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上帝投机者”的无奈自赎

一个“非上帝投机者”的无奈自赎

许哲许哲
最近国内国外发生了许多让“专家”们打死都不信的事情。英国公投真的退欧了,卡相下台了。韩国女总统有着非常不同寻常的信仰体系,鑫胖(响应政策)万万没想到对面的对手其实另有其人(但还是大妈🙂,宿命)。美国总统大选,我还记得当初自媒体以“奇葩搞笑”来形容的川普上台了。昨天双十一,打折最狠的居然是商品期货,在家炒期货的再也没资格指责在淘宝上败家的女朋友了。

如果有上帝在安排这一切的话,我要在豆瓣上果断给五星好评,情节编排太走心。已经放弃美剧改追新闻的我,阈值现已然突破天际,正常剧情已经完全满足不了我,现在非常担心自己未来的审美偏好走向变态。

盘面上的行情走势同样精彩纷呈,美股市场在大选前先是急速上涨,开始计票,希拉里势头不对后迅速暴跌,到宣布川普获胜后又快速拉起,真正做到了一波三折。据说周一的暴涨是因为FBI取消对希拉里的起诉,获胜已是探囊取物,啪啪啪打脸后股市暴跌,媒体自扇耳光虽然让人喜闻乐见,好歹还算逻辑自洽。而如果如媒体说言暴跌是因为川普的政策主张匪夷所思的话,计票正式结束后,股市又再度大幅度上扬又要做何解释?

这是在刚发布的新闻还墨迹未干之际,让分析师们强迫加班。打脸可以有,24小时之内从预测到解释连扇两次,看来这碗饭没想象中容易。在深深同情媒体从业人员之余,看到媒体自圆:是因为大家发现其实川普的政策并没那么离谱,所以又都涨回去了。😂我差点没把早饭喷到屏幕上。

这让我想起了塔勒布在《黑天鹅》一书上的桥段:

2003年12月的一天,萨达姆•侯赛因被捕,彭博新闻社在13:01打出了头条:《美国国债价格上涨:侯赛因被捕可能不会抑制恐怖主义》;然而之后美国国债竟出乎意料地下跌了,于是彭博新闻社又不得不打出另一个头条:《美国国债价格下跌:侯赛因被捕袭击了风险资产的吸引力》。

原来事后诸葛亮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说到彭博,很多股民朋友们很开心,因为彭博说中国股市步入牛市了。人民日报或许不是金融专业的,彭博总专业了吧。彭博在金融方面还能错?🙂


仔细想想,这种对于行情的“事后解释”如果不是被迅速抽耳光的,有多少会被当做是“原因”和历史经验?倘若美国国债不是迅速下跌了,萨达姆被捕是不是就真是美债上涨的原因?从而形成一个战争结束快点买国债的策略。如果美国股市没有迅速止跌上扬,是不是川普上台会带来经济灾难就变得有理可据了?

每每当行情发生剧烈波动的时候,笔者众多交易者微信群就开始活跃起来了,出现了各个版本的“解释”,为什么涨,为什么跌。有意思的是,同样的行情解读可以完全相反,往往还伴有大量“正如我所料”和“我早就说过”这类的话,堆砌在一处,又毫无违和感,个个能说圆。

譬如昨天剁手节的期货市场,商品价格普遍暴涨后,对于通胀已经到来,如何克服通缩风险,经济已经全面转好的高论还唾沫四溅,接近高潮时,弹窗新闻突然粗暴得打断了激情澎湃的严密分析:几乎所有品种团灭,从涨停到跌停。

大写的尴尬。只能说21:05前中国还是通胀的。🙂


当然啦,如果坚持走势会平稳到箱体震荡的人可以参考我朋友的说法:以涨跌停为顶底的箱体宽幅震荡,这总不会错了。(版权归东叶寺所有)

当大行情走出后,作为人类的正常反应是想追问:为什么?这是天性,因为对于因果的建立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基。我们必须知道原因,之后才方便趋利避害,小心应对。但又有谁许诺过你,所有的事情都能找到原因?

