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我在日本读研的这两年:我如何用英语项目来到日本并拿到6家知名国际企业的offer的

总结我在日本读研的这两年:我如何用英语项目来到日本并拿到6家知名国际企业的offer的

大家好,两年前我通过东京工业大学的IGP(International Graduate Program)英语项目来到东京读修士,当时也在我母校北邮的论坛发过一篇经验贴。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毕业的时候,回想这两年间受了不少前辈的悉心指教因此过得也还算顺利。于是就写一篇文章纪念一下,也希望仅以此文与考虑来日本留学以及正在留学中的小伙伴们分享一下经验,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参考。

首先先从结果说起,两年的修士期间大部分是在东京度过的,期间发了3张学术海报(日本国内两张、美国一张)、1篇国际学会论文,最终学校的毕业典礼有幸被选为我所在研究科的学生代表上台接受校长颁发的毕业证书;分别去IBM东京研究所和Recruit参加了夏季和冬季实习,求职期间在日本拿了6家公司的offer(日本雅虎、GREE、埃森哲、日立、野村综合研究所、Recruit),最后决定去Recruit,明年4月正式入职。

接下来的篇幅会分成三个部分,生活篇、学术篇和求职工作篇。只对其中部分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跳着看。

对我的经历以及日本留学、求职有更多兴趣的朋友可以参加我这周六下午(2016-10-22)举办的知乎Live:Live

生活篇

回首这两年觉得生活方面真是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修士入学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踏出国门,记得当时从飞机上下来拖着两大包行李一路电车各种换乘、到了目的地出站看到眼前荞麦面店大大的招牌写着“そば処”觉得整个人都次元穿越了,仿佛到了一个只存在于电视节目和网络视频中的世界。(笑)

回到正题,第一次在日本的住处是在駒場的外国人留学生宿舍,整栋楼都是东工大拿国奖(MEXT)的外国人修士/博士以及交换留学生。由于大家都是通过英语项目过来的,所以大多数人都不会日语(真的是一句都不会),我感觉我当时勉勉强强N1的水平已经能够完爆所有人(除了从本科开始就在东工大读的蒙古人tutor)。此外由于我残念的英语口语水平和词汇量,多数情况下跟宿舍里的其它同学的交流全都是半猜半比划,说是international dormitary其实住这个宿舍我觉得我一点也没变得international(笑)。

老实说宿舍的条件跟国内比真的好太多,但跟自己去租的房子还是有差距(毕竟便宜,只用一般租房的大约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钱)。每人一个小房间,有独立卫浴、冰箱,水电网齐全,然后是公用的洗衣房(投币式洗衣机,一次150日元)和厨房。比较要命的是房间离公共厨房特别远、然后冰箱又在房间里,导致每回想去厨房做点什么东西的时候一旦忘了拿某样东西就得来来回回跑很远。不同文化的人做菜也很不一样,比如你会看到一周做一回、一回管一周的咖喱的孟加拉国人;从业务超市(类似国内的批发市场的存在)买一大堆肉回来消耗的蒙古人;做一回饭厨房就会乱得像杀人现场一样的印度人(淘米要淘10遍的也是他们);平时特别有礼貌但一喝酒就开始乱扔垃圾的欧洲人。不过更多时候是很多人显然在自己祖国的时候是没有做饭习惯的,来了日本之后才开始赶鸭子上架然而又看不懂日语用不惯日本的食材以至于风波不断。(比如把味醂当作食用油下锅煎蛋之类的)

大约半年后,考虑到交通的便利性和生活习惯的问题(个人始终难以接受老外们每周开party开到夜里11点还要去渋谷蹦迪的习惯,特别是在宿舍走廊隔间还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另一个是我平时有自己做饭的习惯,用宿舍的公共厨房实在是太痛苦),决定搬家。新租的房子离学校特别近,apartment,和室(榻榻米上面铺被子的那种,一般和室会比洋室便宜),33平米,月租6万8。新家感觉特别好,首先每天省去了单程40分钟去研究室的时间(新家只要走路5分就到),夜里很安静(以前的宿舍旁边就是电车轨道,电车一经过就是各种噪音+震动),附近超市便利店等也一应俱全,交通便利,附近有3~4个电车站能用(最近的只要步行5分钟),去新宿涉谷秋叶原横滨等等基本都在30~40分钟之内。另外还买了期待已久的电视机(40寸,虽然是二手的但功能上完全没问题)。

