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语者聚会 | 世界语的“文化输出”

多语者聚会 | 世界语的“文化输出”

Poligloto, aŭ plurlingvulo: homo, kiu scias multajn lingvojn.

我们都有这样的印象:不少学习、使用世界语的人同时也是语言爱好者(lingvemulo)。有调查显示,世界语者掌握的语言数要高于平均水平(相关研究见Nikola Rašić, La Rondo Familia)。世界语也越来越多地受到语言爱好者的关注,正在成为一种更加“平常”的学习对象。不用说,这当然是好事了。

世界语社群(Esperanto-komunumo)的文化与交流方式也渗入了多语者中。

过去,世界各地的语言达人们主要在网上交流。2013年,他们在布达佩斯组织了一场线下聚会,头一次有这么大的规模。

大神们的世界不再孤独(图片来自网络)

在2014年换了名字,办起了第一届多语者聚会(Poliglota Renkontiĝo/ Polyglot Gathering),此后每年一次。

新的多语者聚会比过去时间更长(持续4天),参加人数也更多。几位组织者分别是Judith MeyerChuck Smith和Martin Sawitzki,除了多语者身份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活跃的世界语者(点击名字可以看到前两位的文章)。

多语者聚会期间有内容丰富的演讲,涉及语言学习、语言学、多语者的生活与职业、语言介绍与课程(关于一些“小小语种”)等等领域。

除了演讲,该聚会还特别关注参与者之间的交流互动,安排了多种多样的活动。经验和模式其实大量来自世界语聚会,比如IJK( Internacia Junulara Kongreso,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和IS(Internacia Seminario,在德国举办的跨年周)。

这些活动比如有:
Aligatorejo:即“鳄鱼角”(aligatoro是短吻鳄),参与者在那里不能讲母语和世界语,到多语者聚会中就是不能讲母语和英语。关于世界语的鳄鱼梗,看这里

Gufujo:直译为“猫头鹰窝”,是无烟、无酒精饮料的安静场所,为参与者们提供一处在喧闹的夜晚(比如在每天跳舞到深夜的IJK会场)聊天和发呆的地方。

篝火旁的gufujo(图片来自网络)

Internacia kulinara vespero:国际美食之夜,和来自世界各国的朋友们分享家乡美食(或著名黑暗料理)的活动。

一场 Internacia kulinara vespero(作者拍摄)

JoMo:是的,你甚至还能欣赏到热烈的JoMo演唱会。在去年的多语者聚会中,他用包括世界语在内的25种语言表演了歌曲。

来自法国的世界语原创歌手JoMo(作者拍摄)

据统计,多语者聚会的参会者平均讲6种语言,其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也掌握了世界语,而且还在逐渐增长。最早是10%,到2015年达到约25%(在来自52个国家的344人中有83人表示自己懂世界语),到2016年已有约三分之一的参与者具备了使用世界语的水平。对于一个非世界语者聚会来说,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当然,多语者聚会的桥梁语言仍是英语,不过在不少场合也能听到世界语,包括在几场演讲中。

2016年5月在柏林的多语者聚会(图片来自edukado.net

对语言爱好者来说,不少人知道世界语的存在,但对它目前的使用状况却不太了解。而多语者聚会为他们提供了实际接触世界语的机会。有些人在前一次聚会时接触到,经过学习就用在了下一次聚会上。多语者聚会中,世界语在跨文化的交流环境下自然地得到展示,随之也创造了传播的机会。

本身不属于任何一种民族文化的世界语,依赖并创造着国际文化,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吧。

把自己掌握的语言帖在胸卡上(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的一些信息来源:

Judith Meyer在Informilo por interlingvistoj, n-ro 94-95(2015)的报道;

Sylvain Lelarge在edukado.net的报道(2016-05-09);

La Ondo de Esperanto, 2016. No.2(256)。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世界语”(IP: esperantu),欢迎关注!

编辑于 2016-10-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