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杂记
首发于东瀛杂记
用2000日元捡便宜的日本『故乡纳税』:耐人寻味的节税和地方振兴政策

用2000日元捡便宜的日本『故乡纳税』:耐人寻味的节税和地方振兴政策

11月,又到了日本各企业发动员工进行『年末调整』的时节。不知在日本上班的各位是否已经弄好了材料、玩抚养人大法进行节税的人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各种从今年起要求提交的文件。

如果错过了这段时间的调整,那么意味着本可以呆在公司就修改缴税信息的人明年2月-3月之间得亲自跑一趟税务署做『确定申告』了——那可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今天想在这里讨论的,并不是年末调整和确定申告,更不是抚养人节税大法和个人身份号码(My Number)制度带来的变化,这些东西要么枯燥要么政治不正确。所以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有点趣味性的东西:故乡纳税(ふるさと納税)

故乡纳税并不是什么刚刚出台的新鲜政策,2008年诞生的这个制度最近两年已经成了热门话题了,在其逐渐成熟的过程中,于民众之间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强了。


因为我这个人患有懒癌晚期(这也是这个专栏为什么更新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所以今年的故乡纳税拖到了现在才想起来。正准备去处理的时候正好在微信上和朋友聊到了下个月去滑雪的事情,于是就萌生了通过故乡纳税来获得滑雪时能用的福利的想法。

于是,我打开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故乡纳税网站之一,进行了简单搜索,就找到了上图里的那几张可以在长野县著名的滑雪胜地——野沢温泉使用的住宿代金券。这样,去有着全日本最长滑行距离的野沢温泉滑雪场的那几天,住宿就可以不用花几个钱了。

通过故乡纳税,我给野沢温泉村交了30000日元的税,换得价值15000日元的代金券。而30000日元的税,除了制度规定的2000日元『自己负担额』,剩下的28000日元会在明年税务署和我自己居住的城市计算我应缴纳的所得税和住民税时被退还。

——这,就是『故乡纳税』。从字面意义上来看,这是从地方上前去大城市的人可自行选择把每年缴税的一部分交给自己的故乡的制度,而实际上,这部分税金的去向并不需要真的是自己的故乡——纳税人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现居地以外的市、町、村级自治体作为部分税金的接收方,而作为回报,则可以得到这些地方政府所准备的礼品。

而直接从结论来看,进行『故乡纳税』,就相当于是花2000日元购买礼品。我给野沢温泉村纳税30000,其中28000是我本来应该交给目前居住的城市的税金,2000则是自己另掏腰包出的钱,但野沢温泉给我的礼品是价值15000日元的代金券,相当于我『赚』了,或者说『节税』了13000日元。

能得的便宜并不止这些。『故乡纳税』制度规定每年交给居住地以外的地方政府的税额,在一定限度下对应的『自己负担额』都是固定的2000日元,且纳税人可以任意选择多个地方进行纳税。也就是说,根据纳税人的年收入算出的对应2000日元自己负担额如果是8万日元,那么其中3万日元交给野泽温泉村换取15000万日元代金券的同时,剩下的5万日元中,1万可以给新泻某市换取10公斤大米,2万可以给千叶某町换取高尔夫球打折券,还有1万可以给某个穷的响叮当的地方,然后让他们看着给点回礼(『お礼の品を自治体にお任せ』)。而得到这些回礼的实际花费,就是那一成不变的2000日元。

这看起来真是一个聪明的制度。只要注意故乡纳税的『2000日元自己负担额对应限度』,纳税人就可以用2000日元捡足够多的便宜。而对于远在四方、饱受财政困扰的地方政府则可以获得来自大城市的人们交的税金——大城市并不一定要靠居民的税收来生存,因为还有各种企业税和消费税可以支撑财政,而日本这个都市趋化严重的国家,既没有产业进驻,人口又流失得差不多的地方比比皆是。

『故乡纳税』,看起来是一剂皆大欢喜的万能解药。

然而这个制度和所有人类社会的制度一样,有赢家就有输家,并且还有bug。

滑雪胜地长野的地方政府能提供滑雪券,吸引喜爱滑雪的人交钱,然后这些人冬天到了还会为了用那几张券而前去消费,这就是典型的赢家案例。没有滑雪场和观光景点的小镇提供一张『本地市场代金券』,就很难吸引到非当地出身、有回老家需求的人的目光了。

因此,大部分小城市和村镇的政府准备的礼品都是当地的农副特产——东北那几个盛产大米的县自然准备的就是上好的大米。这也能吸引到不少纳税人,毕竟用2000日元换好几公斤的大米也是一件比去超市特卖会便宜的事情。

但是这就衍生出了新的课题——我们这和他们那一样,都是只有农产品,如何让更多的纳税人把钱给我们呢?