在日常开销上和以前的宿舍相比,首先房租是贵了大概4万,水电气等相比以前略贵(因为要算上厨房、洗衣机的水电等),但是节省了上学的交通费,增加了自己做饭的机会也降低了吃饭的成本(学校虽然有食堂但其实并不能便宜多少钱,而且住了半年多食堂基本也吃腻了),再考虑到上面说的优越条件的话感觉搬家真的是非常值的。接下来进公司工作的时候有可能会再搬家,不过那是后话了。

讲到这里顺便说说吃饭的问题,首先我是南方人,饮食习惯跟日本的差距并不是很大。日本料理没有什么吃不下的东西(除了梅干,纯粹是因为太酸了,作为调味料用来煮鱼什么的我还是接受的)。偶尔想念家乡的味道了就去学校附近的中餐厅或者去新大久保和朋友们搓一顿(横滨中华街并不推荐,性价比不高),再不行就自己下厨(清蒸鱼、排骨汤之类比较家常的菜一般即使中餐厅也不多见)。

在日本你会发现超市里卖的食材还是最适合做日本料理的,因此想要解决做饭问题最有效率的还是多学些家常的日本料理的做法。(反过来一些适合中国菜的食材并不是很好买,比如一般很难买到整块的带皮五花肉、整只或者半只的鸡、牛腩、大汤骨等)我一般自己做的话一顿饭就是类似一碗米饭、一碗味噌汤、一盘烤鱼(三文鱼、秋刀鱼、鳕鱼之类)、一小碟蔬菜。一次做两人份吃一顿另一份放冰箱明天再吃。熟练之后做一顿饭只要不到30分钟,但成本只是吃食堂的一半(而且质量还比食堂高,虾、蟹、排骨、生鱼片、鸡翅、牛排这些都是很难在食堂里见到的,但超市里基本什么都有)。

学校食堂的料理


语言方面,我个人感觉这两年之内英语没啥特别的进步,首先使用的机会并不多,除了给研究室的德国人做tutor、上课(因为走的是英语所以需要修一些用英语教授的课程,当然老师一般还是日本人)、看论文、去国外出差之外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用日语。(当然这也跟我个人跟英语圈的人玩不到一起有一定关系。)

反过来我相当庆幸自己当年在国内练到N1才过来这里,说真的N1其实在日本仍然是非常基础的水平,但至少能让你磕磕绊绊地跟日本人对话,有了这个底子再在实战中多多训练就能提高得非常快。反观我同年级的零基础的同学,常常是陷入没有基础->没有机会练习->自暴自弃只和中国人和英语圏的人玩这样的情况,过了一两年日语水平还是跟刚来日本的时候一样。

再一个就是交流的效率问题,毕竟对日本人来说英语也不是母语,双方都是非母语的情况下的交流经常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信息会流失,语言中细微的情感也难以把控。其结果就是会日语的人掌握的信息量远远高于不会日语只会英语的人,而且普遍跟当地人相处的关系也要强于不会日语的人。这两点的差距尤其在生活上和求职上非常致命。所以,考虑来日本,并且想在日本好好发展的同学们,强烈建议一定要把日语练好。

再说下打工方面,其实因为我拿着奖学金的关系,生活上没有什么经济方面的困扰,而且教授也不希望学生因为打工影响研究,所以实际上我是没有真正在日本打过工的。干过拿钱的活也就三种:一个是TA(Teaching Assistant),和研究室的其它TA一起教东工大的本科生在编程实践课上写Scala,一周2~3小时左右,工作期间一个月大约两万日元;一个是留学生tutor,教研究室的德国人博士各种学习生活相关的事(德国人不会日语),工作时间不定,一个月大约小一万日元;一个是帮隔壁研究室的教授修过主页,大概就是配一配Wordpress再检查一下Markdown的格式之类的东西,一次性拿了三万日元。总之哪怕不打工,只要愿意干活的话,在学校里也是可以比较轻松地有能有经济来源的(而且不需要额外的打工资格,也不上税)。

