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空中坦克——伊尔2强击机的故事(下)

东线空中坦克——伊尔2强击机的故事(下)

7.激战库尔斯克

  • 出师不利

1943年夏天的库尔斯克,德国人试图夺回即将失去的主动权,计划展开大规模进攻,用闪电战包围并消灭苏联军队。德军集结了坦克、飞机和大炮的强大火力,形成联合攻势,任何军队都很难抵御。德军的第4和第6航空队负责实施空中打击,共有飞机1800余架,约占德军整个东线飞机数量的80%,而苏军共有2800架飞机,约占苏军总数的33%。在这次前所未有的巨大攻势开始前,第7近卫突击团团长霍洛巴耶夫少校告诫年轻的飞行员们:

1941年我们一直在学习如何飞行,如何将炸弹投到前线,现在你们已经飞过多种阵型,也进行了射击训练。你们在伊尔机型上的飞行小时完全够用,绝对不能让敌人猜到你是一个年轻的飞行员,他们可看不到你们的胸牌或身份证件,尽管大胆攻击,狠狠地打!这样敌人便会猜想,那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飞行员。

库尔斯克会战创下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坦克会战和最大规模单日空战的记录,交战双方都投入了最精锐的装备。

尽管战争的状况相比一年前有了好转——苏军飞行员的训练水平有了提高,改进过的伊尔2也已投入了使用,同时护航部队的新型战斗机的性能也令人鼓舞,但是对手德国空军仍然是一只不容小觑的力量,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加危险。在谋划库尔斯克战役时,德国人注意到了苏联空军在基于地面指挥的C3系统(指令、控制和通信)系统上存在很大缺陷,一旦受到干扰,苏军地面和空中部队之间的通信联络能力就会大大下降,将无法做出迅速反应。然而这一幕在实战中也确实发生了,苏军指挥部无法及时的了解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德军得以在狭窄的地段集中了大批机动打击力量并辅以空中支援,如此,主动权落在了德国人手里。

在库尔斯克会战中,大量德国版的“伊尔2”投入了使用——早在战前就开始了研发工作的亨舍尔Hs-129装甲强击机。

地勤人员正在给Hs129B-2弹仓装填100发的30mm炮弹弹链 ,使用钨芯穿甲弹的MK-103机炮的强大威力足以击穿T-34坦克

7月5日,就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天,苏军各空军集团军在德军的打击下,对战局的掌控出现了问题。中队规模的伊尔2编队在面对庞大的德国装甲集群时威力有限,很容易成为大批出现的德国战斗机和密集高射火力的牺牲品。而苏联护航战斗机的表现也差强人意,和以往一样,他们往往迷恋于和对方拦截战斗机分个高低,而把护航任务抛到脑后。以上综合使得伊尔2部队死伤累累,而苏联陆军也无法得到及时的支援。

吸取了战争头两天的经验教训之后,苏联空军司令部很快就改变了战术,近距支援(CAS)被放到了首要位置。为了集中打击力量,之前那种小编队强击机辅以战斗机护航、花费数小时对多处目标进行攻击的方法遭到了摒弃,取而代之的是以团级规模出动伊尔2,并伴随大量护航战斗机掩护,集中精力打击敌军推进方向上的目标。

  • 天降火雨

早在7月5日当天,德军车队就遭遇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新式武器的攻击,幸存者报告称,苏联人的攻击机袭击了整个装甲纵队,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他自己的坦克也被击中起火,只得弃车逃跑。等待烟尘散去之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番可怕的景象:车队里的半数坦克冒着滚滚浓烟,显然已经报废,地面上密布着无数细小的弹坑,仿佛一瞬间之内遭受了一个炮兵团的打击,此时苏军的强击机还在头顶上盘旋,并用枪炮向幸存者扫射......这一切仿佛让德国装甲兵置身于地狱一样。

在库尔斯克会战之中,伊尔2的新型反坦克武器开始投入使用:37毫米的NS-37大口径机炮和PTAB-2.5-1.5炸弹。前者可以敲掉对手的轻型和中型坦克,包括希特勒寄予厚望的豹式坦克;而后者能击穿70毫米厚的装甲,对任何一种德军装甲车辆都有杀伤作用。伊尔2一次能携带280枚这种小型的反坦克炸弹,这样即使对方整形松散,也能保持一定的命中概率。在单机投掷的情况下,其杀伤面积可覆盖间隔60—75米的2—3辆坦克。

