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们说,农村的套路也很深

我跟你们说,农村的套路也很深

老司机老司机
马太福音有云:你行善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伍迪·艾伦说,当你撸的时候,不要让你左手干扰到你的右手。

这些话倘若翻译成大白话,意思就是:人在做什么,自己都可以假装看不到,但是天还在看。

然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因为雾霾太严重,天有时候也看不到。

所以快手在五道口的新总部大楼里面贴着这样的口号,“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于是他们回到了农村,发现农村的套路也很深。

快手陈光标

杰哥号称快手上的陈光标,黑色小背心,半指粗的金链,喜欢前往大凉山直播行善,给在场贫苦的山民发下去白花花的米面,还有厚厚的人民币,但在直播之后,却又将发下去的钱收了回去。

事情曝光后,杰哥在某直播平台痛哭流涕,其忏悔程度不亚于当年因为飞叶子进去的当红小明星柯震东,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当然他的忏悔本意是,大家不要再攻击我了,因为这个事情,老婆带着女儿回娘家了,老婆你快回来吧,你不回来我就喝84消毒水自杀。

说完杰哥脖子往后一仰,喝下了早就灌满可乐的消毒水,在满意的打了几个饱嗝后,杰哥被送进了医院。

这浓度掌握的真是火候,恰好可以进医院,又药不死人。我想从前因为交不上农业税的老农、被安排嫁给傻子的小媳妇、父母不让上学的好学生要是学会了这样的套路,人间的悲剧就会少了很多。

而据我所知,像快手杰哥这样的还不止一个,其中ID名叫东北狼王的黑龙江小伙尤为突出。

东北狼王既没有东北蛇哥那样舍得一身剐,敢把快手拉下马的气势,又没有喊麦之王MC天佑的独特嗓音。所以早期他跟其他用生命搏出位的快手网红一样,生吃大肠,鞭炮缠身,用极其令人反感的行为博取关注。



在快手这个平台上,他的那点粉丝量,连跟天佑连麦的机会都没有。粉丝上不去,广告也就接的少,眼看着人家都能找到男科医院和楼市开发商这样大金主,但自己只能接点假包坏表这样的小广告,狼王愁啊!

直到杰哥的出现,狼王才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于是跟村长家的傻儿子借了辆SUV,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扎进了千里之外的大凉山,开启了自己的伪善之旅

当地的山民淳朴啊,以为《爸爸去哪儿了》剧组又来拍摄新节目了,大家锣鼓喧天,夹道欢迎,但没想到迎来的是几个满身皮皮虾,凶神恶煞的金链大哥。

事情总是要做的,狼王深谙其道,能不能火就看这回了

凭借着骨子里那点表演的基因,狼王也眼含热泪的跟几位老爷爷老奶奶合影,一边塞红包一边打开手机直播,然后犯着哭腔在喊:

“没毛病啊,老铁们,就是这么穷,大家点关注啊,双击支持666”。

比狼王还淳朴的粉丝们被他的行为蒙的一愣一愣的,纷纷点赞,刷钱。粉丝量也蹭蹭的往上涨。

可谁想到东窗事发,刚当了慈善家两个礼拜,他尊敬的杰哥就栽在了自己人手里,有人顺手把偷偷录了视频还发到了网上,狼王的“善良”事业如火如荼正展开着也就戛然而止。

一夜之间,狼王一行人从网络上消失,准确的说,从快手上消失,好像他们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一样。

让人唏嘘不已的是,狼王跟当年快播老总王欣一样,在事业的洗白期,倒了下去。

欢迎来到快手法院



快手曾经是社会人的天下。

“有事必须摇人,把他干服了为止,谁让他嘴贱呢?”