学术篇

先从我的英语项目说起吧,东工大的这个IGP项目其实最主要的目的(从学校方面来说)就是希望多招缆一些英语圏的留学生,以增加学校的国际化水平(进而提高学校排名)。比如东工大其实有计划在数年之内把大学院(也就是本科以上的部门)的教学全英语化,因此目前先针对这批留学生试行。再比如校方希望把只会英语不会日语的留学生放到研究室里可以逼着研究室的学生和教授开始说英语,锻练他们的英语水平。所以实际上像我这样日语比英语好的人其实并不算是学校最想招的对象,因为我到研究室里全是说日语,研究室成员的英语水平依然没有提高(笑)。

当然学校的目标归目标,实际有没有这么好的效果得另当别论。比如像我的研究室做PL(编程语言)的其实学校提供英语课程并没有多大用,想从课堂上获得研究相关的东西最终还是要靠一些同时面向本科高年级以及大学院的用日语教的一些课,以及针对研究科的集中讲义(就是那种短期多次上课来拿学分的课,我们研究科去年请的是日本IBM东京基础研究所的研究员来跟我们讲IBM的Java虚拟机的各种架构和优化等,教的真的是实打实的干货)(顺便一说东工大的集中讲义一直都很给力,以前还有听说别的学科的请来了JAXA火箭研发的负责人,以及前美国国务卿赖斯之类的重量级人物的)。再比如说研究室的国际化,实际的结果多半是:在外国人少的情况下,如果正好研究室会有类似我这样英语和日语都算过得去的人在的话,研究室会委派这样的学生做那个外国人的tutor,因此英语的交流大多也就局限在tutor和那个外国人之间(当然seminar之类的会考虑那个外国人而做英语的PPT,但发表依然是日语);在外国人多的情况下,研究室会自然地形成英语圏和日语圏,然后meeting和seminar也会把这两个圏子分开来,结果就是英语不好的日本人依然不好,不会日语的外国人依然不会。

OK,抛开英语项目不说,我比较庆幸的是自己申的研究室的比我相像中要好很多。首先我教授算是学界还是比较有头有脸的人物,因此批奖学金、拉研究资金等很有一套。我进研究室里他刚从东大跳槽过来1年左右,十分有干劲。加上我们研究室当时成员数本身并不多(大概只有5个左右的学生,还没有博士),人均的研究经费也就非常充足,比如我和一个前辈就有幸在什么成果都还没做出来的时候,教授就出经费带我们去神户的国际学会参观(跟超级计算机相关的,日本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京”就座落于神户的港岛上);学术发表上也是不遗余力,只要我们有一些成果出来,哪怕只是海报都可以出经费让我们去学会上发表,托教授的福我又去了日本国内的松山、岡山,以及美国的College Park(本来还有一次去美国匹兹堡的机会,因为签证没赶上没有去成)(顺便一说,出经费是包括交通费 + 酒店费用 + 各种签证手续费 + 每天一定量的津贴,因此对学生来说出差都是在赚钱);设备也自不用说,比如我做虚拟机的研究,项目编译要花很长时间,教授就买了台40万日元的Mac Pro给我,研究室的公用电脑(开会时用)也是Mac Pro + 超大号4K显示屏,研究室的墙壁是教授定制的特制白板墙壁,到处都可以用马克笔写公式涂鸦,用白板刷就能擦掉,然后每学期期末教授还会来找我们说“同学们,咱们研究室又剩钱啦,大家快看看还缺什么设备赶紧添置,一人8万……”。(顺便一说研究经费的预算其实是件比较“难”的事,作为教授你不能多花,除非真的能充分说明这笔经费的必要性;同时你也不能少花,否则学校会认为你的研究花不了这么多钱,下学期给你的钱就会变少。所以一般教授们的策略都是前期先省着点花,等快到期末了再一口气消耗掉以保证正好能花到预算的额度)