各种规格的PTAB炸弹,这是一种结构简单易于生产的武器

据机组成员汇报,PTAB炸弹的直接命中可以让坦克和车辆着火,并迫使敌人为免遭后续的空袭而离开公路。而飞行员宣传的炸弹的杀伤效果之大,经常遭到上级的质疑。因为强击机飞行员通常是无法目视其投下的炸弹命中目标的,他们只能通过一些间接的证据来证明杀伤数字,而且他们投掷的重型炸弹会带来浓密的烟尘或者剧烈的爆炸,使得战果更加的可疑。

因为存在这种疑虑,一些师里的参谋军官和团长亲自上阵,观察确认战绩,集团军指挥部也派出工作组去进行验证工作。7月8日,第617强击机团团长洛莫夫采夫少校率领6架伊尔2前往波克洛夫卡附近袭击敌人的装甲部队。在首轮轰炸中,伊尔2在600—800米高度投掷了PTAB炸弹;随后他们下降到150—200米低空又对目标扫射了一番。等离去时,机组成员观测到4次剧烈的爆炸,15辆坦克起火燃烧。

相比NS-37这类大口径航炮,PTAB炸弹使用起来简单得多,即使是上任不久的新手也能对敌方地面部队造成致命威胁

在经过了一系列任务的验证之后,中高级指挥官和参谋们目睹了新武器的破坏力,遂向集团军指挥所汇报“敌方的损失数字是真实的,飞行员的报告是可信的”。7月12日一份提交给苏联空军总参谋部的文件称述:

“1943年7月11日,沃洛热伊金将军向斯大林统计发出密电,汇报部署在255.1高地的我军部队目击6架伊尔2空袭了16辆德军的虎式坦克,打着了其中的6辆。7月10日,在卡沙雷以东的山上集结的大批敌装甲部队遭到了我军强击机的精准轰炸,30辆坦克被毁,15辆起火,剩下的敌人四散奔逃,向北溃退。”

前来评估的特别委员会指出,这些装甲车辆大多在转移途中和燃料加注站遇袭,或者是从后方调来的,德方很有可能已将其中的一些运走修复。他们给出结论:“事实上,被PTAB炸弹毁伤的敌坦克和自行火炮的数量可能要高得多。"

起初PTAB炸弹只配发给伊尔2强击机专门使用,后来推广给其他型号的作战飞机。图为一架抛撒PTAB炸弹的雅克9B战斗机。

PTAB炸弹的威力后来以另外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得到了证实,一个苏军坦克连在布良斯克方面军下辖的第380步兵师进攻地段投入战斗,结果在下马斯沃村附近遭到伊尔2误伤,其中一辆被PTAB炸弹命中的T-34坦克被炸的四分五裂,调查组报告坦克附近有7个弹坑,一些PTAB炸弹的碎片还在燃烧,同时在同一战场遭到强击机攻击的两辆虎式坦克也是同一下场。

被PTAB毁伤的虎式坦克

和大名鼎鼎的PTAB相比,另一种与之原理相似的武器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它同样给德军带来了恐怖的体验,这就是AZh-2型燃烧弹。这是一种圆球形的燃烧弹,和之前苏联在侵略芬兰时使用的“Ampulomet”反坦克榴弹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它原本是一种不成功的应急反坦克武器,但在把它们装到了飞机上之后却产生了意外的效果。


上图为伊尔2携带的各种航弹的尺寸对比,最下方为AZh-2型燃烧弹

在面对敌人的轻型装甲车辆和防空部队时,AZh-2燃烧弹可谓是一种为它们量身定做的武器,第299强击机师的谢尔比纳在向上级汇报时指出,第218强击机团的8架伊尔2在斯拉维斯基上尉的率领下,用这种弹药攻击了日扎维兹附近的敌军机动车辆、高射炮和坦克,“战果惊人”。