在快手的世界里,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人和人之间交流基本上靠谩骂脏话,而解决问题的手段却又蒙上了一层暴力的面纱。

社会人会的东西不多,除了炫耀并不存在的武力就是喜欢开地图炮。

例如早些年在qq空间流行的那些地域炮帖子《山西人竟然说河南人都是偷井盖的,兄弟们能忍?》《武汉人说湖南人不能吃辣,把何老师都气哭了!》诸如此类的文章如果有一天变成现实,要不引得地域之间斗争不断,要不就被快手的大哥们加以利用,形成网络黑社会的炒作法。

网黑声称网络黑社会,有点像真实黑社会的cosplay,几个金链大哥,两地隔空对骂,天津人骂北京人爱装逼,河南人骂东北人瞎咋呼。然后双方激愤而起,扬言见面一决雌雄,最后能不能打起来看心情,但过程却让关注的粉丝热血喷张,跃跃欲试。

而最经典的案例莫过于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京津对战,而其主要人物北京顽主辉子爷和天津顽

皮哥也成了网黑手法的开山鼻祖。

要说顽主辉子爷也是是地道的老北京人,吃得了焦圈,喝的了卤煮,所以网络自称卤煮辉,以买卖文玩为生,大概两年前,辉子爷在自家一次火锅局中,趁着酒劲拿自己的文玩把件吹了不少牛逼。拍了视频发到了网上。

而且话语间不免有各种嘲讽和自得的语气,一夜间,网上隔空对骂辉子爷的人开始与日俱增,而离北京只有半个小时车程的天津卫们有位愤怒,更是张口臭撒币,闭口老BK的骂着。

“好么,这bk离咱们这么近,太嚣张了,不行,哥哥们,办他!”

这其中天津顽皮哥是佼佼者,实力最强,骂的也最花花,惹得辉子爷也是一顿回骂。

卤煮辉遇到顽皮哥仿佛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攻击对方,但就是不见面,每次都扬言要办了对方,一次说的比一次狠,恨不得见到对方就立马生吞活剥了。

两人一个水路半夜前去塘沽上岸活捉顽皮哥。

一个上高速前往廊坊截道卤煮辉。

反正也打不起来,那就骂起来。



事件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每天刷各种微商广告,挣钱挣到手软,一个名气越来越大,竟然拉到了投资,搞起了慈善。

而两人的方式也让快手上那些有着一膀子力气却无处发泄的大哥们找到了增加粉丝的方向。一个个竞相模仿,前有山西老葛和石家庄狗磊的旷日之战,后有散打哥被葫芦岛社会人打进医院。

依旧是最纯粹的网黑,依旧是卤煮辉和顽皮哥当年炒作的套路,虽然理由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过程一定要场面浩大,按照杜月笙的话就是,人活着不就是两碗面吗?一碗情面,一碗场面。

然而面吃太多的快手粉丝站出来了,他们总结出了规律:所有网黑的套路是第一步,约时间,第二步约地点,第三步咋约都见不上,第四步互骂:你跑啥,第五步都是误会,都是哥们儿,第六步,你们要说是炒作就是炒作吧,第七步:承接广告加下微信。

这一切也都被一个叫做快手法院的ID号默默记录着。


今年上半年有一群自称天安社的网络黑社会被快手封号,这群人竟然冲进了快手的总部大楼讨说法。看过我们《黑社会也是一届不如一届》的读者应该知道,只要学院路街道办事处的大妈出动,这伙人马上作鸟兽散。

而且马上天安社官方辟谣,甚至还拍了宣传片,说我们不是黑社会,我们都是合法商人,不参与网黑炒作。

是的,天安社一直该吃吃,该喝喝,依旧被很多粉丝敬仰,宛若扫地僧一般的存在。

神经侠侣

黑社会在快手上不流行,但是他们的套路已经被农村人学会了。快手套路之王的头衔也转移到了石头是朵花和铁岭小辉这两位手里。


前者因为一个女人闹得朋友之间大打出手,兄弟反目,最后还闹得剃度成僧,了却凡尘滚滚。

后者致力于将一个个白红不紫的女网红,用自己生猛的炒作方式一个个捧红,快手声称这些姑娘都是“铁女郎”