竞争于是就出现了:『人家村收税10000给换5公斤大米,收20000换10公斤(对纳税人而言实际负担都是2000日元),那我们就10000换10公斤,20000换20公斤!』

『他们都是换大米,但是换大米的地方太多了,要大米的人只有那么一些人啊。咱村有个牧场,牛肉倒是不少,虽然肉比米要贵,加把劲去说服一下牧场主吧,10000税换2公斤牛肉!』

『哟呵,隔壁村居然开始用牧场的资源了,别忘了俺们村的牛肉可是有认证书的上等和牛!给俺们村纳税,一样的重量,上和牛肉,快来给钱吧~』

——正如你能想到的,一些村为了吸引故乡纳税,硬是把自己整亏本了:

神奈川县南足柄市就为了吸引税金,『剥削』了本地产业,送出了完全亏本的相州牛肉,类似的地方层出不穷,这个制度在广大纳税人眼里也成了『如何花2000块钱捡便宜』的制度。

因为制度是适用所有纳税人的,所以即使本身就住在小城镇里,人们也可以为了获取礼品而把本该交的税金的一部分贡献给其他地方。于是,因为故乡纳税而财政恶化的地方也出现了:静冈县富士市在制度实施一年后,因为市民纷纷向其他地方交税,税收较前年少了309万日元。抵扣掉从别的地方交给富士市的故乡纳税金额,依然比前年少了200多万。

一些自治体为了博取外来税金,更是绞尽脑汁放大招——兵库县多可町对向其缴纳100万日元税金的人(当然,交这么多的话自己负担就不可能只有2000了)提供的,是在町营有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当一次主播的机会;而山形县室川町则让同金额的纳税人去当『一日町长』。

因为玩的太过而受到中央(总务省)批评的地方也出现了:京都府宫津市竟然宣布向该市缴税1000万日元(约70万人民币)的人可得到当地远眺日本名胜『天桥立』的200平米海景宅基地一块——当然,最终这个疯狂的计划被中止实施了。

中央叫停『交税送地』的理由,一方面是因为不动产相关税费不知该如何计算,主要则是为了防止缴税人转手变卖不动产套现的事态发生。然而,通过故乡纳税套现的人已经不在少数,据媒体报道,故乡纳税实施的第一年内,很多人都向提供高尔夫球场券的地方缴税,之后将高尔夫券变卖,反赚一笔。

所以到了近年,类似于代金券的礼品已经基本被规定不允许转卖、仅本人使用有效了。然而并不能保证已经完全没有漏洞。

旨在取富足地区之资金解偏远地区之渴的、看似有着缩小地方差距效果的故乡纳税在另一方面,也被指是让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不健康制度。大家可能已经从文章前半部分的计算案例中看出,以往收入高的人较收入低的人每年应缴税款要更多,而到了故乡纳税制度上,这就演变成了『收入更高的人在交税时能自己仅负担其中2000日元的故乡纳税额度要比收入低的人多』了。A君年收入300万日元,育有一子,交故乡税12000日元以内则可以仅负担2000日元,在那些提供税额折半价代金券的地方,可以得到6000日元的代金券,『净赚』4000;B君年收入1000万日元,独身,交故乡税10万日元都只需要自己出2000,但可以换取整整50000日元的代金券,如果他能找到套现的漏洞(其实不难),那么B君越赚越多税额越积越多,下一年得到的回报又会更多,这就完全是众多服务于富人的制度之一了。

于自治体本身,本来拥有旅游资源而不太担心财政收入的地方利用旅游资源能进一步刺激消费,而没有资源的捉襟见肘的地方则要么只能怀着赌徒心理下血本看能不能引来一些税金,要么就只能不采用故乡纳税的制度,眼巴巴看着其他地方赚钱了。

『故乡纳税』实施8年,又因去年颁布特例免除一般工薪人群进行确定申告的手续,大城市居民纷纷找到节税办法并获得意外惊喜的背后,也许那些背后的一般人看不到的阴影才更有可能影响制度今后的命运。


--

参考资料:

総務省:ふるさと納税ポータルサイト

静岡県富士市議会録画映像 平成26年10月8日

ダイアモンド誌2014年12月記事

Jタウンネット2014年10月記事

编辑于 2016-11-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关于日本的一切 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杜绝手贱,人人有责。 このコラムは、日本の様々な件に対して、 ちょっとだけ首を突っ込んだり突っ込まなかったりする コラム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