谢尔比纳写道,当两架伊尔2对敌防空阵地投下AZh-2型炸弹后,"我目睹了多处爆炸,火焰鲜红,在20秒后,整个目标区域被浓厚的白烟笼罩,投掷的燃烧弹杀死了高炮炮手,以至敌人在日扎维兹附件的防空火力变得明显稀疏了”。

PTAB和AZh-2炸弹的使用达成了战术突然性,在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前苏军对新装备的保密措施做得十分严格彻底,这些陌生的死亡火雨沉重的打击了对手的士气。从库尔斯克会战开始,战争前两年苏联装甲兵面对空袭的苦涩体验,现在被加倍偿还给德军装甲部队了:任何行动犹豫或者反应迟缓,都会付出血的代价。第48装甲军参谋长范梅仑廷将军后来回忆道:

大批的坦克成了俄国攻击机的美餐。尽管德国空军占据空中优势,但俄国飞行员在战役中的作用不可估量。

尽管被突然出现的可怕俄国航弹弄得手忙脚乱,但德军的装甲单位很快采用疏散阵型加以应对,如此恶化了指挥和控制效率,也对部队部署、集中和协同带来了不利影响。不过此举该是颇为有效,明显降低了伊尔2投掷的PTAB炸弹的杀伤力。尽管如此,在采用了新武器之后,强击机部队的作战效能较之以往使用传统高爆弹和杀伤弹提升明显。

  • 深入敌后

8月3日,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向哈尔科夫发动进攻,24小时之后,苏联空军就开始袭扰敌人的补给线,他们的目标主要是攻击德军后方地区的道路和铁路枢纽,在攻势的前三天,第3混成航空军下属的290强击机师是唯一投入战斗的伊尔2单位,他们取得了赫赫战果。

8月4日,两个伊尔2编队(各6架)攻击了从哈尔科夫至别尔哥罗德的敌军,空袭了铁路枢纽站的德国军列,每个编队都干掉了30—40节货物车,另有两个火车头和一些平板车厢。这些战绩得到了护航战斗机和负责侦察这一带情况的红军侦察机的确认。

8月6日,6架第775强击机团的伊尔2在西庇尔金少尉的带领下前往塔拉诺夫卡—特洛伊查季附近的铁路猎杀火车。他们顺利的找到了猎物,随后红军飞行员表现出了极高的技战术水平:仅仅一轮攻击,他们就打爆了火车头、4节燃料运输车,还炸掉了一节满载车辆的平板车厢!其他车皮也在后续的攻击中被摧毁,整列火车最终变成了熊熊燃烧的铁骷髅。

与其和精锐的德国作战部队硬碰硬,打击敌人的脆弱的后勤保障往往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第二天,第290强击机师的飞行员执行了88次战斗任务,消灭了3列运兵车、1辆机车、5台装甲车、12辆大卡车和大约125台机动车辆。在空袭梅切比罗夫卡—格罗霍夫卡公路上敌装甲部队和机械化步兵的战斗中,带队的斯托利亚洛夫少校的伊尔2被高射炮打伤,只得在2公里外紧急着陆。见情况危急,第775强击机团的马斯连尼科夫少尉立即驾机降落,准备将战友接走。由于少尉开的伊尔2仍然是一架老式的单座型号,于是他把驾驶员的位置让给了经验更丰富的斯托利亚洛夫少校,自己和少校的自卫机枪手一起蜷缩到伊尔2后机身的狭小空间里。由于表现勇敢,马斯连尼科夫少尉随后被提升为上尉,并赢得了红旗勋章。

在库尔斯克地域挡住了敌人之后,苏方发动了逆袭,期间空军部队战果累累。以空军第17集团军的强击机部队为例,他们共出动了966个架次,上报打掉了10台机车、170节载货车厢和526台机动车辆,另有6个弹药库和燃料库。

尽管损失惨重,但红军最终赢得了库尔斯克和奥廖尔突出部之战的胜利,随后他们转入进攻,解放了乌克兰东岸,冲向第聂伯河并在其右岸建立了牢固的立足点


8.攻势如潮

  • 解放家乡

在乌克兰消耗了大量德军有生力量后,斯大林把眼光转向了中路的白俄罗斯,盘踞在那里的强大的中央集团军群成了下一个目标,他们自始至终没有想到苏军会直接对他们发动进攻。1944年夏天,著名的巴格拉季昂行动即将拉开序幕。

