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整治伪基金(How to deal with Closet Index Fund)

如何整治伪基金(How to deal with Closet Index Fund)

在我写了文章《如何识破伪基金》(zhuanlan.zhihu.com/p/23)之后,收到了读者朋友们的热烈反响。很多读者向我表示感谢,因为在读到这篇文章以前他们对“伪基金(Closet Index Fund)”的概念并不太清楚。同时也有不少朋友提出不少问题,比如他们对于“伪基金”对于投资者的伤害还不是很理解,希望我能够多举几个例子再解释解释。

今天这篇文章就来说说这几个问题:伪基金对于投资者的伤害究竟有多大,以及我们应该如何整治伪基金。

2016年11月,英国的金融监管机构,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公布了一份非常详细的基金行业调查报告《资产管理行业研究》(Asset Management Market Study)。在该报告中,监管局研究团队特地指出,“伪基金”问题是英国主动型基金行业的一个非常严重的大问题。

举个例子来说,在英国所有的主动型基金管理的资产中,大约有42%的资产可以归入“伪基金”行列。也就是说,如果你去购买一个主动型基金,差不多有一半机会可能会买到一个“伪基金”。

“伪基金”做得投资活动和被动型指数基金几乎一样,只不过是复制一个股票或者债券指数的回报而已。但是由于它们的收费要比被动型指数基金高得多,因此购买到“伪基金”的投资者就成了冤大头。

上图显示了“伪基金”(深红色点)和指数基金(橙色点)的年费率(纵轴)和跟踪误差(横轴)。我们可以看到,“伪基金”的跟踪误差要比指数基金大很多,同时其费率也要高很多。“伪基金”是名副其实的”烂货不便宜“,不光费用贵,而且质量差。

由于“伪基金”做得只是复制一些指数而已,因此如果它们收取的费用更高,那么从数学上来说,这些基金永远不可能给予投资者比收费更低的指数基金更好的回报。像这样的“伪基金”,就是一个典型的次品,根本不应该被推出到市场上进行发行,去忽悠那些投资知识不是很丰富的可怜的投资者。


在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公布的报告中,作者也提到,英国的金融行业提倡的一些职业标准包括:诚实,关怀,客户的利益第一,以及尽职。“伪基金”这样的金融产品,违背了所有这些职业标准,应该令所有的基金行业从业人员感到羞耻。

有些朋友可能会问,除了我们投资者自己需要仔细甄别,防止买到忽悠我们的”伪基金“以外,监管机构还能够做什么呢?

有一个可以考虑的办法,是通过利益捆绑,强迫基金经理和投资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大家知道,基金经理和投资者之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两者的利益诉求不一致。

美国著名的投资人Charles Ellis曾经写过一本畅销书,叫《The Partnership》,讲述的是高盛公司的发迹历史。在书中的一个章节作者提到,管理高盛资产管理部门(GSAM)的合伙人在经历了几年的挫折之后有一个瞬间醍醐灌顶,忽然意识到该部门的主营业务并不是设计出最好的投资策略,而是如何集聚他们可以管理的资产。换句话说,业绩不是最好并不是大问题。是否圈得到钱,并且从这些钱上收取相应的费用,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在投资者投资基金的过程中,投资者需要承担非常大的投资风险,如果市场上涨,投资者赚钱,而市场下跌,则投资者会亏钱。但是,基金经理是旱涝保收的。如果赚钱,他不光可以收管理费,还可以收业绩分成。而如果基金亏钱,基金经理的管理费照收不误。

英语里面有句话叫做heads I win, tails you lose (硬币翻正面我赢,翻反面你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不胜枚举。比如本专栏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宜信财富房地产母基金值得购买么?》(zhuanlan.zhihu.com/p/22),就是这样一个的典型例子。


由于基金经理和投资人在风险和收益上极端不对称的匹配,造成了资本市场中绝大多数的收益都进入基金经理的口袋,而不是真正承担这些风险的投资人。

根据美国学者Simon Lack对1998年至2010年的对冲基金行业的分析,对冲基金经理们惊人的获取了那些年全球金融投资回报总额的84%,而组合基金(Fund of Funds)经理们获取了另外的14%。也就是说真正的投资者只分到了这张大饼中的2%。


这个研究结果揭示的是,在对冲基金这个行业游戏中,真正受益的只是对冲基金经理(84%)和组合基金经理(14%),而我们广大的投资者,则成了真正“人傻,钱多”的代表,陪那些基金经理玩了一趟票却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利益绑定,是保证基金经理确实将投资者利益,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有效方法。

美国投资大师巴菲特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非常深刻。他曾经说过:在生意和投资上要想成功,你需要把自己和公司的利益绑定在一起。巴菲特自己就是这么以身作则的:巴菲特作为伯克西哈撒韦公司的主席,他每年的薪水是10万美元。对于如此大规模的一家公司来说,巴菲特的薪水非常低。巴菲特主要的资产全都在公司股票里,而他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公司股票的增值。这样的安排就能在最大程度上绑定主人(公司股东)和代理人(作为经理人的巴菲特)的利益,真正做到同荣同辱。

关于利益绑定的重要性,本专栏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如何解决代理人问题:利益绑定》(zhuanlan.zhihu.com/p/22)。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有空时看看。

那么如何通过利益绑定来整治这些“伪基金”呢?在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


举个例子来说,假设某基金收费1%,目标是战胜标准普尔500指数。那么在每年年底,监管机构可以就该基金的表现和基准指数进行对比。如果基金的回报不及指数(比如落后指数1%),那么基金经理就应该将落后的回报(1%)返还给投资者。当然,如果基金战胜指数(比如费后回报超过指数1%),那么基金经理拿到他应得的报酬,甚至分到一些花红,那也无可厚非。

从国外的投资经验教训来看,“伪基金”是广大基金投资者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对于一些“金融小白”来说,他们尤其可能成为“伪基金”的受害者。通过学习和研究国外基金公司的这些忽悠技巧,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警惕,增强自己对于劣质基金的免疫力,更加理性的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投资策略。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数据来源:

ft.com/content/59151fe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金融、投资、商业和经济。内含大量数据,搜索关键词可以找到相关资料。百分百全部原创,没有任何广告、软文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