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研社
首发于游研社
H-Game漫谈之三:街机麻将

H-Game漫谈之三:街机麻将

文:风力

在90年代的街机房,有两个游戏是绕不过去的。

你可能要说,一定有《街霸II》!不对。街霸确实普及程度很高,但格斗类游戏并非人人能玩,它也不提供可预期的回报,最重要的是不够刺激。

“你的意思是,有游戏比《街霸II》更普适?可能还有回报?甚至还非常刺激?这种游戏还有两个?我不信!”

第一个游戏叫“赌马”,网上多称为“黄金赛马(80分)”,因为在默认版本里单个格子最多只能押80分。它不需要你记出招表,更不用摇4个反半圈出天霸封神斩(当年本地流行做法)。你只要投币,押分,这看5秒就能学会所以说“普适”。


至于“有回报”,这也很好理解,押中了会掉币——那刺激是怎么讲呢?因为押注的人太多,经常会出现许多人(3个以上)押同一个格的现象,你押中了但币被别人拿走的事并不罕见,而如果你高声争辩就有大概率触发一次斗殴:本地因赌马而打架最后被砍死的人仅1993年里我知道的就有两位,打断手打断脚的车载斗量。至于揍耳光、一脚印在屁股上这种事,根本无法被计算数量。和赌马相比,今天的一切“就是干”之类广告都黯然失色;要是这都不算刺激,那我不知道什么叫刺激了。

我承认这听起来有点惊心动魄。所以我即将告诉你另一个答案,相对而言要温柔一些的《电子基盘》,俗称“麻将机”。论普适,麻将是中国的国技;论回报,麻将机也能退分;论刺激,打赢了美女会脱衣服……


(顺便说一句,作为ACG大国,日本输出过无数麻将游戏,《电子基盘》只是其中之一。在今天,光是我的硬盘里用Mame和Dosbox能模拟的麻将游戏就超过100个——其中80%以上都有H内容)



电子基盘与赌徒之心


麻将机是二人麻将对打,玩法大致等同于普通麻将但多了一些小细节如可换对面牌的Don-den等。有别于现实里的麻将没人胡就可以一直打,在这里一盘下来没胡牌就算输。但如果你胡了,每胡一局姑娘都会脱衣服,连赢3局会脱光——Oh really?有马赛克的啦!

四个(之后还有两个)等你征服的美女


如果只是这样,那它肯定不足以成为经典。在小细节以外它还有大机会,那才是让玩家们津津乐道的。

首先是海底。根据机台设置,正常牌局结束后会让你额外有摸10张牌的机会,叫“海底捞月”(又叫“猴子捞月”)。你满怀希望地看着一张张牌徐徐跳动:二条,我草;东风,怎么又是风?六万,我草啊怎么不是五万!又六万!就剩6张了!哎,怎么又一张南风……


10张牌好像10台不同品牌、不同型号的拖拉机,嘶吼着从八个方向开来又纷纷离去,把你的心情犁得支离破碎。大多数时候一无所获,但那毕竟是种希望。

街机时代让你激动的画面


相比起来,“配牌出血”就可爱多了。它的俗名是“响钟”(出现时画面会显示一个时钟)。简单而言,3分钟内(大概能玩3~4把)电脑会一起手就配给你大牌,如“字一色”、“红孔雀”、“大车轮”等正常情况下你根本不可能凑齐的牌型。响钟时能胡一把牌简直是游戏中第二大的幸福,因为胡的一般都是大牌。打麻将的人谁不想胡大牌呢?一把素豪七,一晚上就全回来了,这种绝地翻盘的大戏是多么振奋人心呀!

暴改rom也很容易出这种牌


显然你注意到了我说响钟是第二大幸福,很自然你就会问什么是第一大幸福?答案呼之欲出,三元交换,本地讲法“闪三元”。“闪”这个称谓很可能来自于赌马机的“闪机”,即基础80分版黄金赛马里如果单个格押注超过一定分数且押中,游戏刚开始、六匹马冲出起跑线的瞬间屏幕会有持续2秒的抖动,俗称“闪机”。“闪了”也就是“中了!”,可以完全代表一个赌徒所能获得的最大喜悦,意思类似于“хорошо”、“よし”或“très bien”。

我不打算在这里描述闪三元的原理和操作方法。简单而言,一旦出现三元交换,你有约2/3的几率获得一个以97.7%几率赢取32/50点分数(根据机台设置)的机会,如果幸运地事先押中,这个分数还要再加倍。


