑,和男友去爬山了)。


当然,写作完成后还不是终点,第一稿写作完成后,你马上要面临的挑剔的编辑们对于稿件满目全非的修改和质疑,初稿、二稿、三稿、再到一审、二审,四个多月的时间你要时不时再修改稿件、答疑、绘制地图,同时你还要注意所在地信息的变化,比如高速公路有没有通车,门票有没有涨价,尽量更新这些信息。

被虐的一稿


成书


今年4月,新版《贵州》终于出版,欣喜之余心怀祈愿,纸质书漫长的制作流程无法及时更新所有的信息,但愿你们读到此书时,书中的信息还算靠谱。


贵州归来后常常有人问起我贵州的略行攻略,这让我有时颇为尴尬、因为贵州的一个月时间里,我没有荔波、黄果树、没有去拜访任何一座苗侗村寨,自己对于贵州的体验,只限于赤水去了一个又一个丹霞景区、在茅台镇喝了一罐茅台啤酒、在海龙屯偷偷潜入未开放的土司堡垒、乌江畔一座座精美的河运古建、石阡一天泡了三次温泉、这浙大旧址和茶园里感受到了江浙气息,等等等等。旅行作者大概会有一颗玻璃心,既怕自己去过的风景无人赏识、又怕去的人太多物是人非。


《LONELY PLANEY 贵州》现在应该还是贵州最好的旅行指南吧,我想应该是。


遗憾的是,或许自己还有藏着一颗私心,试图想让更多人了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比如原稿中有更多的篇幅介绍三线工程的遗产、文化遗产的申报和强制拆迁、茅台酒纷繁复杂的历史和关于那块金质奖章的种种质疑,篇幅有限不得不精简删去。


或许,它也仅仅是本旅行指南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