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国内非专业圈中(民科?)日本战国时代历史学习的氛围和现状有感

一、 序

关注日本战国时代史已经有十多年了,一直以来以此为主要的爱好,也见过各种关于日本战国史的讨论、撕逼等等场景。以光荣公司的《信长之野望》及《太阁立志传》为代表的历史模拟游戏,再加上山冈庄八、吉川英治等知名历史作家作品的译作及大河剧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得以接触到这段纷乱的历史。不少朋友也是因此而入坑,开始多多少少了解到相关的历史知识。

日本战国时代,相当于我国的明朝中后期,当时的日本与大明比起来,确实是蕞尔小国,因此在不少我国历史爱好者的严重,较为主观的认为这段历史不值一晒。因此“日本无信史”“村战”说满天飞。但也有不少理性的爱好者,可能虽然对日本的这段历史不甚了解,但起码会以较为审慎的态度去正视这段历史,也知道站在中国历史的角度或使用中国历史的学习研究的方式去套用日本历史的方法,是不正确的。

现笔者就自己狭窄视野内了解的关于国内主流平台(如论坛、贴吧)上的日本战国历史学习的现状,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因是自己主观的想法,很多地方可能有失偏颇,望可不要海喷。另外既然本文的定性是随笔,也是笔者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可能会有些松散,观者们海涵。笔者也不是媚日哈日者,只不过是对那段历史有兴趣罢了,请不要以带有民族情绪的眼光来看待。

二、不懂战国与日本战国史的结缘过程

相信绝大部分学习日本战国史或者说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都是通过以该时代历史为背景的游戏(其最具代表性也最著名的当属信长野望系列、太阁系列、战国无双系列)、影视作品(如大河剧)、动漫及小说等途径,逐渐去认识这段历史的。本文笔者不懂战国也是如此。

说起自己的入坑经历,大约在1998年左右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台电脑后,因为当时对于三国历史的喜爱,便特意购入了一张光荣游戏合集的盗版游戏光盘,因为当时可玩的游戏的匮乏,就把盘中的游戏都安装在了电脑后,玩了三国3、4、5以后,无聊中试了一把信长之野望天翔记和将星录,便一发不可收拾。笔者本身从小比较喜欢历史,主要对三国历史感兴趣,特别是玩了三国志等游戏后。但随着开始玩起了信长野望系列游戏,又对日本战国史萌发了兴趣,此后就一直关注于这时期的历史。在家中具备了上网条件后,通过现在看起来龟速的“小猫”的传输,大概于2001年左右发现了战国联盟网站,即当年讨论日本战国历史最为热闹的地方,当时的日本战国史更是小众,战盟的诸位是犹如神一般的存在,即现在所谓的“大神”,笔者也是在那里获得了初次的日本战国史的洗礼,最基本的知识就是来源于游戏和战盟,笔者的兴趣点也从我国的三国历史彻底转到了日本战国的历史。但那会,纸质书籍关于日本历史的内容少之又少,更是没有渠道获取关于战国历史的专著。

2003年笔者大学毕业并参加工作,06年底开始了有些积蓄,并首次接触到了代购的渠道,至今一直致力于收集(谈不上收藏),也算是小有成果。但当时几乎是日语盲,又报了个社会上的学习班,学到了1、2级之间的水平。可紧接着又是结婚,不久后孩子出生,工作压力也大了起来,不知不觉十年了,迫于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被工作虐成狗,被生活虐出翔),能够静心阅读的时间更少了,但兴趣丝毫没有减弱,估计以后也就是个半吊子的水平了。

在此十年中,早先除了继续在新战国联盟恶补知识和潜水打酱油外,又先后在丰臣家论坛(现已死亡)、日本古代史论坛(可以说是战盟辉煌的继任者,知识性相当专业的论坛,但现在也是遇冷)、浪人御所(曾经人气较旺的论坛,现在已成为纯娱乐类论坛),现在混迹于百度贴吧日本战国相关的几个吧、知乎日本战国史话题和QQ群。基本见证了上述几个地方的兴衰,也是感慨万千。