一开始电子基盘是可以退分的,32/50分平均下来有约10元的收益预期,在90年代初它不是一个能被忽略的数字。我经常怀着愉快的心情退币后换取一张“珠穆朗玛峰”(第四版人民币的10元),可以买一包好烟(比如4.5元的“红梅”。平时我们抽的是3元的“普白沙”,没钱时则抽1.9元的“普甲天下”,该烟之辛辣甚于同期著名外烟“希尔顿”)、一张电影票或一张武侠录像票(当时的价格是3元),剩下的钱还够在宵夜摊上吃一碗螺丝粉。是夜就此获得了系统性、全栈式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幸福离你就是这么近,believe or not。

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因此很快乐、质量很高,这也是不难想像的了。后来老板发现了这个的秘密,从此禁止我玩麻将机。于是我找了几个额头有灵光身后有尾巴的可造之材,指点他们几手之后他们的成功率也达到了自贡话说的“别分之别”。正所谓剧透有如喜悦,分享带来更多,很快整个小镇的适龄青年几乎全都掌握了此技巧,最终所有街机房老板不得不宣布电子基盘不再退分,出三元要叫老板否则被发现直接消分。


失去了这个最大的利益点,再加上当时已经是1995年前后PC Game汹汹来袭从RPG到毛游戏都全方位压制街机,《电子基盘》(以及Dynax的其他麻将类游戏如《天开眼》等)就此式微,进而逐渐消亡在历史长河之中,为人民所遗忘。

天开眼里的美女,目光清澈


《电子基盘》究竟意味着什么?


首先它不像《街霸II》一样属于某种你死我活的较量,也不像《黄金赛马》那般充斥着血腥(这多少与敝人家乡的风气有关,那就像是1914年的巴尔干半岛,每个年轻人手里都拿着小手枪跃跃欲试,时刻予备要刺杀斐迪南大公)。


你的对手(虚拟对手)是个美女,而且如果你赢了她是真的会脱衣服——虽然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件我们早就已经看腻。至少可以说在一开始,性感美女是种原动力,就像很多人学日文的初衷是玩Gal-Game、追新番。回顾此事我并不认为可耻,你去百度贴吧看看,不少人宣称自己曾望着老干妈辣酱上的头像产生幻觉——所幸1993年时还没有老干妈。

某游戏的过关画面


其次它可能是某种启示、激励,是魔铃女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脸庞。看到这张脸你会气血全满,一个手刀就劈掉金狗座圣斗士头上的角。(看官,你道金狗座圣斗士头上如何有角?原来白玉乔说了,“你若省得这子弟门庭时,狗头上生角!”——因此有角,须不是我胡说)只要能闪到三元就是个美好的夜晚,这种想法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坐到街机台前。凭心说,你把街机台三个字换成澳门xxx的赌桌好像也不会导致什么阅读障碍,甚至换成xxx写字楼的工位也是一样。“我这把搓出三边、追到长闲就会是个美好的夜晚”“我今天写出这个BP、圈住投资人就会是个美好的夜晚”——有什么不同?


但这还不够。我在街机房里见到过各种电子基盘玩家,千奇百怪,比如着装什么的明显要比我高一到三个档次不等,巨型驴包松松垮垮地撇在身边,鞋面上明显的Blossom元素只能让人想到GUCCI的时尚女性,或是搁边上的手包鼓鼓囊囊的好像黑人兄弟的……后脑勺,百分之八十情况下敞着领口以便露出金链,胳膊上纹着九牛二虎半只鳖的社会主义史进,甚至还有衣衫褴褛,背后一个白布(已脏成灰色)口袋,斜依一根长九尺、粗如儿臂棍棒,乍一看还以为是丐帮传功长老实际上乃是山城棒棒之豪杰,等等。我觉得用对异性的渴望或是收益激励都不足以概括他们,不足以揭示他们身上的共性。

与上一张交替观看,有奇效


这里面肯定还有玄机。

事有凑巧,2004年前后我还在老家玩过一次电子基盘。机台很旧了,“胡牌”按钮已经开裂且有半边不知去向,可以想像在我之前曾有无数革命先辈用开山裂石的掌力狠狠予以拍击,可以想像他们当时的心情。但那都已过去了,街机房的麻将区还有至少七八台电子基盘,但只有我一个玩家。

我并没有买很多币,40个而已(只要10元,2004年的10元)。然而很快我感觉到无聊:1993~2004年这段时间里我玩过许多次麻将,多到已经足以我让对麻将这件事失去兴趣。我也经历了中学—大学—工作的过程,见识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在网络上畅游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再不会被几幅GIF动图击倒。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对电子基盘,对接下来的这个夜晚乃至对今后的生活都失去信心:手里还剩30多个币而接下来的游戏可以预见将会是无谓的重复,那就像是这一盘又一盘麻将,一个又一个夜晚,一天又一天……就像是这生活本身。

