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政治正确”,左翼社团的发展方向

马克思的“政治正确”,左翼社团的发展方向

马前卒马前卒

一 “修正”到哪里

很多左翼小社团因为马前卒这个人吵架,这我见识的多了。吵架当然有很多个人原因,也找了很多理由,但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马前卒把大家忽悠成修正主义了,要坚决斗争。今天我就想谈谈我的修正主义思想。

修正主义,有多修呢?我说几个事情,都是我在公开场合发言,当场就看到老朋友脸色变了的例子。比如说我对工会评价不高,说工会最大的敌人不是资本家,而是其他没有加入工会的工人。工会罢工虽然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反击,但只能算是封建主义的反击,过去各个地区之间交流不方便,作为局部的反抗方式还有效。现在信息流通快了,封建主义的反抗只能激发全社会的抵制,不能作为主流方式。同理,我对劳动法的大多数条款评价不高,说这是在实际上损害所有劳动阶级的利益,虽然也损害了资本家的利益。

当然,最根本的是我对经典著作的看法,我不仅不拿毛选当经典,甚至列宁和马克思都不怎么尊敬,不认为马克思的言论是我们一切的出发点。这用历史上任何阶段的共产党明规则来评价,都是修正主义,所以我也就直接认了这顶帽子。

但是,我不仅接下了这个帽子,还想把这顶帽子送给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革命者或者革命领袖,我认为他们同样是修正主义,同样也不是把马克思或是什么人的著作当绝对出发点。只是他们做了未必要说,我还没做什么就公开说了,当然要惹人恨。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来说,我触犯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正确”。

二 “政治正确”不讲政治

不过,无论对于左派还是右派来说,“政治正确”最近都不是很受欢迎。比如说那个什么都敢说的特朗普几乎要当美国总统了(注:写的时候还不是),更奇特的是中国网民也有大批的特朗普粉丝,很多人自己也没去过美国,平时说起美国民主就是鄙视,向来对两党都平等地嘲笑,现在居然赤裸裸地为特朗普这个美国总统候选人拉票,说明反政治正确很有市场。

同样是这批网民,说起欧洲的难民政策,说起西方国家的福利,说起女权主义同样是痛恨加嘲笑,以至于制造了一个专有名词:“白左”。本来西方国家的底层应该支持这些政治正确,但现在欧美国家的右翼纷纷上台,公开反“政治正确”的言论越来越多,看来“政治正确”很难在未来继续占据道德制高点了。

为什么“政治正确”反而会激发反对呢?因为政治正确坚持的不是真正的政治原则,而是一些僵化的政治习惯。这些习惯曾经有利于贯彻正确的政治原则,但在过时后还被很多政治狂热分子支持,结果招来了反对。

比如说,给基层发福利是对的,但在福利已经普及化,工作已经不难找之后,还强调无条件的发福利,这就是错误的政治正确。实际上苏联一度贴的最多的标语就是“不劳动者不得食”。又比如保护多元文化,保护少数民族保持生活习惯的自由,保护同性恋不受歧视,这也是对的,但在这些人已经基本能自主生活之后,要求全社会去适应他们的习惯,为他们的个人选择支付成本,这也是错的。让所有人都不吃猪肉,都用不分性别的厕所,这种要求当然会激起反感。

那些坚持政治正确的人当然也很不服,他们觉得自己在保护自由,保护弱者,实际上呢,过时的政治习惯反而会损害自由,损害弱者。比如说无条件维护少数民族的生活环境,维护他们的宗教,实际上保护了少数民族的族长和神职人员,压制了那些想放弃宗教和民族身份的人,尤其侵犯了儿童自由选择进入现代社会的权利。本来现在社会已经进步到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信仰和生活方式,可以让政府充分干预那些不符合法律的家庭习惯,但坚持政治正确的人还活在一个世纪前,所以他们的政治正确放到今天,就是落后的,是错误的,当然要激起别人的反感。伟大领袖几十年前就说他喜欢右派,不喜欢左派,喜欢和共和党打交道,我理解,就是因为他不喜欢那些所谓左翼的“政治正确”。