作为一个日本战国史的爱好者,最最希望的是有良好的讨论氛围和交流的平台以及一大堆可以谈得来的朋友,但随着沟通渠道的越来越畅通,媒介越来越多样,氛围反而是越来越稀薄了。就好比几十年前大家都住筒子楼,虽然条件不好,但各家邻居好的跟一家人似的;现在大家都住进了高楼大厦,条件也好了,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好像越来越淡了。虽然交流平台发达了,但回不到战盟当年那种热烈但认真讨论的气氛了,了解皮毛就自认为精通了那段历史的快餐文化盛行,笔者也是非常之无奈。

三、日本战国历史学习的大氛围

本段主要聊聊时下国内日本战国时代历史学习的圈子和氛围。目前,从国内诸如贴吧、知乎等平台反映出的情况及国内作者撰写的日本战国史相关作品的售卖情况来看,对日本战国史有兴趣的朋友还是大有人在的,只不过是入门先后和水平高低的问题。如果只是想为了玩游戏、看大河剧了解其基本历史背景的话,游戏中的人物介绍、国内的出版物及网上的一些文章,便可满足需要了。但如果想冲着这个爱好打算继续深入下去,就势必需要从兴趣程度、余暇时间、日语水平和书籍资源等方面去考量了。

先说兴趣程度,笔者曾在某论坛的战国历史讨论区进行过调查,对于战国史喜好想要进行深入学习研究的只占不到三分之一,一般性了解的占一半多。对于只想一般性了解的朋友,前面已经提到的能够满足了解历史表面所需要的方法。对于想要深入学习的,那就要付出更多了,就好比登山,越往高走越难。当然,做任何事兴趣都是最前提,算是精神支柱。对于想要深入了解的,其兴趣程度自然也是不必怀疑的。

再说余暇时间,即能够用来学习战国史相关的时间。对于没有成家和立业的学生党或者单身党来说,这段时间太黄金了,笔者在这段期间内,就浪费了大量时间,现在是后悔不已。

上述两点相对来说较好达到。其实想要深入学习日本战国史,最困难的两点就是所持资料和日语水平。

关于所持资料,目前就国内关于日本历史的出版物,主要又分三块,一块是专业学者的著作,一块是民间作者的作品,还一块就是对于日本著作的译著。在国内的日本史研究方面,重点都在幕末明治以后,特别是近代史这块,而中世史这块却很是薄弱。关于日本史研究的学者也只有王金林、左学德、汤重南、冯玮、童云扬等有限几人,关于日本战国时代这块更是罕有专著和研究(王金林的《日本中世史》、童云扬的《十五十六世纪日本社会经济史论》等著作关于日本战国时代的内容相对多些),抑或是根据日本早年的研究成果的应用,姑且不论质量究竟如何,但起码也算是正统的研究著作了,可以一参;二是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民间作者的作品,代表有万邦咸宁、樱雪丸、陈杰、萧西之水等同好,此外还有在诸如战争事典上发表过文章的立花统英、陈凌等认识或久仰的同好,此类文章主要是面向入门者和兴趣者,因此大部分内容较为浅显,并未进行深入的论证(当然也不绝对),但对于新人们了解皮毛还是非常有帮助的;三是翻译诸如内藤湖南、井上清等日本名家的名作,不多赘述。

但相对上述来说,一般了解别国历史,肯定是看那国的历史研究者的原版论著更为恰当。现在海淘的发达,使获得原版书的渠道不再像以前那么艰难,日本亚马逊、雅虎上的书籍资源可谓取之不尽,有兴趣的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行查阅,笔者关注日本原版战国时代史书籍多年,深有感触。但海淘原版书的过程其实只有一个瓶颈,就是资金问题。日本消费水平高世所公认,而原版战国历史书籍可称海量,各位量力而为。对于帝都的百姓们,国家图书馆的馆藏也可称为一大宝库,如有精力可去复印,笔者也是此事的受益者(说起原版书籍,笔者也是感慨万千,一言难尽,如有需要了解的朋友可以私下沟通,在此不多赘述)。如果在日有好友,能够出没于各大图书馆进行扫描,那是最为理想了。目前网上能看到的资料很多都是先学和同好们上传的,有一定基础的朋友可以加以利用。但归根结底还是一句话,深入研究战国史的话,还是多翻看原版的书籍吧。

