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触乐
这场持续了两年的解谜,依然没有终点(结局已更新)

这场持续了两年的解谜,依然没有终点(结局已更新)

我们之前发过一篇文章,讲了两年来,玩家们陆续在20个独立游戏中发现了一系列神秘的眼睛符号的故事,并由此开始了解谜过程。最近,这一系列的谜题终于出现了可能的谜底,但看上去,他们又被导向了另一个新的谜题。
作者丨周思冲

这个故事要从2015年开始讲起。玩家们陆续在19个不同开发者的独立游戏作品中发现了同一个神秘符号。没错,一个符号,它同时出现在各种不同的游戏的隐蔽角落里。

这个符号被称为“The Eye”。每个The Eye都用某种方式隐藏着一块拼图。这些拼图碎片被称为The Sigil,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张“大图景”(The Big Picture)。

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大图景”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到这里,解谜刚刚开始。

实际上,从发布第一篇关于Sigil的报道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这四个月里,这个谜题不断得到新的线索,解谜的过程也一直在往前推进,最终又被导向了另外一个新的谜题。

谜题的终点到底在哪里?真相到底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共写了四篇报道,现在,我将这四篇跨度超过4个月的报道组合在一起,向你展现这个充满迷雾与惊奇的解谜过程。

Update:《青蛙分数2》被发现,The Eye Sigil之谜彻底完结。已在文章结尾更新结局。



丨 谜题

(2016年8月19日)

事情起源于2015年5月29日。在Steam版《节奏地牢》的一次更新之后,Reddit用户RireMakar在游戏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片,网友将此图命名为“The Eye”。

这就是那张神秘的“The Eye”

很快有网友表示,这次更新是为了修复客户端的崩溃错误,因此只更改了《节奏地牢》的exe文件(Necrodancer.exe)。

之后又有网友表示,被更改的不光是exe,还有一个xml配置文件。但这两个网友都没能搞清楚这张奇怪的图片来自哪里,代表什么。

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机。

网友MachMatic发现,只要用十六进制编辑器打开这张图片,就可以在某一行看见“GIF89a”这几个字符。熟悉图片编码的人会知道,它是GIF文件的开头。

MachMatic从“GIF89a”开始,将剩下的编码复制到另一个空白文本中,然后另存为GIF文件。奇迹发生了。

(我上传的图片已经改了尺寸,因此对这张图片使用上面提到的方法是没用的。假如你有兴趣自己动手,这里有本事件中所有图片的源文件。

一张隐藏的新图片,The Sigil

这张新生成的图片被称为“The Sigil”。

Reddit上的网友都觉得很新奇,但普遍认为这只是游戏作者的小彩蛋而已。

直到两个月后,另一个网友在Tambox在玩《魔法之环》(The Magic Circle)时,居然又在游戏里看到了The Eye。

网友开始相信,这不是巧合,而是一场大戏的开端。

《魔法之环》游戏截图

说是这么说,但网友普遍拥有金鱼的记忆力,所以事情到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平息了。

但是在今年年初,KOTAKU突然挖掘出了这个事情,并作出了报导。在他们报导的时间点,已经有5个游戏被发现隐藏着The Eye。

其中发行最早的游戏是《憎恶王国》(Kingdom of Loathing)。这是一个早在2003年10月2日就上线的网页游戏。诡异的是,在2014年10月3日的更新中,他们在游戏里加入了The Eye。这是目前为止发现最早的The Eye。

KOTAKU的报导重新激起了网友的热情,他们对大量游戏的资源文件夹进行了搜索,甚至对一些游戏进行了反编译,最终在19个游戏中发现了The Eye。其中最新的是今年七月发售的游戏《四边形牛仔》(Quadrilateral Cowboy)。

这十九个The Eye中隐藏的The Sigil各不相同。在反复尝试后,网友们得出了结论:这些The Sigil可以拼成一张大图。

“大图景”(The Big Picture)

很明显这张图片还有缺失的部分,因此解谜还没有结束。



丨 真实?

作为一个资深阴谋论爱好者,我倒是希望这个故事就在上面结束。

你看,一群独立开发者,因为某种原因获得了群体意识,使用隐晦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信息,这多有趣!