让自己快速进入舒适区域的办法是:快点找个能解释得圆的因,好让我们不那么害怕市场的随机与喜怒无常。因为我们知道了成因,好像就能预测未来,能让我们避免了未知的恐惧。

值得注意的是:能解释得圆的理论未必是正确的理论,就算你的理论对历史上所有的行情能做精确的描述和阐释,也未必是正确的理论。对于同一个现象,能解释得通的理论非常多,只要你关注的分析师够多就能轻松验证这一点。而事情真正的成因只可能有一个。由此反推:至少有(现存可解释理论-1)的理论同时满足(a)对过去很好的解释,(b)不是事实。

所以拥有一个对过去解释力很强的理论(或者模型无论什么),先不要太洋洋得意。

且不论大部分解释的解释力回溯历史稍稍久一些就不堪一击,在能解释许久历史行情的理论中,还存在着大量永远能解释通的理论。罗素说,我主张火星的卫星轨道之间有一个蓝花的中国瓷茶壶在围绕火星旋转,又限定了该茶壶太小,所以所有望远设备观察不到它,无论这个主张有多荒唐,就是没人能够证明它是错的。

这类神奇的理论,在行情的讨论里经常能看见。这是条神奇的阻力(支撑)线,你看到这里就走不动了,果然是阻力(支撑)。你看,过了一点点肯定回来吧,因为这个是阻力(支撑)。哇,一突破这里就一泻千里了(涨破天际)了,因为这里是阻力(支撑)。

无法被否定的解释,是不带任何信息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人类对于行情走势的原因,大多患有“解释强迫症”,这是追求安全感的正常现象,然而讽刺的是真正的原因可能完全不在解释者的推理参考范围内。笔者曾经看到有人大量买入一支股票的原因是觉得某股票名字很可爱,造成某个股票上涨的原因是,是一位朋友输错买入数量,不小心在很多0后面多输了一个0。某股票被大量抛售仅因为执行交易员代码弄错了,等等奇葩情况不一而足。

我们要么幻想某神秘力量无所不知,操纵一切(往往政府是这个假想对象),要么怒斥市场不理性,市场疯了(大部分发生在头寸做反了的情况下)。唯一不能接受的是:我们可能并不知道原因。故而,我们始终一次次给出了被不断打脸的归因解释,但死也不肯接受我们非全知的现实。

我不是一个拔无因果论者,但我深深相信:万事有因且其因非常难以被人类认知。人类的智识极为有限,对于具有相当不确定性的市场,我们所知甚少。我不想重谈休谟的归纳问题让我们永远被局限,也不讲哥德尔不完备性让我们获得一个不矛盾和足够有意义的逻辑系统其实永远不可能。仅仅想要提醒各位,借用照哈耶克的说法:谨防知识的僭越。永远要认识到自己的无知,知识越多,越有归因的强烈冲动和更多自我编造的佐料。自信自己手捏真理,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没有之一。

更何况并没有理论能够真正被“证明”。有的仅仅是暂时最佳猜测而已。因为过去的经验是一个有限集合,而可观察的现象是单调递增的。即使是一个可证伪并且能解释过去一切现象的理论也有可能遇到一个无法解释的未来现象。谈何“证明”呢?

承认自己的无知,对“解释强迫症”脱敏,投机需要的并不是全知全能。我将不以全知全能,对为什么涨,为什么跌承认无知的投机者称为“非上帝投机者”,我自己是一个“非上帝投机者”。对于其他各种对为啥涨为啥跌了如指掌的投机者称为“上帝投机者”。

对于“上帝投机者”并不需要什么策略,因为知道涨跌的精确时间和幅度,在最低处买入,最高点卖出就可以了,反正你知道嘛。

苦逼如我的“非上帝投机者”可就惨了,对于未来,我并不知道哪天突然搞个熔断玩玩,还是提高三倍手续费甚至“窗口指导”,有没有肥手指会穿我止损,爆我仓位。维基解密要公布啥内幕,内幕内容的分量会对标普产生多少点影响,对我完全是个未知数。

所幸的是,对于不可知的未来,“非上帝投机者”并非无事可做。唯一能够自我救赎和依靠的是非对称性。依赖如下几点:

(a)市场的会变得奇葩而极端,超乎大部分人的想象。

(b)没有大波动时的损失,要远小于有波动时带来的收益。

对于(a)我们无能为力,这部分是上帝送给我们的。对于(b)是我们要着重关注的。每次投机前要问自己的不是能赚多少钱,那个只有天晓得。而是要反复问自己,这次最多亏多少钱。如果这个问题能接受了,再谈下一步。