三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

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正确也一样,如果你坚持的不是最基本的原则,而是在历史上某个时代曾经行之有效的方案,那迟早会发现,越坚持政治正确,你身边的人越少,胜利就离你越远。换句话说,坚持政治正确的人,错在没有坚持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呢?其实说来也简单,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个源头是空想社会主义,是乌托邦,是每个穷人都可能萌发的狂想,简单地说就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希望大家幸福。但是,幸福这个东西因人而异,所以我们不说幸福,说自由,让每个人去选择自己的幸福。

下一个问题是人和人的绝对自由必然有冲突,必须考虑到相互妥协,让相对的自由最大化,让每个人的自由都去保卫其他人的自由。所以最终共产主义凝结成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标。

但仅有目标还不够,其实许多宗教,许多社会运动也在宣称要达到这个目标。比如说孔子说自己人生圆满之后,达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阶段。你看,随心所欲、不逾矩,这个如果推广到所有人,也是“自由人联合体”的意思啊。


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关键点是落实方式。我们的目标要求的是人类幸福,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充分自由地生活,这本来是一个心理状态。但马克思主义者相信,心理状态本质上是一个物质状态,决定于物质世界,所以我们要幸福,要自由,就必须改变整个人类社会,改变生产、分配、使用物质财富的方式,进而达到人类的幸福。

其他那些思想流派,都不会像马克思主义这样坚持唯物主义到底。比如说中国很多宗教,通过劝你放弃一些欲望来达到幸福,这是改变你自己的内心;还有很多宗教劝你把自由生活的希望放在天国,这是虚构一个东西来安抚心灵;有的哲学告诉你眼下就是幸福,接受这个状态就不会胡思乱想;有的人虽然也赞同马克思主义的目标,但认为只要传播善良和美好的想法,社会自然而然就会变好。这些东西,我们统称唯心主义,不一定是邪恶的东西,但一定不能把我们这个物质的世界导向美好的未来。马克思主义没他们那么温情,没有那么上层次,坚持要从物质层面,用科学方法来推进社会进步,经常要革命,还要让很多人不痛快,但事实证明,这是唯一有效的办法。

四 世界在变

总而言之,马克思主义最核心,最根本的东西,就是用改造物质社会的方式去保证人的自由发展。其他一切东西,都是下一个层面的结构,都要用唯物主义的视角去批判,看看是否有利于这个基本目标,是否在科学规律上讲得通。如果讲不通,你就不是科学共产主义理论;如果过去讲得通,现在讲不通,那就要抛弃,否则就成了另一种激起反感的“政治正确”。

从这个角度出发,不管传统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怎么看,反正我自己能解释通很多我的修正主义。比如说我认为市场经济至少在可期望的将来,未必不能和社会主义共容;比如说我认为社会主义或许也要允许某些企业有独立的利益,也要有自己的创业公司和投资公司;比如说下一次革命未必就要走传统上的暴力革命道路,也未必需要列宁式的政党。

尤其是所谓无产阶级的先进性问题,其实从列宁时代就开始放弃从无产阶级中寻找所谓的先进性和自发性了,我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时代赞颂无产阶级尤其是所谓产业工人的先进性,只是因为19世纪早期最新的工业技术、最自由的生活方式和最具备反抗意识的人群集中于产业工人,而不是说必然由这个群体引导革命,并创造共产主义。明明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东西没有说一定要有19世纪概念上的无产阶级么。

其实,在我看来,不是我修正了,是很多人被历史修正了。他们不肯离开上一代人的历史局限性,所以当前的共产主义运动走不下去。我今天想说的,就是要用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东西去批判这些人,批判他们从上一代人甚至19世纪继承的所谓政治正确,建立新的政治正确。这才可能在21世纪推进共产主义运动。