两年前的研究室,现在的布局有所不同

​顺便一说出差/学术发表这件事,刚开始的时候总觉得这是件苦差事,得自己置办行程、每天听发表然后又得急急忙忙回东京,但后来老油条了就发现其实还是挺能够享受的:大约3~4天的会议期间教授基本是默许你抽一天时间出去当地观光的,会议结束前一天教授自掏腰包请学生去居酒屋吃吃喝喝也是约定俗成,会议的交流party上也完全可以端着酒杯跟各路人士聊完全跟学术无关的事。特别是那种只针对日本国内的中小型学术会议,说白了其实就是教授们找个机会找个场地让自己手下的小兔崽子(学生)们能出来练练手,当然也会邀请一些真正的大牛给个talk给大家充个电,然后教授之间顺便再放松一下叙叙旧。这种会议场地基本都在温泉旅馆,大家白天吃着会场的幕の内弁当或者出门觅食再听听报告,晚上有旅馆提供的和式晚餐(日语叫“お膳”,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查一下,还是相当豪华的,而且每天的菜式都不一样),吃个饭去泡个温泉回来拿穿着浴衣拿着瓶酒去逛poster session,完了再揣瓶酒回房间继续吃吃喝喝。简直就是学术腐败(笑)。

某次在神户召开的有关超级计算机的国际会议的poster session


学会会场的晚饭:お膳


再说下研究室的日常吧,我刚进研究室的时候研究室里除了我之外都是日本人,现在回想起来这真的是给我练习日语的绝佳机会(与此相对应的如果研究室中国人比较多的话很多时候会自然而然地中国人之间形成一个圏子,这样其实不太好的,来日本就应该多跟当地人交流,都跟中国人玩的话出国这事本身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小伙伴们也都非常热情友善,我们这一批学生关系也都非常好,一起去逛过漫展去过秋叶原、下馆子吃吃喝喝、研究室里扯谈聊人生。大家出门玩或者回老家之后一定也会给其它小伙伴带手信。去年忘年会上我还给他们做了一桌中华料理,惊得他们(包括教授)各种拍照发推留念(笑)。

研究室每周一回seminar,由研究室包括助教的所有成员轮番发表,内容就是这段时期的研究成果,可以是自己的研究,也可以是看了什么比较好的论文跟大家分享。有点让我感触很深的就是这里的学生真的对研究学术很有热情(不管是将来想工作的还是继续读博的),发表的时候不论平时关系有多好该较真的时候一定会较真:发言有漏洞的时候一定会指出;不能解释清楚的问题一定要问到解释清楚;研究方向有问题的时候也会毫无保留地说出来。我刚开始发言的时候就曾经被这种气场震慑到了,不过后来回头想想这是对我非常好的锻炼,尤其是在我后来求职的时候,这种稳定应对各种尖锐问题的能力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帮助。顺便再说个细节,研究室的小伙伴们在介绍论文的时候从不会说“这篇论文有三个地方比较难懂”,只会说“这篇论文有三个地方比较有趣”,这种态度我觉得真的很值得我们学习。

求职工作篇

先说总体印象,在日本找工作日语远比在学校来得重要,并且要懂日本求职的游戏规则,这两点能解决的话,在日本找工作是要远比在中国国内找工作好找的(当然对比的对象是拿中国学历在中国找工作和拿日本学历在日本找工作这两种情况)。

我个人的情况是,本科大四在国内的时候有试着找过实习和校招,但结果相当惨淡:投了包括网易、腾讯、搜狐、百度、联想等知名公司,也投过一些中小型的互联网公司和游戏公司,结果只有联想的实习(而且是以极其廉价的报酬)和一家山寨手机游戏公司(手机游戏公司做山寨游戏)的实习过了,其它基本简历或者笔试就挂了。深刻感觉到自己学历和专业水平的尴尬:北邮的招牌并没有像在学校里传言的好用;非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想做程序员路行艰难,笔试里各种算法、底层技术、硬件等等的问题五花八门,尽管我以前自己依赖兴趣也开发过一些手机应用/游戏,但这些问题一上来还是把我虐得不要不要的。

