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说东北经济救不活

我为什么说东北经济救不活

前几天,我在某财税活动上遇到了一对从沈阳来的夫妻:男的40多岁,女的年龄偏大些。活动是早上9点开始,二人8点就已经到了会场,比其他与会人员都要早。听说扫描展台上的二维码可以获得礼品,男的连忙掏出手机进行扫描。领了礼品,二人有滋有味地喝起现场的咖啡来。喝完后,进了会场。

进入会场后,两人在座位上低语交流、玩弄手机,丝毫不顾台上的主持人和嘉宾到底讲了啥。没等上半场中场休息,二人就已经出了会场,出来后便开始狂吃主办方摆在盘里的甜品。吃好之后,二人抹了嘴,演讲也不听,便溜之大吉了。

其实,像这样打着外出学习的旗号,实际上是跑出去游玩的企业人员,确实不少。反正来往的机票公司给报,回去后,领导也肯定不会逼问他都学到了什么。相对来说,国企和事业单位更有预算供这些人消遣。反正,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员工开心,领导也不心疼。

从这这二位,映射到整个东北,一股企业腐朽之气暗自流淌。别说是生机,就连正常成长都难。东北资源丰富:黑龙江的鸡西、鹤岗、双鸭山,吉林通化、珲春,辽宁阜新、铁岭、沈阳 产煤;辽宁鞍山、本溪、凌源 ,吉林通化、四平,黑龙江伊春产钢;黑龙江大庆,辽宁盘锦,吉林松原产石油,其他矿产以及依赖于黑土地的农业,和林木资源不一而足。因此,东北形成了以开发、产出“煤炭”、“钢铁”、“石油”、“林木”等资源为主要生产业务的企业,又因这些资源的国有化,东北地区长期盘踞着各种大型国有企业。

和腐国的伯明翰、曼彻斯特,美国的底特律一样,依赖于煤炭、钢铁、石油等资源的东北国有企业因为产业结构的固化和传统工业的衰落(新能源的开发和依托于互联网的产业的兴起,煤不需要那么多了,钢铁也产能过剩了,石油被新能源代替了,人家开的车都变成了充电的特斯拉了),经济开始走下坡路。

与农村不一样,城市化率高的地区,生育率低(东北国有企业多,人都进厂、进矿了,农民就少了,农民一少,城市化水平就高,所以说东北是中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2012年,华北、东北、华东、华南、西北地区的城市化率分别为:39.70%、49.36%、39.15%、39.41%、35.82%,东北最高),可以说,东北是除了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之外,执行计划生育最彻底的地区。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东北地区的总和生育率只有0.75,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生的少也就算了,一些人又不愿待在经济形势不好的国企,不愿子承父业(东北好多年轻人被父母安排进去,有些甚至花钱买),所以就外出了。就这样,低生育率加高外出率,东北人口越来越少。

随着互联网业的飞速发展和4G网络的普及,中国已经进入了新的移动互联网甚至是人工智能时代。“全民创业”、“万种创新”,成了这个新时代的标签,于是市场被一再细分,蓝海迅速成为红海,企业间相互间的绞杀声迭起。有想法和创新能力的企业成功抢到了蛋糕,生存了下来;想法糟糕和没创新能力的企业连屎都没抢到,最终只能在“等融资,风投不来”、“卖产品,无人问津”的夹缝中死去。

虽然东北人民的电脑、手机都连上了网络,但那里的互联网行业却难有生存空间,原因如上:产业结构固化、国企众多、人才外流。

国企虽然效益不好,但不像私企,说死就死。国企不死,那些依赖于国企的员工就“正常上下班、坐看夕阳红”,最起码饿不着。进不去和不想去国企,更不想背井离乡外出的,选择考了公务员和教师,进了行政、事业单位。

生产煤炭、石油、钢铁的国企,和裙带关系复杂的行政、事业单位又生产不出来市场刚需的东西(衣食住行),生产不出来东西,市场就缺乏交易,市场缺乏交易,经济就搞不活。于是,东北地区成了这个样子:人都进了国企,不进国企的(还不是新兴行业的国企,是生产一大堆不能吃喝的东西的国企),进了行政、事业单位;而以上这些人,都靠国家养活,国家养你,又养不胖你(公务员、教师工资低,众人皆知) , 养不胖,而又想胖的,只能跑出去了。因此,东北没人搞创新、搞创业,正是这样, 东北成了一个经济恶性循环,而最终的出口却靠国家补给、喂养的地区。

一般来说,等着喂食,而自己不去主动寻找食物的鸟,都活不好。

如果国家不彻底调整东北产业结构,推翻现有经济模式,只靠补给、输血,就永远救不活东北。更何况,在你输血的同时,那些心疼自己钱的纳税人总会翻起白眼的。

编辑于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