看过《20世纪少年》的读者,应该都知道里面的“朋友”。“朋友”的LOGO和The Eye再相似不过,我认为前者很可能是后者的灵感来源。从这点出发简直可以脑补出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朋友”的LOGO分析起来那讲究可大了,首先是阴谋论的入门常识普罗维登斯之眼和荷鲁斯之眼,然后是这个单手指天的手势,再到“眼中之眼”……

“朋友”

可现实往往很无趣。关于The Eye和The Sigil到底意味着什么,从事件的最开始就有许多讨论。

这些游戏的开发者来自世界各地,因此很难找出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最初的理论是,他们的计划是为了Indiecade(一个独立游戏展会)造势。后来,随着许多没有参加Indiecade的游戏被发现含有The Eye,这个理论破产了。

后来又有理论,说这一切都是为《见证者》在造势。

《见证者》的开发者是乔纳森·布洛,他开发了《时空幻境》。考虑到他在独立游戏圈内的号召力,这理论倒也不是完全说不通。

但是,现在距离《见证者》发售已经过去很久了,仍然不断有加入The Eye的新游戏出现,所以这个理论也是错误的。

目前为止,对The Eye事件还没有完全可信的解释。它应该源于小圈子内的自嗨。这些开发者表面上没有联系,但这个时代有互联网,所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2015年年末,在Steam的冬季促销上出现了类似的神秘事件。其实这类神秘事件(或者说活动)早有定义,叫做“替代现实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简称ARG)。ARG的目的是希望让参与者感受到“世界不像表面上那样无趣,看似平凡的事物下隐藏着神秘的惊喜”。

ARG通常以古怪惊人的事件作为发端,由参与者的调查引出一连串线索,最终导向一个结果。这个结果通常并不会那么惊人,ARG的精髓在于过程。虽然ARG的全程都是人为布置的,但不会有人出来自称是组织者,因为那样做的话ARG的乐趣就不存在了。其实,ARG可以说是一种良性的“阴谋论探索活动”,因为这里存在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且参与者挖掘出来的信息绝大部分都是真实可信(且无害)的。

Steam冬季促销的ARG很成功,所以The Eye很有可能只是一群开发者联合起来搞的推广活动而已。

早些时候,KOTAKU采访了《地下城传奇》(Legend of Dungeon)的开发者凯文·戈布尔(Calvin Goble)。他在采访中表示,有神秘人在他的梦中化身为迈克尔·塞拉(Michael Cera,加拿大男演员)将一张纸塞到了他手中,上面的内容就是The Eye,于是他将这个符号加到了游戏里……

这段话的用意相当明显,因为迈克尔是个很幽默的演员。可以这样想象,假如一个人对你说“昨天晚上葛优给我托梦了,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今天的彩票号码”,你肯定知道他是在胡扯,并且他想让你知道他在胡扯。

虽然是胡扯,但他还是传递了一个信息:这个事件是有人策划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超自然现象。这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但当事人的解释能把气氛变轻松,让参与者专注于解谜而不是在奇怪的地方被吓到(The Eye看多了确实有点诡异)。

哈哈哈,一点都不可怕嘛,哈

这个理论说不通的地方只有一点:第一个加入The Eye的《憎恶王国》是一个老牌免费网页游戏,它真正意义上完全免费,连广告都没有。假如The Eye事件只是推广,那《憎恶王国》从中得不到任何利益。

但从另一方面看,《憎恶王国》中并不是第一次出现ARG,网友都认为《憎恶王国》的制作者凯文·西蒙斯(Kevin Simmons)有领导团队的能力。事实上他是目前公认的幕后黑手第一顺位人选。也许他只是出于兴趣策划了本次事件,而参与者出于各种原因加入到其中吧——反正也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丨 最后一张“The Sigil”出现,然而解谜才刚刚开始

(2016年10月14日)

就在几天前,这场漫长的解谜进入了第二阶段:“大图景”显露出了全貌。大图景就是第一阶段的谜底。而以它为谜面的解谜终于开始了。

最后一张The Sigil出现的经过相当离奇。

Reddit ARG讨论组用户“Corvin_R”在网上乱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叫《里根,戈尔巴乔夫》(Reagan Gorbachev)的游戏。

他几乎完全偶然地找到了这个游戏的攻略视频。在视频里,作者演示了如何通过一个隐藏关。而这个作者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隐藏关的地板上有一个大大的“The Eye”。

最后一个“The Eye”

视频的上传时间是今年的2月24日,《里根,戈尔巴乔夫》的发售日正是同一天。作为冷门独立游戏,在发售当天就有人发现隐藏关并上传视频还是挺可疑的……

总之,在对最后一张“The Eye”进行解析之后,Reddit ARG版的用户们得到了最后一张“The Sigil”。完整的“大图景”终于出现了。

完整版“大图景”