更何况今天是一个剧烈变动的时代,生活的硬件设施可能十年就更新一代,20年前的日用品,在新一代人身上就是文物。比如说我儿子,今年十岁了,但他从来没有在煤气灶之外的地方用过火,几乎没划过火柴。中国的人均gdp虽然刚刚到世界平均水平,但传统的家庭和社区几乎都要解体了。要是手机和互联网忽然消失,这个社会会迅速崩溃,我猜在座的除了我之外没人发过电报,应该也没人在邮局发过10封以上的信。除了玩户外的人,大多数年轻人应该都没用过手电筒。

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硬件变化的这么快,社会的软件也会跟着变动,但是,马克思主义的手电筒不能只照别人,不照自己。马克思主义者倡导的政策,本身也是社会的软件,也必然要不断接受新时代的考验。所以,我们想离共产主义更近,就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上一个时代共产主义运动的口号绑架。具体怎么检验呢?只有两个标准,就是前面说的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标和工具,就是人类的自由和唯物主义规律

五 当自己的导师

当然,我也承认,否认前一个时代的革命模式,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为他逼你思考,逼你用唯物主义这把手术刀去解剖你曾经认为神圣的东西。虽然共产主义者眼里不应该有任何东西带着神圣光环,但很多人没法这么彻底地相信共产主义。有人曾经向我解释过,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回到列宁或者毛泽东,原话说的很恳切:

“我们总要坚持点什么吧,难道我们比列宁/毛泽东更聪明吗?你把他们都否定了,那接下来做什么呢?”

我很理解他提这个问题的原因。列宁毛泽东两次革命实在太成功,马克思恩格斯两个19世纪的知识分子能掀起那么大的风浪,从历史来看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虽然这几次革命在政治上都已经失败了,但很多人仍然活在它们的光环里,不相信自己和年轻人能掀起更大的风浪。所以潜意识里不肯放弃上一次革命带给自己的安全感,宁可按照上一次革命的模式再试一次。这好比手机掉在水里了,正确办法是立刻拔掉电池用吹风机吹干,但很多人就是有侥幸心理,一定要先开机试试,希望手机一切没事。这是人性的弱点。

不过,虽然我能解释某些人一定要停在之前的革命模式上,但他们提出的问题依然有意义:“接下来干什么呢?”,这个问题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的问题。人在焦虑的时候总是重复去做熟悉的事情,比如说拖延症患者,事情越急,越想去玩游戏。如果不能回答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就算很理智的人也可能会重复上一次革命的道路。这里我谈谈我个人的想法。

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对这个时代所有的青年人都是问题。既然现在没有革命导师,既然毛主席在40年前就挂了(那年头还没有8086芯片),我们就得给自己当导师。自己拿出勇气和精力,用唯物主义精神去研究这个世界,对所有新出现的东西都要有所了解,最终自己建立一个世界模型,一个能能帮你定位世界上大多数事务的模型。

然后,我们在这个模型里面找两个东西,第一个是阻碍社会进步的根本矛盾,可能是阻碍生产力进步,也可能是在现有生产力水平下阻碍人类解放,总之是社会最需要革命的地方;第二个是普通人视角下,自己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不足,即普通人最可能被动员的角度。然后你坐下来思考,这两个东西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有没有可能通过某个社会运动互动?如果可能的话,联系这两者的那条路,就是革命之路,就是你应该去努力的地方。如果不可能的话,要么是这个社会不需要革命,要么是你唯物主义没掌握好,对社会挖掘的不够深。以上这个思考方式,实际上就是文革期间“九大”和“十大”的基本理论议程,只是他们找的比较糙,也没有进行充分的讨论,所以没有明确的结果。我们今天就要比他们走的更远,做的更踏实。

