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进击
首发于大破进击

保存信息与保存心情

一则关于《一天世界》#36 苹果大书 的听众反馈。@不鳥萬如一

前天的那期《一天世界》(苹果大书),Lawrence 提到了《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存在的意义,是通过一种更「高保真」的方式,来保存苹果的工业设计。

这个观点无疑是错误的。无论是在 5-10 年的尺度上,还是 50-60 年的尺度上,通过「有人维护的」数字保存方式来保存信息,在「保真」这件事上,是一定要比纸质书要更好的。
这里面的逻辑是,《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这本书本身就是被数字信息指导印刷出来的,而书在被印刷出来的第一秒,就在丢失信息。


而我认为的《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真正的意义,在于两件事:
1.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好的,至少要满足 Jony Ive 心中那个标准的设备,来复现这些工业设计。所以用一本 Jony Ive 认为效果足够好的书,来统一所有人看到这些内容的体验与感受,无疑是很好的,也很符合纸质书本质的一种方式。
2.做一本书,本身就是一个做工业设计的过程。书的设计,无论是在纸材的选择,内容排印,装帧…… 每一步都是在做工业设计,用一个能够体现苹果工业设计哲学的载体,来承载其工业设计的内容,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Lawrence Li 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数字保存方式的不靠谱:

但是我觉得苹果是非常知道,非常了解,这个数字世界的很多东西都是不靠谱的,就是比如说你并不能知道比如 20 年后,这个东西还能不能以一个高保真的形式被大家看到,还是说只能在模拟器里跑,就像今天的,比如说今天你要玩早年的游戏。可能你只能在模拟器里跑。对吧?然后这里,它的保真度显然是无法保证的。

相反的是,用模拟器来复现游戏的体验,恰恰是非常精准的。没有人会抱怨,在任天堂最近出的那个 Mini FC 上玩《Super Mario Bro. 2》会和在初版 FC 上玩有什么本质区别。而最不一样的,当然还是「心情」的不同。


「心情的不同」,就像 Lawrence 之后提到的,看到「Steve Jobs 在发布第一代 iPhone 时,第一次介绍 "scroll" 这个动作」在台下欢呼的那些人的心情,和今天大家每天都在做 scroll 这个动作时的心情是不同的。

但这并不是由信息的载体决定的,就好像,现在我再玩《Grand Theft Auto V》,即使用了更好的硬件,看到更细腻真实的画面,也没法找回第一次在 Xbox360 玩到它时的震撼感觉。


这恰恰是 Lawrence 在之前的《一天世界》blog 里提到的「音乐是转瞬即逝的美。」的另一个表现。你可以单曲循环一首歌,循环一百遍,但很多时候,你找不回的是,第一次听到它时的心情。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放在一款游戏,一个软件,一个工业品,以至于任何事物之上。现在你拿到一台 iPhone 4,一模一样的一个东西,你同样很难找回第一次摸到 iPhone 4 时的那种感觉。

这样的心情,是与时态紧密结合的。你无法尝试着去「保存心情」,但你可以一遍遍地,去努力回忆,这在今天,是所有人都在做的一件重要事情。

以上。
编辑于 2016-11-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这个博客所涉及的话题很广,我知道这并不利于内容的传播,只是这就是我想追求的东西。我解读科技,但绝不只看到参数和功能。我会写文章评测 Apple Watch 的用法,更要在两年的时间里用它养成运动的习惯,记录这个过程。我对耳机、音响感兴趣,能评判三频、解析和瞬态,但我也需要懂音乐,学习编曲作曲的知识,揣摩歌词背后的韵律以及最最重要的「故事」。我与游戏互动、品尝食物,同时也在试图洞察文化、感受美学。当我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看到画面、听到声音,更要思考这些表象之下,文学和影像艺术的灵魂。 这一切都是重要的,光、声、气味、质感、辐射、加速度,还有这些「信号」背后,它们令我哭或笑的原因。我试图用各种介质记录这一切,还原我脑海里的东西,用笔,用键盘,用麦克风,用镜头。 我关注的,是我作为「人」感受到的一切,以及这一切背后的故事。如果要用一个简单的词概括,我觉得这就是「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