两人各具风格,但又同时在快手上占有一席之地。

知道石头是朵花是从他反串造型的段子开始的,在他的段子里,总是穿着一身大花被面做的衣服,以一个残障女性形象演绎着恶俗的小段子。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吸到了一些粉丝,不过逐渐的也开始走下坡路,段子更新的越来越多,但内容却越来越无聊,要不靠着人声效果器的支持,还真就无法粉丝老爷们嘴角哪怕一丁点的上扬。
而他共同隶属于一个娱乐公司,该公司中还有一对神经侠侣,分别叫浩南和悦悦。

两人长期以更新无聊段子和撒狗粮博取关注,人气也是不上不下。直到石头出面,跟浩南的女朋友不清不楚,这场狗血大戏才真正拉开帷幕。

虽然两人一开始只是隔空对骂,浩南说石头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但石头说跟悦悦不过是普通关系,一来二去,事件的热度也在不断上涨,最后浩南和石头大打出手,甚至砍了石头,整个过程极其真实。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这紧要关头,石头是朵花的内部还出现兄弟反目的戏份。

终于,想要结束这一切的石头上山,找到了一位大师,斩断万千烦恼丝,剃度出家了三天。

怎么样?狗血吧,神奇吧,没错,我也曾这么觉得,像这样的段子,我在qq空间,一天能写八段。但前提是我那个是玩笑,而这个,却是真实发生。

更惊奇的是,剧情如此狗血,粉丝还真就买账,这个事件过后,三人更是一跃成为了快手上炙手可热的新晋网红。

而石头相比于网黑的老路子,尽然多了些文艺,甚至连佛学的大彻大悟都用上了,我相信,网络言情小说,他一定没有少往自己空间转载。

像石头玩的这么文艺的屈指可数,快手上真正炒作的方式还得是铁岭小辉。毕竟,文艺青年在广袤的农村环境里毕竟会水土不服。


小辉真名无从考究,但在他手下出来的铁女郎却是个顶个的漂亮,既有玩电钻吃玉米把头发卷去的刘娇娇,也有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小师妹。

当然出身农村的他没有石头是朵花玩的那么含蓄,他更直接的致力于将炒作炒出快手的味道,例如比狠,比谁更刚!

就像他能为了追求刘娇娇砸了另一个追求者的价值一百万的车,一边砸车一边给对方一捆捆的钱。然后把整个砸车过程还直播出去。



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直播粉丝们的打赏也早已超过了一辆suv的价格。

而他也成了以玩狠来炒作的先驱者。给后来一些用拆房,去别人公司打砸抢的网红奠定了基础。

对比两人的炒作内容,都是因情而为,不过在这两人却清晰的代表了两大阵营,一个农村,一个城镇,农村的想发财,城镇的人想挣钱,套路都是为了女人,但石头明显的路数并没有那么凛冽,相比于铁岭小辉来说,这是城镇与农村之间的蜕变。

但内核没变,同样要掺杂进一些暴力手段,仿佛这事如果不打架根本无法解决,暴力的外壳,狗血的内核,同样的低劣手法,却让人尝到除了网黑之外的愉悦感。甚至还有一大批人在他们的公屏下面送上诚挚的祝福。

当混子开始欺骗傻子,这才是最残酷的行径。

不过,快手的下限从来不会止步于此,在经历了一些网黑和狗血恋情后,一个新的分枝在逐步产生。

那就是以同性恋身份开始炒作,两个身材魁梧,满胳膊纹着皮皮虾的大哥热情拥吻,甚至做着亲昵的动作要求老铁们双击666。

企图在快手的一亩三分地里炒出一对新cp,但哥哥们,你们也不想想,快手是个什么地方,女人要不是嫂子,要不是婊子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搞基,也是让人不免觉得可笑。所以大家的心态都一样:快手上还有同性恋?

