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辉心理
首发于宇辉心理

(个案记录1)自愈力:在苦难中灿烂的向日葵女孩

在第一次咨询的时候,我就被小林的叙述所震惊。她抽泣着说完长期住在姥姥家,十多年不在父母身边成长的经历。即便已过去一年多,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她说起姥爷姥姥围着表哥转,自己被迫跟吃不喜欢的菜;在大年夜被迫到街上买东西,直到十二点才被允许回家时的难过和愤怒。

当她因为哭泣而不时中断叙述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女孩子心里积累了多少隐忍而不得抚慰的创伤?我又该如何陪伴她走出过去的影响?

我们开始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面对老板的复杂心情。小林非常需要老板的认可,做同事中能力最强的人。如果自己做不到,就强烈地担心被炒鱿鱼。也正是因为这种被解雇的恐惧,她一直以来都是默默付出,不敢提正常的升职要求。

小林的心理状态,我非常能够理解。长期生活在不被重视,与父母分离的状态中,她缺乏与长辈相处时安全,包容的体验,习惯了忍耐、顺从、讨好的相处方式。因此,在与领导的相处中,也不自觉地将他们投射成父母的形象,用多工作、少要求的方式来取悦领导,并且时时处于被抛弃(炒鱿鱼)的恐惧里。同时,想要亲近老板又对他们充满恐惧的感受,也可以看到移情的发生。而与同事竞争,做最好的想法,也是与表哥关系的重演。从前不受重视的经历也让小林产生对表哥一定的敌意,以及竞争的想法。这样的客体投射到同事身上,就演变成争第一的念头。

当我们进行多次的分析工作后,小林慢慢意识到:父母和领导是不同的角色。而自己将对父母的期待投射到领导身上,也是在从领导身上弥补从前的遗憾。而这种在工作与情感上的边界不清,也导致她很难向领导提要求,就像她在父母面前受了再大的委屈也很难说出来一样。

就这样,小林的想法渐渐从在工作中满足情感需要(“如果当时那个姐给我提到正常工资,再累我都会干下去”“我以后一定要建一家作坊一样的公司,大家每天开开心心的”)到公是公,私是私,界限鲜明(“虽然他人不错,但是这个资源交换不划算”“如果老板不同意这个升薪要求,那就不值得再干下去了”)。薪水顺利提升了3K,担心被炒鱿鱼的想法也不再有了。

这个阶段的结束很偶然。小林在一次咨询结束时突然说:“我其实一直喜欢迟到,就算被扣一百一次也迟到,情愿从其他渠道赚回来。”经过前期的铺垫,我告诉她,习惯性迟到的背后其实有自己深层次的心理诉求。宁愿被罚款也要经常迟到,这个行为让自己变得特殊,得到领导的关注,虽然这样的关注是负面的。小林沉默了一会,哭了出来:“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迟到是这个原因。原来我是因为缺爱才迟到……”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小林对工作与生活的处理越来越成熟,我们关于工作的讨论基本告一段落,从此开始了亲密关系的分析。

就像很多缺乏安全感的女生一样,小林会不断地“作”,验证男朋友对自己的感情,最终让感情以争吵收场。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从前与父母和姥爷姥姥的相处,尤其是父亲在亲密关系上糟糕的表现,让小林对于亲密关系抱有深深的恐惧和不信任感,对于亲密对象带着潜藏的埋怨和攻击性。当小林将这样的客体投射到男朋友身上,并且期望找到更多的控制感和安全感时,呈现给男朋友的是浓浓的戾气和伤害。在看到小林内心深处的脆弱和对关心的需要前,她的男朋友就因为受不了攻击性而进行防御反击,更挫伤了小林尝试和信任亲密关系的积极性。

