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歪史
首发于文学歪史
西藏,才不是你们的去污粉!

西藏,才不是你们的去污粉!

去西藏的路上,认识了一个萌妹子。

可到西藏的第三天,我终于忍无可忍,删了她的微信。

聊起这趟旅行的初衷,她托腮看着窗外,特文艺地说:很多文章都说,三十岁前一定要去次西藏。

可是姑娘,写这句话的人,极有可能到了八十岁,还没见过西藏的天。

后来,我们又谈到预算,妹子说带了一千块,并递给我本书,叫《就这样,我睡遍了全世界的沙发》。

“我打算睡藏民家的沙发,可以给他们洗碗拖地,送两本书作为回报。”

“搭顺风车啊,到路上招招手,很多司机都很会免费搭人的。”

你真当藏民们是菩萨?你真当老司机们是吃素的?人家凭什么就帮你?你说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可人家的爱凭什么被你不劳而获?

你丫万人迷?

讲真的,就像当年偶像剧蒙蔽了我们中二的青春一样,近几年,旅行的鸡汤也熬得越来越浓稠,世界那么大,不去看会死。似乎不走趟丽江厦门台湾西藏,就是没有人生的low逼。

所以,一波又一波的人,扔下工作,带着五百块玩遍西藏的穷游攻略,背上一颗“劳资要去净化心灵”的信念,坐着火车去拉萨。

就冲这股天真劲,不告诉你点真实的西藏骗局,我还真怕你没法活着回来。




前两年,孟非在非诚勿扰里讲了句大实话。

某女嘉宾说,特别想去西藏,把那里看成净化心灵的地方。

孟非直接就开喷了:“心灵脏的人啊去哪都洗不干净。去趟西藏就想出家,这种人不宜出门,在家上上网,挺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网上盛传着,去西藏能洗涤心灵。好像看一看蓝天白云,见一见虔诚的朝圣者,转一转经,瞄一瞄圣湖,就能有效去污,洁白如初。

别特么扯淡了!



那里的出租车司机宰客毫不留情,去趟火车站,一百块,不打表。而且你还没得讨价还价,都是抱团的四川人。

那里的藏民会闪着亮眼睛跟你说,我还没开张,小姐买个手串吧。当你带着善意怜悯的自我感动,掏钱送财后,用菩提的价格揣回一串烂大街的塑料,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

然后,她转身就跟你旁边的小哥说:我还没开张,先生买个手串吧。

那里的小女孩会直接扑到你面前,抱着你的大腿不让走。妈妈在旁边点火:你忍心不给小孩子钱吗?对的,你千里迢迢过去,怎么忍心做个恶人呢?

给吧。

然后等待如洪水般涌来的小朋友。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受欢迎吧。

这种环境,你能净化心灵?不染得更脏,都算出淤泥而不染了。

你说,可以去纳木错看圣湖,可以去布达拉宫看朝圣。

但是亲爱的,如果你心浮气躁,走马观花,恨不得一天看八个景点。出走归来,你不过是你。

西藏的紫外线能晒黑你的皮肤,但绝对穿不透心脏,替你杀菌。



想起去年四月份,跟朋友跑去安徽绩溪,号称北纬30度神秘能量带。顺便的,去了大诗人李白告别汪伦的地方,桃花潭。

地儿真是淳朴,饭店的小姑娘羞羞答答跑到我们面前,怯生生地喊了句:姑娘,你们……要吃饭吗?

我们笑了笑,摆摆手,她扭头就跑。

这要是搁乌镇,你就算本来不饿,老板也能舌灿莲花,愣是让你进店吃成猪。

任何淳朴的民风,都经不住过度开发。这是一场永恒的悖论。

我们风尘仆仆,带着对藏民的好奇,想去窥探远方的生活。他们吃什么?他们真的会五体朝拜一路朝圣吗?他们住山上吗?他们是不是闪着洁白的眼珠子,淳朴的可爱?

呵呵哒。

你伸头探脑,张牙舞爪,背着超大旅行包,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民族装,却发现,人家穿的是毛衣羽绒服夹克衫休闲裤运动鞋。花里胡哨的你,像个超级大傻逼。

你一脸懵逼,说好的藏式风情呢?

他们迷之微笑,又来一个送钱的。

他们口口声声告诉你,这是金刚菩提,这是星月菩提,其实吧,大部分都是义乌小商品市场友情赞助。

他们说牦牛肉买两斤送一斤,你以为捡了便宜,实际上买回的是八戒同类。老板拿出一袋伪装牦牛肉的猪肉干,说,这是你们内地发的货。我一瞧,呵,连云港!

你看到湖边的牦牛,拍张照吧,立马就有藏民过来跟你要钱,五十块。一分不带讲价的。你只好望着他的高原红,心里默默嘀咕,穷乡僻壤出刁民。

但你也只能嘀咕,别试图在高原讲道理,藏民是允许带刀的。

走在八角街,也就是西藏的夫子庙时,你看到转经的老阿妈,心想拍个照呗,端起相机,咔嚓。好了,老阿妈是收费的,五十块,乖乖掏出来。

这就是蓝天白云下的西藏,神圣之外,烟火缭绕。

远方,也是生活。出租车司机对你惊叹的连绵山脉见怪不怪,因为他要赚钱给孩子上学。柴米油盐,圣地的人们同样要面对。




到达西藏的第二天,我看到妹子发了很多张照片,在布达拉宫前的各种pose。

发消息给她:你也在布达拉宫?

她回复:门票要两百块钱呢,不进去了。

想起在火车上,她跟我分享有人五百块钱穷游丽江的攻略,总结出来两个字:逃票。她奉为圭臬。

当穷游的概念泛滥起来,很多人像找到了人生曙光,终于能花很少的钱,去浪很大的世界。

逗我玩的吧!

有人颇为自豪地分享逃票攻略,却不知道,另一批人为了逃票,翻越进动物园,成了老虎的口中餐。

他们说搭顺风车省路费,却不知道,司机们除了漂亮姑娘,压根不正眼瞧路边的驴友。

而且,如果你成功搭到顺风车,那么恭喜你,即将成为老司机的生理问题解决助手。万一整个先奸后杀,连魂都回不到家。



为了省钱,布达拉宫就不进去了,林芝也舍不得去,羊湖好贵,珠峰大本营去不起。

那好吧,除了在布宫门口蹦跶几下,告诉朋友圈,我来过。

剩下的时间,去网吧打发。

而且,西藏的消费,直逼上海,亲爱的,这饭,吃还是不吃?

吃不得,玩不得,浪不得,就算世界美成花,对你来说也白瞎。




心灵鸡汤说,去西藏是场神圣的旅行,寻找心灵的栖息地。

可他们没说,得一场感冒就会肺水肿,严重的话,会丧命。

心灵鸡汤说,人生至少有两次冲动,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可他们没说,倾家荡产的逃离之后,回来该面对的依然存在。

没去西藏前,它像所有的未知地一样,神秘神圣,被抹上海市蜃楼的幻想。

去了之后,它就像小龙女穿上花围裙,一样的煮米洗菜,烟火泛滥。

没有地方,能为你的心灵负责。

最好的旅行,是用浪费生命的态度,仔细感受。

而不是,净化心灵的自我感动。




纠结了一下,我决定放个小广告。

公众号:文学歪史(wenxuewaishi)

一条歪到直不起来的读书之路。

万一,

有人,喜欢我呢?

编辑于 2016-11-1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