六 群策群力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前置问题,就是考虑这个问题的人,寻找这两个矛盾的的人越多越好。你给自己当革命导师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一百万个人来寻找社会矛盾,找出正确答案的概率就高的多了。可以说,发动更多的人用唯物主义的方式来思考社会,是当下最重要的任务。

其实历史上历次革命也是这个过程。从19世纪欧洲的历次革命开始,几乎每一次革命的发动者和策划者都不是那些日常生活矛盾最激化的人群,或者说,有没有知识分子来发动革命力量创造一个新世界,是革命和造反的根本区别。从巴黎公社开始,领导层就不是以普通产业工人为主体,苏联革命的领袖不是工人或士兵,中国革命的领导集体不是农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引导自己所属社会集团之外的力量。

这批人有自己的局限性,可能犯错,可能把革命引导到错误的方向,但没有这批人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在革命的第一天就知道谁是王明,谁是李立三,谁又是毛泽东。如果上来就不允许尝试和犯错,那只能什么都不干。但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愿意用唯物主义标准来评判自己,承认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标,所以最能走向胜利。就我现在所能预见的未来,下一次社会革命或变革也会有类似的状态。而且,由于教育扩张越来越迅速,越来越多的人在生活之余开始考虑社会模型,开始对整个社会有一定认识,很有可能在下一次革命中,革命思想本身的动员阶段会更长,甚至可能和社会矛盾本身发挥的作用相当

那么,脱离社会基本矛盾,去谈革命思想或者说唯物主义思想的传播,是不是唯心主义呢?不是的,因为我们这里同样把思想的传播看做一种可以研究的物质运动。世界上有新闻传播学,有市场营销学,同样也应该有人客观地研究如何推广唯物主义和人道主义。

七 理论自信

其实,你们看这个社会,人类在吃饱穿暖之后,客观上对精神生活有需求,对世界模型有好奇心。中国现在经济发展很快,地下宗教的发展速度却惊人,朴槿惠当了总统还要弄个邪教头子当顾问,这本质上都是寻求现实问题的全面解释,寻求一个道德优越感或至少是安全感。如果你对马克思主义有信心,对人类有信心,就该相信,唯物主义可以比宗教,比现有所有的思潮提供更完善的世界观,提供更美好的预期。如果做不到,那说明我们做的不够好,没有包装好。

这样,最后的结论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包装唯物主义和自由社会这两个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在不歪曲的前提下,去感动更多的人,发起普遍的社会思考和研究。以往的革命文化没有针对大多数教育阶层做到这一点,今天我们就要做到。革命文艺和社会科学科普可能是眼下最急需的革命产品。

绕了一圈,我从唯物主义绕回了感动人,说服人。这似乎很不唯物。但我并不是让大家去骗人,去忽悠人。相反,我希望大家展示唯物主义最真实的一面,只是要结合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去展示。不要以为唯物主义就不能谈美感,不能谈感性。好的科学理论必然是美的,必然能感动人。自然科学的理论有这个特征,社会科学也一样。我前天回顾了一下这几年的作品,最满意的事情就是写了梁祝这个曲子和新中国革命的因果关系(马平:3015年 会有中学生记得上海么?)。其实,无论在历史和现实中,唯物主义和革命都有无数的魅力从未被展示过,如果找不到,说明我们还不够努力,对不起自称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也对不起当下迅速进步的社会经济基础。借用最近的一句话,我们辜负了这个时代。这种负疚感是催促我每天在谋生之余做一点有用之事的动力,今天给各位分享一下,谢谢大家。

任冲昊 2016-10-29

相关内容:

相信共产主义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 马前卒的回答 - 知乎

读史时,哪些故事让你动容? - 马前卒的回答 - 知乎

以及对我这篇文章的批判:

马前卒的修正主义,泛左教团的发展方向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表武器的批判」
44 人赞赏
孤泪唤月
认真地睡觉
朱蒂提亚的异世界
操纵
不问前程
nklwsy
陈攻
港岛好妹妹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30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