但没过多久,事态发生转变,其中一个叫做电视台小胖的受在家偷情被另一个大哥当场抓住,两人闹得不可开交,粉丝们纷纷兴奋,第一次见同性恋也玩这种桥段。

同性恋可能玩,但据我所了解的LGBT人群里,玩这手的人少之又少,但能做出这种行为的,只有两点,第一,是个刚入行的小雏,情窦初开,混沌懵懂,第二,两人是纯粹的直男,这又是一场拿LGBT做噱头的炒作。

果不其然,那个主动出轨的电视台小胖在后期找到了过气网红刘娇娇,两人你侬我侬,谈起了恋爱,甚至还开了房。


别忘了,刘娇娇是女人,对于一个纯粹的gay来说,跟女人开房的恶心程度不亚于一个纯粹的直男穿上吊带类似内裤。

当然,如果不是,这一切却又说得通。

没错,还是套路,至于他们为什么敢于用同性恋身份炒作,我反而觉得这不是炒作,而是一种对LGBT人群的鄙视甚至嘲讽,就像快手上总会更新一些主角是弱智的恶俗段子一样。

其本质同样是以嘲笑甚至调侃弱势群体来取悦观众,这一点,每年上春晚的东北王,本山大叔为这种行为做了表率。

本山大叔的小品深入人心,尤其在东北三省,几乎成了每年年三十除了饺子之外的必需品。但如果深究其内容,却让人有些许玩味。

从第一个小品《十三香》到《卖拐》《卖车》,本山大叔致力于模仿甚至调侃残疾人为主,乐的是台下的观众,但没人会真正的去想,那些残障人士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四肢健康的人模仿自己会不会对生活更加失去信心。

本山大叔后期的作品均以正能量或者高大全为主,也许他也意识到了这点,但那些深受其影响的东北孩子不觉得,他们浩浩荡荡加入了抠皮子,骂疯子,装哑巴,学傻子的运动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但是模仿跟我们不一样的人,在广大农村已经深入人心。同性恋群体在他们看来,和本山大叔模仿的残疾人、盲人一样,是“有病”的人,因此可以引发所有“正常人”的嘲讽。

农村网红跟着春晚和本山大叔学会了模仿之后,现在向城里面那些搞内容创业的微信公众号一样,开始社交网络营销和IP孵化了。

如刘娇娇和电视台小胖的恋爱炒作,两人一个是前同性恋渣男,一个是有着“公娇车”称号的浪荡女,两人在一起发生了化学反应,今天上床,明天爆裸照,后天又有黑社会大哥介入。

从搞笑视频开始,然后做偶像的人格设定,把短视频一条一条积累,拍成了网剧。一个网红不够,还要做一个网红矩阵,互相导流,形成合力。

一些打着扒皮两人狗血恋情的营销号层出不穷,“公娇车”成了他们的Papi酱,渣男小胖成了他们的张全蛋。

下一步我猜他们就应该是拍网络大电影,《马蓉你不是人》了。

我挖你祖坟

也不是说农村人变坏都是跟城里人学的。


农村广场舞还有一个重要流派,就是模仿家禽家畜的舞蹈,我孤陋寡闻,只好称之为鸡翅舞,因为最经常被模仿的就是鸡鸭,牛羊虽然也有,但是因为这些动物比较安静,缺乏表现力。


这个流派明显是广场舞和农村乡土文化的合流。跳舞者挥动翅膀,嘬起嘴唇,以高频的速率摆动双手。这显然是对神曲流行天后王蓉的《小鸡小鸡》的一次完美超越。

static.video.qq.com/TPo
从前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婚丧嫁娶是最大的热闹。最近在微博上传的很火的农村大妈群魔乱舞,让很多人叹为观止。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如此热闹的场景是在一场葬礼上发生的。

static.video.qq.com/TPo
有大V说这是萨满教的仪式。那他一定是没见过成千上万的农村大妈挑甩头舞,也一定没见过十年前就遍布大江南北的大棚歌舞团。

原来东北有些农村家庭遇到喜丧,老人家高寿之后安详死去,家里会请来当地歌舞团来联唱三天。有荤有素,荤的是坟头蹦迪,棺材板前大跳脱衣艳舞,素的是找个小点的二人转剧团,来一曲十八摸,淫曲浪调成了整个葬礼的BGM。