关于日语水平,现在日本留学生多,社会上学习班多,但真正为了了解这段历史而去学日语的似乎不多。学到日语一级,看市面上的原版书籍应该八九不离十。但日本战国时代的主要史料,即古文书,基本都是候文文体,再加上些古记录啥的,国内民间能够无障碍通读的,估计两只手就能数过来了。这块只能靠自己的学习和练习了,在学好现代日语的同时,深入去学习古语,特别是候文了。相信大家都学过第一外语或者第二外语,语言这块,似乎是没有捷径,更遑论是古语了。

除了国内大学或者研究机构专门搞日本历史的学者们外,在笔者认识或者听闻过的民间爱好者或者赴日深造日本历史的,香港的好友伊达政宗兄、笔者一直敬仰的清海惟岳兄、日本古代史论坛坛主泰明殿、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病叶小町小姐、之前共事于浪人御所的茶茶殿均是日本大学的科班出身,乃是国内日本历史研究的神级(当然不管日后是不是还继续搞这个专业),算是金字塔尖的人物;再如立花统英、贴吧的好友“我是司任平“、”秋风萧落“及其他一些仍然奋战于日本历史这块的前辈及同好们,也在为普及这块历史做着自己的努力,同时他们自身也拥有超群的知识水平,笔者读了上述朋友的作品也觉得获益良多;最后例如在百度贴吧结识的好友绯村雨彦、无我无他度今生、白井早苗等,虽然年纪不大,但学识丰富,如果坚持下去,未来也是国内民间关于日本战国时代史的栋梁。还有相当一部分曾在日本战国史方面投入过精力的朋友,但可能碍于实际生活中的压力或者工作压力,不得已放弃了这一块,也是无奈的选择。毕竟日本战国史学习和研究这块算是民间的阵地,少有人能真正以此为生计,笔者也对这种不得已的“半途而废”表示理解和遗憾。至于后续还会有多少朋友崛起并坚持,还是未知之数。

所以综上所述,如果在客观条件允许的条件下(兴趣、时间、财力和日语水平),还是会有人或许能够为国内民间的日本战国史研究方面有所建树,哪怕不是专业的。当然这也是笔者一家之言,而且这几项并非绝对的决定性原因,具体后述。

三、关于日本战国时代的史料

关于史料的判定和解读,虽然对于各国历史的学习研究不尽相同,但还是有些共通的东西的。说起日本战国史的相关史料这块,我总是会想到所谓“日本无信史”这个说法。不知最早这个说法来源于那里,在不了解日本历史和过于维护我国历史尊严的人群当中甚是普遍,但对于些微了解日本历史的人来说,则会对此说法嗤之以鼻。诚然日本不像我国一样有成体系的官修史过程,有明确记载的历史阶段也比我国差出几千年去,但没有官修史、历史起步阶段晚似乎与有无信史并没有直接联系。难道太史公堂堂史记中就全都是信史咯,里面难道没有传说了??汉高祖出生时蛟龙下凡也算是信史了??上述中日两国史料对比不必多说,以下仅挑日本战国时代的史料来说说。

对于各国历史来说,出土的当时的文物,自然算是第一手的材料,日本也是如此,而且对于日本战国史来说,学界认可的最有价值的史料便是流传下来的古文书和古记录,也相当于出土文物一样,是当时历史第一手的信息载体。古文书、日记、时人的古记录、觉书(即回忆录、追记性质的记录,最著名的如《信长公记》)等之外,便是一些军记物语了,当然军记物语也分三六九等,像《当代记》这种,通过与其他的史料对比,学者们认定其史料价值较高,但作为后世的再编物,也是存在一些错误的;还有著名的《甲阳军鉴》,其史料价值一度被学者否定,但随着战后实证史学的兴起,《甲阳军鉴》的史料价值又被重新认定,至少相当一部分内容还是可取的。对于这种史料,我们在使用过程中要格外小心,与古文书加以比对。如果实在不能确定却要使用,也可存疑并加以说明,起码显出对于不轻易主观下定论的严谨态度。对于《绘本太阁记》这种,则当做《三国演义》的性质来看吧。上述只是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一下日本战国时代史料的大致划分,当然还很不全面,仍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现在国内能接触到最原始的日本战国历史史料并能够加以读解的,已知的估计也就前文提到的伊达政宗、清海惟岳、茶茶、病叶小町、立花统英等有限几人。读解也是对于史料学习的难点,但也是不能跳过的,目前能曲线救国的办法只能是看后世日本学者著述的原版书籍,以此掌握一些历史事实,但并不是对于所有史料都有专书的。