根据最高统帅部的计划,红军准备在中央集团军群防线的6个地段同时突破。参战的苏军航空部队包括空军第3集团军、第1集团军、第4集团军和第16集团军,而空军第6集团军将在战役的第二阶段投入使用。共有15个强击机师——包括3个近卫师(第一、第二和第三近卫强击机师)和6个立强击机团参加此次攻势,他们装备的伊尔2超过2000架。

巴格拉季昂行动让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尝到了当年巴巴罗萨行动带给苏军的苦涩

经过了3年以战代练,大浪淘沙的时光,苏联空军早已不是战争之初那支外强中干的力量,此时无论是在规模还是质量上,都已迎头赶上了它的德国对手。伊尔2飞行员的技战术水平和战争初期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同时护航战斗机部队实力的增强,使得强击机的生存率大大提高,平均每执行六七十次战斗才会遭到损失。

1944年6月23日夜,第七近卫突击团做好了战斗准备,黎明已经临近,全体指战员在指挥中心列队集合。突击团的成员已经更换了3次,在白俄罗斯打响战斗第一枪的飞行员早已阵亡,团长霍洛巴耶夫中校也已升迁调走。全体官兵立正站好,为庆祝最后的总攻举行升旗仪式,这面军旗将在所有战士的目光之下,飘扬在山岗上。在升旗仪式上,新任团长发表了讲话:

这面旗帜浸染着同志们在战斗中抛洒的鲜血,早在战争初期,他们就在这里浴血奋战,现在,他们的接班人已经整装待发。你们的光荣使命就是扫清残留在白俄罗斯境内的一切纳粹侵略军,并将其彻底消灭在他们的巢穴,向胜利进军!

第7近卫突击团的飞行员们夺回了自己最初的营地

为了进一步加强空地协调,航空师指挥员们进入陆军设置的各观察站,直接指挥对地攻击。空军代表也被配属到地面的一线部队,随时向天上的机组成员提供目标信息。

军政委卡列夫上校提交的作战报告这样描述了伊尔2部队的作用:

航空部队对我军的近距支援非常成功,6月26日,强击机机群和歼击机的空中的掩护从未间断,敌人在空袭中损失惨重。我们军以往也在其它战线打过仗,但空地协同如此完美,之前从来未有过。

6天后,一个专门委员会前来评定第7近卫突击团所在的第230强击机师的行动效率,统计结果显示,强击机在1天内,就摧毁了100多辆军车、6辆坦克以及约20门大炮。由于交通不畅,一路上都是德国人遗弃的军事装备。

第65步兵师师长约西姆·因泽尔少将在明斯克以东的地区被俘,他供述道:

在苏军的此次胜利中,空军起到了最为重要的作用,强击机是非常有效的作战工具,正是它破坏了我们撤退到新防线的计划。他们在空战占据绝对优势,我们指挥部对此无能为力。

面对摄影师的镜头,年轻的德国士兵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此时无论是在东线还是西线,纳粹德国的败局已定

7月2日被俘、隶属第677铁路营3连的掷弹兵弗里德里克·阿尔弗雷德供认:

原本在奥尔沙至明斯克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的的德国车队转到南边的莫吉廖夫至明斯克的道路实施撤退,却在林径路上遭到苏联强击机的凶狠打击,死伤惨重。由于车辆是按照2至3列纵队密集行驶,结果在空袭下有接近六成被毁。我所在的车队就损失过半。我们撤退的路上满是被毁机动车和马车的残骸,还有士兵和马匹的尸体,这一切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士气。每当苏机临空,所有军人都弃车逃往树林里寻求庇护。一些车辆试图夺路而逃,最后全挤在一块,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

