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白云观烧死住持安世霖七十周年纪念

北京白云观烧死住持安世霖七十周年纪念

​注:本文部分资料及文字来源于付海晏先生《1946年北平白云观火烧案的法律社会史研究》等文稿及网络相关,特此致谢。

七十年前的今天,1946年11月11日,北京白云观出现了耸人听闻的一幕,住持安世霖道长被道士们活活烧死,乃是道教史上烧死住持的孤例

安世霖道长是个悲剧性的改革人物,他为道教的改革付出生命的代价,成了北京白云观历史上的黑洞,被刻意遗忘。

想来北京白云观今天也不会纪念被他们烧死的住持,为了避免安世霖道长的改革之举被忘记,小道士梁兴扬于是撰写此文,一来是了解历史尊重历史,二来了解近代道教变革的过程,唯有真正了解道教的变革,尊重每一位为道教付出的人,才能坦然面对当下,才能真正谈修道。

重修白云观记事碑上,林林总总罗列了白云观很多光辉历史,从唐宋到清光绪,恰恰少了安世霖道长这一段,他似乎在白云观历史上不存在。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安世霖道长被烧死了,他所定的道范尤其是监院、住持、方丈资格却成为了如今白云观推选新住持、监院的依据,他首倡的道教教育班成为如今中国道教学院的前身。

北京白云观深夜烧死住持之情境图

​我们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安世霖道长对道教的改革:

一、改革的重要性

1940年7月,安世霖编著了《白云观全真道范》,不足百页,但是涉及了宫观制度、生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具体内容,几乎全面阐释了并制定了在他心中的白云观,甚至就是如今白云观及其他现代宫观所实行的制度。

二、白云观组织形式的确立

安世霖道长首先确认了白云观的组织形式,重要内容包括白云观方丈、住持监院等高层领导的资格以及推选方法、条例,重新整理了白云观的组织纲目,修行了白云观的清规玄律,明确了白云观的修道程序和去留的 效力,所制定的组织架构大部分沿用至今。

安世霖道长

三、现代宫观管理制度的建立

安世霖道长改革了白云观的管理制度,制定了近代第一份宫观管理制度,沿用至今,包括客堂、执事房、内库、买办、厨房、殿堂的规则

在宫观经济方面,他规定了宫观住持方丈等道众的待遇、宫观的财务制度、宫观道众的救济与福利制度等。

四、中国道教学院的前身

1940年初,安世霖在白云观成立了教育班,令道众学习四书五经以及道教史,根据《白云观全真道范》之规定,观内道众的晋升亦必须通过教育班管理处之证明,班主任规定由住持。

如今的中国道教学院,前身便是安世霖道长创始的道士教育班,他试图把握近代道教变革的关键,倡导道士的自我教育倡导和实践,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宗风日下,道德沦亡,作为十方丛林的白云观,道侣众多,虽有勤奋修行者,游荡堕落者不在少数。

五、道风道貌的建设

从道士层面来讲,安世霖强调道众要不仅仅要注重卫生威仪,更要注重修身。从宫观的角度来讲,安世霖的改革要挽救宗风,具体而言挽救的是全真龙门的宗风,出于兴观务、挽宗风的目的,才修明祖师遗训,革弊兴利。

针对安世霖的改革以及重建白云观秩序的努力,反对者曾指责安世霖凡有宗教狂妄罪,指责他擅自改清规榜、设教育班等,这些指责恰恰从侧面证实安世霖的改革具有的重要历史影响、对既得利益者的侵犯。

安世霖道长的改革思路在七十年后的今天,看起来仍然不落后于时代,如果你领先时代半步,你是天才,如果你领先时代十步,你是你只能被烧死,于是,安世霖道长被活活烧死;就如同布鲁诺因为太阳中心说被烧死一样,安世霖也毫无疑问是一个具有很有抱负的宫观改革者

在这里,安世霖道长被活活烧死

​我们从头分析,白云观惨案为何发生?它绝对不是1946年11月11日白云观道士的冲动之举,而是安世霖道长改革白云观以及各种利益纠葛掺杂在一起的。

历史上,白云观幸运的延续到了抗日战争之后,却因为那动荡的时代,给白云观历史上留下最黑暗的一页,烧死安世霖严重凸显的道观与道教会、道教派系矛盾、道教内部利益纠葛等复杂关系,延续到今天。

只有了解清楚了历史,才能更明白的看待该事件:

1946年北京白云观的道士,也可能是烧死住持中的一员。图片来源@稗官野记

一、1940年的旧事

白云观惨案肇始于1940年白云观知客朱宗玉等人迫令安世霖还俗之纷争。1940年4月4日下午七时许,白云观知客朱宗玉、乔清心等人将当家住持安世霖纠出,并质问其种种罪状并对其施以道律处分:以香尺戒板施以击打,并剪去安世霖之发髻。

朱宗玉等人为何要“武力逼迫”安世霖退位?双方在前述盗卖庙产等事件中各执一词,从手续上来看,其并非盗卖,实际上得到了社会局的同意。

后北京地方法院仍对他们提出了公诉,朱、乔等数人潜逃。

二、北京道教会与白云观的纠葛

1941年3月,华北政务委员会内务总署受到北京道教会田子久的请求,仍然认为安世霖有不法变卖观产行为以及窃取背信侵占等罪嫌疑,其实完全是非法行为。1941年4月9日,北京道教会前往白云观接收,遭到安世霖的抵制。

自1942年2月4日到6月12日,白云观观产清查委员会共开七次会议,最后的结论则是:该观法礼乐器及神像等物品与原登记尚无短缺,而账目亦尚相符。

三、构陷与斗争:争权夺利下的疯狂——烧死安世霖

抗战胜利后,1945年12月14日,内一区马神庙住持张教全在北平警备司令部稽查处检举安世霖汉奸。1946年1月30日又在河北高等法院检察处告发安世霖有汉奸嫌疑。

1946年3月,经过侦查,该院不予起诉。

在张教全又追加了部分理由后,4月30日,高院将此案移送北平地方法院侦讯。

1946年5月,张教全直接呈文蒋介石恳请组织特别法庭审理安世霖。

1946年8月20日,社会局局长温崇信向北平市政府报告了对安世霖指控的调查结果,又有何惠亭等七名道众向国防部长官白崇禧控告安世霖败坏宗教盗卖观产古玩。

正在候办中,或许是因为白云观道士认为法院会洗清安世霖道长身上的罪名,或许其中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利益纠葛,决定铤而走险,杀死安世霖!

于是惨案骤然发生。

1946年11月11日深夜,白云观下院关帝庙道士许信鹤等联合白云观内道士三十余人,乘安世霖、白全一二人睡熟,“以煤油浸在安白二人衣襟,以点火着,复有人抱来柴火堆烧”,北京白云观住持安世霖道长就这样被活活烧死。

北京白云观历史上最大的黑洞

在白云观惨案后,北平“道教整理委员会”强调清规不可等同于国法,且道众无权处置,认为凶犯应受国法制裁,哪怕安世霖、白全一触犯清规应令其停职,而道众不能擅自进行火化,并非白云观挂单道士更不应该介入此事。

在朱宗玉等人的夺观行动中,反对安世霖的理由是苛待道众、盗卖庙产以及擅改清规榜,恰好就是安世霖对白云观改革并为今日白云观所沿用的制度。

有人只想着乘凉却忘记了谁种的树。

​反对者关于安世霖的某些指责被确证而无实据,甚至看起来疯狂,有些指控或有夸大、仍待考证之处,如安世霖养活日本浪人多名、终日白面毒品、包养女人等等,反对者往往以荒诞不经的罪名污蔑他人。

​历史已经随我们远去,安世霖道长已经被北京白云观的道众烧死了整整七十年,七十周年之际,我想安世霖道长在天之灵看到北京白云观甚至全国其他道观都在沿用他制定的制度,是欣慰还是悲凉呢?

作为动荡年代的道士,安世霖道长有他的缺点和对现实的应对,甚至屈从,他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逝者已逝,我们理应给安世霖道长一个公道的评价,而不是刻意的忽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道教一直在发展变化中,需要与时俱进,有些人付出努力后收获了赞誉,有些人付出努力后却失去了生命,安世霖道长就属于后者。

只不过哪怕安世霖道长付出了生命,道教徒也没有因此而畏惧,道教一直在发展,一直在进步,现在、未来还会有变革,但是我们不希望未来再发生类似北京白云观住持安世霖道长这样的惨剧

或许改革会触动既得利益者,会引起他们的污蔑甚至绞杀,但是教法不能凌驾在国法之上,宗教徒也应该遵纪守法,而不是在宗教外衣的庇护下肆意妄为。


华山派岳掌门镇楼!


文中的资料或者史实部分及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或有不足或者谬误之处,贫道抱着抛玉引砖的态度,希望大家表批评指正,公正的面对历史,才能真正的进步。

编辑于 2016-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