这场前后持续了两年多的解谜仿佛接近尾声,然而最难的一步才刚刚开始。

之前在寻找“The Sigil”的过程中,玩家们往往能获得游戏制作者提供的种种线索。而对大图景的破解则完全不同。除了整个事件的策划者,恐怕没有一个开发者能搞懂大图景的含义。并且,大图景的图案看似眼熟,但玩家并没找到任何能够提供思路的相似图片。

目前在ARG的专门维基百科上,大图景作为一个衍生条目,它的文字量已经超过了“The Sigil”条目本身。玩家们提出了将近二十个理论,没有任何一个是说得通的。

虽说这个事件的实质九成是推广,但它带来的影响已经远远不止于此。我希望它能有一个精彩的收尾,但又有种不祥的预感:最终解析出来的信息会是个竖起的中指、海绵宝宝的图片或者一个单词之类的,毕竟伏线越多越容易烂尾……



丨 Sigil之谜就要解开了!一切的幕后黑手居然是《看火人》?

(2016年11月11日)

上回说到,大图景已经完整,破解Sigil之谜指日可待!然而在我说完之后,谜题硬生生卡了一个月,没有任何进展。

难倒无数好汉的“The Big Picture”

简单地说,Sigil谜题到目前为止的结果就是上面这张“大图景”(The Big Picture),然而没有人知道这张图代表什么。

一个月来,Reddit ARG组的好汉们陆续提出了二十多种线索,但没有一个指向答案。

真相是时间的女儿!就在昨天,《看火人》有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更新:开发商Campo Santo在游戏中加入了“自由漫步”模式,在这个模式中,玩家可以自由地在《看火人》的世界里……走来走去。

其实这是个优秀的想法,因为我始终认为“走来走去”才是《看火人》的醍醐味,剧情反而显得累赘——这是一个多美妙的虚拟世界啊!

而ARG组的好汉们可不会只发出这类无用的感慨,他们敏锐地发现了一张之前不存在于游戏中的纸条。纸条上画着“The Eye”!翻过纸条,就可以发现它背后的文本。

可疑的文本

文本比较长,上面的图中只是一部分。你看出这张图里有什么问题了吗?

我是盯了半天什么都没察觉到,但我的朱姓和楼姓同事绝对可以一眼看出来……没错,有几个字母是斜体的!将纸条中所有斜体字母拼在一起可以得出一段字符串“firewatchgamecomdataclientjpg”,它的意思是“firewatchgame.com/data/”。这张jpg就是下面的图片。

所有谜题都已经!慢着

思路应该已经很明显了,没错,将大图景和上面的字母图重叠在一起,从圆形和方形格子里透出来的字符就是最后的答案!

《看火人》的更新就是十个小时以前的事,但这点时间已经足够ARG的好汉们(他们真的是好汉!)找出线索并制作好解谜专用网页了。

一起来解谜吧!

一起来解谜吧!好像很快就能试出来?请注意网页右边的选项,大图景是可以缩放和旋转(鼠标右键)的,所以可能性简直多到让人头皮发麻。不过剩下的就是单纯的尝试了,估计很快会有强者编程穷举出所有可能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句题外话,可能有读者已经注意到我总是在念叨《看火人》这款游戏。没错,我真的很爱《看火人》,所以今天当我发现它居然和Sigil谜题有关时,你简直没法想象我的那种震惊和喜悦。我初中时最喜欢的漫画是《闪灵二人组》(Get Backers)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某一天,我发现这两部漫画的原作(脚本作者)“天树征丸”和“青树佑夜”居然是同一个人——当时我感受到的冲击就和今天类似。

已经有网友挖出来,Campo Santo和《憎恶王国》(Kingdom of Loathing,第一个出现Sigil的游戏)的开发者都在洛杉矶。关键的是,他们共用一个办公室!

很明显,幕后黑手就是这两帮人。看来这场我跟了3个月的解谜真的要结束了,还确实有些舍不得。



丨 Sigil之谜的谜底……是两个喝汤的男人?