用老话说:盈利多少是市场给的,亏损多少是自己定的。

要做到能以有限的成本投机试错,我们需要一个策略。对于“上帝投机者”而言,是不需要策略的,因为已经掌握了信息。在什么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做多或者做空,这不叫策略,这叫预言。只有当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才是“策略”。

策略的意思是遇到不同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而不是提供我们将会遇到什么情况的未来信息。对“非上帝投机者”,策略是唯一能确保做好(b)的。

人性安全感需求产生的第一个“解释归因强迫症”成功脱敏之后,第二个是对“损失厌恶强迫症”的脱敏。人类对损失的敏感和强烈抵触是与生俱来的。这种脱敏治疗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反正我是受不了的,所以选择了让机器做,并且严格不对机器咸猪手。

不要将止损看做是损失,而看做是成本。投机的过程看做是开一家餐厅饭馆,而在开张之前你需要先购买很多桌子椅子,厨房用具,锅碗瓢盆,你是将这些计做成本呢?还是将这些归为失败?同样的,为了能获取非对称性的回报,我们将预期范围内的止损都看做成本即可。

这个是本钱,凯利公式里的那个指的也是你愿意损失多少钱,而不是你充了多少保证金在账户里。买到锅碗瓢盆后,你付出的货款就叫本钱。而投机的一次次的止损也是你的本钱。

好好做到(b)并不许诺你一个完美的结局,(a)可能迟迟不来。这个时候“解释归因强迫症”会再次发作,是不是放弃治疗就看个人修为了。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你必须爱上失败。


(b)的另外一个条件是,在市场给我们满足(a)的时候,必须要有非常可观的超额收益。只有这样才值得一次次止损做成本,否则止损就是无意义的打水漂。投机毕竟是件要回报率极高的事情,否则拿薪水的夏普率会好很多。这意味着第三类强迫症“浮盈落袋强迫症”的脱敏变得尤其重要。看到一点浮盈,生怕等会价格回去了,煮熟的鸭子飞咯,是正常的人性。然而它扼杀了获得超额回报的所有小苗苗~

和损失厌恶强迫症我无法治愈一样,浮盈落袋强迫症对我也是个不治之症。使用的对治是策略上设定一个强制的退出标准,不满足前是不退出的。

具体到操作来说,我个人投机偏好Long Gamma,经常使用一种称作Gamma Scalping 的投机策略。(Long Gamma Trade 如何对冲掉 Vega?)这种策略的特征是用时间损耗作为代价,在价格剧烈波动中受益,是种做多波动率的策略。

天上不会掉馅饼,你要在任何方向的波动都赚钱,避免多空双杀的行情(比如双十一那种),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时间价值是非线性衍生品都具有的特征(Gamma Scalping的关注点是delta,但是为啥叫Gamma Trading?)。这是我的成本钱。

因为止损是依赖流动性的,昨晚(2016年11月11日)夜盘的那种行情,在执行不了止损的情况下(b)的条件事实上是做不到的。而Time Decay 的付出则是有限可控的。再换言之,期权多头的损失总是有限的,这比止损靠谱。

巨幅上下多空双杀扫荡,让所有杠杆偏高的账户都死干净,无论你是多头还是空头,你有没有研究基本面,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止损,你有没有资金追加保证金(前后五分钟根本来不及)。我要算计你的保证金,这和你无关。(高杠杆累积到一定程度后,这种事情嘿嘿嘿……)

会出场的才是师父,可惜我不是功力深厚的老师父,作为一只弱鸡“非上帝投机者”,我选择做空一个小gamma的远期权来对冲掉一定theta的同时给我一个指标,当价格走得足够远时,整个头寸的gamma变成0甚至刚刚变负数,再大的波动无法为我带来收益,则盆满钵满得离场了。

如果你比我厉害,能做到坚决止得了损,拿得住盈利单,一只只煮熟的鸭子飞了毫不在意(至少能做到假装不在乎),坚持小损大盈不对称回报的原理。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

因为一个人的前途啊,不光要看个人努力奋斗,还要结合历史的进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50 人赞赏
王爱芝
宋健
Whero
伊西卡
睡猫
周瑞
张九州
等做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3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