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叙事·一些多余的话

徐湘楠徐湘楠
两年前我写故事可能会痴迷很多叙事的技巧,例如我提过的“双胶线(《死亡笔记》)”之类的技法,但回头来看,我觉得很多技巧没什么价值,整个过程有点像是我用三角板画一个圆,我只是在迷恋越来越接近真相的过程,但直到我画完一个圆,我才发现其实圆规才是最正确的画圆工具。

所以我现在已经在强调叙事的“去技巧化”或者说是“去套路化”,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故事是一种投射——因为你用三角板画得再像圆,那都只是像而已,真正的圆,就是用圆规站立起来,不偏不倚地旋转一圈。

我现在保留一些之前的答案,原因是我也不知道这些答案是不是我探索叙事方法的过程,因为我自个儿也觉得有些事情就像台阶,你上去了,发现另外一个地方有电梯,但如果没有那台阶,也许你根本就上不去——因此我保留了一部分答案,如果有人需要台阶,也许能帮上忙,但也许帮不上。

LIVE我前后准备了将近一个月,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没什么好说,所以我大概可能也许不太可能办,而且我现在写故事的哲学概括起来可能就几个字,那就是“投射可能性”,关于技巧,我觉得没什么好说,因为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老实说,我看了一下别人关于讲故事的一些门道,大部分我也觉得是错的,我认为故事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你写的故事在你的世界观下真的具备发生的“必然”。

不更新这个专栏,大部分也是因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没什么好说”,觉得没必要写一些没价值的东西,至于答案,大家自己就可以看,我可以整理其中一部分来专栏。


之后我肯定还会写一些跟写作有关的答案,无非说说自己的理解,成体系的东西,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写了,可以象征性地写一些自己的观点,试着整理一下,大概这样。不过我发现我写的叙事技巧貌似和别人一板一眼的文章有很大的不同,对此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作为一个野路子,只能说很佩服他们名门正派。


我可能会整理一份“脱胎叙事法(多线故事)”的提纲给大家看看,但也可能不会(你会发现我经常说“但也可能不会”,我的懒惰的修为与我的写作的修为同样与日俱增),总之如果整理了,希望大家打钱。

别的没什么了,反正你们又不会真的打钱。

「打钱啊,混蛋!」
9 人赞赏
陈础润
Wu尖尖
东方未明
谢蓁
潘子逸
徐少白
吞茶嚼花
混沌椰子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