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极简史

抗生素极简史

写在前面:抗生素耐药已经成为全球面临的一大健康威胁,但绝大多数公众对其危害仍然缺乏足够认识。恰逢「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国际多家健康卫生机构、组织都发布了相关信息,鼓励多方协作,共同对抗抗生素耐药风险。本文经授权,译自 ABPI 文章《A Very Short History of Antibiotics》。ABPI 全称是「英国制药工业联盟(Association of the British Pharmaceutical Industry)」,作者为 ABPI 科学政策部总监 Rebecca Lumsden 医生。水平有限,欢迎指教。转载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我们现在印象中的抗生素,仍然是比较现代的发明。1928 年,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机缘巧合发现青霉素(真菌——译者注:原文为「bacteria」,即「细菌」,应为作者笔误——产生的一种抗菌成分)的经历 (1),如今人尽皆知,那时则预示着现代「抗生素时代」的来临。弗莱明爵士的发现,以及此后各种抗生素的发展,使医生面对先前束手无策的感染性疾病,第一次获得了有效的治疗手段。

不过,与通常的认知相反,抗生素的历史其实可以追溯到 3000 多年以前。古埃及人最早相信,蜂蜜和发霉的面包具有杀菌功效,因此广泛使用它们来治疗感染性疾病 (2, 3)。有证据表明,这一应用甚至可能早于法老时期 (3)。遗憾的是,人类更进一步了解杀菌药物,转眼已过数千年。

杀菌药物的「黑暗时代」一直延续到公元 10 世纪之后。1640 年,霉菌可以杀菌、治疗感染性疾病这一代代口耳相传的医学传说,才由 John Parkington 落诸笔端 (4)。

接着,各个时代的顶尖科学家,包括 John Scott Burdon-Sanderson 爵士、William Roberts 爵士、John Tyndall,都深入研究过霉菌的杀菌性质。约瑟夫·李斯特使用人体组织试验灰绿青霉菌的杀菌作用,「微生物学之父」路易·巴斯德提出微生物致病学说 (6),两者的科研工作一同为青霉素的出世奠定了基础。

迈入 20 世纪,临床工作中如果采用有效的杀菌药物,所能带来的巨大价值,已经成为普遍共识。第一次世界大战进一步鼓舞了该领域的科学探索,其中最卓越的发现来自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

当时,弗莱明爵士参与了救治前线士兵的工作,目睹了感染性疾病带来的严重死亡威胁。他写给《柳叶刀》期刊的稿件,详细探讨了针对败血症等感染性疾病,缺少统一医疗处置的情况。他意外发现了首个抗生素青霉素,随即证明青霉素治疗感染性疾病的疗效,又发现了其中起作用的溶菌酶 (1)。

很快,霍华德·弗洛里和恩斯特·柴恩提纯了青霉素。多萝西·克劳福特·霍奇金确定了青霉素的化学结构,将其发展为有效的抗生素 (7)。与此同时,弗莱明、弗洛里、柴恩分享了 1945 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5),宣告「抗生素时代」开始。

20 世纪 40、50 年代,相继出现了一批新的抗生素,如链霉素、氯霉素、四环素。第一代「抗生素」——赛尔曼·瓦克斯曼 1942 年创造了这个新词 (8)——就此诞生。勒内·杜博斯从自然界提取的短杆菌素 (9),成为第一款广泛商业流通的抗生素,被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地医生加以利用,将战场变成抗感染性疾病治疗的试验场。

对于杀菌药物生产、开发的巨大热情,也为 20 世纪最受认可的几种抗生素问世,铺平了道路。然而,抗生素的研发势头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便停滞了。截至 2011 年,上市的抗生素数量已经落后于新增的耐药菌数量 (6)。

事实上,这一直都是我们的健康威胁。弗莱明爵士就在他的诺贝尔获奖演讲中,亲口警告杀菌药物耐药的可能性 (5)。我们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攻克杀菌药物耐药的难题,确保抗生素的黄金时代仍将庇护我们。

参考文献:

  1. Fleming A. (1929). On antibacterial action of culture of Penicillium,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ir use in isolation of B. influenzae. Br. J. Exp. Pathol.10, 226–236.
  2. Strouhal, E (1989). Life in Ancient Egypt. Norman, Oklahoma: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Pg. 250, 244-46.
  3. Pećanac M; Janjić Z; Komarcević A; Pajić M; Dobanovacki D; Misković SS (2013). "Burns treatment in ancient times". Medicinski pregled. 66 (5–6): 263–7.
  4. Boslaugh, SA. (2015). The SAGE Encyclopedia of Pharmacology and Society. SAGE Publications.
  5.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1945
  6. Prakash S. Bisen, Mousumi Debnath, G. B. Prasad (2012) Microbes: Concepts and Applications. Wiley. Table 7.1.
  7. W Florey (1945). “Use of Micro-Organisms for Therapeutic Purposes”. Br Med J. 2 (4427): 635–642.
  8. Calderon CB, Sabundayo BP (2007). Antimicrobial Classifications: Drugs for Bugs. In Schwalbe R, Steele-Moore L, Goodwin AC.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 Testing Protocols. CRC Press. Taylor & Frances group.
  9. Van Epps HL (2006). ”René Dubos: unearthing antibiotics”. J. Exp. Med. 203 (2): 259.

末次更新:2016 年 11 月 20 日

「专款专用,一律买书」
1 人赞赏
Rhmri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8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