在日本考虑找工作主要也是感受到大环境下理科修士出身比较受公司欢迎,再加上个人不太喜欢博士的清苦生活(可能说得有点不妥当,其实一般的生活经济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博士奖学金会更多,研究室的生活像学术篇讲得那样其实也很享受,只是我个人更喜欢职场上更刺激一点的生活),于是在第一年暑期的时候开始投当地公司的暑假实习。最开始不知天高地厚地投了下微软,结果当然是第一轮面试就被踹走。到来因为研究室集中讲义的关系知道了IBM在东京有搞我专业相关的研究,于是又去投了他们家,实习的筛选很简单,就是投一封简历,过了之后去他们研究所做半小时的关于自己研究的presentation,结果就靠自己研究的背景混进去做了一个半月的实习。(顺便一说他们家的实习有两种,一个是有偿的,每个月给非常丰厚的报酬,要求出结果;一个是无偿的,每天给1500日元饭补+交通费。无偿的占绝大多数,当然像我这样的小虾米肯定是无偿的)

IBM日本位于水天宫前的本社

​这次实习总体的感想是觉得IBM的研究员过得还是很滋润的,大多数人早早就买了房子(当然这也跟他们的职种稳定性比较强少有跳槽、更换工作地点有关),工作感觉也没有很大压力,手头的钱感觉也挺充裕(这点从他们平时吃午饭的饭店以及喝酒去的居酒屋的档次就能看得出来)。时不时的还有出国参加美国总部的项目或者去国内、国际学会上发表等福利。(事实上我去的三次国内的会议至少有两次都碰见了他们的人)但另一方面,要能进去当研究员并不容易,这主要还是因为IBM日本近几年业绩不太理想,所以研究部门相应地也不太招人(整个研究所一年招的人也不到10个,而且基本清一色博士学历)。对于我们研究室搞PL的人来说,其实在日本能直接对口的研究机构只有寥寥数家,还包括了像IBM这样本来招人就不积极的,因此在我看来读博也是场赌博,能进研究所的就出人头地身活滋润,进不了的会变成什么样就不好说了,这也是我放弃读博而选择就职的一个理由,风险太大而且至少看起来性价比并不高。

暑期实习过后日本国内的互联网公司陆陆续续也开始第一批校招了,同时一些人材公司也开始行动起来:招揽学生开免费讲座,指导学生就职(它们的商业模式是通过介绍学生到企业工作然后从企业方要钱,因此对于学生方面是完全免费的)。我也趁机注册了其中两家公司的会员去听听日本就职的方向和趋势。

在人才公司的讲座里学了一些最最基本的笔试、面试流程之后我就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了日本雅虎的开发工程师。没想到整个筛选过程相当顺利,笔试(其实是网测)不涉及任何技术问题,更像是高中数学+日语考试(后来我知道了这在日本叫SPI,是几乎所有日本公司在校招的时候都会用的一套题)。没有人问我最怕的算法、白板编程,也没有人考我什么是观察者模式、重载和重写有什么不同,技术方面仅仅是问了以往的项目经验以及研究内容。相反地,问题更多是更一般的问题,比如你在学生时代做的最努力的事是什么,你为什么想来我们公司,周围人都是怎么评价你的……,这种问题看似简单其实里面都是有套路的(这也就是我在这篇开头说的“游戏规则”),所幸我在人材公司的讲座里学过一些,基本都对应过来了,于是顺利地一路走到最后(其实也就是三轮面试),拿到了offer。说实话我真的觉得不用笔试不用白板编程就靠动动嘴皮子就能拿开发工程师的offer的应骋方式真的是觉得太梦幻了。

说实话刚开始就职的时候什么也不懂,看一家公司好不好就是单纯地看一个字:钱。而我当时拿到雅虎offer的时候自信心也涨了不少,在发现雅虎给的钱在业界并不高时(这是事实,实际上在日本IT界雅虎给钱少这事也是很出名的),我又开始找那些所谓的“钱多”的公司,于是报了一家针对在日中国留学生就职的塾(“塾”就是类似中文的短期培训班的意思,比如考日本的本科、考研有“进学塾”,而这个时代找工作也有“就职塾”,还是能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感慨时代已经大不同)(说到时代再插一句就是来日本留学的方式,从两年前Research Student/直接考/走语言学校之外,像IGP这样的项目如今已经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什么样的项目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倾向要什么样的学生之类的各有各的游戏规则,真是门学问),理由是这个塾里的老师都是投行、咨询之类的高薪行业背景。