(2016年11月28日)

上回说到,《看火人》中出现了最后一个Sigil,拼图得以完整,最终的谜题出现了。一周后,Reddit网友“srmeister”使用穷举法暴力破解了这个谜题。

这就是“大图景”的答案

从同心圆最外圈的三角形开始向里读,最终可以得到一个字符串“number one/elmourouj”。

网友Randomiser很快发现,这是一个网站的登陆账号和密码。登陆之后,他在网站里找到了四个视频。视频内容是:两个男人在喝汤。

“尝汤者”视频截图

这四个视频的上传者为“尝汤者”(Soupertasters)。视频中的长发男性是吉姆·克劳福德(Jim Crawford)。吉姆是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他和整个“Sigil之谜”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联系,但他本人创造了一个至今未被解开的谜题。

它就是“《青蛙分数2》之谜”

《青蛙分数》截图

《青蛙分数》号称“教育游戏”。它非常古怪,如你所见,游戏中所有的得分都是以分数的形式给出的。《青蛙分数》的神奇之处还有很多,不过与本文无关,需要在这里介绍的是《青蛙分数2》。

《青蛙分数2》于2014年在Kickstarter上筹集到了7万美元。它的众筹堪称Kickstarter史上最诡异的事件之一。吉姆表示《青蛙分数2》是个暂定名,游戏的正式名称将会保密,同时不会公布游戏的上线时间。也就是说,两千多位网友在不清楚游戏的名称,游戏的玩法,没看到游戏的任何截图或Demo且完全不知道游戏何时完成的情况下就参与了众筹。

《青蛙分数2》之谜是这样的:《青蛙分数2》可能在任何时候悄然发售,它肯定不叫《青蛙分数2》,开发者名肯定不会是“吉姆·克劳福德”,没人知道游戏类型、题材和平台。玩家需要通过《青蛙分数》和其他所有可能的线索找到这个游戏。一旦有玩家发现了这个游戏,通过吉姆的确认并公开(公开是重点),这个谜题就被解开了。谜题解开之后,所有众筹参与者都会收到游戏的激活码。同时,在谜题解开之前发现这个游戏并向吉姆确认的玩家,可以免费得到一份游戏。

《青蛙分数2》是如何同Sigil之谜发生交集的呢?

“Sigil Master”首次出现时的邮件

2016年8月,记者Patrick Klepeck撰写了关于Sigil之谜的文章。之后,一个名为“Sigil大师”(Sigil Master)的人找到了他。大师并未多言,留下了一张《指环王》中索伦之眼的图片然后飘然离去。11月,“大图景”被破解,大师再次现身,同另一个记者Austin Walker取得了联系。

说实话,这两位记者相当有RP精神(Role Play精神,指在游戏中投入地扮演角色的态度)。他们的所有交谈都留下了存档,我节选了几段,翻译如下:

大师:我的人民都迷失了,散落在各处。那场战争之后,我们被逐出了故乡并繁衍了数代。我们已经成为了难民,但精神掠夺者仍然在侵扰着我们。他们抢走我们的财物,破坏我们的村庄。

记者:那你的人民能做什么?

大师:他们必须找到通往Jixandila的路。我知道一个通道的存在,但它极可能已经消失了。

大师:也许已经太迟了,但至少我们的故事会被传颂。

记者:通道可能在哪?

大师:记忆是……另一个致命伤。

这算什么借口啊大师,说忘就能忘,什么“极可能消失”根本就是在敷衍吧!

总之,大师和两位记者的对话全程保持这种中二加脱力的氛围。在大师的设定里还出现了“大教堂”、“反抗军”和“时间旅行者”,堪称相当壮大。大师的意思是,他的子民遭受邪恶势力的侵袭,必须找到通往“绿洲”——Jixandila的路。之所以能确定大图景同大师相关,主要根据有两个:

一、他向记者Austin Walker展示了一个之前从未被发现的Sigil

当然,这算不上多有力的证据,因为完整的“大图景”在这之前就已经公布,而且他展示的Sigil和之前出现过的一个Sigil基本相同。

二、视频的上传时间早于大图景被破解的时间。

这也不能完全证明大师的清白。因为大师(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吉姆)完全可以先拍好视频,搭建网站,然后等大图景破解后,无论出现什么信息都用其创建相应的账号,然后把视频地址扔到对应用户的页面里即可。事实上,“Randomiser”很可能和吉姆是一伙的:他是怎么想到往那个网站里套“number one/elmourouj”的?

