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好吧。

我们和好吧。

奈衣污少女奈衣污少女

今天可以不用晨跑的,因为台风来了。

但是我还是去了,因为家里电费欠了三百多。




交完电费出了门,就看见一个背影极像她的人。

我是一个百分之百会在路上认错人的人。

近视六百多度的我,只有走到旁边拍拍肩膀让他回头我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人。

但这次,我没有。


我看见了这个背影跟她一模一样的人从银行出来,我想叫她。

身体往前倾,嘴巴动了动,没有喊出来,

我的脚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对一个细节记得特别清楚,大概说的是,你的脚才是你内心最直接的反应。

所以我的脚,让我不要去确认吧。




我在雨中折回头,加快了脚步。像是一个行窃得手的逃犯。




和她认识四年了。在我2012年刚从北京回到家乡的时候。

当时我在一家小清吧做调酒师,她最喜欢喝我调的龙舌兰日出。

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多且密,常年扎起一个结结实实的马尾。

工作原因,她无法染发,一头长到腰际的头发,一直纠结着,要不要烫起来。

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告诉我,她叫CY。

可是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认识那么多新的朋友,她总对别人说,她叫栗子。

她是敏感多疑的巨蟹座,童年饱受伤害和折磨,练出坚硬的外壳。

我是热情大方的狮子座,童年幸福,青年多磨,嘴硬心软。




她比我大四岁,大概是。

她总是对别人说我不是她妹妹,是她的知己。

作为她的知己,我可以做到无论何时她找我,我都会出现,

无论她和谁发生争执,我都可以原话背出她对那个人说了什么。

她可能从未遇到过能像我一样懂她的人。

我也是这样。




认识四年,第一次跟她看电影,是《速度与激情7》。

她给我买了爆米花和辣鸡爪还有可乐。

我们在片尾的时候分享纸巾,一起把《see you again》作为对方的专属铃声。




她每次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第一声招呼,总是“傻逼你在干吗呢。”

我也总是回她“臭傻逼我在家呢”

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好像多了一个“臭”字,我就赢了。




每次跟她在一起,我都不能吃零食。

我们只能约在咖啡店。

因为她对我减肥的事儿比我自己还上心。

更别提喝酒了。

跟她在一起喝酒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2014年,我们长达大半年没有联系,彼此工作都很忙。

她在那一年我生日那天结了婚。

领完结婚证带着她老公出现在我面前,我从她眼神中知道,她不爱他。

两地分居的她,像以前一样,每天约我喝咖啡。

我从不问她的婚姻生活。

不爱一个人,那个人呼吸都是错的。




她时不时会在半夜十二点,开车接我去河边,聊一聊她最不开心的事情。

我拿着啤酒,她拿着奶茶,我们俩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听她倒完所有的不愉快,我再说笑话让她开心,她说:有你真好。




2015年7月7日,她生日。

我送了她一条五角星的手链,因为她喜欢五角星。

我们中午吃完庆生饭,下午在KTV少少的尝了几口蛋糕。

因为她,我变成一个有自制力的人。


在KTV里,我们唱着崔健、伍佰、黑豹乐队还有迪克牛仔。

她说,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最开心。




2015年12月24日那晚,我买了肯德基全家桶外卖,去咖啡馆找她。

随手在知乎回答了一个问题,

手机从8点到12点,没停过震动,一晚上多了3000个粉丝。

我问她,他们为什么关注我。

她说,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出色的人。




每次约咖啡的时候,她会在车上换下工装,穿着一身运动装来找我。

长又粗的马尾,晃过了我最难熬的时光。




她坐在我床上给我叠着散落的到处都是的衣服时哭着对我说,她开始怀疑,我走的每一步,都是错的。

她是敏感多疑又倔强的巨蟹座。只对我脱下坚硬的外壳,露出她的软肋。

我是乐观开朗又倔强的狮子座。给伤痕累累的她上完药,重新帮她套上外壳,让她继续披荆斩棘。




我问她,如果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怎么办。

她说,不会的。




2016年六月,一次前所未有的争执,我对她说了自私又残忍的一番话,把她拉黑了。

我自私的认为,她对男人和钱的在乎程度,超过了我。

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我是一个嘴多毒的女人。

而熟悉她的我也知道,她是一个心多硬的女人。


拉黑后的一个月,我开始想,怎么她还不找我。

于是我将她从黑名单中放出来,但她已经拉黑我了。

我无法接受,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出现在好友验证的列表中,

于是我删除了她的微信号。




我也不记得她的电话号码,只记得尾数7007.

因为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需要背出她的电话,

我总觉得,她永远都在。




在我给她微博发了一段长长的道歉私信,第二天发现被拉黑,那段话被系统自动清除之后,

我知道,我真的再也找不到她了。

已经过了最佳的道歉时间,还该怎么去找她呢。

是啊,我是个高傲的狮子座,我做不到。




想到这里,我压了压帽檐,止不住的在晨练的路上哭了出来。

在早上十点这个不尴不尬的晨练时间,

还下着雨,我跑不动了。

我哭的泣不成声。

无论深呼吸多少次都止不住的那种泣不成声。

我真的失去她了。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需要我的她。




我和她还没有出去旅行过一次,

一次都没有。




深呼吸十次,走进家门口的超市,买了瓶她最爱喝的红葡萄酒。

我给自己做了份丰盛的午餐。




台风快来了,我躲在自己拉上窗帘的小房间,哭成狗。


我妈总是问我,怎么她最近都不来找你了。




我抱着从第一天领养过来她就一直关心照顾的金毛,

泪水将它头顶金色的毛发,打湿成一缕一缕。


因为我任性刁钻古怪的脾气,失去她了啊。

失去那个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的她。




我常常对朋友说:如果我拉黑你,记得一定要重新找我,因为我肯定会后悔的。

但是,我却忘了跟她说这句话。




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我这辈子也不会爱上几个人了。

是,我这辈子也不会爱上几个人了。

无论亲情还是友情。




我拉上窗帘,躲在自己黑暗的房间,写下这篇文字。



他们说,喜欢我,因为我是个有情有义,重朋友的人,

不,其实我只是个自私的人。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也是这样,就快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
买点零食,敲开她的家门,替我说一声,

“我们和好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