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 食
首发于杂 食
独立漫画人的《叙事癖》

独立漫画人的《叙事癖》

在横行多年的日本动漫及以漫威为首的欧美系漫画之外,我因为《叙事癖》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属于中国漫画人自己的创作。《叙事癖》由漫画家烟囱和左马于2009年创办,它不同于《漫友》《约绘》这类被日系漫画风主宰的主流杂志,作为一本由漫画家主导的独立出版物,探索并展现中国漫画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身为创办人之一的烟囱,于2006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是北京星空间签约艺术家之一。虽然身为一个科班出身的职业艺术家,烟囱却更常混迹于网络业余艺术活动里,作为国内网络业余漫画创作平台“绿校”的核心成员,同时也是独立漫画集《Special Comix》的主编。烟囱的漫画看起来总显得有一些意识流,剧情带着一种残缺感,犹如一场白日梦在想象中膨胀,不同于日本精雕细琢的漫画风格,更多是一种随性的发挥。然而美术学院的教育背景和多年的漫画阅读积累却又奠定了烟囱的画面处理能力及叙事能力,他的作品看似单纯、荒诞,却难掩其娴熟的处理手法。他的漫画形式多样,故事时常围绕着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的平常遭遇而展开,对此他的解答是:“我的漫画和我的生活联系的特别紧,我是在画自己,画自己的朋友,画自己的猫。”

在我看来,两位创办人的漫画家身份均可称为业余,烟囱的本职偏向艺术家,而左马则是一名插画师。2005年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左马的插画作品常见于《GQ》《城市画报》《信睿》等杂志。和烟囱一样,左马也是通过网络结识了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并开始了自己的漫画创作。2009年,左马在老家湖北居住的一年多时间里,画出一部短篇漫画集《散步》。对左马来说,漫画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然而如今的漫画市场早已不是从前那般朝气蓬勃、百花齐放的景象,左马的创作又不是主流杂志和漫画刊物喜爱的风格,大多数作品只能在独立杂志和网络上发表。所以,左马只能靠画插画来谋生,而漫画则是用来“做梦”的。

一开始,烟囱和左马只是抱着“如果主流杂志不登你的作品,那么你自己做杂志登自己的作品”的想法,创办了这本漫画刊物,最初的两期更似是两人的漫画合集,直至第三期开始,《叙事癖》中才加入了一些他们喜欢的作者进来。而前三期的《叙事癖》,均是由烟囱和左马自费出版的。如今杂志已找到印刷赞助,每期100P以内的页数,呈现4-6篇漫画作品。虽然《叙事癖》一直接受投稿,但主要还是以约稿为主,受邀刊登的漫画人包括金宁宁、老二、史悲等,狗眼蛋蛋则是唯一一个被收录的投稿作者,其作品《汕尾以南》勾勒了一名中学生的一日日常,在家与学校的两点一线之间短暂逃离的神游。除了漫画以外,杂志每期还会策划一篇漫画家访谈,让读者得以更深入了解漫画人这一群体。

自2009年创办至今,《叙事癖》已走过五年的光景,一共却只出版了9期。因为烟囱为了不与创作时间相冲突,将出版周期扩大到三个月。对于烟囱来说,这并不会太多消耗自己创作时间,却是一本能够保持与朋友交流的主流漫画之外的杂志。去年年底,在五周年《裸体》纪念特刊的征稿启事上,烟囱也坦言自己没想到能做这么久,“还记得做第一期的时候,我和左马,还有当时做书籍设计的朋友平方米,我们用一个下午排完了叙事癖第一期。然后我在北京找最便宜的复印店,去过望京的千百画,还有最北边一个窝棚里的贫民家庭式复印店,最后选了一个西二环的打印店,把成本压在了8块,我在网上卖12块。我还记得我每次去复印店搬50本,100本书累的半死的样子,没想到过的这么快转眼间已经5年了。”A5大小,骑马钉平装,从一开始,烟囱就决定了杂志的编辑、设计、印刷工艺上都要简单化,越容易实施越好。而现在,因印数的增加,《叙事癖》早已从复印改为上机印刷了,最新的第9期中甚至首次用上了烫金色印刷,但设计排版依然和以往一样从简。《叙事癖》的销售渠道目前还是以网络为主,但在不少贩卖独立出版物的小店中都能看到《叙事癖》的身影,其中也包括了坐落于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旁边的SUPERHERO书店。

在西方尤其是欧洲,独立漫画已经很常见,一些重要美术馆和出版社甚至会将其作为一种前卫的当代艺术进行推广。与传统的漫画相比,独立漫画的画风充满实验性,相较爱情、武侠、科幻等题材,更多从日常出发,传递了对现实的关注和思考,极具批判精神。国内独立漫画人近年在反抗日式商业漫画中逐渐从网络走向现实,除了《叙事癖》以外,还可见诸多独立漫画群体的活跃,譬如《CULT青年的选择》《Special Comix》……这里面的大多数创作者跟烟囱一样,在日本、欧美主流漫画的洗礼中长大,在网络的世界中受到先锋漫画的颠覆,眼见中国漫画的现状,开始拿起笔,尝试描绘自己脑海中的故事。艺术批评家朱其曾表示:“这代独立漫画人使得中国当代漫画脱离了商业趣味,体现出新一代的思想。”

作为一本纸质杂志,近两年《叙事癖》也不可避免地开始思考网络时代对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烟囱承认如今的电子平台很方便,它还能培育良性的阅读和出版环境,但是他仍会坚持做《叙事癖》的纸质书,因为他“更喜欢油墨和纸张反射到眼里的光,而不是电子屏的光,喜欢油墨味,纸张的触感,喜欢随时想起来随时翻出来看。那种拥有一个物品的感觉好像不是电子书可以取代的。”

发布于 2016-10-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