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吉布森笔下的八卦读者(或今天的键盘侠)

「你最好把这些观众想成是恶毒、懒惰、极端无知、永远处于饥饿状态、渴求温润神圣躯肉的生物。对我个人来说,我喜欢把他们想象成颜色像马铃薯煮熟了一个星期,婴儿河马般大小的东西,在托培卡郊区体积加倍的拖车里,孤独生活在黑暗中。那些东西浑身布满眼睛,不停流汗。汗跑进那些眼睛,弄得眼睛刺痛。它没有嘴,没有生殖器,只能靠一个通用遥控器不停转台,来表达幼稚的欲望和残暴的愤怒两种无法展现的极端。或者也可以靠在总统大选中投上一票。」

(Idoru, 1996)
编辑于 2016-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