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文明之光
我愿每天从硅谷给你寄一封信

我愿每天从硅谷给你寄一封信

Dear all:


我在罗辑思维开了一个专栏,《吴军 硅谷来信》,每天一篇。现在已经准备了70篇,作为库存,以便我出差时有货,此外我会天天写。每篇2000-2500字。欢迎大家订阅。

《硅谷来信》主要内容题材如下:
我过去在Google黑板报上刊登过博客《数学之美》和《浪潮之巅》,给投资人写过美国大公司季度财报分析,为《中文福布斯》写过商业评述文章,这一类关于金融和科技题材的文章自然少不了,当然还会介绍一些最新的,媒体尚未报道的科技成就。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每年会接触几百家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由于可能把钱投给他们,因此会非常细致地了解它们的技术和产品特点,以及内部的管理方法。如果我看到一些好的做法,有价值的经验,也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此外,我对教育和历史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在从事投资工作的同时,一直在给美国几所顶级大学担任顾问,每年都要花很多时间走访各个大学,因此教育会是我们这个栏目里一个重要的主题。

同时,我也会经常地游历世界,了解各地的历史和风土人情,为我的《文明之光》系列收集一手素材,这些内容我也会定期写出,和读者朋友们交流。在旅游的过程中,作为一个摄影迷,一个对古典音乐和这种艺术非常痴迷的发烧友(全世界最有名的几百幅绘画作品我可能已经见过90%的真迹了),我会用文字带着大家周游世界(也不排除真的一同去旅游),感受那些人类极致的艺术结晶。

最后想说的是,我从来不认为勤奋工作和享受生活是对立的,因此我会和大家分享我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经验和体会,从红酒、咖啡、美食,到时尚奢侈品,我可能都会谈及。当然,对于时世的评述自然是少不了的了。

下面是这个专栏的缘起

我愿每天从硅谷给你寄一封信

01

少时读名家的书,受益良多。后来,当我有机会和世界上很多优秀的人在一起,受到他们思维方式的影响,并且经历一些大部分人没有机会经历的事,逐渐学会了深入地看待世事和人生。

因此我曾想过: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能够把我的见闻、我的想法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这应该是人生一大快事。

然而我一直没有机会来做这件事情。


02

很多朋友建议我开一个专栏,或者一个微信公众号,来写一些随感。但我很快发现,这件事没有别人帮助是做不到的:

首先,我需要一个好的平台。这个平台不仅仅是一个简单发布文章的媒体,而且要有一个富于才华、讲究效率的团队,帮助编辑、整理和完善我的每一篇随笔,把它们从随性的记录变成高质量的文章。

其次,在这个平台上还需要有一大群喜欢阅读、愿意思考的人。这样我可以专心创作,而不用花时间到处去拉读者。

最后,这个平台的主人做事情的理念和方式,还需要和我的多少有些一致性。简单地讲就是志趣相投,这样合作才可能长久。

坦率地讲,国内各种平台看似不少,符合这几个简单要求的,其实是凤毛麟角。所幸的是,罗辑思维为我提供了这个机会。

我认识罗胖已经有几年了,之前就一直收听《罗辑思维》节目,对他本人以及他的团队非常欣赏。在我们成功地合作出版了《智能时代》一书后,我确认这个平台是一个非常适合我表达自己思想的地方。于是终于下决心借助罗辑思维,来实现我长期的梦想。


03

这个专栏要写些什么内容呢?

我过去在 Google 黑板报上刊登过博客,给投资人写过美国大公司季度财报分析,为《中文福布斯》写过商业评述文章……这一类关于金融和科技题材的文章自然少不了。当然还会介绍一些最新的,媒体尚未报道的科技成就。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每年会接触几百家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并非常细致地了解它们的技术和产品特点,以及内部的管理方法。如果我看到一些好的做法,有价值的经验,也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此外,我对教育和历史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在从事投资工作的同时,一直在给美国几所顶级大学担任顾问,每年都要花很多时间走访各个大学。因此教育会是我们这个栏目里一个重要的主题。

同时,我也会经常地游历世界,了解各地的历史和风土人情,这些内容我也会定期写出,和读者朋友们交流。用文字带着大家周游世界(也不排除真的一同去旅游),感受那些人类极致的艺术结晶。


04

经过几轮讨论后,决定用书信的方式把我所闻、所见和所想写给国内的读者,因此确定了《硅谷来信》这个专栏名称。

我会每天发出一封信,在信中以一个独特的视角来写一篇评述或者随感。

当然,要把《硅谷来信》这个专栏办好,需要读者朋友们一同来参与。除了平时互动的书信来往,我还会组织必要的线下互动——

我每年会在北京和上海找一家咖啡厅,和读者朋友们一起喝两次咖啡。第一次初步定在北京,时间是 11 月初。

等将来机会成熟,我们还可以利用「得到」这个平台,一同去探索世界文明之光。届时我会提前两个月,将行程通知大家。


05

最后还要解答大家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这个专栏要收费?简单来说,原因有两个。

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体会,自己花钱买的电影票,即使刮风下雨也会去看的;如果是别人送的,一旦有其它的事情要做,就把票扔到一边了。我们收费的目的,就是希望真正的读者能够进来,并且在每天收到《硅谷来信》时能够第一时间打开来阅读。

收费的第二个原因,是对我自己的一个约束。

我自己每天的事情非常多,即便我有心每天坚持写作,要真做到也是非常难的。因此,如果采用免费模式,《硅谷来信》恐怕写几个月也就没有了下文。这样的结果对读者,对罗辑思维,对我自己是三输。

但是如果收了费,就等于和读者朋友以及「得到」签了个契约,有了它的约束,我才能笔耕不辍地完成这个系列,为大家奉献最好的内容。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插上想象的翅膀,从有限的物质世界飞跃到无限的思想空间吧。


吴军博士硅谷第一封来信:不做伪工作者

在《硅谷来信》的第002封信丨也谈10000小时中, 讲了这样几个观点》:

首先,《异类》中提到的智商、运气、10000小时、家庭和周围环境都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是不充分。对于1万小时有四个误区要小心:

1. 低水平重复。2. 习惯性失败。3. 林黛玉式的困境。4. 狗熊掰棒子。




h5.sao.cn/magazine/deta (二维码自动识别)

发布于 2016-10-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