先不说是否读解,单从对于史料的判断中,大致有如下几种情况:

1、明显能够判断出真假或已被推翻的所谓通说和“事实”的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北条早云(实名伊势盛时,为了叙述方便称北条早云)所谓以浪人身份取得伊豆一国之事。现在学界经过多年的论证早已得出早云出自幕府的相伴众,不仅不是浪人而且地位不低,在幕府的指派下前往关东,成就了一番事业,包括其年龄也已被反正。但现在不知还有多少人仍相信早云的浪人说,终年88岁等说法。

2、史料相冲突时,选择史料价值更高的

文书、书信类史料一般情况下的史料价值会比后世的军记物语高。例如《北条记》中记述北条早云1495年9月通过火牛阵夺取小田原城,但从一份1496年早云弟弥次郎与大森藤赖共同据守小田原城抵抗山内上杉军的书信来看,1495年小田原城被北条方拿下一事便站不住脚了。这种就是当时的书信史料盖过军记物语记载的典型例子。

3、曲笔或刻意掩饰

百度贴吧的好友秋风萧落关于上杉谦信天正年间在北陆地方战绩的论证,是对上杉谦信打脸及夸胜讳败最好的例子,有兴趣可以参阅。毕竟以某人为记主的传记类史料,多少都会有曲笔的情况出现。

4、不好判断的情况

在史料级别差不多的情况下记载有所出入的话,如果能找到其他可以辅助判断的还好说。如果史料互为孤证或者史料太多且无法通过其他渠道判断的话,便只能单独列出,使读者知悉,起码本着一种对读者负责的严谨态度。最典型的就是本能寺之变的过程,现在仍可称之为日本历史上的一大谜案,史料林林总总,后世的论证分析也是众说纷纭,没个定论,这种研究尚只能维持现状,而不能下定论因为某确定的原因造成本能寺之变的发生。

5、伪文书

文书作为还原第一手史料,但其中也有赝品。从花押、署名等细节的比对便能得出一二,但毕竟伪文书较少,判定又需要极高的历史水平,因此对于咱们民间爱好者来说,暂可以忽略。

6、孤证

很多情况下,对于不大能够确定史料真实性的记载,仅有一条,但又没有其他可以对照的可信性史料,便可认为是孤证。既不能轻易相信,也没法轻易否定,例如《甲阳军鉴》中关于武田义信谋反事件中的一些内容。

7、史料的误读误认

对于史料读解不充分或者以讹传讹反而成了通说的,比如信长火烧比叡山、拿浅井、朝仓二人的头骨喝酒一事。这就要求我们读解史料时倍加仔细,当然也还是需要高超的史料读解能力。

上述归纳只是个大致分类,很多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通过史料的解读和比对,尽量还原历史的真相,当然这对于我们来说确是最难的。而且所谓什么“日本无信史”,顶多只能算没有天皇或者幕府统一下令编纂的成体例的通史或断代史,而将其认为日本没有可信的历史,岂不贻笑大方了?(当然日本所谓神代的历史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四、国内关于日本战国历史学习环境的杂音

虽然针对是日本战国时代历史的认识,但实际也可扩展到对于整个日本历史的认识程度。目前国内民间关于日本历史的认识,有很多错误甚至不好的现象,这些都阻碍了国内关于日本战国时代史甚至日本历史学习和研究的进步,兹列举如下:

1、民族主义

完全不可否认,日本百年前开始就给我国带来了长达几十年的灾难,再加上两国近几年来摩擦不断,国内反日情绪高涨,影响了对日本历史的正视。本身这事对于我们这些日本战国历史爱好者来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我们也并不是媚日,只是单纯对于他国历史的兴趣罢了。但从仇日者来看,这就是大逆不道。众口铄金,导致日本历史这一敏感的话题被打上了统一的负面标签,使对于日本战国时代史有兴趣的人也躺枪,被称为不爱国,客观上影响了对于日本战国时代史的学习氛围的建立。