7月28日,近卫第2强击机师和第299强击机的伊尔2在歼击机的护卫之下,扫荡了被困在包围圈里的敌人。当时德国人有一支庞大的行军纵队正前往亚努夫—波德里亚斯基,包括载重卡车、马拉货车、火炮和步兵,结果领头的部队成了苏机的第一轮空袭的牺牲品,每个伊尔2编队都俯冲过场了5—8次,先投掷炸弹然后再用枪炮扫射。由于德国战斗机始终没有出现,找不到对手的苏联战斗机干脆也投入到了扫射地面敌军的任务中。被炸得狼狈不堪的德国车队被迫停了下来,很多汽车驶离了公路,驾驶员逃向了树林或城郊。另有不少车辆被仓皇失措的司机们开进了壕沟里,造成事故不说,还引来了更多苏联飞机。当天苏机的总战绩达到汽车600台以上、马车500辆以上、大炮30余门。德军的损失还包括1000多名士兵和约900匹马。

8月19日,国防人民委员会论功行赏,第299强击机师升格为近卫第11强击机师。

  • 横扫东欧

1944年夏秋,东线各处炮火连天,德国人在各个方向都吃了大亏:盘踞在白俄罗斯的中央集团军群几乎全军覆没,北方集团军群面对波罗的海诸方面军和列宁格勒方面军的进攻连连败退,北乌克兰集团军群(原南方集团军群)也在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中被打得一败涂地。如此给红军在东线最南翼的突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8月20日19时,苏军部队抵达斯尔卡、多罗什卡尼、库库特尼和乌里卡尼,而朝更南方包抄的坦克第6集团军杀出一条血路。仗只打了半天,第27集团军和坦克第6集团军已经在敌军防线上打开了两个进攻通道,夺去了波杜尔—约哈阿依的敌防御支撑点。伊尔2部队的有力支援是苏军顺利达成突破的关键因素。一名被俘的德军军官陈述:

等俄军炮火准备完毕,我想我们可以恢复阵地并对其步兵和坦克进行反击,不料敌机已经凌空,让我们没法得手,只能放弃装备撤离。攻击机的空袭从未停止,实在是太可怕了。

根据其他战俘的说法,8月20日的炮火准备和空袭让一线阵地的近一半部队化为乌有,军官的阵亡比例还要更高。一名被抓获的德国第76步兵师的军官供认,在战役的第1天,该师就损失了80%的军官。

8月24日,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停止了抵抗,同一天罗马尼亚对德宣战。3天后,被围在普鲁特河以东的德军被消灭。一些设法从胡西西南渡过普鲁特河的德军在29日也被红军击溃。如此,德国南乌克兰集团军群的主力基本全被打垮。22个德国师和几乎全部的罗马尼亚师被歼,纳粹德国东线的南翼坍塌了。

由于第2强击机军在罗马尼亚战役中的出色表现,10月27日,根据国防人民委员会命令,该军被升格为近卫第3强击机军。第231强击机师升格为近卫第12强击机师。他们也是伟大的卫国战争最后荣获近卫军称号的强击机部队。


9.飞得更高

  • 装甲战斗机计划

在1941年年底至1942年的冬天,伊尔2执行了很多攻击德国运输机的任务,当德国空军的Ju-52运输机向德米杨斯克包围圈内的德国军队运输补给时,伊尔2成了他们面对的最凶狠的阻截者之一。在空战格斗中,伊尔2虽然打不过德国的Bf-109和Fw-190这类灵活的战斗机,但若是遭遇对方那些行动迟缓且不那么先进的机型时,那么伊尔2还是很有机会的,在和德国人的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遭遇时,它装备的7.92毫米机枪只能给重甲的伊尔2挠痒痒。

根据以上的战斗经验,国防委员会认为有必要生产一种伊尔2的战斗机型号作为一种“轰炸机杀手”。伊留申去掉了伊尔2的两挺ShKAS机枪、火箭发射轨和炸弹挂架,加强了机翼结构。新的飞机接受了国家验收,被称为伊尔2I型战斗机,但苏联空军司令部并不看好这种飞机,认为其飞行性能的提升并不能让人满意,投产工作迟迟没有进行。

和伊尔2I项目同时进行的还有全新的伊尔1装甲歼击机计划,此时米库林2000马力级别的AM-42型水冷发动机已经投入生产,用这种全新动力生产出一种快速灵活的伊尔战斗机似乎很有希望。伊留申此时心里早有别的打算:他对装甲战斗机的理念一直抱有怀疑态度,坚信前线需要的是一种高速而灵活的强击机。这时与其说他在搞一种战斗机,不如说是在为未来更快更强的强击机做准备。

