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Nov.9,2016的话

技术性文章留到周末发,这篇文章是煽情用的

我承认,作为川普的非铁杆支持者(至今我仍然认为Kasich 这种技术性官僚更适合总统职位,比希拉里和川普都更合格),我在昨晚前是抱着一种即使输,也要使得我们的声音传达出去的心态的。 正如我在大选开始之前写的话一样:

“… 至于谁当总统么, 我是这么看的,川普上,我们要告诉自己这不是救世主,极左和极右都是未来的斗争对象;希拉里上,我们要告诉孩子,在资本血腥的面前,你们中产的父母和美国已经尽力而为。”

即使我个人对民调进行回归计算后有独立看法,即使我身在劳工部执法第一线能看到美国基层的生存百态,即使我作为老兵和执法人员知道军队警察的态度,我仍然不说自己有信心,因为对手是如此的强大:

他们操纵着美国乃至国际金融系统;

他们掌握着教育体系;

他们拥有着宣传喉舌;

他们控制着政府乃至法律系统;

他们持有对军警的命令权;

他们对中产穷人盛气凌人;他们对芸芸众生不屑一顾;他们拥有大爱,但是这个爱却不包含亚裔和持不同意见的美国公民;他们嘴上平等与博爱,但是实际上却是如果我不同意你说的任意一句话,我会行使让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权力。(无论是在耶鲁的围着吵架,还是对另外一方支持者肆意的殴打,划车,砸玻璃)

在这个面前我们是否有赢得可能? 我寄希望于沉默的大多数,但是我并不持有绝对的信心,正如我在我的文章 “O编辑总结:真正中产的愤怒—论川普的崛起和DNC上三德子支持者的嘘声”
(链接: O编辑总结:真正中产的愤怒—论川普的崛起和DNC上三德子支持者的嘘声 - 刘翔熙的文章 - 知乎专栏) 中写到的那样:

“我知道我在要求大家很多的付出,但是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从来都是,这是我愿意去付出的代价,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那也没任何问题,但我愿意去赌我不是。” – 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2)

我个人喜欢美队,因为我喜欢他那种为了自由的信仰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态度。是那种哪怕全世界都说这样做很傻,但我会去做,因为这是我观察体验后得出结论并认为这个事情应该去做的态度。

而我在昨夜到今晚,也体验到了美队在妇联各系列电影中的体验,也让我理解了他在内战中最后说过的:”我的信仰在民众,而他们从未让我失望。” 这种信仰在妇联一面对洛基不断站起的民众心中,这种信仰在美队2 为了阻止九头蛇的普通探员行为中,这种信仰在内战里愿意为了队长舍弃一切的队员心里,这是队长的命令 (it’s Captain’s order) 是大家的口头禅,也是深入美国人心的一种信仰。

事实上,已经很liberal 的漫威曾做了一个漫画支持希拉里反对川普的,里面所有超级英雄都支持希拉里,唯独一个人从未出现过,队长。

因为他是白人男性,大男子主义者(从来都是替女性去挡枪的)么? 也许大家都知道,如果队长真存在去投票,他会投谁。 而大多数看着队长漫画成长的成年人今天做了自己的决定。

We won’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 won’t be quite into the night.

你可以尽情的笑这些人缺乏教育(我认识美军士兵加入军队的理由是如果我阵亡了,我的抚恤金可以给家里买栋房子,然后供自己5个弟妹中的一个上大学),你可以尽情的讽刺他们为了ends meet而每日奔波,视20美元为巨款,缺了一个pay check就被断水断电,你可以尽情的鄙视这些人为了国家火线续约拼命后又因为五角大楼一纸通知你不符合11年前领入伍金标准而卖房还债。 但是他们也是人,也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们并不孤独,因为他们的身边默默的加入了深受政治正确,AA,某族裔欺凌的亚裔; 他们身边默默加入了信仰天主教,通过合法身份留居在美国的拉美裔; 他们身边默默加入了听懂了川普那句“ do you have anything to lose?”的非裔;他们身边默默加入了从不问世事,连电器都不用的 Amish人; 他们身边默默加入了那些不希望在女厕中看到声称自己为女性的男人的女性。 这些人来自乡村,这些人来自工薪阶层,这些人来自不投票群体, 这些人也许差异很大,但是他们追求的是一个共同的价值观: 多劳多得,传统价值与个人自由。

他们顶着媒体的谩骂,高等族人的讽刺,默默的捐款,默默的投票,只是他们其中一些人,把希望放飞到了空中,把意见挂到了某些暴徒无法够到的高速公路广告牌上,顶风冒雪的一家一家的拜票,并在其他族裔需要时通过微信振臂一呼,与其他朋友一起开出了1500辆车运送的阵容(只需要200辆)

于是,农村包围城市,选票夺取政权。 共和党自1920年来首次全线飙红。 囊括总统,参众两院多数,考虑到未来四年大法官更替,也间接拿下了最高法院。

如果说我在以前一直认为美国政治是精英的游戏,这一次我说我错了,人民是有力量的。

此外这次亚裔以5%的人口开出了4%的总投票人数,且明显摇摆,这在未来的选举中瞬间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美国总统大选基本是3%差距的盘子) 而新华裔作为主力,更是展现出了明显的可拉拢的价值。拿俄亥俄为例,俄亥俄是拿下哥伦布者得俄亥俄,拿下Franklin county 和周边的拿下哥伦布。 虽然亚裔仅占俄亥俄人口2% 但是这个郡里亚裔占15%的比例。 此次大选亚裔将Franklin county 直接冲成浅蓝,顺便让周边delware 变红。 展现出了极大的杠杆力量。 这对我们的未来发展极为有好处。 这也特别感谢俄州川普华人助选团的辛勤工作。也感谢一起挺川到今天凌晨3点的各位。

虽然细节上我们仍有很大不同(话说我一个坚决pro choice, 支持同婚不信教的 social liberal和你们混一起好违和) 但我要说,我的人生因为你们而更美好。 谢谢你们。

当然,我们任重而道远。 正如我在大局已定后说的那样。

望川普不忘初心,努力为民。 也希望大家继续勤奋努力,我们的选票只是扫清了障碍。 而不是取得了胜利。 我们不仅要面对极左的反扑(加州prop 58通过,此外各路法律全面沦陷)也要面对某些极右因此而起的狂妄。 要在美国维护属于我们自己的利益,只有我们自己。我们不左也不右,利益是我们的衡量标准。 仅此而已。

也对我熟睡中的女儿再说一句: 孩子,你的父母和你的国家在今夜尽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责任,望你快乐成长,在合适的时间继续负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