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傻:找规律的陷阱

人性本傻:找规律的陷阱

那天我在检查儿子的家庭作业时,看到了这样一道题目:

原来这是一道给小学生做的智商题。其要求让小朋友们根据题目中的已知模式,去推导出下一个图形的颜色和形状(正确答案为空心白色圆)。

像这种找规律的题目,在小学生智商测验和数学考试中非常多见。这样的题目也被称为“模式识别(Pattern Seeking)”题。如果一个孩子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对更多的类似题目,那么他的得分就会比较高,因此也会被认为智商更高。

从任何排列组合中找规律,是人类天生的一种本能。英国著名作家Chris Hitchens说过:人类天生喜欢找规律。对于我们来说,一个坏的理论,或者阴谋论,都要比没有理论来的好。

问题在于,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纷繁复杂,要远远比上面数学题中的那几个方块和圆圈复杂得多。在很多时候,真实的世界根本没有规律,或者其规律远远无法用一两个简单的“模式”去解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顺着从小被养成的“找规律”的习惯去认识和解释世界,就可能犯下非常明显的错误。

举个例子来说,上面的图表比较了2013/2014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价格和1928/1929年道琼斯指数的价格走势。两者的价格走势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接近。该图表被很多金融分析人员广泛引用,并用于警告投资者可能即将到来的股票熊市。

事实上呢?2013/2014年是美国股市历史上比较大的牛市之一。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4年继续延续2013年的上升趋势,根本没有重复1928年道琼斯指数下跌的状态。那些受到这种“找规律”方法的影响,并在2014年年初卖出股票的投资者,在错误的时机做出了错误的投资决定,极大的影响了自己的投资回报。

在Nassim Taleb的畅销书《黑天鹅》(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中,作者提到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火鸡的故事”。

一开始火鸡在鸡棚里的时候,每天早上农夫会带着一碗玉米来喂它。假以时日,火鸡对此形成了习惯,每天早上听到农夫走近鸡棚的声音,它就知道开饭的时间到了。因此渐渐的,火鸡总结出一个规律:只要农夫走近,就是自己吃大餐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是它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到了感恩节那天,农夫像往常一样走近鸡棚,火鸡像往常一样欢呼雀跃。但是火鸡没有想到的是,农夫手里拿的不是玉米,而是一把斧子。因为感恩节到了,农夫要过来杀鸡了。可怜的火鸡,在死到临头可能也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总结出的“农夫来,有米吃”这样的规律不灵了。

上面提到的这些错误的共同点在于:强行从本没有规律的事件中寻找规律,或者基于非常小的样本去总结规律。关于从小样本寻找规律可能造成的错误,本专栏的历史文章《无处不在的赌徒谬误》(zhuanlan.zhihu.com/p/24)中有更为详细的分析。

类似这样的错误,在新闻媒体报道中也有很多。举个例子来说,在英国公投得出脱欧的结果和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很多媒体评论员得出结论:右翼势力在世界各国崛起,左派精英被大众抛弃,西方发达国家内部掀起了一场革命。

如此简单“粗暴”的分析,也堕入了“强行找规律”这样的行为学错误。首先,所谓“右翼”势力的崛起并不是一个普遍现象。绝大部分读者的眼球,可能都被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这样的“大”新闻吸引,这也意味着大家对其他国家发生的一些选举结果视而不见,或者刻意屏蔽。

2015年加拿大选举中,Justin Trudeau领导的左派政党加拿大自由党战胜了执政长达十年的偏右的加拿大保守党,而Justin本人也成功当选加拿大第23位总理。加拿大作为西方工业国中主要的大国之一,其“左派”的胜利似乎完全被大家忽略了。

在2016年12月举行的奥地利选举中,左翼独立候选人、前绿党领导人Van der Bellen战胜了极右翼自由党领导人Norbert Hofer,成功当选奥地利总统。值得一提的是,奥地利的右翼势力欧洲诸国中是属于比较强的,仅次于匈牙利,波兰和瑞士这样的传统“右倾国家”。因此De Bellen这位左派领导人能够在欧洲饱受难民危机,恐怖袭击和欧盟解体这样的舆论影响的环境下赢得大选,实属不易。相对“右倾”的奥地利,其大多数民众还是做出了继续支持欧盟一体化的选择。

这些例子说明,西方发达国家并没有一边倒的发生“右倾革命”。产生这种错觉的媒体评论,更多的是基于他们的感觉,而非证据。

在英国公投得出脱欧的结果以后,世界舆论一片哗然,也有很多人产生了“世界变天了”这样的感慨。但很多人可能已经忘记的事实是,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背景是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做出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卡梅伦担心他领导的“居中”的保守党无法赢得下一届英国大选,因此抛出“脱欧公投”的“诱饵”,试图以此吸引更多的选民支持保守党。


在2015年举行的英国大选中,很可能出乎卡梅伦自己的意料,英国保守党获得大胜。该党获得了过半数的331个议席,不用和任何政党联合就能单独组阁。2015年的保守党没有明显的左倾或者右倾的意识形态。英国民众对于执政党保守党的态度,也不可能在一年之间就发生180度大转变。所以说,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其中有很多偶然性的因素,我们不应该因为这个带有偶然性的公投结果就直接得出英国“右倾”的结论。当然,这不代表英国没有右倾的可能,只是我们在形成自己的结论时,应该了解和分析更多的证据,而不是将几个随机性很高的事件叠加起来就匆忙得出经不起推敲的观点。

说了那么多,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由于我们人类天生的认知缺陷,加上我们学校里从小开始的“智商”训练,导致我们习惯于从一些毫不相干的事件中去“找规律”。而由于这种认知偏见总结出来的规律和结论,自然也不见得可靠。聪明的投资者,应该认识到自己可能带有的这种偏见和弱点,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堕入类似的思维陷阱。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数据来源:

彭博社

Nassim Taleb, 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 2007

bbc.com/zhongwen/simp/w

bbc.com/zhongwen/simp/w

nytimes.com/interactive

bbc.com/news/uk-politic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金融、投资、商业和经济。内含大量数据,搜索关键词可以找到相关资料。百分百全部原创,没有任何广告、软文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