进了塾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的世界范围实在是太狭小了、信息实在是太匮乏了。即使是我这样拿了一家公司的offer的人仍然对日本公司就职的游戏规则不甚了解。举一个例子,多数日本公司的校招方法其实都是所谓的“潜力采用”(日语:ポテンシャル採用),也就是说公司的人看的不是你的过去,而是你的未来,哪怕你现在什么都不会,只要他们认为你有“潜力”,就会出钱出人来培养你,让你成为一个适合他们公司的人材。这也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三角猫的技术水平的人也有机会进顶级IT公司,而真正的面试过程中也不会出现什么技术性问题而多是“最努力的事”这样的一般性的问题。实际上,在日本专业背景与找的工作的种类几乎是可以毫无关系的:学教育学、心理学的人能进IT公司当系统工程师;学建筑学、化学的人也能进投行当分析师,等等。特别是在日本的中国人文科生,在我们理科生还在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时候,他们由于更早熟悉这种游戏规则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行业的顶级公司里:投行/证券、保险、银行、咨询、IT、电子、医药、化妆品、食品……反观我身边一些让人觉得“技术不错”的“大牛”们,往往就停滞在一些中小IT或者类似雅虎、WorksApplications、乐天之类的公司(当然不是说这些公司就不好,只是实在是中国人太过集中了),很少有跳出这个圈子的。

在塾里面学到最多的还是关于各在行业的分析,另外就是结识了一大堆一起就职的小伙伴,情报网一下子就大了一圏。北邮这样理工科出身的小伙伴们我也强烈建议大家到日本之后多和文科生交流情报,文理互补才是王道。曾经我听三菱商事(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请自行百度)的人事部部长说过这样的句话:“我们公司其实是非常想招骋理科生的,因为理科生在研究过程中进行的理论分析、假说、实验验证、再进行下一次理论分析的循环其实非常符合我们商社的业务模型……特别是有一类理科生,在专业基础过硬的同时,又非常擅长待人接物,这种人在职场上就是无敌的”。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继续说我的求职。到了冬季实习的时候,我就一下子拓宽了选择范围,主攻目标是IT、商社、咨询。投的公司也是五花八门:Recruit,野村综合研究所、日本综合研究所、东急不动产、三菱商事、三井物产……一开始投别的行业并不是很顺利,结果上来看就合了一家Recruit(这也是我想建议大家的,找工作一定要尽早从实习开始找,在面试中积累大量经验,到了真正校招的才能游刃有余),其它公司有死于简历的、死于个人面试的、死于小组讨论环节的……不过比起在中国的时候全死在面试之前算是好很多了。所幸的是Recruit的实习表现还算不错,在为期5天的hack-a-thon环节我们小组拿了冠军,作为奖品我们组三个人能免费报销合计价值20万日元的电子设备,我就顺便入了一台微单(笑)。而此时我还不知道我已经被Recruit的人事盯上了。

Recruit冬季实习的最后一天

​进入到3月的时候,日本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正式开始校招活动了。各种企业宣讲会、社员座谈会、内推等等层出不穷。而我在此同时还在几乎同时进行着GREE和开发工程师职位和埃森哲的业务咨询师的职位的面试。3月简直是我来日本之后最忙、坐电车的里程最多的一个月:有在秋叶原数百人的大会场拿着一大堆传单挤着听各家公司的宣讲的;有在丸之内的餐厅和三菱商事的社员吃饭收集情报的;有穿着西装在赤坂的埃森哲大楼跟面试官比划各种咨询的case分析的;有穿着便服在六本木跟GREE的田中社长聊游戏制作的……收获是几乎同一时间斩获的GREE和埃森哲的offer。值得一提的有两点,一是我在拿到GREE的offer之后一度觉得互联网企业公司的面试差不多已经腻了,而此时Recruit打电话来问我要简历,我就顺口说了句拿了GREE的offer之后不想再面了。没想到对方的人事立马又是文字信息又是电话联系我说要挽留我,答应尽力为我开出好条件以及让我做最感兴趣的工作(我当时说对海外项目感兴趣),我被人事的真诚打动了(笑)于是最终还是递出了简历。二是我在面的埃森哲其实走的是东工大的内推,内推最主要的好处省去了第一阶段的小组讨论(通常小组讨论筛掉的人是最多的,特别是留学生在语言不是母语的情况下更容易被筛),剩余两轮的面试的面试官也全部是东工大出身的职员,同学校出身的人真的就好说话得多,可以说真的沾了不少东工大的光。(并且埃森哲的内推是没有束缚的,拿到offer并不需要答应一定要去他们家工作)埃森哲也是我在求职过程中拿到了官方公布起薪最高的一家公司。