伊尔1战斗机采用了全新的动力:米库林AM-42型水冷引擎,起飞功率为2000马力;拥有金属机翼和尾翼,前部和中部的机身也是金属材料,后机身仍是木制的。相对伊尔2I的单位功率更大:机翼面积小了,翼载荷也有所提高。新型机翼的相对厚度也做了变动,机翼气动特性也有所变化。

线条圆润简洁的伊尔1装甲歼击机

飞机座舱盖为水滴形,位于前机身的水冷系统和润滑油散热器都受到了装甲的保护,生存性得到了进一步加强。两个进气口设在翼根,引擎周围有空气流导管。冷却空气通过散热器后,从装甲板之间以铰链控制。总之,机身轮廓相对伊尔2更符合流线型。

伊尔1的另一个创新之处是在于关键部位安装了两层各8毫米厚的间隙装甲板。不仅能挡住机枪子弹的伤害,也降低了来自敌机20毫米机炮的伤害。根据设计局的传统,装甲板直接并入了机身主结构之中。

1944年5月19日,试飞员弗拉基米尔·科基纳基驾驶伊尔1单座型战斗机首次升空。在厂商的测试中,该机在3260米达到了最大时速:580千米,这已经赶上了雅克7B战斗机。在4000米以下的任何高度,其速度都非常接近德军的Fw-190A和Bf-109G。据科基纳基总结,伊尔1能轻松完成所有空中机动,手感柔和。在高度1000米时完成一次360度盘旋仅用时20秒,而Bf-109G2要22秒。

和伊尔1有相似之处的德国空军Fw-190F8

然而这时已是1944年中期,苏联空军已经夺取了战场的制空权,装备这种强调防御性能的战斗机已经没有必要了,但这种高速度、机动性优良的飞机,很快摇身一变,成为了真正的作战力量。

  • 伊尔10袭来

在伊尔1装甲战斗机的基础上,伊留申开始发展一种高速、机动性优良的双座装甲强击机,和单座型的伊尔1不同,这种双座型号的强击机是全金属的。

在早期,该机型的前向火力定为两门11P-37型37毫米大口径航炮和两门ShVAK机炮,不过随着设计工作的进行,其武器配置降格为和伊尔2相同的水平,既两门Vya-23机炮和ShKAS机枪。和伊尔2类似,其正常可挂400千克炸弹,满载时可挂600千克。自卫火力准备升级为Sh-20毫米机炮,并给自卫机枪手设计了炮塔,但由于可靠性问题,最终到生产型时改成了UBK机枪。

伊尔10流线型的引擎罩线条十分优美,良好的气动外形和强劲的动力使得它甚至能和德国战斗机一较高下

1944年3月,双座型伊尔1的原型机在古比雪夫飞机制造厂下线,新的飞机被命名为伊尔10强击机,5月13日,伊尔10被发往苏联空军科学研究所进行验收工作。在起飞重量6335千克时,伊尔10的海平面最高速度为507千米/时,在2800米最高速度为551千米/时,这比后期型伊尔2快了差不多150千米/时。试飞员阿列克谢·多尔戈夫中校对飞机的稳定性、飞行性能和操作手感赞赏有加,同时指出驾驶过伊尔2的飞行员改飞伊尔10没有任何问题。

和伊尔10存在竞争关系的还有伊留申的伊尔8和苏霍伊的苏6,前者可视为采用AM-42引擎的放大版伊尔2,能携带更多的炸弹。而苏6强击机的改进版本的很多性能相比伊尔10要更加优越,得到了试飞员的肯定,但是与其投入大量精力生产这样一种全新的攻击机,斯大林更青睐便于大量投产的伊尔10。

苏6强击机吸取了伊尔2优秀的设计经验,在性能超越了伊尔2,不过对于苏联红军来讲,数量就是最重要的质量

新型强击机的生产工作始于1944年8月,在生产的初期,和前辈伊尔2一样,机身和发动机上的各种各样的隐患开始暴露出来,生产速度只能减缓,边生产边改进解决问题。截至1945年5月1日,共有785架伊尔10交付了苏联空军。1945年4月15日,伊尔10和其前辈:伊尔2一起,为粉碎纳粹德国做出了贡献。

