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固的生死疲劳

西海固的生死疲劳

羊村拓哉羊村拓哉

这只是一篇观后感,不是影评。


今晚看了《清水里的刀子》。

影片采用的是 4:3 的画幅比例。

现场有观众在放映后向导演提了一个问题:“西海固那么壮丽的大西北风景,为什么不用宽画幅来表现?” 在网上也有人对这点质疑。

开始我觉得这是个蠢问题,但导演给了一个挺好的回答。

导演说,他是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人,第一次去到西海固也觉得那里大山连绵,山岭苍凉;于是他情不自禁地说了声:“真漂亮。” 和他同行的是一个西海固的本地人,回了句:“漂亮啥,又长不出庄稼;长得出庄稼的土地才漂亮。”

导演听完顿时感到心酸。于是,他想在影片里把更多目光投向这里的人,以及人与这块土地之间的关系。

西海固,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

而《清水里的刀子》,讲述的就是居住在这里的一群回族穆斯林的故事。

“回族老人马子善的老伴去世了,于是他决定要把家里那头养了十多年的牛宰了,然后拿来祭祀老伴。然而就在祭祀前数天,牛在水里看到了要宰杀它的那把刀子,于是牛开始不吃不喝,准备以一个干净的身体迎接死亡,这不禁引起了马子善对死亡的思考。”

以上是对外公告的影片简介,但其实在电影成片中,这些所谓的故事情节已经被弱化得面目全非。


在片中,导演用大量篇幅去表现 “活的苦。”

比如儿子第一次提议宰掉那只牛来祭祀妈妈,他的理由是:妈妈这么多年已经活得不成人样,死后不能再亏待她。

或者马子善的弟弟来找他,因为家里老婆要生了,家里却一粒米都没有,无奈只好来借几口粮。

以及西海固十年九旱,平时马子善一家用的水,是从几里外打来的;突降暴雨,全家还要拿大锅小盆出来接水。

诸如此类的情节,都在表现这里的穷困,一种在现代生活中的我们无法想象的境遇。

但导演在访谈中却提到,他并不觉得这里的人生活有多悲惨,他也不认为城里的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同情他们。他在西海固生活了几年,早已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他看到了当地穆斯林们的信仰,看到了他们对死亡的从容接受,看到了他们对土地的坚守,仿佛这里的人总能看透生死循环。


就像那把 “清水里的刀子”,在小说和短片(导演在此前拍了一个短片版的)里面,都有具体的画面去表现牛看到了水里的刀子。

但在电影长片里没有,导演解释说:因为这是部长片,有足够内容去表现,所以他想用另一种方式去讲述这个故事。

于是,牛看见刀子变成了一个民间传说。因为“牛是大牲”,它会预知自己的死。而马子善和其他回民,在这样的故事中,体悟出了对死亡的理解。

而这种不可言语的神秘感,正是导演想表达的。

所以导演让马子善牵着临死前的牛去田野,让牛独自散步,然后他看到老伴的灵魂,正在田里割菜;以及那群重复出现的羊,没有人知道羊在那里干什么。


导演在访谈中还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在西海固,当地人有时会讨论:以后要是人类都搬去月球住,却发现月球种不了庄稼,那人类会不会开始珍惜土地?


在影片最后,牛在老伴的祭典那天被宰杀。马子善却没有留在家里,他一大早跟儿子说他要去集市,然后一个人走向远方的山,久旱的西海固还下起了大雪。

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