长此以往,一部分人对生死问题看得没那么严重,甚至经常拿这个来开玩笑。东北人的生死观随着大棚歌舞团输出到全国各地,拿婚丧嫁娶当做梗的网红在快手上也比比皆是。

但是俗话说得好,“念好大寨经,还得昔阳人”。

东北网红还是玩的最好的,东北蛇哥是把这种文化玩的登峰造极的网红。

倘若你在快手搜索栏打下东北两字,东北蛇哥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第一栏,不是因为名字多么好记,而是因为东北蛇哥比狠在快手上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别人吃辣根,一管一管的吃,但蛇哥却敢用辣根洗脸刷牙,更甚者是用辣根直接往鼻孔里灌。别人单纯的用火烧胳膊烧腿,但蛇哥敢于在放有汽油的秸秆堆里死里逃生,最后两条胳膊被烧的全部蜕皮。

凭借着没有下限,创造下限的狠劲,蛇哥走上了快手狠王的宝座。

但时代变了,连刚入快手没几天的00后都开始玩炒作了,蛇哥想着,我也该憋个大招了,不然江湖地位难保啊。

就只炒作了一回,蛇哥就已经成为了快手炒作之神。

蛇哥死了,没有死在鞭炮缠身的爆炸中,没有死在猛灌十斤酒的眩晕里,蛇哥死在了饭桌上

起因竟然是蛇哥在一场朋友酒局上,吃了点海鲜,喝了点酒,就与世长辞了。随后蛇哥的一些分支号也全网消失。只留了一个看不清头像的大号。

这不免让然想到那句老话:经历过风雨,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但事情没有因为蛇哥去世而结束,反而不断激化,很多网红开始质疑蛇哥到底有没有真死,是不是在策划着一场更大的炒作。

有人甚至提出,在蛇哥死后的第三天,他的老婆蛇嫂竟然饶有兴趣的去做了一波不错的美甲。

但蛇哥至少暂时死了,不然人家立在孤山上的墓碑和坟包怎么解释

上面大写着几个楷书字体:东北蛇哥之墓!

东北蛇哥不姓东,也不可能叫四个字的名字,那么这个东北蛇哥到底是谁?

一时间,快手上人心惶惶,大家纷纷组织了盗墓团和挖坟队,一定要挖开蛇哥的坟墓一探究竟。甚至有人趁虚而入,趁着蛇哥尸骨未寒,打上了蛇嫂的主意。

可人家蛇嫂就是忠贞寡妇,誓死不从。临了还要发几条不错的广告,关于拼装手机和镀金手表的。

一夜之间,围绕东北蛇哥的炒作和解密层出不穷,竟然成了快手的一种文化。

有人炒作,就有人反对,在大家吵得这么欢实的时候,以反对炒作博取关注的网红也出来,他们为蛇哥盖了一座新坟,然后现场直播挖坟,当然还要打上自己的ID,并且自封快手挖坟第一人。

人死为大,无论是哪里的习俗均是如此,“我要抛你坟,鞭你尸”总归是一句恶毒的脏话,谁能想到会有一天,真有这样的事情做出。

这让我想起了英剧《黑镜》第一季中英国首相被民众逼迫与猪发生关系,而最终的结果是发起者上吊自杀,民众看得瞠目结舌。我们也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别觉得这些东西离我们很远。最近天下不太平,美国人选出了一个川普当总统,大城市里的白领和学生震惊了,又是罢课又是上街,觉得身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世界?

很有些中国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说美国的白左小清新真是不接地气。知乎上这些白领和留学生,一年最多春节回一次老家,回家就写什么农村互联网,五线小城市用什么手机,然后就悲天悯人地回到北上广。

总有一天农村的这些套路也因为一个什么事情突然出现在你们面前,我想看看到时候你们怎么接地气。

本文作者老司机,即将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道消息(laodaoxx),原标题《我跟你们说,农村套路更深》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