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中的故事—“歌利王”和“忍辱仙人”

《金刚经》中的故事—“歌利王”和“忍辱仙人”

【“须菩提,忍辱波罗密,如来说非忍辱波罗密,是名忍辱波罗密。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

“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离相寂灭分)】

歌利王和忍辱仙人的故事在《贤愚经》卷二、《大智度论》卷十四、《六度集经》卷五和《出曜经》卷二十三等诸多经典中都有记载,“歌利王”又被译为迦梨王、迦陵伽王、迦蓝浮王、迦罗富王等,意译作斗诤王、恶生王、恶世王、恶世无道王。

各经记载有所差异,但都说明了六度波罗密中“忍辱”的重要和殊胜。

一.《贤愚经》中的记载

下面是《贤愚经》卷二“羼提波梨品”中的记载。

当时佛陀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那时世尊示现刚证得道果,先度化阿若憍陈如等五比丘,然后再度化优楼频螺迦叶兄弟等一千多人,所度化的人和因而得到解脱的人数越来越多。

那时王舍城的人们都非常高兴,赞叹说:“如来出世甚为奇特,各类众生都能因而被度化脱离痛苦。”

然后又赞美憍陈如等五比丘以及优楼频螺迦叶等大德比丘,不知在过去世的时候,和如来是种下什么因缘,在世尊初震法鼓时,就能比所有的众生先品尝到佛的甘露法味。

那时诸比丘听到人们所称赞和宣扬的事情后,就告诉了世尊。佛陀听完以后,就告诉诸比丘说:“在很久以前的过去,我对这些大众发过大誓愿。如果我成道的话,就要先度他们。”

诸比丘听了以后又向佛陀说:“您很久以前与他们有过誓愿,这到底是怎样的呢?祈求世尊您慈悲怜愍,为我们解说吧!”

佛陀就为诸比丘宣说了以下因缘故事。

在无量阿僧祇劫以前,在此南瞻部洲有一个大国,叫做波罗奈,在当时有位国王名字叫做迦梨。那时在国家里面有一位修行很高的大仙士,名字叫做羼提波梨(译为忍辱彼岸),和五百个弟子待在山林里面修忍辱行。

有一天国王和大臣、夫人、婇女,到山里去游玩观赏。后来国王觉得疲倦了,就躺下休息,那些婇女就四处去观赏花草树木,看到羼提波梨正在端坐思惟,心里就起了恭敬,用鲜花散在他的身上,然后坐在他前面的地上,听他说法。

国王醒来后,看不到各个婇女,就和四位大臣边走边找,看到所有婇女都坐在仙人的前面,就问仙人说:“你已经得到四空定了吗?”

仙人回答说:“没有。”

国王又问道:“你得到四无量心了吗?”

仙人回答说:“没有。”

国王又问道:“你得到四禅定了吗?”

仙人仍是回答说:“没有。”

国王随即大怒,说:“这些功德你都说没有得到,那你只是一个凡夫罢了,和这些婇女单独在这个隐密处,让人怎么相信你的清白呢?”

接着国王又问仙人说:“你一直在这里,到底是什么人?在修什么法呢?”

仙人就回答说:“在修忍辱行。”

国王就拔出剑来,对他说:“如果是在修忍辱,我要试试看你是不是真正能够忍辱。”

于是就割掉仙人的两只手,问仙人是否能忍。

仙人回答国王:“忍辱。”

国王又砍断他的两只脚,再问他,仙人仍是回答国王:“忍辱。”

国王又割掉他的耳朵鼻子,仙人脸色还是没变,说:“忍辱。”

这时天地起了六种的震动,仙人的五百位弟子飞到虚空中,而他们的师父说:“您受这样的痛苦,忍辱心还是没忘失吗?”

仙人回答说:“我的心仍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国王这才很震惊,又问仙人说:“你说在忍辱,要用什么来证明呢?”

仙人就回答说:『我若真的在行忍辱,至诚不虚,那刚才流出来的血就变成乳汁,身体恢复如初。”说完以后,血真的就变成了乳汁,身体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国王看到这个忍辱的证明,心里更倍加恐怖,自责说:“我真是没有分寸,毁谤污辱了大仙,希望您怜愍我,接受我的忏悔。”

仙人回答说:“你因为女色,用刀来割截我的身体,我的忍辱行仍如大地毫不摇动。我成佛以后,会先用智慧之刀来断除你的贪、瞋、痴三毒。”

当时山中的龙众和鬼神看见迦梨王冤枉伤害忍辱仙人,各各心里非常恼怒,就兴起了云雾、雷电和霹雳,想要对付迦梨王和他的眷属。

仙人就抬起头向天上说:“希望您为了我,不要去伤害他们。”

那时候迦梨王向仙人忏悔之后,时常请仙人到宫里去接受供养。

而那时有异教的梵志徒众有一千人,见到国王这么恭敬对待羼提波梨,心里非常地嫉妒,在仙人于隐蔽处安坐时,用尘土粪便等秽物撒在他身上。

那时仙人看见这个情形,就立下誓愿说:“我今天修忍辱行,为了利益众生故,不断地累积修持,以后会证悟成佛。如果成就佛道的话,我会先用法水来洗去你们的尘垢,除去你们的贪欲污秽,永远令其清净。”

