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的黑板
首发于DC的黑板
白领

白领

大丫就他妈信一件事,就是年轻和漂亮。

她一边整理着正在年轻临界点的妆容,一般按下电梯开关,刚要进电梯,老家老妈的电话就打来了,大丫一狠心还是进了电梯。

电话里的老妈说赶紧寄钱来,你弟弟要用,你亲弟弟你能不管吗,你要再不寄钱来妈就一头磕死。


大丫在大学考到北京之前都要负责照顾弟弟,弟弟出生前老妈为了躲计生委摔了一大跤,出生时弟弟又被护士脱手摔地上磕了脑袋,于是弟弟是瘫子,脑袋也不太好使。大丫每天都要给弟弟接屎。大丫有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给丫喂屎。

上大学后大大丫发现人必须自私一点,不然那么多好吃的好穿的一样都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大学是N流野鸡大学,时不时有面包车停在门口招呼问女学生兼不兼职,大丫毫不犹豫上车了。

大丫在北京不能叫大丫,她从大学起就把身份证地址改成了学校宿舍,毕业后专门回老家派出所花钱改了名,顺便把年龄也改小了3岁。

王达雅是大丫现在的名字,英文叫daiya。

大丫对外宣称自己是某大公司老总文秘兼项目主管,但其实是某大公司附属外包公司前台兼人肉打卡器,专门记考勤。

大丫的工作场所是个漂亮的高层写字楼,她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迷你裙和丝袜都精心搭配,包三天一换,内裤也是。

大丫喜欢在电梯里说微信语音。

“其似也不四酱紫啦,投资人也不是那样容易被shock住的。”

这种语气和用词是大丫最近最喜欢用的。

大丫的聊天朋友对象都是有人来公司办事时候要的微信,谁有钱,或者谁有潜在利用价值,大丫一闻就知道。有时候大丫对他们甜甜地笑,带他们登记,然后主动要微信。也有时候大丫微妙地靠近来访客人,用胸脯轻轻顶到对方胳膊,那些人就反过来主动加大丫了。

男性真他妈好对付,大丫一直这么觉得。

在这么多加微信的人中,大丫最看好小杨。

小杨经常来公司办事,每次都是大丫接待他,每次他都把大丫端来的茶喝完。几次之后,小杨主动说,多谢你照顾,请你吃个饭吧。

大丫假装扭捏。

大丫和小杨吃饭时聊了很多。

小杨问达雅你是哪里人,大丫说我是北京人。

其实她家离北京大约一千三百多公里。

小杨问你哪里毕业的啊,感觉你好有涵养啊。

大丫随便说了个重点院校。

小杨恍然大悟说怪不得。

大丫开始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家,她说她家是大家族,祖上做官,后来颠沛流离,叔叔学医,姑姑从商,全家上下和大宅门差不多。

大丫一边说一边旁敲侧击九浅一深试探小杨。

没几句就套出了小杨家里三套房本地户口有过一次恋爱父母都在国企的信息,同时大丫还经过测谎筛选发现真实率高达92%。

小杨也观察了大丫,大丫的微笑和眉眼频频发出信号,小杨觉得大丫说的话起码有八分可信,满分十分。

其实他不知道大丫的话其实是十二分可信,满分六千万。

听着大丫的经历,小杨自惭形秽。

小杨说我就喜欢你这种独立的女性,自尊自爱,靠自己。

大丫说我也特别看不起靠男人的女人,现在男人都男权,特别恶心,女人都好可怜。我觉得你就很好啊。 然后大丫盯住小杨的眼睛。

小杨说达雅你的眼睛真好看。

大丫说谢谢,然后脸红。

幸亏之前开了眼角割了双眼皮做了鼻梁剌了嘴角。

小杨醉了。

第一次吃饭结束。

第二次约会,大丫换了包,换了衣服,还换了内裤,一路谈吐文雅,通晓金融地理,小杨陶醉的时候,大丫的电话响了,一个男子声音,大丫表情凝重地挂掉。

小杨问是谁呀。

大丫说一个朋友。表情继续凝重,一副欲言又止被骚扰无法脱身的样子。

有要帮忙的你就跟我说。小杨攥紧了拳头。

电话是大丫的另一个备胎打来的,大丫稍加暧昧,那厮就会来一个电话,这一招大丫用得恰到好处,兵法里叫欲擒故纵。

小杨彻底坠入爱河。

大丫用胸无意中挤了小杨一下,再用穿着丝袜的光滑大腿蹭了他一下。

绝招。

小杨中招了。

真相可以瞒得天衣无缝,瞒不住的可以一点点透露,开水一点点烧热,青蛙就不觉得痛苦,更何况,最后发现了也来不及了。有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选择没错,会使劲给自己找借口,这叫哥什么摩的综合症。

下一步之遥不主动联络小杨即可,让他着急,即可事半功倍。

这下稳了,走出公司大门的大丫想。

用不了多久就他妈不用当这个破前台了,老娘辞职家里待着,户口解决,弟弟的生活费也有人掏了,就算不结婚也他妈能讹丫一大笔钱,值了。

电梯里的娘还在叫嚣着,说你在北京当白领一个月肯定好多钱,你要这个月不寄钱回来我就上快手直播自杀,说你不孝,生你养你不就是为了现在吗,你个没良心的。

大丫说妈你他妈放心,我钓着了。

老妈说牛逼毁了,你什么时候接我们去北京?

大丫说再等等,小声点不说了,我这还上班呢,电梯里信号不好。

电话挂了,大丫满足地舒了口气。

电梯的另一角,每天都盯着大丫大腿看的我默默拿出手机,一副路人的样子。

(完)

编辑于 2017-01-0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