顺便一说就是之前我的目标行业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日本的综合商社(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查一下,这是一个只有日本才有的行业),因为这个行业薪水特别高而且做的工作特别有社会影响力。记得当时我起床铃声都是唐沢寿明主演的《不毛地帯》(一部讲述伊藤忠商事的发家史的电视剧,B站上就有)的主题曲。后来放弃了商社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在访问了几个商社社员之后觉得商社跟技术的亲和力,特别是IT方面确实不强,以一个IT背景进商社并没有太大优势(不像学土木的进商社做基础设施项目或者学机械的进商社做汽车贸易等);另一个是我当时投给高盛的简历意外地过了,因此想留出时间来准备高盛。不过在对商社的了解的过程中也还是让我学到了不少,特别是商社职员的那种韧劲以及待人接物的技巧,以前作为一个理科生我对这方面一直没有什么自信,但接触了商社之后我发现这方面是可以练出来的,而且我觉得我在了解商社的过程中就一直在成长。

高盛的面试流程简直是一场苦战:简历+网测+笔记+九轮面试,四轮日语,五轮英语。不得不说不愧是这世界上最牛逼的投资银行,在一个东京office里也汇集了全世界各个国家/地区的精英。有人说跟这样的外资公司面试就像是把你逼到墙角再把你爆打一通,这一次我算也是体会到了。最后死在了终面上我也没太大遗憾,因为觉得自己能进终面本身就是个奇迹,况且还让我体会了一把他们在六本木Hills的塔尖的办公室俯瞰东京的美景。(笑)

被高盛虐了九回之后我觉得整个人都level up了,之后再面日系的公司就像是过家家:日立在面谈(还没有到正式面试的流程的阶段)期间就告诉我接下来对我的面试全部都只是走形式只要出席就给我发offer;野村综合研究所二面结束的时候面试官鞠着躬对我说“请拜托务必考虑一下弊公司”(原文:是非うちの会社をご検討ください。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Recruit的人事三天两头请我吃饭给我介绍公司内各种人认识,吃的饭也一回比一回贵。最终就像文章开头说的拿了6家公司的offer,接着再打电话把其余5家公司挨个道歉再把offer辞掉。

简单说一下为什么选择Recruit吧。事实上我也是最终拿到Recruit的offer的那一天才决定去Recruit并把其它家公司的offer辞掉的,说实话最终选择靠的也多是直觉。这个直觉就是:我觉得我在他们家能干得开心。首先Recruit是一家正在从传统的传媒、人材公司转变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既具有传统行业强大的营销能力和财力(集团年营业额在1兆5000亿日元以上,并且考虑IT行业的高利润率,公司的财力雄厚可见一斑),又有尊重技术、尊重年轻人的互联网公司的氛围。其结果就是作为学生入职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和非常快的成长速度,我自己觉得比较适合像我这样趁着年轻就想在公司里大闯大闹一番的人。至于工资我觉得入职时的起薪仅仅是你的下限,而未来的收入才是你上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干得开心才会有更多的output/commit,从公司方面得到的评价才会更高。


Recruit在最后给我发offer的时候与他们校招的核心人事阵容挨个握手后合影留念

​再顺便说一句就是现在已经有不止一个人拉着我想创业(对,在日本创业),所以说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搞不好在Recruit干一两年之后就辞职了也说不定。比起年功序列、等着公司的培养我更希望的是自己借助现在这个平台成长起来。这就是我通过就职这8个月时间所找到的答案。

编辑于 2016-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