在不断的咨询分析中,小林慢慢能够区分亲子关系和恋爱关系的界限,意识到自己试图从男朋友身上弥补亲子关系中的遗憾,将对父母的怀疑和愤怒投射到男朋友身上,用糟糕的客体引出亲密对象暴戾、伤害性的一面。因此,小林尝试寻找替代性的关爱,慢慢修正对亲密对象的恐惧与敌意。她开始带着积极的期待和伯父相处,从伯父身上找到父亲不曾给予的包容、照顾的体验。同时,她也增加了和优秀的表哥们的沟通,慢慢学着和男性正常地相处。久而久之,小林也开始建立起新的亲密关系模式,一种相互付出,相互温暖的互动形式。小林给予伯父和表哥充分的依恋和信赖,伯父和表哥回馈给小林足够的关心和鼓励。这种替代性的新关系模式,也给了小林重新踏入恋爱关系的信心。

她开始向业内的一个同行发出恋爱的信号,两个人的关系进展飞速。但男生急切推动亲密关系的表现,也让小林产生了不安和恐惧。她习惯性地用攻击性来拉开双方的距离,最终让那个男生失望离开,即便小林明确的暗示也没能挽回这段关系。

虽然这段感情以失败告终,我仍然能看到小林很多明显的转变。她不断地修正内化的客体,不把对父母的愤怒和敌意投射到男生身上,重复伤害性的亲密关系模式。其次,她学会用替代性的方式满足亲子关系上的缺失,获得更多的信心和安全感,能够更温和地面对他人的反应。更重要的是,小林甚至能够一定程度上包容男生的失落情绪,从索取者向给予者转变,也侧面反映出她越发健康的心理状态。

在感情无法挽回的时候,小林曾愤愤地说:“我是不是该把一切摊开来,和他说得清清楚楚。”我知道,在这样的情绪波动下,小林不自觉地想要使用从前的策略:把愤怒宣泄到客体身上,缓解内心的挫折和焦虑感。但是基于她的调整,我适当地进行质疑:“只是和他说清楚,还是说想把这个锅甩回到他那边,不用去面对那么多负面情绪呢?”她沉默了一会,表示不会那么冲动,会再考虑看看。

而几天后,她兴致勃勃地分享最近观赏演出的体验:原来在人和动物的和谐配合下,失误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不断调整自己的表演者也会因为坚持而得到观众的掌声。在咨询的最后,她说:“特别感谢你。原来有些情绪,真的要一个人消化。”我知道,小林最终愿意正视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接纳它所带来挫折和失望,并且会很快走出来。就像她所说,其实恋爱受伤也没那么可怕,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这样了。

这段感情所带来的成长,也大大推动了小林和父母关系的好转。她开始能够尝试依赖父亲,享受他给自己的鼓励;她也开始可以平和地和母亲交流,慢慢解开两人一直以来的心结。

陪伴小林一路走来,我深深地感觉到这个女孩的自愈力,一种面对苦难不放弃,想尽办法克服的韧性生活被轻视,被粗暴对待的成长环境下,我们极有可能心理被重创,沉浸在自卑的阴影中,沉浸在对父母的怨恨里,沉浸在想要改变而迷茫害怕的心态里

但小林是在苦难中也要向阳开放的向日葵女孩。她感觉自己不如别人,于是经常加班到晚上两三点,抓住一切机会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她感觉不能从父母身上弥补从前的遗憾,于是在伯父和哥哥身上寻找替代性的关爱;她有根深蒂固的不合理信念,于是求助咨询师,努力调整观念更好地面对现实。虽然生活给她带来很多苦难,但她总会去探索,去解决,不断成就更好的自己。

在一年多,接近七十多次的咨询后,“向日葵女孩”小林决定结束这段咨询关系。我知道,在一次次的咨询分析中,她已经发展出足够的能力自我调整,自我成长,是时候独立地面对自己的生活。祝福她今后的日子继续灿烂绽放。

(本个案记录经来访者本人同意后完成,发布。)



——————————————————————————————————
远程心理咨询请私信联系
纸媒及公众号合作请私信
——————————————————————————————————
拓展阅读:谈恋爱时总忍不住「作」,要怎么办才好? - 覃宇辉的回答
我时而社交能力特强,时而特别恐惧社交怎么办? - 覃宇辉的回答
欢迎关注我的主页:覃宇辉 - 知乎
编辑于 2017-06-0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提供远程心理咨询/武大心理学学士、宾大教育学硕士/个人公号:宇辉心理(yuhuixinli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