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简单心理

中国抑郁症患者近亿,以后体检也要筛查抑郁症了?|WEEKLY

在本期「简单心理WEEKLY」,你可以看到:

  • 中国抑郁症患者近亿,体检要筛抑郁症?
  • 家养宠物死亡,可引发儿童心理健康问题
  • 心理学“棉花糖测试”:3岁的孩子已经会做“印象管理”?
  • 离婚家庭的孩子,拥有更少的“爱情荷尔蒙”
  • 研究发现,学语言时孩子的左右脑并无明显分工
  • 机会不平等,会让所有人丧失动力,包括受益者

看完记得去留言区与我们唠唠!

01
国家卫健委发文:抑郁症筛查进入体检


你有没有发现,身边被确诊为抑郁症的朋友越来越多了?

根据2019年北大团队在《柳叶刀》子刊发表的研究,全球估计预计有3.5亿人患抑郁症,中国患者超过9500万,女性占六成以上。


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刷了屏。按《方案》要求,“抑郁症筛查”可能成为体检固定项目:

  • 到2020年,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
  • 体检中心需要“提供情绪状态评估”;
  • 抑郁症筛查纳入大中学生、孕产妇和老年人体检项目。指定筛查标准为“抑郁症筛查量表(PHQ-9量表)”。


消息一出,许多人都在担心“自己得了抑郁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但这不是医疗信息泄露的问题,而是在很多地方,人们对心理疾病依然有深深的误解,导致了病人本身的病耻感。


抑郁症作为一种可以明确诊断并可以治疗的心理疾病,与其他任何疾病没有本质区别。它并不是出于太脆弱,不是心情不好,也不是“不正常”,只是意味着:“我生病了”。并且,它和生理疾病一样需要重视。

简单心理曾写过许多有关抑郁症的文章,希望可以帮到你:

02

家养宠物死亡,可能引发孩子长达3年的抑郁


如果你养了小动物,最不愿意面对的,可能就是“它只能陪我们X年时间”。

油管上有个视频曾打动万千网友的心:一只名叫Okey的16岁白色狗狗,离世前仍在回应家人的呼唤,而抱着它的小男孩忍不住心碎爆哭。


家养宠物死亡是一类创伤事件,易让儿童受到心灵冲击。最近马萨诸塞州总医院(MGH)研究人员发表于《European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的一项研究表明:

宠物死亡可能是孩子生平遇到的第一个重大创伤,尤其是在他们把小动物当作家人时,可能会引发孩子内心深刻而持久的悲伤感,并导致心理健康问题。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Katherine Crawford说:“对孩子们而言,宠物在提供亲情、保护和安慰方面的作用,类似于安全的人际关系”,比如跟小猫小狗寻求安慰,表达自己的情感体验。


以前的研究表明,虽然这种互动带来的同理心、自尊心和社交能力的增强是有益的,但不利的一面是,MGH对英国6260名儿童的样本研究显示:63%的养宠物的儿童,在他们生命的前7年里都会遭遇宠物死亡。

而且,宠物死亡与儿童精神病理症状之间存在关联,它可能引发长达三年或更长时间内的抑郁状态。

让人惊讶的是,在男性儿童中,宠物死亡与精神病理学增加之间的关系更为明显。这种关联独立于宠物死亡的方式、时间和次数。

Crawford认为,成年人必须注意孩子们的悲伤是否深刻,是否持续了比预期更长的时间。当家庭中的宠物成员去世,也要关注儿童的精神状态。

03
心理学经典棉花糖测试:人在3岁时就已会做“印象管理”


“棉花糖测试”是斯坦福所做的经典心理学实验,用来观察孩子们的“延迟满足”能力。


棉花糖测试告诉他们:你可以现在吃一个棉花糖;也可以等一段时间(无人观看),你会得到两个棉花糖。

这项研究发现,孩子们的等待能力与一系列积极的生活结果有关,包括今后的SAT分数更高、压力承受能力更强。


最近,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人员们在棉花糖测试的基础上加了些条件。他们发表在《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的论文表明:如果孩子们被告知“老师知道他们等了多长时间”,那么他们等待奖励的时间将是之前的两倍。

这是研究人员首次证明,“声誉管理”可能会影响延迟满足的结果。


心理学教授Gail Heyman和同事们对中国273名3-4岁的学龄前儿童进行了实验。他们告诉孩子们:

你可以立即获得一个小奖励,或者等待更大的奖励(但他们没有使用棉花糖,而是贴纸)。

  • 第一组孩子被分配到“教师条件”中,老师将知道他们等待了多长时间;
  • 第二组是“同龄人条件”,同学会知道他们等了多长时间;
  • 第三组则是“标准条件”。


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在教师和同伴条件下,孩子们等待的时间都比标准条件长。其中,教师条件的等待时间几乎是同伴条件的两倍。

——传统观点认为3岁和4岁的孩子太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Heyman等人的研究表明,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会做印象管理。


04

只有成人才用左脑处理语言信息,而孩子们“两个都用”