2、日本无信史之说广为流传

前文已述,在此不多赘述。此说对于尚未入门者可能会令其裹足不前,但一旦入门,便会自然而然无视上述结论了。还有就是“我中国史那么浩瀚,都无法吃透,还去搞小日本的历史,日本有什么历史”,对于这种说法可以无视了,按此说法,除我国的各国历史的研究岂不成了无用之事??显然不可能吧。

3、战国时代就是村战

此说几乎和日本无信史并列,站在我国历史及战争规模的角度去看待日本的战争规模。而且我国历史上的战争规模也不是没有水分,《三国演义》中的赤壁之战兵力有多少,《三国志》中又是多少。再看人口,我国各朝代人口是多少,而日本战国时代人口又是多少,与日本同时代的大明朝又是多少?这种暴力的横向对比,和无信史之说一样,些微了解点日本战国史的人都会觉得可笑。所以看待他国,最好还是不要站在本国视角或者上帝视角吧,否则必失偏颇。

4、游戏流毒太深

不可否认游戏、影视、小说对于历史兴趣形成的重要作用。但游戏中数值化,使人们在主观印象中谁谁谁有多大差距(关于比较后面详述),非要比出个所以然。更有甚者,将小说内容当做正史,甚至以为小说就是正史,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有次笔者看到一个人把自己所了解的所谓的历史说的好像头头是道,结果还特意画蛇添足加上一句,司马辽太郎的书中就是这么写的,真是让人瞬间石化。还有的人是“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完全脱离史料,臆测当时人的心理活动、历史形势,重视战术,忽视战略,割裂而孤立地看待问题等。论起道来天马行空,舌灿莲花,好像都是从那个时代穿越过来的,完全不顾“有几分史料说几分话”的读史基本原则。拿游戏、小说中获得的信息当正史,或者将自己的想法直接代入,很是危险啊。

5、太爱比较、太爱假设

这两种是一部分人最容易犯的两个毛病。非得分出个高下,武田上杉这种同时代交过手的要比,伊达政宗和长宗我部元亲这种没交过手的跨地域的也要比,织田信长和曹操这种跨时代、跨国的还要比,分出高下一定那么重要么??难道一条兼定一定就比信长智商低么??不同地域、不同时期、不同条件、不同背景,这些条件都不同,怎能客观而公平的比较??硬来的话难道不是一纸空谈,不是浪费时间么??

至于假设,现状基本就是以自己的想法揣测时人,全盘否定史料,还极其顽固,总会反问“你又不是当时的人,你怎么知道当时不是我说的这样”,“史料都是后来写的,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说的这样而被曲笔了”云云,对于这样的人,还是敬而远之吧。

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大胆假设大部分人能做到,但作为重点的小心求证,能做到的便没有几人了。即便假设,也是得在有史料支撑的前提下,脱离了史料的假设,和空中楼阁、和空谈、和脑补有啥区别?但还是有些人乐此不疲。实际上绝大部分假设完全就是脱离了既定的历史事实,自己想想也就罢了,最好不要拿出来浪费时间甚至引战,最终大家都不痛快。

6、浮躁学术气氛下的不扎实

现在外界诱惑不少,很多书籍其实也就是快餐,是出版方为了迎合大众化的知识快餐,出版物中的很多东西并不详加编审就出版,误导了大众,要么就是仅是粗浅的皮毛知识,而且日本那边对于战国史的研究也是不断深化和进步的。但很多人却奉这类出版物为圣经,看了一两本就自认为无敌了,对一些内容不加深究,最后还落得贻笑大方。

7、态度问题

前面说起了脑补、浮躁、假设、比较等,最后就剩态度了。也有不少人,喜好面子,不够虚心,听不得别人的指摘,总以为自己是对的,别人就算提出史料也能通过自己脑补全盘否认他人,这就是态度问题了,也就是史德问题。其实笔者觉得入门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大家都是爱好者,知识都有空白,只有虚心接纳别人的意见,充实自己才是正途,有名的“我是司任平”司老师想必圈里人多少都会有所耳闻,江湖上所谓“战国不识司大大,成了高手也枉然”,司老师除了知识功底深厚扎实外,主要是胸怀坦荡,面对顽固派们的攻击仍能以渡人的态度去耐心讲解,这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从目前来看,相当的骂战、人身攻击、气氛不谐都是因为辩论者的顽固、不谦虚、无法虚心采纳别人的意见有关,因此笔者也觉得知识水平是次要的,毕竟再强的高人也是从小白过来的,谦虚的态度、宽广的胸怀才是最重要的,不争一时之气,日本战国史的圈子会更和谐。而虚心求教的态度才会使人进步更快。