佛陀告诉诸比丘:“要知道那时的羼提波梨,其实就是我;而那时迦梨王以及四位大臣,就是今天的憍陈如等五位比丘;而那时用尘秽撒向我的一千梵志,就是今天的郁卑罗等千位比丘。我在那个时候因为在修忍辱行时,发誓愿要先度他们,所以在成道的时候,这些众生就能先解脱轮回的痛苦。”

二.其他经典中的记载

1.《大智度论》

《大智度论》卷十四中的记载与《贤愚经》基本相同,但简略很多。

仙人的名字为羼提仙人。

国王的名字为迦利王。

没有四大臣,也没有佛陀与五比丘的因缘。

最后迦利王被林中龙神以雷电霹雳杀死。

2.《六度集经》

《六度集经》卷五中记载与《贤愚经》记载不同。

仙人的名字为羼提和,是一位梵志。

国王的名字和《贤愚经》中所载同,为迦梨王。

国王伤害仙人也不是因为婇女的缘故,是迦梨王入山畋猎,追逐一只麋鹿,循着麋鹿足迹来到羼提和梵志面前。国王询问羼提和麋鹿的踪迹,羼提和慈悲,不愿虐杀不仁,默然不语。国王大怒,斩其手脚耳鼻。

当时大地震动,日即无光,四天大王(非林中龙神)大怒,准备杀死迦梨王及其妻子,灭掉其国。羼提和阻止了四天大王,并说明是因为自己前世不信奉佛教,加害过他,所以遭此横祸。

其国黎民百姓害怕国王恶行导致全国受其牵连,羼提和安慰说:“尽管国王无缘无故加害我,但我心里很怜悯他,就像慈母怜爱自己的孩子一样。黎民百姓有什么过错,我为什么要怨恨他们呢?”并让百姓把自己被砍下的断臂拿来,尔时断臂上乳汁交流,示现了慈母之哀。

羼提和有个弟弟,也是个得道之人,以天眼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因为害怕兄长有损德之心,以神通来到兄长处,问兄长是否心有怨愤。羼提和说没有,弟弟说:“你若想要我相信,就取被割下来的手足耳鼻,放在原来的地方,如果恢复如初,我就相信你没有怨愤。”弟弟取来割下来的手足耳鼻,放在原处,果然恢复如初。

羼提和梵志即为释迦牟尼佛。

弟弟即弥勒菩萨。

迦梨王即罗汉拘邻(即憍陈如)。

3.《出曜经》

《出曜经》卷二十三中的记载与《贤愚经》基本相同,但有部分差异:

当时释迦文佛为菩萨

国王名为迦蓝浮。

国王寻找婇女来到菩萨处时,询问菩萨是否得第一禅乃至第二第三第四禅、空处、识处、不用处、有想无想处。菩萨皆否认。

菩萨被迦蓝浮王斩其手脚耳鼻后,诸疮孔中悉出乳汁。

没有四大臣,没有林中龙神,亦没有佛陀与五比丘的因缘。

只有林中学道的数百仙士,来到菩萨处围绕问讯。菩萨说:“心痛形不痛者,便堕地狱、饿鬼、畜生;形痛心不痛者,便成无上为最正觉。”

4.《大般涅槃经》

《大般涅槃经》卷三十一中的记载《贤愚经》基本相同,但有部分差异:

当时佛出生于南天竺富单那城婆罗门家,为度众生在彼城外寂默禅思。

国王名叫迦罗富。

国王寻找婇女来到菩萨处时,询问菩萨是否得罗汉果、不还果,菩萨皆否认。

迦罗富王不听诸大臣劝阻,割掉了菩萨的手足和鼻子。

四天大王大怒,从天上降下砂砾石。迦罗富王非常害怕,长跪忏悔。

菩萨告诉迦罗富王,自己心中没有嗔恨,并发愿说:“我若真实无嗔恨者,令我此身平复如故。”发愿完,菩萨身体即恢复如初。

参考资料

《六度集经》8卷,吴 康僧会译,《大正藏》第3册。

《贤愚经》13卷,元魏 慧觉等译,《大正藏》第4册。

《出曜经》30卷,姚秦 竺佛念译,《大正藏》第4册。

《大般涅槃经》40卷,北凉 昙无谶译,《大正藏》第12册。

《大智度论》100卷,后秦 鸠摩罗什译,《大正藏》第25册。

编辑于 2016-12-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佛教自汉朝传入中国,经过六朝时期的“格义”佛学,到了隋唐进一步中国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禅宗的产生与兴盛,禅宗对于佛教其他宗派自称是“教外别传”,更是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同时,禅宗还创造了一种新的文体—语录。在禅宗众多的语录当中,《临济录》和《赵州录》就是其中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两部,在禅宗思想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