我们已经知道:人类大脑的两个半球负责不同的功能。左脑控制语言能力,右脑更多参与对物体空间联系的感知。

但9月7日发表于《PNAS》的一项研究发现,婴儿和幼儿的大脑具有某种超能力——他们同时使用左右两个大脑处理相同的任务(理解语言)。

它解决了一个长期困扰临床医生和神经科学家的谜团,即孩子们比成人更易从神经损伤中恢复的可能原因。

乔治敦大学的研究者们从大脑扫描中发现,因左脑中风而丧失语言功能的成年人中,他们对于语言的处理几乎只在左脑进行。

但对于非常年幼的儿童,任何一个半球的损伤都不太可能导致语言障碍;即使左脑严重受损,许多患者的语言也可以恢复。

作者之一、神经学教授Elissa Newport博士说:这表明在生命早期,语言功能是分布在大脑两个半球中的。在发育过程中,左脑的语言优势才逐渐显现。

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显示,“左脑处理语言”模式并不存在于幼儿中


Newport认为,这项研究最小龄的参与者是4-6岁。“但如果我们在更小的孩子身上进行同样的分析,很可能会看到右脑对于语言处理的功能性参与程度更大”。

“如果幼儿的大脑左脑受伤了,右脑可能也会正常参与语言处理,并维持和加强右脑发育。”

05

离婚家庭的小孩,拥有更少的“爱情荷尔蒙”

贝勒大学最近发表于《Journal of Comparative Psychology》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童年期遭遇父母离婚的孩子,成年后体内的催产素水平更低,这可能导致他们更难以形成稳定的依恋关系。

图/《夫妻的世界》


研究人员招募了128名18至62岁的美国人,其中27.3%的人经历了父母离婚,离婚时他们的平均年龄是9岁。

进入实验前,被试们要求清空膀胱,然后饮用16盎司的水(约500ml),并填写一份关于他们在童年期父母、同龄人关系(比如亲密度、保护、冷漠、过度控制和虐待),以及他们目前社会功能(比如自信程度、对亲密关系的不适、需要认可以及他们的关系和照顾方式)的问卷调查,之后从他们的尿液样本中分析催产素浓度。

研究人员发现,在童年经历父母离婚的人,催产素水平明显较低(这是一种神经激素,在人的整体社会行为和情感依恋中起重要作用)。

调查显示:

  • 这些经历父母离异的人,认为父母对自己的关心更少,父亲更有虐待性
  • 他们在成年后缺乏自信,对亲密关系更不安,关系安全感也更低
  • 此外,这些人认为他们自己的育儿也“有问题”,比如缺乏关心和敏感度。
图/《婚姻故事》



PS:关于如何离婚对孩子更好,可以看看这篇文章:
《“等孩子长大再离”是一些中国父母婚姻最后的共识

06

机会不平等,会让系统中的所有人丧失动力,哪怕是受益者


伦敦大学最近发表在《PLOS One》上的一项研究显示:不平等的薪酬会降低人们的工作动力,即使是那些从不公平优势中获益的人也是如此。
在这项研究中,810名参与者被要求完成一项简单的任务来换取报酬(也可以拒绝完成)。他们被告知,其他人做的是同一项任务,但报酬存在不同程度的不平等。

研究人员发现,当人们被告知自己与同龄人之间的薪酬差距很大时,他们就不太愿意工作,包括那些薪酬最高的参与者。因为他们知道了整个系统是不公正的,这损害了工作积极性。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实验有清晰的前提条件:被试者都清晰地知道他们的位置是被随机分配的。

现实生活中则不然,人们大多认为自己的好运是由天赋和努力得来的。

在最近的外卖“系统之争”中,《人物》的一篇刷屏稿件引用上海交通大学公共经济与社会政策系副教授沈洋的话:

“尽管外卖骑手可能拥有月薪过万的工资,但他们仍处在阶层不平等中,是在牺牲了时间和健康的条件下赚更多钱的,要做更高强度的工作——包括体力上和情感上的——才能得到更多的工资。”

有一种声音认为,谁又不是呢?“加班熬夜的上班族所受到的压迫感,不会比外卖员更少”。

话虽如此,但这类观点依然无视了系统中那些“隐形的差异”。

所谓贫困的陷阱,就是“由于教育、医疗等资源先天处于不利地位,它窄化了一个人的工作机会,而这又会进一步恶化他的处境,包括引发更多的心理健康问题”。用纳克斯的话说:“一国穷是因为它穷”(A country is poor because it is poor)。

合著者Jan Emmanuel De Neve博士认为,这项实验只是抛砖引玉。在真实世界中,“不平等”是否可能对系统中的获利者产生不利影响,依然是有待研究的课题。


本期weekly就到这里了,希望你又得到了一点有意思的心理学技能。

我们下周再见!

江湖边 、酒酒✑ 撰文

Reference:
Katherine M. Crawford et al, The mental health effects of pet death during childhood: is it better to have loved and lost than never to have loved at all?, European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07/s00787-020-01594-5

Maria L. Boccia et al, Parental divorce in childhood is related to lower urinary oxytocin concentrations in adulthood.,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sychology (2020). DOI: 10.1037/com0000248

Olumide A. Olulade el al., "The neural basis of language development: Changes in lateralization over age," PNAS (2020). DOI: 10.1073/pnas.1905590117

Fengling Ma et al, Delay of Gratification as Reputation Management,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20). DOI: 10.1177/0956797620939940

Gesiarz F, De Neve J-E, Sharot T (2020) The motivational cost of inequality: Opportunity gaps reduce the willingness to work. PLoS ONE 15(9): e0237914. DOI: 10.1371/journal.pone.0237914

我们是简单心理咨询预约平台,拥有近900位海内外心理咨询师,只有约10%的申请咨询师能够通过面试考核;目前为止简单心理已为50万+人次提供了高质量心理咨询服务。

寻找属于自己的心理咨询师,欢迎来简单心理咨询预约平台体验哦,戳这里「http://jdxinli.cn/wuli11」

发布于 09-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