国内的战国史学习圈子实际上极其小众,低头抬头就那么几个人,眼看也要青黄不接,急需新鲜血液的加入。但反观现在网络上的各热门版区出现频率最多的,或者说最为泛滥的,还是诸如假设谁谁谁怎样怎样就会怎样怎样,某战国武将比起我国的某人如何如何,战国中谁谁谁最什么什么,如何评价谁谁谁或某某某事,即通说的假设帖、无责任比较帖、最字帖、主观评价帖等等,这种毫无意义的帖子的泛滥,导致了实际历史学习的泡沫。而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少些浮华,多些实际。

但是,新入门的朋友落入上述陷阱,也并非完全是主观上的问题。之所以如此,也有一些客观的因素。

首先,日本战国史毕竟是别国史,我国爱好者们一般情况下接触不到最新的史料和著作,对于史料来说,就算掌握到了,也不一定能够读解。即便在日本,新出一份史料后,一批学者就会蜂拥去研究,对于一般兴趣者来说,拿到的已经是专业学者的二次加工品了。当然,对于我们这样的爱好者来讲完全不必做到上述那样,但是我国无论是日本战国史相关的出版物或者网文,大部分还是来源于一些旧说,甚至是几十年前的旧说,抑或直接被一些噱头史所迷惑。比如本能寺之变的原因,虽然还不完全确定,但已经从几十年前众多学者支持的怨恨说、野心说,经历了黑幕说后,现在已经是四国说成为了主导,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近年日本林原美术馆整理的《石谷家文书》的发表。而现在虽然国内圈子中怨恨说、野心说已经不占主导,但不少朋友还是认为有黑幕,而实际上黑幕说在十几年前流行过一阵,但因为绝大部分黑幕都无法自圆其说,因此这几年此种说法也逐渐淡漠。至于前些年大热的所谓“上杉谦信是女人”这个噱头,乃是源于日本非主流的“历史学者”八切止夫的说法,此人一向为历史学者们所不齿,喜欢用一些史料恣意解读后抛出奇谈怪论。当年战国名人马羽茶水斋无聊中翻译了此篇文章,没想到竟然大热,不仅现在成为著名的伪史噱头,而且似乎还真有人相信了。以上对于新人来讲也可以理解,都是一个过渡的过程。

其次,前面已经简单提到过,对于人物的能力总是下意识的数值化概括,这明显就是游戏的滥觞。为了在游戏中反映角色能力的高低,使用数值衡量确实是个好方法,但将其带入严谨的历史学习,就很不合适了,以此评价某人的事迹能力,更会造成误解。游戏中很多数据并不显眼的人物,实际上也并非没有耀眼的事迹。可谓成也游戏,败也游戏。

最后,受军记物语等后世编纂物的影响,对于新人来说无法区分真伪。但军记物语又不是一无是处,再加上后来的造星运动,成就了真田信繁、竹中重治等“耀眼明星”,有人认为德川家康是伟人,也有人痛恨其手段阴险。带有崇拜、忠奸等感情色彩去看待问题,反而易于被蒙蔽双眼。只有多了解史料,才能慢慢对一个人物或者一个事件有着逐渐清晰的认知。

当然,实事求是的说,在国内今后相当长期来看,关于日本战国史的学习研究应该不会有专门的机构,主要还是集中于民间。而且即便是致力于深入学习,也基本只能拿其当爱好,如果要是拿其当饭碗,则很难很难。因此各位想品尝快餐的一般爱好者,低调地了解一些皮毛就好了:)

说了那么多,也感谢各位观者能够读到这里,本文只是笔者一时的感慨,但作为一名日本战国史爱好者来说,也确实希望这个小圈子能够好起来,有更多的人能够进入这个圈子,大家一起讨论,一起学习,一起进步。笔者也是非常想和大家多多交流的,当然还是和谐第一,知识第二,希望本文对于大家,特别是新入坑的朋友有所帮助。

编辑于 2016-12-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