但你也得继续,不然拿这些币怎么办?(装口袋里沉甸甸的,半斤打不住)在又一次投币时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我觉得那代表电子基盘真正的意义:你只是在履行一种注定的命运。一开始吸引你的是性感小妞,但那很快消逝了;过程中可能会有些惊喜,比如响钟,比如闪三元,但它们出现的机会并不大,就算出现了你也可能抓不住。最后你发现这一切都是生活的骗局;你被骗到这样一条路上,买了40个币,现在只能把它走完。

诈和


你可能一度觉得自己是个loser,也许亦曾兴高采烈站在(只不过是自己)人生的巅峰,但最终你们就将走向同一个终点:分数变成0,在背景小妞的注视下你站起,转身,离开,只剩下欢快的主题音乐回响不已。很多人没有理解这一点,理解之后,无论是时尚男女还是山城崽儿,就都没有什么不一样了。但你还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假如这确是你必履的命运,则在走向它的过程中你的脸上要呈现什么表情,是痛苦地哀号,或是淡漠地不经意?

我发誓这与背景小妞或贤者时间无关,纯粹只是一点午后的思考。


后记


我估计到读者老爷们可能会不满意,“我们要看屁股和奶子!”凭心说,20年前我刚玩上电脑游戏时走的就是这邪道,通宵包机,下半夜眼看老板睡熟了就开始翻抽屉里的神秘光盘。事实上我是个H-Game爱好者,20年来早已把它上升到“产业研究”高度来看待,可以给你讲一大堆产业史或玩家心路历程——但现在我们说的是麻将不是么?

街机上的麻将还有很多,我玩过的就不下十种,但那些并不有趣。我也可以给你讲如何在“龙虎争霸II”机器上通过一些方法来博取最大利益(那个机器外号“打篮球”,因为片头是两个好汉在争夺一个篮球,忽然电闪雷鸣,篮球变成了“一筒”),或者你有兴趣听一听“大中华圈”的故事?同为Dynax出品的游戏,因而它也有三元交换,有盲牌游戏,还有奇怪的中文语音——听着像台湾腔。我还玩过一些自己也记不得名字的麻将,如果你投1个币只有1000积分(玩过日本麻将的都知道按它的计分规则,随便胡什么都有1000分);你也可以投2个币,现在你有10000分!但在这种情况下电脑会狂胡大牌,动不动就是清一色而且都是8番以上的倍满,10000分也不过是一把的事……

台湾十六张麻将



相对街机而言,PC上的麻将要有趣一些。像是《麻雀幻想曲》系列,是很多人的回忆。其二代作品有解谜成分,三代就朴素许多,基本上来就是哥按干。当然我也可以告诉你关于《脱衣雀》和高部绘里的故事,老一代H-Game玩家要是说没有对绘里起过想法那是不可能的,而这个想法唯一的宣泄渠道就是《脱衣雀》。(但该游戏AI极弱智,我胡过一把天胡四暗刻大四喜,2倍役满——它最高只承认2倍)自那以后又有像《雀极姬》之类的长盛不衰之作……

麻将幻想曲2



在今天你可以从网上下载到各种暴改版《电子基盘》rom,胡牌率几乎百分之百、必出配牌、必出三元,等等。显然,这些rom没什么难度,玩着让人提不起劲。虽然不至于说“洗头房偶遇童年女神”,亦不远矣。


麻将类H-Game“意味着什么”这种问题是没有意义的:麻将只是一种游戏模式,可以理解为战斗过程。用这种观点来看,则麻将类游戏无非就是反复的换皮,把美女的立绘和CG重新制作一遍,再套个垃圾剧情(有时剧情也不套)就可以拿出来卖。玩的人也并不用心,本来就是休闲娱乐,打麻将嘛,活了这么久谁还没打过几盘麻将呢。所以当我们回忆起麻将类游戏时,想起的基本都是“最初的感动”:美女A是黑长直,美女C戴发箍……某种意义上这甚至是我们所能获得的最早的关于“女孩”的印象。以时间论的话,大多数人的“第一个”都是《电子基盘》,这就是我们怀念它的原因。




(想看前几期H-game漫谈的同学,对我们的微信公众号yysaag发送关键字“黄油”即可收到相关内容推送)
编辑于 2016-11-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