战后服役的伊尔10M型,采用4门NR-23型机炮取代了Vya-23机炮,同时采用了类似战斗机的机翼
文革时期我国改装的伊尔10,设计之初用于打击重要人员的专列,后来因政治原因下马

10.飞向柏林

苏联红军在1944年春夏之交的辉煌胜利已经使得战争的胜负已成定局。由于苏联战斗机部队已取得制空权,伊尔2强击机在战争末期的作战效率大大提升,在战区上空获得了充分的行动自由。伊尔2的生存率也得到了进一步提升,1941年末,平均执行10次任务就会有一架损失,194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6次,而到了1944至1945年间,平均85—96个战斗架次才会有一架伊尔2遭受损失。在德国空军濒临崩溃的前夕,不少伊尔2机群选择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执行任务,甚至有机组在一些高强度的任务中将自卫机枪移除,以加载弹量。

1945年4月25日,两个伊尔2机群协助一支坦克部队进攻柏林的坦佩尔霍夫机场,他们的任务不仅是消灭守军,还必须完整的夺取这一空军基地方便自己使用。战斗中,9架伊尔2直接降落到跑道上,以机尾朝向机场控制楼,自卫机枪手操作机枪开火压制敌人,与此同时,地面部队也冲了进来。另有一些机场,如舍纳费尔德机场,也被红军用类似办法拿下。

柏林上空的伊尔2机群,图中25号机上的标语意为“复仇”

1945年4月9日,换装完成的第571和第118强击机团带着他们的伊尔10抵达前线,很快他们就展现出惊人的作战效率。有趣的是,在前线短暂的战斗间隙,近卫第108强击机团团长托皮林中校也不忘给他的部下加练,以提高伊尔10对地攻击时的效率。此外,该团还进行了一些空战战术培训。在团长的牵线下,驻扎在附近的近卫第5歼击机团被拉来做假想敌,他们派出了著名的王牌飞行员,当时已有37个战绩在身的“苏联英雄”获得者波普科夫大尉,操纵一架拉5FN战斗机迎战。模拟战在中低空进行,双方驾机连续进行了多个剧烈的空战机动,波普科夫的拉5FN到底是战斗机,技高一筹,几个回合后就在伊尔10后方占据了攻击位置(但自卫机枪手的照相枪也数次将拉5FN捕获)。着陆后波普科夫评价道,这是一种很棒的强击机,足以和拉沃切金歼击机抗衡。

当伊留申得知一些强击机飞行员把伊尔10当战斗机来飞时,他对后续的结果十分关心。伊留申认为,伊尔10并不擅长空战机动,更应做好强击机的本职工作。不过在战争结束的前一天,1945年5月8日,第108近卫强击机团的中队长奥德诺科夫大尉的机组一举击落两架Bf-109。在及时注意到德国战斗机向他俯冲而来时,大尉突然收油门减速使得德国战斗机冲前,然后迅速将敌机套入准星,用机炮将对手打成了一团火球。而与此同时,自卫机枪手阿韦尔科夫则开火将另一架德机击落。

从战争之初的一溃千里到战争末期解放柏林,伊尔2强击机打满了整场卫国战争,为欧洲战场的最终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5年5月9日晚,第7近卫突击团的飞行员被枪炮声惊醒,很多人急忙起来,抄起武器,被包围的德军还在试图向西突破,不时袭击机场,但是这些炮弹都是向天空中的,这是士兵为了庆祝战争的胜利而鸣枪庆贺。从1941年6月27日到1945年5月9日,这个团的飞行员和他们的伊尔2一起,用自己的勇气和生命赢得了这场伟大战争最后的胜利。

事实证明,苏联空军吸取了战争初期的惨重教训,克服了相对落后的技术水平,创造出了世界领先水平的军事装备。在最终夺取了制空权之后,苏联空军的强击机们成为了地面部队可靠的支援力量。

如今伊尔2坐落在各个独联体国家城市的广场上,这些为反法西斯战争做出重要贡献的老兵,现在已经成为了新的图腾,受到它的人民们的敬仰。

编辑于 2018-04-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