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脑Console – 人类的脑

VII.ChariotVII.Chariot

诸君,晚上好。作为这个星球上目前最聪明的生物,你今天在做些什么呢?在思考些什么呢?在渴求些什么呢?这份智慧带给你的,是快乐还是痛苦呢?

没错,我们都是人类。其实每个人类都有潜力做人类大脑的研究,我指的是心理层面的,不是生理上的。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大脑,它是个输入输出系统。正如《吸引力法则》里面写的,人创新的要素是,拥有一定的正确知识或者客观事实的认知。因为0产生不了任何东西,在现有基础材料上,才能产生一些特殊的火花。即使灵感是不可言状的东西,因为缺少知识和经验,拥有灵感的大脑也并不能理解这份灵感。

人格。这个概念比较需要定义一下,方便今后的讨论。意识究竟是什么,意识就是你本身,你能够意识到你可以思考,可以决策问题,和另一个人是分开的,和世界也有一定的距离,这大概就是自我意识了。但是人思维体系的组成部分没有这么简单,据我的观察,每个人都有许多个子人格,子人格们的存在让人可以有时候是这样,有时候是那样,但是一个人在同一种情况下总是作出相似的反应,留给别人相似的印象,这就揭示了行为基线的存在。在另外一种情景下,人又表现出另外一种印象,有时候甚至完全相反。这并不冲突,我们可以看作是子人格在发生作用。每个子人格对应一个行为基线,当偏离行为基线的行为出现的时候,看人的行家就会抓住这个好机会,在FBI攻心术第一章就有提及这一点。人格也具有层次性,子人格也可以再拥有更下属的子人格,但是收束级别越高,多个人格同时运行的可能性就越小。辨识难度就降低。

为了方便各种进一步的分析,先定义一个思维单位,每秒钟大脑里通过的思维数量,FVM。其实这个单位毫无神秘性可言,纯粹是为了方便分析而已。人脑子里可以同时考虑很多事情,这就是FVM,当前在主线上的思考工作,就是表意识。其他的都是潜意识范畴的思维路线。主线上的思考工作永远只能有一个,即是表意识。潜意识的思想的数量还不清楚有没有数目限制。如果一心两用的话,只能是两个主线工作来回切换。弹钢琴这种,用两只手弹,其实一只手是潜意识工作,一只手是表意识操纵。表意识工作效率比较低,但是可控程度很高,潜意识工作效率非常高,但是可控性很低。

潜意识也是完整的思维,但是它的活动多半不被表意识察觉。它也会趋利避害,作出决策,就跟表意识一模一样。当一个人希望隐瞒一些事情的时候,潜意识会作出些身体活动来配合这个思想,此时就产生了微表情和微动作。再比如,你会发现过去的难受的记忆会很难回忆起来,这是因为潜意识为了避免这个记忆造成二次损伤,就尽量不索引这个记忆。但是据泰德说,这种隐藏会消耗思维能量,释放掉这些阴影再用操作记忆的方法消除它们的影响才是正确的。这个我不太确定,包括泰德的内容也是今后讨论的。

人的行为很复杂。因为它具有层次性。我们最经常质问别人的话就是,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么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行为的目的是可以找到的吗?可以的。首先来了解一下层次性。行为在最终端的层次分为两种,第一是信念价值观规条驱动的行为,第二是触发器行为,类似与条件反射。第二类暂时不讨论,第一类行为的分析可以解答大部分的问题。第一类行为一定有一个动机。动机也是有层次的。这类行为的动机都可以最终推导至生存,繁殖,自我实现这三个根本性动机。动机是原动力,它是推动行为的最主要的力,动机促使机体思考,从经验里寻找方法,生成假想方案,然后在大脑里虚拟这个假象方案,考虑结果,然后进行风险和成功率的比较,最后输出行动方案。变成行动。

这些步骤对于表意识来说多数是不可见的,当一个人作出不可理解的行为的时候,跟动机相差很大,那么问题只会有三种,第一是错误的经验导出了错误方案和错误评估,第二是价值观里错误的标准或者错误的比较项目导出了错误的对比信息,第三是动机里夹杂了别的不可预料的动机。

人极其擅长的事情是模仿,因为人无时无刻都在做。换位思考就是一种假象的角色扮演。因为如果不假设自己是对方,我们做不到换位思考。道理十分简单,系统只有一个。我们只有把对方的情景拿过来在大脑里预演,才能获得相关的感受和知觉。亚当斯密相信这一点,我也十分赞成。甚至备受争议的魅惑专家大卫也说,人的思想可以像洋葱一样一层层,你可以让对方回到任意一个时间点,当然大卫没有深入研究过这个方面,其实是基于自己对于过去的记忆,像换位思考一样进行情景再现,对于自己,自己获得的感受当然最完善,所以模仿起来最容易。

角色扮演,或者模仿,有可能是集体潜意识的主导。或者是集体潜意识的存在,导致了这个模式的如此兴旺发达。每个人都应当小心角色扮演,不要去扮演你原本不想扮演的角色。这些文章本该是客观地称述,但是我还是在这里提出些主观的建议了。就是因为角色扮演和集体潜意识,都是极其可怕的东西,你和我一样不希望被此控制。一套角色,包含了一整套信念,身份,价值观,规则。这些是建立体验和经验的必要元素。而且与宇宙一样,每个细胞里都包含着整体的遗传信息,每个思维碎片和角色的侧影都能反映整个角色的信息。角色的信息可以不是完善的,大脑会以极快的速度完成这个工作。实际上这个工作本该是相当复杂的。

人的公正性。每个人都有公正性,按照道德情操论的话来说,内心居住着伟大的公民,这个公民,可以看作是人的公正性,也可以看作是理性。这是一套信念和价值观规条,如果问一个人,如果某某事情在一个绝对品德高尚,绝对公平的人眼里看,会是什么样子,他也能跟你说出一些来。这或许是人内心里最伟大的一个角色,一个人格。孔子认为人性向善,跟这个也有相通的地方。

人也有不公正的性质。如果你的朋友遭遇摩托车祸,你就会害怕摩托车,选择汽车。假设你同时知道汽车事故率高于摩托车。人倾向于相信自己经历过的,看过的,身边的事情。而不愿意去相信某某统计。因为这些记忆如此鲜明,如此可视化,以至于他们在思考中的权重超过了权威统计结果。这就是不公正性和感性的最好说明。

人的思维模式和体系无不透露着大自然的规律,在引力下,水往低处聚集,火苗往上面窜。溶液的浓的部分会往稀的部分稀释自身。人的思维体系也是趋利避害。这是原动力,也是最终的力。动机推动行为的力就是从这里分出来的。思考的力量,分析的力量,都是从这里而来。还记得fern的自相似性吗?每天人类吃进去的物质符合这规则,所以人长出来也符合这规则。早期科学家托勒密的中心思想是,通过简单的研究就能推导出很多客观事实。虽然他的许多研究成果在今天看来很可笑,但是这思想未必是错的。人类是伟大的,宇宙有多伟大,它就有多伟大;为此而自豪吧 人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