不过,吉姆毕竟是有一定名气的独立开发者,加上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站出来说他是骗子,有件事已经可以基本确定:“尝汤者视频”就是Sigil之谜的最终谜底。当然,这几个视频中可能隐藏着新的视频,但它和“The Eye Sigil”已经无关了。

和预想的差不多,整个Sigil事件的真相是:一大帮(超过二十名)独立开发者团结在一起为《青蛙分数2》做宣传。

需要说明的是,吉姆和Sigil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被百分百证实,并且《青蛙分数2》和“尝汤者视频”中的谜题尚未解开(有网友宣称视频中夹杂着几帧很吓人的画面,但我没有发现)。Sigil之谜虽然可能已经告一段落,但故事还在继续。



(Update)

丨 《青蛙分数2》被发现,The Eye Sigil之谜彻底完结

(2016年12月27日)

北京时间12月27日8点28分,Kotaku发文宣布《青蛙分数2》被发现。

事实上早在两天前,GameDetectives(专门的ARG讨论组)的论坛上就已经有人宣布得到了吉姆·克劳福德的确认。然而根据吉姆的规则,必须在有媒体发表文章之后,才说明“The jig is up”——这是吉姆发明的短语,含义大概是“《青蛙分数2》之谜的答案被公开了”。

(吉姆·克劳福德、《青蛙分数2》和The Eye Sigil,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请点这里查看前情提要。)

就在Kotaku发文的几分钟前,吉姆发推,提醒参加了《青蛙分数2》众筹的玩家查收游戏的Steam Key。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很明显,The jig is up,《青蛙分数2》已经被发现,The Eye Sigil之谜彻底水落石出。

吉姆的确认推文

我们上次讲到“两个男人在喝汤”的视频。在那之后,The Eye Sigil之谜的解谜进程进展飞快。主要发生的事情有两件:一,GameDetectives成员“Randomiser”通过隐藏网页的解谜获得了一个上锁的箱子;二、GameDetectives成员Pumodi在一次实景逃脱游戏里得到了箱子的钥匙。平安夜,Randomiser在Twitch上用钥匙打开了箱子,并按下了红色按钮。

(顺便一提,Randomiser几乎是The Eye Sigil之谜的解谜过程中最关键的核心人物。每次解谜卡死的时候,出来救场的几乎都是他。)

红色按钮!

按钮被按下几秒钟后,吉姆发布了一条圣诞祝福推特。很快有GameDetectives成员注意到,几乎于此同时,Steam上的一个游戏被更新了。已经有几个线索指向了这个游戏,他们已经关注了很久,但始终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个游戏就是《Glittermitten Grove》。

经过一番研究后,他们发现了一个技巧。这个技巧目前还没被公布,但GameDetectives已经确认,使用这个技巧可以进入被隐藏在《Glittermitten Grove》中的《青蛙分数2》。

《Glittermitten Grove》游戏截图

据已经通关的玩家透露,在游戏结束后的制作人员字幕里,会有“青蛙分数3”的字样。“青蛙分数3”,这是什么意思?

也许正如之前有读者指出的一样,《青蛙分数2》其实就是由The Eye Sigil所引发的一系列真实世界中的解谜过程(即ARG)。我们在《Glittermitten Grove》看到的“青蛙分数2”其实已经是另外一个游戏:《青蛙分数3》。

吉姆一条语焉不详的推特似乎确认了这种看法:

吉姆在实际宣布“The jig is up”前发布的推特

“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发现《青蛙分数2》的真面目。一个伟大的谜团,永远消失在历史中!”

没错,《青蛙分数2》和它衍生出的The Eye Sigil之谜,虽然不是第一个ARG,但绝对是近年来最精彩的ARG。很多GameDetectives的成员也是因为它才了解并爱上了ARG。让无数玩家惊艳的不光是这个惊人的创意,还有吉姆本人的行动力。他让二十多个独立游戏开发者(不乏大牌团队)参与到这场庞大的“局”里;他策划了线上线下的各种活动,并在两年里有条不紊地推行着项目,借助众多力量让这个ARG逐渐达到高潮。

至于《Glittermitten Grove》里隐藏的那个游戏,目前还没有人能够通关,有玩家宣称已经打了8个小时还没有打穿。无论我们把这个谜底称为《青蛙分数2》还是《青蛙分数3》,那都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不过这个故事肯定会很精彩。

一切的源头,“The Eye”

最后,必须向Game Detectors表达敬意。没有他们,所有解谜都无从谈起。The Eye万岁!


——————————

欢迎关注我们的机构号@触乐 和微信公众号:chuappgame,每天精选一些文章定时推送,也欢迎来我们的网站看看。

编辑于 2016-12-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触乐是一家真正的游戏媒体,专注于高质量、有价值、且真正有趣的内容。更多文章请移步主站:www.chuapp.com,或关注触乐微信公众号:chuapp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